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岁月回眸

1991年那场大水的记忆

时间:2020-07-16 15:24:06


QQ截图20200716103920.jpg

                                  《合肥市防汛抗灾情况报告》(1991年)

QQ截图20200716103930.jpg


QQ截图20200716103940.jpg

                             洪涝中的合肥电冰箱总厂(1991年)                                                                            

QQ截图20200716103953.jpg

                                  南淝河水位暴涨(1991年)                                                                            

QQ截图20200716104001.jpg

                                 洪水淹没后的三河古镇(资料图)                                                                            

  要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发生在合肥的几场洪灾,1991年的那场大水一定是不少人难以忘怀的。这场大水让合肥地区受灾面积达13万多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0多亿元;古镇三河更是在23分钟内便被洪水吞没……而在这场洪灾中,人们不能忘记的还有许多抗洪抢险中的感人故事。

       防汛难度和灾害损失为历年之最

  在合肥市档案馆馆藏的一份1991年7月23日由合肥市生产救灾指挥部上报省救灾指挥部的《合肥市防汛抗灾情况报告》文件中,我们看到这样一段记载,“6月8日至15日,全市平均降雨量250毫米以上,少数地区达357毫米;6月30日至7月12日又普降大暴雨,降雨量:市区490毫米,肥东、肥西、长丰分别达548、480和402毫米。从6月初到7月中全市累计降雨810毫米,比正常年份同期降雨多4至5倍。”

  由于长时间、大面积强降雨,加上上游水库泄洪,长江、巢湖的水位迅速抬高,我市湖、河、水库及塘坝水位暴涨。超负荷的高水位压力,使得南淝河和丰乐河沿岸圩区相继漫破,不仅三河古镇被淹没,肥东的撮镇也成为“孤岛”,撮镇以南直达巢湖边均为一片汪洋。

  在《合肥市防汛抗灾情况报告》中,还有这样一句话,“今年防汛抗洪的难度和灾害造成的损失,均超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任何一年。”为什么这样说呢?文件中也给出了答案,“特大洪涝灾害使我市城乡损失惨重。根据各县(区)统计报告和有关部门初步核实,我市这次洪涝灾害造成的各项直接经济损失达20多亿元;全市受灾人数达237.5万人,25.6万亩圩田被淹,28.8万间房屋倒塌、损坏……特大洪水也给市、县城区造成严重灾害。合肥市区进水面积约5平方公里,低洼处水深达2米以上;许多工厂企业、医院、学校遭到破坏。建制镇以上厂矿企业进水923个,因灾停产517个;全市163条道路进水,冲毁公路199公里,毁坏铁路线段36公里,铁路停运110车次……”

    23分钟古镇即被淹

  现在说到1991年的大水,在不少合肥人的脑海中,就会闪现“三河”两个字。因为在这场大水中,古镇三河受灾最严重。这在《合肥市防汛抗灾情况报告》中也得到了证实:“……县郊城镇受淹更为严重,特别是肥西三河镇,被洪水整个淹没,积水最深时达5米之多,全镇经济损失3.5亿元”。

  “记得那几天,镇上丰乐河等几条河里汹涌的洪水,就像开了锅的米汤一样滚滚上涨,多处堤坝渗漏,险象环生。终于在7月11日下午溃堤。”说起1991年的那场大水,现在不少三河人还记忆犹新。而通过他们的描述,我们大致能还原当年的场景:7月11日下午,暴雨越下越猛,外河水位超出警戒水位2.23米,杨婆大堤新圩段溃破。洪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出堤坝漫向街区,五米高的浪头排空而来,短短的23分钟,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灌满了4.6平方公里的地方。“繁华的古镇一片汪洋,所有工厂、商店无一幸免。可以说三河遭受了灭顶之灾”。

  三河镇被洪水淹没后,1000余名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全力开展营救,营救人员划着小船,穿街入巷,从危房内、房顶上抢救出一批批群众。据档案记载,从7月11日下午至7月15日,三河镇安全转移被洪水围困的群众共6000多人。

  而在当地老百姓的记忆中,不仅仅是解放军指战员救助被困在洪水中的民众,老百姓们也多次帮助解放军度过险境,体现了浓浓的军民鱼水情。比如,在杨婆圩破圩时,杭埠河的水泄了下去,导致镇中石板老街上原淹没至大腿的积水突然退至膝盖以下。当时不少解放军指战员还很高兴,以为水退下去了是好事。但有经验的老百姓立刻预感到这是要破圩了,这些解放军指战员在老百姓的及时提醒下,才迅速撤到镇外高处,若不及时撤离,后果不堪设想。再比如,抢险官兵们被困在三河街心的时候,一位交警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把解放军带离了险境。

    大水中的温情故事

  除了大水、三河、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在1991年庐州战“洪魔”的记忆中,还有不少充满温情的故事,比如,小“军生”的故事、“当代红嫂”薛文姐的故事。

  1991年7月11日中午,一名即将临盆的产妇被家人抬到了三河镇卫生院。刚到不久就破圩了。卫生院不大,产妇到来时房间里已挤满了转移过来的群众。最后,产妇就在二楼过道里加床生下了孩子。但洪水中的卫生院缺医少药,产妇和新生儿都面临着生命危险。

  正在大家非常焦急的时候,第二天,卫生院的医生看见解放军救人的橡皮船经过,便立刻呼救。解放军一了解情况,立即把新生儿和产妇转移到了县里的医院,让母子脱离了生命危险。而这孩子后来也被家人取名为“军生”,为的是感谢解放军在洪灾中的相救。

  而用乳汁抢救武警战士的“当代红嫂”、肥东县村民薛文姐的故事,更是被广为传颂。

  据档案记载,1991年7月连降暴雨,肥东县撮镇镇圩区23个圩口相继漫破,全镇14个行政村近30平方公里土地成为一片汪洋。圩区内的赵光村,平均水深近3米,几千名群众被洪水围困六天六夜,很多人甚至爬到屋脊和树上等待救援。而在7月16日这天,齐腰深的洪水也涌进了27岁的村民薛文姐家里,她和丈夫还带着一个9月大的婴儿。

  正当他们陷入绝望的时候,下午3时多,合肥市武警支队官兵驾着橡皮船赶到。他们先把薛文姐和孩子扶到船上。随后,十几名战士蹚着齐腰深水进屋去,把他家的粮食从架子上一袋袋取下来,扛到船上,救完薛文姐一家,武警官兵又将机动船开到第二家、第三家……突然,有两名武警战士几乎是同时“呀”地叫了起来,原来他俩的手臂被蜈蚣蜇了,顿觉全身麻木,手臂肿得厉害,疼痛难忍。有人拿来了皮线扎住伤口,防止毒液扩散,赶来的卫生员用药棉清洗伤口,但这些都无济于事。

  这时,有位老人在一旁说:“我们这里有个土方子,奶水可以消肿止痛。”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薛文姐,她放下9个月的婴儿,不顾一切挤上前,撩起衣襟把奶水往战士的伤口上挤。由于她几天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身体疲劳虚弱,挤完奶后,薛文姐一阵头晕目眩,倒在了船上……这件事经新闻媒体报道后,薛文姐很快被誉为“当代红嫂”。薛文姐不仅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表彰大会,而且多次被省、市、县政府和部队表彰、奖励。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 潘慧灵 陈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