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那一年,轰轰烈烈的“种痘”行动

时间:2020-08-06 10:27:52

QQ截图20200806100452.jpg

                      合肥市人民政府卫生事务所抄录的有关消灭天花的资料                                                                            

QQ截图20200806100500.jpg

QQ截图20200806100508.jpg

                       合肥市人民政府卫生事务所种痘工作总结(1951年)

QQ截图20200806100515.jpg


  出生于上世纪 80 年代之前的人,一般胳膊上都有两个梅花状的疤痕。我们都知道那是为了预防天花病毒而接种的 " 牛痘 "。1950 年底,当时的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颁发了《种痘暂行办法》。据此,合肥市普遍实行免费种牛痘,通过几年的努力,有效地控制了天花病毒的流行。

  " 种痘 " 实行免费制

  天花,就是俗称的 " 出麻子 ",曾是世界上流行时间最长、毒性较大的一种传染病。据史料记载,在 3000 多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上就发现有疑似的天花疤痕;而且,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种都难以幸免。有关资料显示,仅 18 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总人数就达 1.5 亿。大约在唐宋时期,天花在中国逐渐流行起来,并渐渐成为中国人 " 谈之色变 " 的一种传染病。

  而在对抗天花病毒的过程中,中国人发明的 " 人痘接种术 " 为阻止天花在中国的传播起到了一定的预防作用。后来,英国人琴纳通过改进 " 人痘接种术 ",发明了 " 牛痘接种法 ",随即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接受。不过," 牛痘接种法 " 虽然早在 1805 年就被介绍到了中国,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很多人对 " 种痘 " 并不接受,据史料记载,1923 年北京种痘者仅 27 人,1924 年为 255 人;哪怕是种痘较为普遍的天津市,上世纪 30 年代每年种痘人数也只有几万,对于控制天花而言,是远远不够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天花连年不断,而且有增无减。消灭天花,已经成为摆在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为了遏制这一局面,1950 年底,当时的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就颁发了《种痘暂行办法》。

  按照《种痘暂行办法》的规定,当时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之居民,不分国籍,均须依照本办法之规定种痘 …… 婴儿应于出生后 6 个月种痘一次,届满 6 足岁、12 足岁及 18 岁时,应各复种一次 "" 凡从未种痘者,或逾规定之年龄而未布种者,应各补种一次 "" 种痘时可按户籍册,挨户调查施种,种痘后在户籍册上作已种记号;凡无正当理由拒绝种痘,经说服教育无效者,各级卫生行政机关得予以强制执行 "。

  而且,《种痘暂行办法》还规定,种痘一律免费,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各级卫生机关,受政府委托之公私立医院诊所及其他种痘人员,其进行种痘所需之费用(包括工人、牛痘苗及卫生材料)均由各级政府负担。"

  据合肥市档案馆馆藏相关档案记载,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合肥,天花病也是连年肆虐。《种痘暂行办法》颁布后,合肥市也开始了大规模的普遍 " 种痘 " 行动。

    合肥市第一次大规模 " 种痘 "

  合肥市第一次大规模开展 " 种痘 " 行动始于 1951 年 10 月上旬。起因是当时在合肥东大街等地发现了天花流行,皖北行署卫生处即指示要在合肥普遍接种牛痘预防。这一事件,在合肥市档案馆馆藏的一份 1951 年的《合肥市人民政府卫生事务所种痘工作总结》的档案中有记载。但也许是好事多磨,由于准备不足,在接种中出现了一些困难,比如,仅仅接种了 8000 多人痘苗就用完了,而不得不停止。但很快,针对所发现的问题,有关部门进行了重新研究部署,使得普种活动在 12 月上旬完成。

  而通过这份《工作总结》,我们也看到,这次大规模的 " 种痘 " 行动可谓 " 人人参与 ",开展得 " 轰轰烈烈 "。

      首先,在参与的工作人员方面,除了由合肥市人民政府卫生事务所从各公私立学校、五个派出所抽调接种人员进行专门培训外,还委托本市开业的医院、诊所及药房等协助接种,以使本市居民和外来旅客都能接种到牛痘。“每个中学4至8名学生、小学以每100个学生的学校抽出一名教师、五个派出所则每所抽20名左右……”从档案中的这组数据,我们能看出参与者众多。

      除此之外,相关部门还加强了宣传和动员,不仅利用标语、黑板报、漫画等宣传方式,还由市政府出布告、发通知到中小学等单位,以及举办多场种痘动员报告会,使群众能彻底了解天花的可怕,从而做到 " 人人参与 ",踊跃接种牛痘。

  而在具体的接种工作中,相关部门更是安排细致。我们在这份《工作总结》中就看到这样一条内容," 种痘员均以二人分为一组,即一人接种,一人登记;学校按点名册接种,市民按户籍册接种;由每个警区动员、每个行政组长带着本所负责每个派出所种痘的同志及种痘员深入各家接种。"

  有了全民参与,特别是第二次的细致安排,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合肥市这场大规模的 " 种痘 " 行动最终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据这份《工作总结》记载," 在这前后两次种痘工作中,我们共接种了 43249 人,占全市总人口 61871 人的 70% 左右。"" 车站区 9000 多人种了 8000 多人,其中 1/3 是外来群众。" 在种痘过程中,不少工作人员表现积极,有一组种痘人员竟创造了一天种痘 232 人的最高纪录;而且,各个区人员互相帮助。从档案中我们看到,最早结束接种的是东门和车站片区,而南门片区因为种痘开始较迟,所以一时没结束,了解这一情况后,东门、车站片区马上 " 驰援 ",特别是车站片区,虽然离南门较远,但前来互助的人最多。

  唯一被消灭的病毒

  和合肥市一样,在上世纪 50 年代初,全国各地都纷纷开展了多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 " 种痘 " 行动。到了 1952 年,全国累计完成牛痘接种 5 亿多人次,约占全国总人口的 88.9%,大部分地区的种痘率在 90% 以上;到了 1954 年,全国有天花病例的省份减少到 13 个,天花病例从 1950 年的 4 万多例下降到了 847 例。

  在当年的情况下,这些成绩的取得是来之不易的。就拿合肥市 1951 年那场大规模 " 种痘 " 行动来说,从档案中我们了解到,第二次种痘工作开始时正值严冬,天气寒冷,接种群众穿脱衣服十分麻烦;再加上恐种心理,使得不少市民不愿接种;在种痘工作中,还有不少群众因为受到迷信思想和一些陈旧观念的影响,东逃西避,和接种人员玩起了 " 捉迷藏 "。因此,种痘工作人员不得不耐心地做了大量思想工作。

  经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我国最终消灭了天花病毒。而合肥市自 1951 年大规模开展 " 种痘 " 行动后,还先后于 1961 年、1966 年、1972 年和 1978 年共四次大规模普种牛痘疫苗,直至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已消灭了天花病毒,合肥市才停止了种痘。

  据史料记载,天花是迄今为止唯一被人类彻底消灭的病毒。而在中国防疫史上,天花也是第一个被消灭的病毒。尽管接种牛痘疫苗预防天花已成为历史,但上世纪 80 年代之前出生的人,因接种牛痘而留在上臂的那块 " 梅花 ",却成了最真实的历史印记。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 陈明洁 任连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