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两张照片和一位新四军女战士的传奇

时间:2020-08-28 14:36:55


                   

                              参加革命时的林佑 

                                                                                                         1940年新四军四支队战地服务团合影(第二排右起第二位为林佑) 

                                                                                                        1941年抗大八分校四旅少年先锋队合影(红色标记处为林佑) 

                                                                                                                       林佑使用过的小闹钟 


  在即将建成的中国共产党合肥历史馆里,珍藏着两张摄于上世纪40年代初的照片,一张是1940年新四军四支队战地服务团成员的合影,一张是1941年抗大八分校四旅少年先锋队的合影。这两张照片的捐赠者是1924年出生于合肥的新四军女战士林佑。通过这两张照片,我们看到的是林佑的传奇经历。

  在青龙厂参加战地服务团

  1924年1月,林佑出生于合肥龚家祖宅,父亲给她取名龚维懿。父亲龚积炳曾担任山东省长。少儿时代的龚维懿,跟着父亲住在天津租界里,过着优越的生活。父亲送她上教会学校,上学放学都有专车接送。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打破了龚家宁静的生活。随着日军向平津步步进逼,龚维懿随母亲回到安徽宣城生活。

  1937年8月,日军发动“八一三事变”,向上海、南京等地疯狂进攻,宣城也没法待下去了。龚维懿就和母亲、弟弟辗转来到合肥,投奔四叔龚意农,1939年又跟随龚意农到距离合肥70多里路的肥东青龙厂褚老圩避难。此时的青龙厂已进驻了新四军四支队,是皖中、皖东一带的抗日中心。

  就是在青龙厂,15岁的龚维懿投身到抗日洪流中,参加了儿童团,手持红缨枪站岗放哨,并从此改名为林佑。1939年11月,林佑调入新四军四支队战地服务团。

  所谓“战地服务团”,是抗战时期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普遍建立起来的文化宣传队伍。新四军四支队战地服务团是1938年3月成立的,任务就是在支队政治部领导下,专门从事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斗争的工作。军民们赞扬他们是文艺轻骑兵、抗战动员队。

  林佑参加战地服务团后,就和战友们一起进行家庭访问,街头宣传,召开抗日动员大会等。在林佑的记忆中,大会一般都是先有演讲,再进行文艺表演。有一次演《东北一角》话剧,讲的是日本鬼子占领东北,只允许十家用一把菜刀,老百姓还是用菜刀杀死了日本鬼子的故事,战地服务团的成员们演出效果很好。演出一结束,就有许多青年主动要求参加新四军。这让林佑感触很深。因此,林佑在战地服务团的干劲很足,就连当时的合肥五区区委书记林恒(原名钱行)在回忆文章《我在肥东青龙厂的革命经历》一文中都写道,“龚维懿积极配合,是个骨干分子,入了党。”

  虽然在四支队战地服务团待的时间不长,但林佑对青龙厂有着很深的感情。2013年,时任合肥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储祥林到北京看望林佑,当林佑看到送上的《合肥党史画册》《合肥青龙厂新四军纪念园纵览》等画册,林老一边认真阅览,一边不时询问。当看到一帧青龙厂褚老圩的复制图片时,老人显得特别兴奋:“对,就是这个样子,我当时住在最后一排,旁边还有一个大圩沟,我家常在那里洗衣、淘米。”当听说现在的褚老圩建起了新四军纪念园时,林佑听了很是高兴,连说:“应该的,应该的,当年我们许多人就是在那里参加抗日的。”

   从军生涯多次历险境

  1941年1月,林佑转入路东抗大八分校文化队学习,组建了新四军四旅政治部少年先锋队,担任队长;1947年,她参加四战四平战役;1952年冬,林佑调54军130师政治部,参加了抗美援朝……据林佑回忆说,在她近二十年的从军生涯中,曾多次经历险境。

  1939年11月,国民党顽固派一股军队向褚老圩进攻。林佑当时在褚老圩的一个大操场上,一发炮弹在距离不远处落地,林佑双耳被巨大的爆炸声震聋,直到七八天后才恢复听觉。

  1940年5月7日深夜,日军突袭藕塘。当时新四军四支队和鄂豫皖区党委机关就设在藕塘,战地服务团在后街小巷子里。突然遭遇敌情,指导员赶紧组织服务团撤退,要大家沿着墙根,向对面小山竹林里冲。林佑和同志们向前快速转移,敌人的机枪子弹在她们的脚下“噗哧噗哧”作响,危险万分。林佑是班长,跑在最后面,她不时催促大家急速前冲。当全体女同志跑到沙河开阔地带时,已没有任何遮蔽物。突然,一阵子弹打来,跑在林佑前面的陈晨光同志不幸中弹。林佑赶紧把陈晨光身上的负重全部加在自己身上,架着战友冲到安全地带,并把陈晨光护送到战地医院。

  1952年冬,林佑跟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最后阶段的战斗。1953年初,林佑带着助理员护送干部档案回前线,天未破晓就跟着大卡车出发了。突然,司机发现远处天边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黑点,司机判断这是一架敌机,大叫一声:“不好!”猛然将林佑推出驾驶室。林佑刚离开汽车,迅疾的敌机已飞至附近,机枪子弹急如骤雨般射向汽车,把林佑坐的座椅后背打出一个焦黑的大洞,车窗玻璃被打得粉碎。多亏了战友眼疾手快,林佑才幸免于难。

    战地伉俪成一生伴侣

  林佑对青龙厂褚老圩怀有感情,除了这里是她革命之路的起始之地外,还因为在这里她认识了后来一生的伴侣耿青。

  耿青是著名新闻评论家羊枣(本名杨潮)的儿子。抗战爆发后,耿青怀揣着父亲的信,来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参加了新四军四支队。1939年春,耿青随四支队东进到褚老圩。当时年仅19岁的耿青一表人才,办事干练,给林佑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忆起那段时光,林佑说:“那时只是认识而已,恋爱还是两三年以后的事。”1943年,转战江淮大地、结下深厚战斗友谊的林佑、耿青宣布订婚,但双方誓言:“抗战不胜利不结婚!”

  在以后几年时间里,由于工作需要,林佑与耿青总是聚少离多。抗战胜利之际,根据党中央的战略部署,耿青带领干部团先行前往东北工作。1946年2月,组织上批准了林佑的结婚报告,并调她赴东北工作。

  经过一番周折,林佑经烟台、庄河、安东、梅河口到达长春。不久,林佑经齐齐哈尔转到郑家屯,见到辽吉军区政委陶铸同志。了解到林佑的情况后,他立即带着林佑等人乘坐装甲车来到内蒙古巴彦塔拉,耿青担任政委的骑兵团正在这一带活动。当耿青见到陶铸时,快步迎了上去。陶铸手指着身后的林佑,对耿青说道:“你看谁来了?好啦,你们好好在这里共同战斗吧!”陶铸幽默的话语,说得两个人都不好意思起来。

  不久,在战友们的张罗下,林佑与耿青举办了简朴、热烈的婚礼。也就是从那时起,不管是在解放战争年代,还是在解放后转业到北京的中央商业部、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局等单位工作,林佑与耿青这对革命伉俪都相濡以沫,并在晚年共同出版了《耿青林佑书画集》。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赵东云 李明 张晔 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