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这支驻滁部队, 将红旗插上了“总统府”

时间:19-07-16 09:31:31

○为了渡江战役成功,战士苦练过水上独木桥的本领。

○解放军占领总统府

渡江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战略追击的关键战役,它的胜利大大加快了全国解放的进程。其中的标志性事件就是人民解放军占领国民党总统府,解放南京城。而大多数人却不知道,奉命解放南京的第三野战军第35军在这之前就驻扎在滁县。正是在滁县,吹响了解放南京城的号角。

不畏严寒练水性

滁城解放后,在滁县境内的津浦铁路两侧云集15万大军。又因为滁县地区位于长江下游北岸,与国民党首府南京隔江相望,因此成为我军由浦口渡江、解放南京的主要前沿阵地。1949年2月下旬,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的指示精神,华东军区召开会议部署渡江战役,第三野战军组织部长曾山、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渠等人受命来到滁城,领导开展渡江前的准备工作。

“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34军和35军都先后在我们这里整训整编,扩充兵员。34军改编后不久就开赴六合、仪征等沿江前线,后在镇江段渡江。35军奉命从徐州南下,正式接防滁县。”滁州市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方志科科长葛安全说,“因此,直至渡江战役前夕,35军是唯一摆在南京国民党政府正面的一个军。”

据葛安全介绍,当时,南京江浦、浦镇、浦口三镇简称“三浦”,是渡江战役打响之前唯一在敌军手中、重兵把守的南京长江北岸据点。国民党利用这三镇互为犄角的有利地形,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企图抵挡和延缓人民解放军渡江,并给南京城里国民党军队南撤争取时间。

渡江战役之前,敌我双方都在加紧准备。当时,有个现实问题摆在了我军面前:35军战士大多为北方人,部队过了淮河之后才初识水性,“很多战士不会游泳,不敢下水,看见小河沟都以为是大河。”这成为渡江战役能否顺利推进的最大的变数。葛安全说,关键时刻,滁县当地的许多渔民义务做起了战士们的游泳教练。2009年,葛安全曾采访当年参加过渡江战役的艾祥林老人,谈起当年战士们冒着初春的严寒,学划船、练泅渡的情景,老人依旧特别激动:“水很凉,但没有一个战士偷懒,都坚持把头埋在水里憋呼吸。”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在准备渡江的日子里,在滁州民众的帮助下,指战员们信心百倍,斗志昂扬,迅速掀起了战前水上练兵的热潮。

渡江支前立新功

作为渡江战役的前沿阵地之一,滁州人民不仅义务教战士们游泳,而且开展了大规模的渡江支前运动。在滁州博物馆二楼展厅“迎接解放”的板块中,我们就看到滁州人民积极支援渡江战役,谱写了一曲曲人民战争的胜利凯歌,为解放全中国再立新功。

数字是最好的说明。让我们来看一组滁县及周边几个县的支前数据:凤阳解放后,热血男儿参军入伍者达到1155人,上万民兵加入担架队、运输队奔赴前线;天长解放后,群众涌上街头打扫战争遗迹,拆毁大小碉堡70余座,筹集军粮7万多石,数不清的青年男女,摩拳擦掌,踊跃支前;明光解放后,全县人民涌向津浦铁路两侧、南北公路沿线,抢修铁路90里,垫平拓宽公路170里,加固桥梁16座,选拔3800名民工整装待发;来安解放后,筹集粮食940万斤、柴草10万担,制作担架380副。而滁县仅1949年1月至3月就支援稻谷418.6万多斤,食油295担,支援草料662万多斤,修复公路160里、桥梁19座,发动募捐,包括慰问各种物资折价115万元。可以说,除了老幼病弱残孕者,滁县绝大部分青壮年都去支前了。

不仅如此,渡江战役胜利后,皖北一分区(路东)盱眙、六合、来安、炳辉、嘉山等县还组织1.05万人,组成4个远征担架团、两个挑子团、3个挑子营,随军南下。在两个多月中,共运输大米近100万公斤、麻袋28250条、枪炮弹药1.83万箱,转运伤员1869人。这其中,凤阳、全椒两县民工组成的远征担架团,随军支前行程2000多公里,直到杭州才返回(第35军离开南京后曾赴杭州担负警备任务),因此获得了第三野战军支前司令部“渡江支前模范”的锦旗嘉奖。滁州市民王文忠就曾撰文说,身为担架团成员的父亲时常说起当年支前的情景,“我记得他们担架上抬着被褥,小车上推着行囊,回家的时候,那队伍的最前面飘扬着一面第三野战军支前司令部嘉奖他们的锦旗,上书‘渡江支前模范’6个大字,那旗帜至今还在我的心头飘扬。”

