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时间:2021-03-23 09:57:52

1_看图王.jpg

  郑抱真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也是我的爷爷郑抱真诞辰124周年。谨以此文纪念亲爱的爷爷。爷爷是合肥市首任市长郑抱真。他是一位终生都在追求革命、追求真理、追求进步的共产党人。他从一名率部参加新四军的反蒋抗日英雄成长为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一生充满传奇:组织策划实施刺杀蒋介石、宋子文、汪精卫;参与策划炸弹袭击日军旗舰“出云号”;参与策划炸死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白川义则大将;解放初成功破获国民党潜伏特务组织,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兼省政府主席宋任穷赞许他有“绝招”;5份不同时期的任命书分别由毛泽东、周恩来亲自签署……

  足智多谋“郑三爷”

  1897年3月6日,爷爷出生于安徽寿县吴山镇(今属长丰县)一个农民家庭。因辈分高,又排行老三,被尊称为“郑三爷”。1924年,他追随大哥郑绍成参加淮上军,被编入二团二营任副官。1928年,因对蒋介石不满,爷爷愤而退出国民党军队。1929年春,爷爷随郑绍成来到上海,参加了王亚樵组织的反蒋抗日锄奸活动,一时闻名沪上,后来,也成为“铁血抗日锄奸团”的核心骨干。

  九一八事变后,爷爷接到任务,要把上海各界支持东北抗日义勇军的捐款护送到东北。为了躲过日本人的严密搜查,机智的爷爷把捐献的珠宝首饰等全部换成金条和金锭,找来可靠的银匠,让他们把金条、金锭敲打成皮箱的8只箱角,镶嵌在皮箱上,再把这8只箱角用结实的牛皮从外面牢牢地缝上,同时把一只手枪拆开,连同10发子弹也藏在皮箱的夹层里。这只从外观上看不出丝毫破绽的皮箱,被顺利送到了抗日义勇军手中,为支持抗战发挥了巨大作用。王亚樵非常满意,说:“好样的,难怪人家都说我收了个‘后勤王’!”就这样,爷爷“后勤王”的名声就被传开了。

  1931年6月,爷爷与王亚樵策划在庐山刺杀蒋介石。当时国民党当局戒备森严,号称“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要将枪械带到庐山上几乎没有可能。爷爷巧妙利用金华火腿“暗度陈仓”。他把4只火腿掏空,将2支德国造左轮手枪拆开,分别将枪的零件和子弹用油纸包好塞进火腿里,再用肉末和盐泥密封得天衣无缝,表面看不出一丝痕迹。王亚樵让他的夫人扮成阔太太模样,将这几只装有手枪的火腿巧妙地送上了庐山。可惜,6月14日,由于枪手陈成过于大意,刺杀蒋介石不成,反被蒋的卫士击倒。

  刺蒋不成,王亚樵领导的“铁血抗日锄奸团”又决定刺杀财政部长宋子文。1931年7月22日上午,爷爷获悉宋子文将于当天晚上乘火车回上海后,立即给王亚樵发去密电。然而,由于宋子文与其机要秘书唐腴胪装束完全相同,枪手肖佩伟误把唐腴胪当作宋子文,宋子文侥幸逃命。

  1932年3月下旬,得知日军将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淞沪战争祝捷大会”后,爷爷找人赶制了一枚体积小、威力大的定时炸弹,转交给朝鲜革命党领导人安昌浩。4月29日,朝鲜义士尹奉吉设法将炸弹带入会场。上午10时30分左右,正当“祝捷大会”进入高潮时,会场内的炸弹被引爆。这次爆炸共炸死炸伤13人,其中,白川义则大将身中多枚弹片,重伤身亡,给侵华日军高层以沉重打击。

2_看图王.jpg

  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郑抱真为皖北行署副主任的任命书

  极富远见纵队长

  在开展抗日锄奸活动的同时,爷爷还积极与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进行联系,从各个方面支持上海地下党的工作。他深知,欲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没有共产党的帮助和参与是无法成功的。

  1936年10月,王亚樵遇害,爷爷冒着生命危险将其安葬。1937年冬,爷爷只身回乡抗日,任安徽省人民抗日自卫军第一路军第二支队司令。他率部驻防吴山庙、杨家庙一带,经常在日伪军占领的合肥城周围和淮南铁路沿线的下塘集、土山、双墩、三十岗一带进行游击斗争,打击日军。但是,国民党方面顾虑爷爷和共产党联系密切,于是企图将其“吃掉”:一开始是克扣支队的军饷,中断武器弹药供应,继之不断制造矛盾和摩擦。于是,爷爷采纳了共产党员方和平的建议,接受了党组织的安排,毅然决然地率部参加新四军,出任新四军淮南抗日游击纵队纵队长。

  1940年,经张云逸、戴季英、裴济华3人介绍,爷爷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我的爷爷郑抱真从一个集正义感和江湖气于一身的“草莽英雄”,成长为一名为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终生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他参加中国共产党以及率部参加新四军之举,带动了皖西、皖东津浦路西地区一大批爱国士绅投身抗日救亡斗争和参加新四军。

