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 要闻揭秘

抗战时期特殊的“安徽省动委会”

时间:2020-03-26 09:38:46

  

  安徽省动委会创建者朱蕴山

  位于六安的省动委会旧址

       说到上世纪30年代末安徽的抗日活动,总会提到一个组织——安徽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一般简称省动委会)。它虽然存在的时间只有四年多,但却是安徽抗战史上重要的一部分。那么,省动委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它又为抗战做了哪些事呢?

  省动委会的建立

  所谓安徽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是1937年后在日军侵略战火燃烧到江淮大地和桂系主皖的背景下,由安徽省政府举办的动员民众的组织。而说到省动委会的建立,首先还要说到一个人,那就是安徽籍国民党著名左派人士朱蕴山。正是在他的大力推动下才建立了省动委会。

  1887年,朱蕴山出生于安徽六安。1906年,朱蕴山考入设在安庆的安徽巡警学堂。不久后受到该校会办徐锡麟的赏识,并介绍他加入光复会。朱蕴山对徐锡麟誓死反清的爱国热情非常敬仰,特别是他刺杀恩铭失败后视死如归的光辉形象,让朱蕴山受到强烈震动,于是在1908年加入同盟会,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

  对于朱蕴山,后人曾评价说他“一人串连起一部中国现代革命史”。的确,不管是1916年在安庆组织安徽讨袁第一军,成立讨袁临时军政府,还是1917年在芜湖积极进行反对安徽军阀倪嗣冲的斗争、1919年大力声援“五四”运动,抑或1924年以安徽国民党左派领导人的身份开始了第一次国共合作……朱蕴山从没有停止过革命活动,一直追随民主革命的潮流。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朱蕴山又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活动中。当时他辗转回到南京,找到中共办事处,会见董必武、叶剑英。董、叶赞成朱蕴山回到安徽,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工作的想法。次年2月,朱蕴山会见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主席李宗仁,向他建议组织总动员委员会,集中人力、物力、财力,以制胜于疆场。李宗仁接受迅速组织安徽民众总动员委员会的建议,并请朱蕴山参与筹建工作。

  于是,朱蕴山邀集皖籍著名人士沈子修、光明甫、常恒芳等,积极筹备成立省动委会。1938年2月,安徽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在六安宣布成立,李宗仁兼任主任委员,朱蕴山任总务部长。后由朱蕴山担任秘书室秘书,统管全盘工作。

  存在四年的省动委会

  据史料记载,省动委会成员主要包括党政军民、工农商学、士绅名流,各个阶层的人士都有,但其中的骨干分子大部分是中共地下党员或进步人士。省动委会的组织形式,主要根据第五战区动委会省分会组织条例规定,设置常务委员会,从常委中推定主任委员总揽全会事务。当时,安徽长江以南在军事上划归第三战区指挥。为了指导皖南的动员工作,1938年5月5日,安徽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还在屯溪成立了皖南办事处。

  1938年9月底,廖磊接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并兼省动委会主任委员。为动员民众支持桂系在大别山敌后抗战,廖磊对省动委会工作极为重视和支持,省动委会机构也得到进一步健全。特别是在1939年1月,省动委会增设了战时文化事业委员会和妇女工作委员会,并将经过训练的青年大批充实到各级工作团中。在工作团的推动下,各县动委会相继建立起来,有条件的区乡镇也成立了动员分会。据不完全统计,到1939年7月,全省已有124所区动委会和798所乡镇分会。

  但好景不长,1939年1月,国民党召开五届五中全会,确定“防共、限共、溶共”方针,桂系在安徽也逐渐转向反共。廖磊加强对省动委会的组织领导,采取多种措施对动委会加紧控制,排挤共产党员及进步人士,将动员工作的重点引向帮助桂系健全基层行政机构。随后,廖磊开始排挤章乃器、朱蕴山、周新民等进步人士,调其亲信主持省动委会各部室工作,使民众动员工作受到诸多限制。

  1939年10月23日,廖磊因病去世。10月31日,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继任安徽省政府主席。他抵皖后,极力推行反共政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矛头指向省动委会和工作团,下令彻底改组省动委会。这引起了省动委会和全省动工人员的强烈不满。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损失,中共中央中原局和鄂豫皖边区党委立即发出通知,要求动委会、工作团中的中共党员号召广大工作团员拒绝“受训”,迅速撤离。在中共各级组织的周密安排下,各级动委会、工作团、行政机关、财政系统的进步青年,以及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共计3000余人,分批安全地秘密撤退到豫皖苏边、皖东、皖东北和皖中新四军抗日游击根据地。

