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气死金兀术,笑死老牛皋

时间:2020-06-28 15:14:39

                                                          

QQ截图20200628104011.jpg

QQ截图20200628104020.jpg

                                             

   许多人对大鼓书里的“气死金兀术,笑死老牛皋”耳熟能详,而肥东太子山和广德牛头山都说自己是故事的发生地。为此,我们走访了两地。

  此篇先表广德牛头山。

     

  牛头山位于广德县新杭镇独山村东北,距城约30公里。与广德的流洞、新杭镇,浙江省的长兴县接壤,是个群山环绕,山清水秀的丘陵区。

  民间说唱艺人唱本中所传唱的“岳飞大战牛头山”“气死金兀术,笑死牛皋”等事,当地人传言均发生于此地。与唱本中传说的牛头山不同,现在走进独山镇一片凋零。这里的大多数居民已经移居他处,留下的住所和家具,让原本凋敝的小镇看上去更多了些许冷清。

  站在独山镇仰望四周,眼前的山脉西南向东北走向就是牛头山,周围崇山峻岭,层峦叠嶂。据当地人说,至今山上尚留有石垒营寨和多处战壕。不过当地文物专家却并未在山上找到能印证牛头山大战的相关遗迹。

  广德市原博物馆馆员周仕伟介绍,20世纪60年代在牛头山脚下开采煤矿,把原来的一些遗迹都破坏掉了。“事实上在广德的很多历史资料上,并没有提到相关的遗迹。岳飞一生戎马,在很多地方打过仗,《岳飞传》上也并没有很明确地提到牛头山就在广德。不过因为在广德打仗时间比较长,六战六捷留下的不仅仅是很多故事,还有很多真实的遗迹。所以,很多老百姓愿意相信故事中所说的大战牛头山就在广德。”

  “广德县志里简单地记载有牛头山大战这回事儿,但是具体也没有说在哪里。岳飞的孙子为了给他的爷爷平反,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来佐证岳飞所经历过的事情。这本书中不仅记载了牛头山大战,同时还记载了广德军。”周仕伟说。

  贰

  说到岳飞的广德军,的确在广德与金兵进行过激烈的战斗,因此留下不少遗址。史料记载,建炎四年二月,当金兵从嘉兴逃往广德时,在广德境内与浙江交界处被岳军阻击,迫金兵北撤。

  靖康二年(1127)四月,金兵攻陷宋朝国都东京(开封),俘徽宗、钦宗后,亡宋之心不死,仍加紧向临安(杭州)逼进。那时,朝中有主战派和主和派,岳飞在主战派宗泽部下任职。建炎二年(1128)七月,宗泽逝世后,岳飞又在接任的杜充部下任统制,守建康。

  建炎三年(1129)冬,“充守建康,金人与(判军李)成合寇乌江,充闭门不出,飞泣谏请亲师,充竟不出。金人遂由马家渡渡江,充遣飞迎战,王璞先遁,诸将皆溃,独飞力战”。在大军压境,抗金势单力薄的情况下,金兵渡江后,十万大军兵临建康城下。在国家存亡的危急关头,身为江淮宣抚使的杜充,竟带3000人马北逃投金,使建康很快失守。这时,岳飞面临皇上南奔,主帅北逃,恩师气死,溃军掳掠,加上高堂失散,妻离子别的悲愤局面,更坚定了“精忠报国”矢志不渝的决心。

  为保存抗金实力,岳飞,刘经、扈成三统制从建康向南撤,此时,赵构已逃到浙江。金入兵分两路:一路向西,从湖北入江西,一路向东,从建康,经溧水,广德、安吉直驱临安。为扼守建康通往浙江的要地,岳飞、刘经、扈成约定共赴广德。而扈成违约,在金坛被叛军戚方所杀。建炎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后,岳飞领王贵、傅庆、岳亨等800多将士从建康到广德,并组建广德军,人数也从800人扩充到了7万多人。

  广德市诗词协会会长吴宗良在回忆起这段历史的时候评价,“正是因为岳飞在广德六战六捷打破了金兀术不可战神的神话,而此时南宋也得到了苟延残喘的机会。不得不说,岳飞的成功与广德六战六捷密不可分”。

  

  过去,人们虽然从遗迹中了解到岳飞大战牛头山的故事。可是,独山村这个“一去二三里,茅棚四五家”的穷山沟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真正名扬华夏是从1960年开始。

  “原来这里很繁华,有煤矿,独山镇在20世纪70年代叫亿元乡镇。后来浙江人全部迁移走,将独山镇交还给广德,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周仕伟介绍,牛头山虽不高(海拔253公尺),但地下煤藏丰富。

  据资料记载,1958年,广德县掀起大办煤炭的热潮,县政府为开发本地资源,兴办了独山煤矿,牛头山成为矿区,本县和外地大批煤矿工人陆续云集到这里。那时,山区技术落后,经济有限,仅凭“人海战术”去采煤,其收效可想而知。1960年经中央协调,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独山煤矿停办,将查扉村、白龙庙等矿井划给浙江省长广煤矿公司经营,牛头山村成为长广煤矿公司所在地。从此,大批专业采煤工人在这里安家落户,使牛头山很快热闹起来。

  从1960年下半年开始,在牛头山新开辟的街道两旁,一幢幢鳞次栉比的楼房拔地而起,一条条新修的公路四通八达。从牛头山通往杭州新修的铁路,把这里同全国各地紧紧连接在一起。新建的商店、学校、医院、文化娱乐场所和各项服务设施相继落成。

  据还居住在当地的老人回忆,当夜幕降临,登上牛头山,举目远眺,牛头山下,宛若繁星闪烁。行驶在公路上的各种车辆,车水马龙,来往如梭。一阵阵火车的吼叫声,划破山野里的寂静,给不眠之夜的牛头山增添了更加炽热的气氛。

  南宋时期的战争故事,到改革开放后的挖煤办厂,再到现在的凋敝衰败,独山镇经历着如同过山车般的际遇。不过历史的车轮滑过的地方,却永远不会被磨灭,即便是一砖一瓦,即便是一草一木,也有可能将他们镌刻记录,并流传下去。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李云胜 韩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