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岁月回眸

从肥西岳大郢的岳飞书法说起

时间:2020-07-20 15:31:30


aaefbabc-3bcc-4e55-ae95-a926c61a2581.jpg

                                                                                                                                                            


                                                                                                                                                             

 

                                                                                        

   仲夏,肥西岳大郢,合肥市岳飞精神传承研究会岳辅金会长拿出一幅先前发现的岳飞手迹摹本说,这件书法甚为珍贵,上面有明代谏臣杨继盛的题款,以及明代名将史可法和清代大学士蒋廷锡的题跋。

  事实上,岳飞为安徽许多家族宗谱题词过,比如马鞍山博望富春郡《孙氏宗谱》、天长“胡氏族谱引”等。

   一、家谱里的岳飞书法

  岳飞不仅是南宋抗金名将、民族英雄,同时他也是一位文武兼修的奇男儿。

  岳会长又拿出一幅岳飞题写在宁国一本家谱上的“宝”字。

  “宁国地处皖南,多山川丘陵,在当时是南宋抗金前线,岳家军在这里几进几出,与金军展开拉锯战。”

  据岳会长介绍,岳飞在宁国为团结民众抗金,与当地的名门大族多有交往,这幅字当是与赵氏祖上交往时所写。

  除此以外,在汪氏家谱上,也发现岳飞题有“至宝”二字,汪氏家谱是唐朝越国公汪华第八子一系家谱,在徽州,汪氏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岳飞为家谱题字应该数量不少,因为家谱代代相传,所以能有幸流传至今。

  安徽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翁飞教授在博望富春郡《孙氏宗谱》中也发现过岳飞题写的“家宝”二字,尤其难得的是《孙氏宗谱》还附有题词说明。文字不长,照录如下:

  武穆公与我郡马公少相亲、长相得,以忠义相期许。我公大仪之捷,其勋名几与武穆相埒;而忘身殉国,其忠贞亦与武穆同心。我炽公、镛公,属武穆麾下,时修家乘,爰请武穆大书。千年以来,凛凛生气如在,洵为吾族之宝,敬冠谱首。故我郡马公靖康诰命不登谱牒,宝不朽也。其自有宋以前,先公家传槩登首卷之末,亦诗终《商颂》,且曰:如诸公言行,固皆武穆之所为,宝贵也云尔。

  翁飞教授考证,郡马公,即孙德昭,在扬州大仪抗金之战中打败金兵,被宋高宗敕封为忠烈侯。其两个儿子孙炽、孙镛,是岳飞部下将领,求岳飞为当时所修宗谱题词,岳飞欣然手书了自己的姓名,作为题签,成为博望《孙氏宗谱》的家藏至宝,印在宗谱卷首。

  在宁国所发现的岳飞题字,因为未能见到家谱真容,不知道有无说明。略微遗憾的是,家谱上题字由于是印刷品,岳飞书法中丰富细节还是有所损失。那么,岳飞的书法真迹现在还能见到吗?

   二、岳飞书法刻帖与匾额

  岳辅金会长曾经沿着先祖岳飞在安徽的足迹走过,他说在池州市南部有一座风景秀丽的齐山。山上有竹海松涛,岩、洞、石、壑、泉、峡,密集丛生,形成奇特幽深、琳琅纷繁的岩溶景观,景点集中,精致秀美。

  江南名山众多,这座本来并不出众的江南小山因为留下过包拯、岳飞的行迹而远近闻名,成为市民休闲旅游的人文胜地。

  岳飞曾在齐山驻军,训练士卒,在这里他写下诗歌《池州翠微亭》。齐山公园在岳飞驻军的翠微寨建成岳飞广场,在这里瞻仰了汉白玉岳飞塑像,就可以细细品赏书法碑廊。廊壁上镶嵌着大小十余块书法刻石,岳飞书写的《前后出师表》最为震撼人心,书法从拓片上翻刻而成,是安徽境内最大的岳飞书法刻石。