  1940年6月,爷爷出任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副司令,协助谭希林指挥部队,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配合新四军四支队反“扫荡”、反摩擦,坚持路西阵地。1941年,爷爷调任新四军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司令。他到任后,整顿、扩编津浦路西联防部队,实行精兵简政,强化部队军政训练,努力提高部队战斗力,保卫抗日根据地。1943年2月,爷爷出任津浦路西专员公署专员。一直从事武装斗争的爷爷坚决服从组织决定,愉快地接受了任命,积极组织领导根据地的各项建设工作,支援前线,支援抗日战争。1945年12月24日,爷爷出任苏皖边区临时参议会副参议长,他积极参政议政,为建设和平、民主、团结的新华中贡献力量。

  抓获敌特有绝招

  1949年1月21日,合肥解放。2月1日,合肥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爷爷出任合肥市首任市长。3月,他即成功破获一个隐藏很深的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

  一天,爷爷得到情报:合肥地区有不明电台活动,使用者十分警觉,军管会采取几次行动都没有抓获。晚饭后,爷爷对着合肥地图看了很久。第二天一早,他带着卫士由洪家花园出来,在四牌楼附近转了几圈后,继续往西南方向前行。来到德胜门城墙处,他命令卫士在德胜门外南园附近查找是否有外地人居住。三天后,卫士汇报:在南园发现一户人家很可疑。爷爷立即下令组织人员进行抓捕,当场缴获美制袖珍电台一部、干电池一大箱、密码本一本,成功抓获国民党军统特务少将组长、上尉报务员等多名特务。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兼省政府主席的宋任穷得知后,大加赞许:“这是抱真同志的绝招,是大军渡江的喜讯,抱真同志功不可没!”

  合肥刚解放时,城内很不平静,国民党飞机经常来侦察和轰炸;城外更有敌人的散兵游勇搞破坏、打冷枪。爷爷总是一听说哪里有危险,就不顾一切冲向哪里。当时,淮南铁路合肥至水家湖段刚刚铺好轨道,尚未正式运行通车,就发生了一起重大事故:一节载有废旧军火弹药的车厢爆炸,危险万分。爷爷接到报告,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找到一名机务段职工调来火车车头,及时拉走了尚未出事的其余车厢,大大缩小了事故范围,减少了损失。事后,老百姓说:“要不是郑市长及时赶到,还不知道要炸成什么样子呢!”

  积累了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怀着中国共产党执政为民的朴素情感,加上自身较强的工作能力,在担任合肥市市长期间,爷爷处理政务游刃有余。刚解放的合肥百业凋零,萧条不堪。爷爷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领导群众生产自救,发放救济粮款,整顿社会治安,恢复正常秩序,安定民心。同时,他还以很大的精力组织民工支援大军渡江。为了解决金融困难,他发行了地区性信用公债。为了解决物资流通问题,他办起了合作社,在城里设立了农民招待所。这一系列举措,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获得了老百姓的赞扬和好评。

  红色家风世代传

3_看图王.jpg

  1953年郑抱真与家人的合影

  不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环境中,爷爷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联系群众、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在担任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司令和津浦路西专员公署专员的时候,按照规定,他可以吃小灶,但他坚持和官兵一起吃大锅饭。在担任皖北行署副主任期间,安徽多次遭遇洪灾。为察看灾情和指导灾后生产自救工作,爷爷多次带着工作人员深入受灾地区第一线,看水情、查灾情,了解群众受灾缺粮的具体情况,与灾区干部群众商讨生产自救措施。他有时住在灾区,吃的是粥和半干半稀的菜饭;有时不顾暑热和蚊虫叮咬,和大家一起吃住在船上。在开展大生产运动的日子里,他带头开荒挖地,经常早上起来带着粪筐出门,将沿路拾来的肥料放在田间地头。他始终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穿着、饮食、住房都无过高要求,经常工作一忙起来,办公室就成了家。

  爷爷一生胸怀坦荡、淡泊名利。1952年8月25日,安徽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同时撤销皖南、皖北行署,爷爷被任命为安徽省人民政府委员兼秘书长。1953年9月,他调任安徽省人民政府政治法律委员会副主任(主任由省政府副主席黄岩兼任),主持日常工作。不论组织上怎样安排,他都愉快地服从,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工作。他从不向人谈论自己过去的传奇经历和功劳,他常说:“我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嘛!”

  与爷爷相识多年的时任安徽省委副书记李世农称赞他:“组织让干啥就干啥,从不讲价钱,放到哪里都让人放心,都踏踏实实地干,是个好干部。”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淮舟这样评价爷爷:“郑抱真同志生活简朴、工作认真,平易近人、作风民主,胸怀坦荡、淡泊名利,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具有优秀人民公仆的作风、革命长者的风范。他一贯坚持正义、追求真理,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1954年12月12日,积劳成疾的爷爷在上海逝世,享年57岁。他给我们后辈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和宝贵的精神财富。现在,我的女儿对太爷爷的英勇事迹也耳熟能详,小小年纪就站在班级的讲台上,为同学们讲述太爷爷的传奇故事。我们后辈将永远传承好爷爷的革命精神。

4_看图王.jpg

  皖北行署工作会议。前排右一为郑抱真

  (作者郑毅系郑抱真之孙,安徽省十届青联常委、合肥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理事、徽商银行寿春路支行行长。)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郑毅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