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一本珍贵的字典

时间:2020-07-03 14:53:29

  

      

            

QQ截图20200703144530.jpg

                                                                         陈云赠送给冯福铭的字典 

                                                                                                

                     冯福铭缴获的日军指挥刀 

  在即将建成的中国共产党合肥历史馆里,珍藏着一件“镇馆之宝”——一本四角号码字典。这是原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陈云赠送给红军老战士冯福铭的。陈云为何送他这本字典?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长征三过草地

  1920年3月,冯福铭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胡家镇一个农民家庭。1933年7月,年仅13岁的冯福铭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听父亲后来说,当时领导见他年纪小,就让他当了一名勤务员。但不久就参加了红军为扩大根据地发起的三次进攻战。”冯福铭的儿子冯兵在接受采访时说。

  1934年8月,我军发起了反六路围攻总反攻,冯福铭与战友们共毙伤俘敌8万余人,缴枪3万余支、炮百余门,击落飞机一架,取得了红四方面军自成立以来战役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战果最辉煌的胜利。1935年1月,党中央电令红四方面军南进接应中央红军北上,冯福铭随军参加了广昭、陕南和强渡嘉陵江的战役,粉碎了敌人阻止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的企图。五个月后,红一、四方面军在夹金山下胜利会师。

  两军会师后,冯福铭调红30军先后任班长、排长。1935年8月22日,冯福铭随右路军进入松潘若尔盖大草原,开始穿越茫茫草地。“松潘草地纵横600里,气候恶劣,且无路可循,稍有不慎,人和牲口便陷入了沼泽地。可以说这是军事史上罕见的艰苦行军。”据冯兵介绍,当时得到消息的国民党又急调部队增援,妄图扼住红军北进的通道。在徐向前的指挥下,冯福铭随红30军与敌激战8个小时,取得全歼蒋介石嫡系一个师的重大战果。“最终,父亲和他的战友硬是凭着坚强的毅力,走出了人迹罕至的大草原”。

  但因张国焘的另立“中央”,1935年9月中旬,冯福铭随红30军又回头再次穿越草原。10月以后,冯福铭随军参加了绥丹崇懋战役和百丈决战,虽然红军打垮川军17个旅,但红军处境日益艰难。在共产国际、党中央一再劝说和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强烈要求下,张国焘被迫同意北上。这样,1936年2月,冯福铭随军第三次翻雪山过草地。

  血战河西走廊

  “翻雪山过草地后,父亲就调任红四方面军总部保卫局保卫员,并且随部队在1936年10月10日胜利结束了长征。随后,父亲所在的红四方面军保卫局就跟随方面军总部执行中央的宁夏战役计划,开始了孤军奋战的艰难征程。”冯兵说。

  随后,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冯福铭所在的部队改称西路军。1937年1月上旬,冯福铭随部队进驻倪家营子,敌纠集7万余兵力迅速围攻上来,双方展开了一场历时20多天的血战。冯福铭和他的战友们与敌激战至2月中旬,毙伤敌前线总指挥马元海以下万余人,在红军战史上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但很快,西路军又陷入了敌人的重兵围攻中。部队再次突围后,冯福铭和一些战友们被编入红30军政委李先念率领的左支队。在经历了近50天的险恶征程后,终于到达新疆星星峡。

  1937年5月1日,党中央代表陈云亲自带40多辆汽车将左支队460余人接到迪化。陈云见新疆有不少苏联援助的现代军事装备和苏联军事教官,于是就将左支队人员编为4个大队,分别学习航空、炮兵、装甲、汽车、通信、医务和情报等技术,冯福铭被分配学习汽车驾驶修理专业。而这400多人也成为我军最早的一批掌握现代军事技术的人才。1938年秋,冯福铭学成后先期返回延安。

  江淮抗日岁月

  冯福铭到延安不久,就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的警卫参谋兼汽车驾驶员。虽然抗日后方的生活相对平静,但一心想上抗日前线杀寇的冯福铭却平静不下来,经他多次要求,1940年初被批准并任命为新四军六支队2团1连连长。