  关于岳飞书写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据考证是在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八月,攻打金兵的岳飞路过南阳,拜谒武侯祠,岳飞在“跋”中写道:“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遇雨,遂宿于祠内。更深秉烛,细观壁间昔贤所赞先生文词、诗赋及祠前石刻二表,不觉泪下如雨。是夜,竟不成眠,坐以待旦。道士献茶毕,出纸索字,挥涕走笔,不计工拙,稍舒胸中抑郁耳。岳飞并识。”

  岳飞书写《前后出师表》存在一些疑点,文中“先帝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一句,没有避讳宋钦宗赵桓名讳。这对于身为南宋高官的岳飞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跋文也有疑点,史籍上并没有岳飞来南阳武侯祠题词的记载。

  岳飞书法在刻石之外,还有匾额,世人耳熟能详的数“还我河山”匾。在杭州岳王庙,岳飞塑像上方即悬挂气势恢宏的“还我河山”巨匾。鲜为人知的是,此匾为岳飞书法集字而成,并非岳飞一次写成这四个字。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华民族发出了抗日救亡的吼声。文字学家周承忠从岳飞手书碑拓中,集成“还我河山”四字。民国六年(1917年),商务印书馆发行的《中国地理图册》杂志上首次刊出,后迅速传遍全国。

  当世唯一能确定为岳飞真迹的是《凤墅帖》中三通岳飞的信札:《与通判学士帖》《洪井帖》《平虏亭记帖》。

  《凤墅帖》由曾宏父刻于南宋嘉熙、淳祐年间,距岳飞被害刚好一百年,比较可信。

  鉴定家徐邦达《古书画鉴定概论》中称:“宋人书刻在当时集帖《凤墅帖》中间有岳飞的字迹,也可印证传世种种伪本岳书墨迹之非。”由此可见,《凤墅帖》中所收“岳飞手迹”,已成为而今鉴别岳飞墨迹的依据。

   三、岳飞的书法水平如何?

  岳飞出身农民家庭,从小基本没受到过多少教育。宋朝时每年冬季,农村农闲时候,几户人家共同延请普通的教书先生来教孩子识字。一般认为,岳飞参加过这样的学习。但是,这样的教育,显然是无法造就出高水平的知识分子的。至于想写出一手好字来,难度也比较大。

  岳飞少年时代曾经在河北西路相州府昼锦堂上当佃农。昼锦堂是北宋三朝宰相韩琦致仕后所建,欧阳修为其撰写了名文《昼锦堂记》。岳飞在这里因为帮助主人射杀大盗张超而成为韩家恩人,因此与韩家后人关系亲密,从他们那里学到不少历史文化知识。

  岳家军成军以后,战功卓著,幕僚队伍不断扩大,岳飞尊重文人,常年与这些人在一起,也必然受到他们的文化熏陶。

  但是,史书上却很少提到岳飞书法究竟师从何人,史书有一个岳飞练习小楷的记载:绍兴七年(1137年)九月秋天,岳飞从江州出发,前往临安,随行的是他的幕僚长薛弼。从江州到临安的每一天,岳飞都在船上认真写小楷。这让薛弼很不理解,岳飞是武将,这么认真写小楷,要转行做文臣吗?薛弼就半开玩笑地问岳飞。岳飞告诉他,他要亲自给皇上写折子,所以要认真临写小楷,给皇帝写奏疏,字不能太丑吧。小楷比日常楷书书写技术含量要高,难度更大。能写小楷,说明岳飞的书法还是有一定水平的。但这则史料没有提岳飞临谁的字。

  岳飞后来蒙冤而死,他写的奏疏不可能被保留下来,被尽行销毁了,民间即使有墨迹,一般人也不大敢保留,这会带来祸事。岳飞的孙子岳珂搜罗了当年高宗给岳飞的宸翰墨迹若干,却没有岳飞墨迹保留下来,原因就在这里。

  那么,岳飞能书法,他会师承何人呢?

