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李合肥两造京城安徽会馆

时间:2020-08-31 09:57:17


11.jpg

                   康有为在安徽会馆创办的《万国公报》                                                                                                                                                  

22.jpg

                ○合肥李鸿章撰《新修安徽会馆记》碑刻拓片与安徽会馆槛窗                                                                                                                                                    

33.jpg

                                 ○安徽会馆大戏楼                                                                                                                                                    

44.jpg

                        ○光绪十二年《京师安徽会馆全图》 

  编者按 此篇专访缘于一封读者来信,对合肥城隍庙花戏楼到底是仿照颐和园的还是安徽会馆的提出质疑。为此,我们专访了著名淮军研究专家翁飞博士,他恰好参与了王灿炽编纂《北京安徽会馆志稿》出版工作,十分肯定地表示,城隍庙花戏楼是仿照安徽会馆的花戏楼建造的,因为这两处都是合肥人李鸿章及其家人、亲信主持修建的。


  最合肥(以下简称最):翁博士好!为了做好采访准备,我们还专门网购了《北京安徽会馆志稿》,上面还有花戏楼的照片,确实和城隍庙的很像。


  翁飞博士(以下简称翁):安徽会馆是清代京城著名会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后孙公园胡同,原为明末清初学者孙承泽寓所“孙公园”的一部分。清康熙年间,洪升创作的《长生殿》曾在这里的大戏楼演出。继孙承泽之后,清代曾有许多名人在此居住,如乾隆朝内阁大学士翁方纲、刑部员外郎孙星衍、以藏有甲戌本脂批《红楼梦》而闻名的刘位坦等。


  我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师从戴逸大师读博时参与这本书出版的,并且还请戴逸大师作序。


  最:这座安徽会馆是如何动议修建的?


  翁:清同治五年(1866年),安徽籍官员吴廷栋等75人倡议兴修安徽会馆,清同治七年(1868年),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与其兄湖广总督李瀚章及淮军诸将集资,购得“孙公园”的大部分,于清同治八年(1869年)二月开始修建安徽会馆。同治十年(1871年)八月会馆全部建成,耗银33350两,洋钱318元。此后,又分别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五月和清光绪十年(1884年)五月进行两次扩建。建成后的安徽会馆占地9000多平方米,共有219间半馆舍,其规模居在京会馆之首。


  最:当时的李合肥应该是如日中天,自然盖的家乡会馆也是很宏伟的。


  翁:宏伟未必谈得上,但面积的确不小,总占地面积约9000平方米,分为中、东、西三路庭院,每路皆为四进。大门位于中路前端,面阔5间。正房文聚堂内悬挂书有皖籍中试者姓名的匾额。套院中有祭祀朱熹及历代名臣的神楼。戏楼是中路规模最大的建筑,系旧京四大会馆戏楼之一。东路为乡贤祠,有思敬堂、奎光阁等建筑。西路为接待用房。北部原有花园,面积1300余平方米,有假山、亭阁、池塘和小桥等,现仅存一座碧玲珑馆,李鸿章曾在此接待过朝鲜使臣。会馆建筑除花园已无存外,基本格局保持尚好。


  最:据说安徽会馆与各省普通会馆功能并不相同。


  翁:是的,安徽会馆既不是专为扶持进京赶考的皖籍举子设立的复习应考的“试馆”,也不是帮助徽商同乡开展商业交流的行业会馆,而是专供安徽籍淮军将领和达官贵人在京活动的场所。


  会馆中的大戏楼尤为壮观,号称“京城一绝”。早在同治九年(1870年)三月二十六日,清代名臣翁同龢的日记就曾记载:“是日借安徽会馆演剧,为慈亲称祝,宾客来者二百余人,自午初至子正,演剧凡二十余出。馆在孙公园后,初落成,极崇丽,两廊设帘,内眷可坐。”翁同龢是江苏常熟人,并非皖籍,却找机会借用安徽会馆刚建成戏楼为母亲做寿。戏台建成后,李鸿章、孙家鼐等皖籍京城显贵,曾经请慈禧太后来此看过徽班演出。可见这座戏楼不同凡响。


  最:1984年5月会馆戏楼被评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8月对戏楼等主体部分进行了修缮。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当时的风貌吗?