  临行前,陈云、于若木夫妇专门找冯福铭谈话。其间,于若木对他说:“首长知道你文化不高,期望你在前线战斗的同时不忘学习,专门给你请了一位‘老师’。”冯福铭正纳闷时,于若木拿出了一本四角号码字典,并教他如何使用。从此这位“老师”就和冯福铭须臾不离了。

  据冯兵介绍,冯福铭揣着这本字典,奔赴抗日前线。1941年2月新四军4师成立后,冯福铭先后任11旅31团连长、32团侦察参谋。他带着这本字典驰骋江淮,参加了开辟淮上根据地,创建巩固发展淮北根据地的几乎所有重要战斗。“父亲说,当时在频繁的战斗间隙,他就借助这本字典学习文化,研究日制汽车装备等。”

  1942年12月上旬,冯福铭带全连参加泗县以南东屠园圩和马公店战斗,此战共歼灭日伪军180余人。就在这次战斗中,冯福铭击毙一名日军少佐,缴获了他的指挥刀。

  而至今在泗县草沟镇,还流传着冯福铭“油条换情报”的传奇故事。那是1943年初,31团首长决心抜除草沟镇日伪据点,切断敌灵璧至泗县的公路封锁线,派冯福铭等5人到草沟侦察敌情,在一家油条铺遇到8个伪军,他们买了油条请伪军吃,套出第二天有人给敌据点送粮的情报。次日,冯福铭带10多名战士扮成送粮农民骗开草沟据点大门,闪电一般冲进据点,一阵机枪手榴弾当场击毙日伪军40人,俘虏60余人。

  陈云再送字典

  在解放战争中,冯福铭奉命参与组建华中军区摩托学校,后又任华东军区后勤汽车大队副大队长、汽车团副参谋长。而这本字典为他撰写培训学员的讲义、了解掌握缴获的美制汽车装备等知识等,都帮了大忙。

  1952年朝鲜上甘岭战役结束后,为粉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登陆企图,争取更大胜利,中央军委在1953年1月紧急组建6个汽车团,冯福铭授命任志愿军暂编汽车16团副团长兼参谋长,他率全团1135名指战员入朝,夜以继日地为东西海岸线运送战备物资。只要有空,冯福铭依然是借助这本字典,研究苏制汽车的技术性能。至2月底,冯福铭率领16团与兄弟运输部队共为反登陆战运送弹药123800余吨,粮食248000余吨,马料5个半月储存量,汽油4个月消耗量。美军见志愿军有了充分准备,不得不放弃两栖登陆的军事冒险。

  不久,为促进停战实现,冯福铭又奉命率部参加夏季反击战的物资保障,此役我军参战部队有53万余人,仅消耗弹药一项就是前5次战役的2.2倍,运输任务十分艰巨。“一次,父亲驾车带队为前线送弹药,遇到美机投下专门对付汽车司机的炸弹,这种炸弹对人员和汽车杀伤力极大。最后虽然父亲机智脱险,但放在驾驶室挂包中的字典却毁于战火。父亲说他为此心疼了很久。”冯兵告诉我们,好在历时2个半月的反击战共歼敌12.3万人,收复失地238平方公里,并迫使敌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1954年底,冯福铭回国后一次去北京开会,抽空去看望老首长陈云、于若木夫妇。他特地讲到这本字典伴随他在战火中学习、进步,但可惜这位“老师”在朝鲜战争中“牺牲”了。陈云夫妇听了,连忙安慰说:“人安全就好,我们再送你一本。”从此,这本新字典又伴随着冯福铭任南京军区后勤部装备部部长、第14分部部长、南京军区后勤部副军职顾问等。“父亲去世后,我们就把这本字典捐献给了中国共产党合肥历史馆。”冯兵说。

  也许一本字典并不起眼,但意义却很深远,它让我们看到了革命前辈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刻苦学习提升自己,力争为国家的解放、强盛多做贡献的伟大精神。更让我们看到了老一辈革命家与身边人员纯洁深厚的革命情谊,以及对年轻一代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黄宁江 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