  宋代书法承续唐朝。宋太宗即位后,文臣王著、李建中等人便受命刊刻《淳化阁帖》,这部帖水平不算很高,因为王著只能欣赏王羲之一路书风,眼界不开阔。所以,宋朝初期的书法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特点,仍笼罩在唐人之下。直到欧阳修倡导书法改革,他的后学们才在改革之路上努力,第一个写出个人特点的是蔡襄,他与魏晋王羲之风格拉开了距离,在继承唐代书法优点的基础上,融入自己的艺术特点,从而开启宋代新书风。此后,苏轼、黄庭坚、米芾等人出现,他们在一起被称为“宋四家”。后人总结书法史说魏晋尚韵,唐代尚法,宋代尚意。

  宋四家的出现都早于岳飞。岳飞1103年出生时,黄庭坚与米芾还在世,但都已晚年,他们之间当然没有交集。苏、黄、米三人书法统治北宋书坛,南宋书法也是此三人书法余绪。那么岳飞的书法艺术,应该也是受到这三人的书法影响。按照岳珂《宝真斋法书赞》的记载,“先王(指岳飞,岳飞身后被封鄂王)夙景仰苏轼,笔法纵逸,大概祖其一也。”就是说岳飞是喜欢苏体的,但我们很难在流传甚广的《前后出师表》中看到苏体的痕迹。苏轼的字,结体扁阔,被黄庭坚讥为“石压蛤蟆”,非常形象。《前后出师表》基本上可认为是斜画紧结的纵向结体,没有一个字具有“石压蛤蟆”的特点,和二王而下的主流帖学差别也很大,体现的还是一种直抒胸臆的尚意书风,锋芒外露,痛快淋漓,有一种将军豪气洋溢其间,纵横捭阖,气吞八荒。

  岳飞书法真貌是这样吗?我们从《凤墅帖》中岳飞的三通信札能看到,笔意与结体和苏字还是比较接近的,如果把相同的字集中起来,会更明显。前辈学者徐森玉亦曾在《〈郁孤台帖〉和〈凤墅帖〉》一文中指出:“《凤墅帖》中岳飞的笔迹是道地的苏东坡体。”所以说,岳飞学习苏轼书法还是有依据的。

   四、岳飞书法还有真迹流传吗?

  现存的挂名于岳飞名下的书法作品粗粗算来,比较有名的有:《前后出师表》《悼古战场文》《还我河山》等。这些都是面世时间较长的作品。

  关于《前后出师表》是否岳飞真迹的争论,从清代开始至今,从没有中断过。清代欧阳辅就认为这幅作品是明代人白麟伪作。此后,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宋史泰斗邓广铭、王曾瑜先生也赞同伪作一说。

  《吊古战场文》是否为真迹呢?就目前的学术讨论来看,这篇墨迹未见析疑文章。墨迹后有文天祥以及晚清重臣彭玉麟、德馨的题跋。这些题跋对于《吊古战场文》的真实性丝毫不质疑。至于彭氏,更是将这幅作品的来龙去脉交待得一清二楚。所以,现代人对于这幅作品多持真迹态度。《吊古战场文》或许是现存最有可能是岳飞真迹的文字。

  近年来,有两幅传为岳飞的墨迹作品被发现:

  2009年春节前,扬州收藏家杭从明以120万购入贵州张姓收藏家手中岳飞《前出师表》四条屏。内容是《前出师表》的部分片段。因为目前并无十分肯定的岳飞真迹存世。因此,在这些岳飞作品的鉴定上,没有标准作品可资比对。杭从明收入的岳飞书法条屏,经鉴定,纸张为宋代纸张,岳飞真迹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2011年2月,扬州字画市场则发现了岳飞写《后汉书 耿弁传》内容以自勉的书法条屏。这幅作品有明代谏臣杨继盛的题款、明代名将史可法和清代大学士蒋廷锡的题跋。更让人感慨的是,岳飞、杨继盛、史可法三人均为各时代的民族英雄。有专家从纸张的碳化程度及多枚印章沉垢、书写时的流利程度,初步认定此墨宝为岳飞真迹。

  有关岳飞书法确凿无疑的真迹可能还会争议下去,但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影响岳飞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更不能撼动岳飞“民族英雄”的称号。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汤传福 柳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