打下南京“桥头堡”

滁州是江北重镇,南京国民党政府将滁州划在其卫戍区内。前文说过,江浦、浦镇、浦口等“三浦”作为南京的直接屏障,更被视为“桥头堡”阵地。而对人民解放军来说,宛如一颗钉子,突兀地钉在江北。为顺利渡江,解放军决定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清除这个障碍。

根据部署,解放“三浦”的重要任务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35军负责。接到作战命令后,依据敌人的布防情况,第35军立刻着手制订了先打江浦、浦镇,再直取浦口的作战方案。

4月20日下午3时50分许,“三浦战斗”打响。晚上9时许,进攻江浦城的战斗开始。一番雨点般的炮击后,由攻城突击连队向凤凰山顶东侧突击点展开攻击,由另一营掩护进攻。但在进攻途中,突然遭到城头敌人及城东北角暗堡的暴风雨般的猛烈袭击,我军牺牲了不少战士。突击队员们毫不畏惧,浴血奋战,一举攻到城下。因城墙尚未轰出缺口,我军只好架云梯攻城。可是,敌人凭险据守,我军多次努力均告失败,只得退了回来。

形势紧急,我军爆破手邵士清主动请战。“轰”的一声巨响,炸药包爆炸,但还是没有炸塌城墙,突击队员们又一次受阻于城下。针对这种情况,我军及时调整了进攻策略,将攻击点从原位置东移了约200米。在这里,他们用集束手榴弹猛炸敌人暗堡,撕开铁丝网,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经过几个回合的拼杀,在打哑了城墙上的敌人机枪之后,终于将云梯架上城墙。21日拂晓,江浦县城解放。“而后面攻占浦口、浦镇的战斗规模很小,几枪一放,国民党部队就吓跑了。”葛安全说。

“总统府”上战旗红

4月23日清晨,我35军占领长江浦口江边码头,仅与南京隔江相望。这时,我军得到情报,说南京城里的国民党军队正在向南撤退。前线指挥部立即命令其各部队立即从正面渡江,直取南京。可是,刚到江边就发现,国民党军已把江北的大小船只焚毁一空,解放军连一只船也找不到。齐集岸边的解放军各部队立即争先恐后,用手扎木排,准备渡江到南岸去夺船。

第35军104师最先找到两只小船,指战员们在解放军大部队的炮火掩护下很快划向长江南岸,靠上南京下关码头。他们来到下关发电厂亮明身份和来意,命令该厂“京电号”小火轮的船老大和5名船工马上开动小火轮驶向长江北岸,去接应人民解放军过江。南京下关的老百姓也已知道解放军解放了浦镇、浦口,纷纷开船到江北接运解放军过江。一时间,各种船只在夜色的掩护下穿梭往来于下关一带的江面上,场面蔚为壮观。

“继104师渡江之后,103师过江,从南京城西侧控制了下关的江面,以保证后续部队过江;105师过江后,则直插南京城中心,占领从新街口到中山门一线。”据葛安全介绍,至24日凌晨,我军已有整团整营的部队源源不断地开进南京城区。至此,作为国民党统治中心的南京城,完好无损地回到人民手中。

24日凌晨2时许,104师312团特务连在下关码头接到团部下达的占领总统府的命令。该连指战员跑步直奔总统府。当时,总统府大门紧闭,在做好外围兵力部署后,战士们叫开大门,发现院里的国民党军队早已逃之夭夭。我军很快控制了整个总统府大院,把红旗插上了“总统府”。

因此,才有了不少党史中的这样一个细节描写:总统府大院后院蒋介石办公楼内,到处都散落着文件和纸片,在一间办公室玻璃台面的大桌子上,台历翻至1949年4月22日。而这一天,正是国民党南京政府的末日。

而占领总统府的捷报传到北平,群情振奋。毛泽东主席当即写下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洪欣程堂义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