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 皖人要闻

戴兰芬 这个状元与众不同

时间:2020-05-11 10:59:46

戴兰芬

戴兰芬的书法

戴兰芬高中状元的金榜

        戴兰芬,皖东地区走出的唯一状元,而他一生又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因名字取得好而得中状元?他到底是哪里人?他曾代替皇上流放云南?这些都让人“捉摸不透”。

        休宁人戴兰芬?

        戴兰芬,清道光二年(1822)的状元。但关于他的籍贯,有史料上说他是滁州天长人,也有记载他是黄山休宁人。

      “戴兰芬是天长人而不是休宁人。”曾在天长二中任教、对戴兰芬很有研究的戴之明老人说,“当年主持戴兰芬殿试的是安徽歙县人曹振镛,此人为清朝一代名臣,当时任武英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对同乡戴兰芬考中状元,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欣喜之余还为之写了一副对联:古来经术无双,两汉常留儒者业。天下人文第一,三江皆有状元家。”

     “这副对联除了说明戴兰芬是凭真才实学取得的状元外,更重要的是点明了戴兰芬籍贯并非休宁,而是土生土长的天长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戴之明老人拿出了《戴氏宗谱》。从宗谱上看,这支戴氏是明朝初年由一世祖戴远六从浙江上虞迁到天长的,戴兰芬是第14代,戴之明是第21代。

       据戴之明老人介绍,元末明初,浙江上虞人方国珍和朱元璋争天下,后方国珍兵败,其手下将领戴远六归顺朱元璋,被朱元璋迁到因战乱而人烟稀少的天长,而戴远六另外两兄弟则分别被迁到了江西和江苏。巧合的是,那两兄弟后代也都出了状元,因此才有曹振镛所说的“三江皆有状元家”(天长在顺治年间曾属江南省)。“从天长县志和我们宗谱上看,戴兰芬和休宁应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因此对一些资料上关于戴兰芬是休宁城北人的记载,戴之明老人也觉得奇怪。

       状元是因名所得?

        道光二年(1822),戴兰芬高中状元。他也因此成为皖东地区唯一的状元。

       戴之明老人告诉我们,生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的戴兰芬在1808年秋考中举人,一举打破了祖辈十四世都是秀才的“纪录”,第二年春便雄心勃勃地参加在京城举行的会试。结果状元被徽州老乡洪莹夺走,而他却名落孙山,连个贡士都没考上。接着,他又先后参加了嘉庆十六年(1811)、十九年(1814)、二十二年(1817)、二十四年(1819)、二十五年(1820)的会试,真可谓“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几次都没能入围。连续六次落榜,戴兰芬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依然发愤图强。

       有资料说,道光二年,戴兰芬又踏上了赴京赶考的征程。不过,这一次与往日不同,经过潜心研究科场掌故,他发现有时金榜题名,功夫不一定在文章里,而在文章外。主考官的爱好、皇帝的心理、书法的优劣、运气的好坏等,在不少时候往往能左右一个考生的命运。于是戴兰芬在刻苦攻读的同时,还在自己的名字和籍贯上作了文章。他将过去用的湘圃之名更改为号,而将寓幽兰芬芳之意的女性化名字“兰芬”作为自己的大名。

       不想,这一次老天果真开眼,阅卷官原本将他列在第九名。但登基刚满一年的道光皇帝在御览前十名的试卷时,看见被阅卷官排在第一位的是高邮县一名叫史求的考生,便不由得直皱眉头,“史求”与“死囚”谐音,很不吉利。当即勾去史求的名字,继续翻阅后面的试卷,一连好几份卷子看完,都没有满意的。当翻到第九名天长人戴兰芬时,道光皇帝念叨:天长第九,戴(代)兰芬——不正应验着“天长地久,代代兰芬”吗?于是龙颜大悦,御笔一挥,戴兰芬便从第九跑到了第一,出人意料地成为万众瞩目的新科状元。

    “状元是因为名字起得好所得?应该说,这种传说是寄托了人们一种美好的愿望的,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戴之明老人说。

       曾代替皇上流放云南?

   “两道金鞭响似雷,马蹄飞过帝城隅。青灯二十年前苦,博得天街走一回。”据史料载,当年戴兰芬得中状元后,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与激动,赋诗随家书千里飞报高邮湖畔的父母。而戴兰芬的家乡就位于今天的我省天长市千年古镇龙岗。

       高中状元的戴兰芬,按惯例授翰林院“修撰”。道光皇帝在乾清宫召见戴兰芬时,详细地问及了他的家世,戴兰芬回答家中十四代均为秀才,使得“天颜甚悦”,加授“国史馆协修,功臣馆纂修”。这对戴兰芬来说可算是身价倍增,这两项职称虽是虚衔,却享有崇高的荣誉。

       据史料载,戴兰芬中状元后,父母也受到皇帝的“诰封”。不久母亲、父亲相继去世,戴兰芬扶榇归葬,庐墓服丧,读礼家居。当时两江总督琦善慕戴兰芬之名,聘请他到金陵(今南京)去作尊经书院讲习。金陵是人才济济的地方,尊经书院又是全国闻名的书院,琦善聘他去作讲习,足见戴兰芬的学识人品了。道光八年(1828)戴兰芬父丧期满,随即荣任戊子科福建乡试主考官,为朝廷选拔了一批干才,如封疆大吏林鸿年、何冠英、郭柏荫等。

       戴兰芬虽是个文士,但平时极为留意地方和国家的治理大计,时时察看国家利弊,深得道光皇帝器重。道光十三年(1833),52岁的戴兰芬“一年三次升迁”,直至成为翰林院翰林的教习和皇帝的名誉老师,这是进入内阁中枢的基础和先兆。然而就在他准备大干一番时,却在这一年因病去世。

       戴之明说,关于道光皇帝对戴兰芬的赏识,还流传着一则“戴兰芬替主充军”的故事:道光皇帝登基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而当时道光为先帝守孝还未期满,按规矩是不能有喜事的,若犯禁令要接受充军的惩罚。皇帝当然不能去充军,于是道光想到了新科状元戴兰芬,让他代替皇上接受惩罚,流放云南数月。

       在戴兰芬的家乡天长龙岗镇,还有一种特产叫甘露饼,它味美可口,造型美观,洁白如玉,层层叠叠,宛如盛开的白牡丹。相传这甘露饼也和戴兰芬有关。戴兰芬中状元之后,为感谢皇恩,将家乡的传统名点作为贡品呈入宫廷,献给皇上品尝。皇上尝后,觉得酥脆香甜、油而不腻、入口即化、味美可口,如得甘露,且色、味、形俱佳,很是赞赏,封为“甘露饼”,一直延续到今天。

       只是随着时光流逝,如今的状元故里已难见当年情景。虽然史料记载里有状元府、凤凰墩、碧水潭以及戴家祖坟等,但现在都已找不到具体位置了。站在龙岗古镇,我们不得不感叹岁月的无情和时光的流逝。作为皖东地区唯一的状元,戴兰芬给我们的感觉总是有点“与众不同”,让人捉摸不透。或许这就是历史的魅力吧,正因为诸多的疑问,才使得人们永无止境地去探索。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