  再说省动委会“改组”后,由李品仙兼任省动委会主任委员,再由他聘请25名设计委员,“策划动员业务之一切事宜”。但由于广大动工人员的抵制,虽然在1940年2月李品仙又密电各地工作团员全部按期到立煌受训,并在报上公开威胁“如再逾期,决不收容”,但结果愿意去立煌“受训”者总共仅有县动委会指导员、各种工作团队员、各县乡镇分会工作人员以及情报员等不足千人。

  恰在这时,广西学生军第二中队易凤英等40人联名致电李宗仁、白崇禧,宣布脱离桂系,“投身新四军,俾得有抗日救国之自由”。随后,张百川、朱鸿祥等各级动工人员2500余人通电李宗仁、白崇禧,历数李品仙“纵容腐化落后分子,摧残热血进步青年,进攻抗日友军,封闭进步刊物,一切倒行逆施”,宣告脱离桂系。其余各县动委会指导员及工作团长也发表了联合宣言,严正宣告退出动委会。至此,动委会已名存实亡。到1942年7月时,国民党国防最高委员会和行政院明令裁撤各省市县动委会。省动委会于是名实皆亡。

  省动委会做了哪些事

  我们知道,省动委会是一个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而中共安徽省工委也利用这一组织,先后派出一大批共产党员进入各级动委会工作。他们利用合法身份,积极与国民党左派和爱国民主人士合作,开展各项活动,提高了群众抗日救国的热情,使安徽的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

  据史料记载,南京沦陷前后,大批沦陷区的青年纷纷流亡,其中有不少流亡青年云集皖西大别山区。省动委会成立后不久,就由省动委会组织部出面,将一些学员及潢川青年军团和外地流亡学生组织到工作团内,经过短期培训编组后分配到安徽省长江以北各县专门从事民众动员工作。据省动委会1939年5月统计,“省动委会直属工作团编组到43个,委托工作团达30个,县属团正式呈报者34个。直属团以20人为定额,委托及县属团平均亦每团约20人,合计约为2400余人。”可以说,省动委会以工作团为基本力量,把青年和民众组织到各类抗敌协会中,深入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团结和培养了大批进步青年,使他们汇集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其中的大部分人最终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其次,省动委会各级工作团和救亡团体到全省各地后,开展了灵活多样的抗日宣传活动。如举办训练班,召开座谈会,创办报纸刊物,开书店,写标语,演戏,教唱抗日歌曲等等。

  据史料记载,当时省直属工作团中唯一的女团长、中共党员王榕率领第三十一工作团到岳西农村,白天在田间地头演讲抗战形势,教青少年唱抗日歌曲,晚上演抗战戏剧。抗日救亡的歌声,唤醒了沉睡的山村。而在合肥地区的直属第二十三工作团,在肥东石塘举办漫画展览5天,参观者超过千人。

  当时,进步作家臧克家和姚雪垠以第五战区战地记者身份在阜阳动员刊物《淮流》上发表了不少抗日诗文。孟波率领的音乐界救亡团体一行几十人,也在皖西活动过一段时间。省动委会还专门编印了64开的《宣传手册》,上面刊登了不少由聂耳、光未然、麦新、吕骥、孟波等人作词配曲的歌曲,如《武装保卫安徽》、《义勇军进行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等。各种宣传和组织活动,大大激发了广大民众的抗日热情,从而使全省的抗日救亡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当然,安徽省动委会及其工作团在各地民众动员工作中,还开展了民主民生斗争。在动委会和工作团的引导下,不少地区的群众抗日团体特别是青抗和农抗,发动广大会员进行了反对贪污和惩治汉奸亲日派的斗争,使得岳西县财委主任蒋柱峰、桐城县恶霸光香九、合肥县汉奸郝凤亭等贪官污吏和恶霸汉奸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除此之外,各地动委会还调整了某些捐税和摊派的不合理现象。

  总之,由于开展了民主民生斗争,在政治上打击了封建顽固势力,经济上减轻了群众的负担,有力地激发了民众的抗日热情,使安徽全省在抗战初期的一段时间内呈现出团结抗日、团结改革的政治局面。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刘铭宇 筱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