  翁:不是,最初修建的安徽会馆在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因西邻泉郡会馆燃放鞭炮失火,安徽会馆大部分馆舍均毁于火中,仅花园、大门、阁道、藤间吟屋、魁星楼等部分建筑得以幸存,其余大多被毁,西院几乎荡为平地。李鸿章闻信赶往,发现昔日会馆一片狼藉,惋惜不已。


  最:难怪有“李合肥两造京城安徽会馆”的说法。


  翁:为重振会馆风光,以孙家鼐为首,联合方汝绍、李昭炜等为首的27名在京皖籍官员、士绅联名给驻节天津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文华殿大学士李鸿章写信,通报受灾情况,并希望他能再次领衔主持重修安徽会馆。


  这一次李鸿章没有爽快答应,回函表示包括自己兄弟在内的淮军系官员目前经济形势困窘,财力不足,会馆既然被烧,就暂且搁置,等以后有条件再修。


  孙家鼐等再次给李鸿章去信,强调会馆不可不修的四条理由,并请李鸿章派一个“谙习工程者”来京与木厂商定材料与造价问题,随信还附有各木厂估价单。


  李鸿章终于复函表示同意,并派候补道张绍华、候补知县张广生这两位精通营造事务的安徽人前来北京主持工程。


  最:看来李合肥与淮军将领又要捐银子了!


  翁:这次要比第一次捐的略少,共捐银1万两,其余皖籍官员也再度相助,前后共募银2.509565万两,于光绪十五年(1889年)八月正式开工重建会馆,张绍华主持,张广生负责监理工役,北京的广恩木厂承揽东院和中院工程,另一家祥盛木厂承揽西院工程,次年(1890年)二月东院和中院首先竣工,八月西院也告完工,共花费湘平银20092两。重修后的会馆恢复了神楼、戏台等建筑,基本维持原有格局。


  最:重修的安徽会馆和以前的一样吗?


  翁:据清光绪年间《京城安徽会会馆存册》记载,修复后的安徽会馆分为中院(正院)、东院和西院三部分,开有三道大门,内有中夹道、西夹道将三套院落分开,夹道间开的门又将院落连成一体,无论从哪道大门进去,都能通达各处。


  会馆中院为五进院落,第一进为“文聚堂”,共五开间,左右厢房各三间;第二进,“中厅罩棚”,正楼五间,东西套耳房一间;第三进“斯文在兹”,即神楼,供奉着闵子、朱子神像;第四进为“碧玲珑馆”及戏楼;第五进则是后院大花园,园中置有假山、亭阁、廊榭、池塘、小桥等。


  东院第一进为“奎光阁”,供奉魁星神像;第二进为“思敬堂”,五开间,左右厢房各三间;第三进“龙光燕誉”,共五间,左右厢房各两间;最后设有厨房。西院则为三进院,每进院落均为五开间,左右厢房各三间。


  最:我们仔细阅读了《北京安徽会馆志稿》,发现同为安徽人的孙家鼐也付出了不少心血。


  翁:孙家鼐既与李鸿章私交亲密,又有姻亲关系,并且长期驻京,有很高的地位和声望,实际上成为安徽会馆的最高管理者。


  光绪二十四年(1898),戊戌变法期间,征得孙家鼐同意,安徽会馆曾经作为康有为等维新党人的重要活动场所,维新派在会馆内创办《万国公报》(后改名《中外纪闻》),宣传维新思想;不久,康有为又创立维新团体“强学会”,会址也设在安徽会馆内。这显然与孙家鼐的同情和支持分不开。京城安徽会馆二次重修及其在近代历史舞台发挥的作用,孙家鼐功不可没。


  1984年,安徽会馆被列入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由宣武区政府出资对会馆戏台进行修缮。2006年6月,修葺一新的安徽会馆被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柳丝 采访整理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