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北宋古文领袖欧阳修钟情颍州西湖

时间:2016-03-16 09:52:55

欧阳修故居 颍州西湖会老堂

  欧阳修,北宋名臣、唐宋八大家之一。但你也许不知道,欧阳修一生曾在颍州(今阜阳)呆了八年,并写下了与颍州有关的92首诗词。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眷恋颍州而不愿回江西老家,却以颍州为家,并在晚年退休定居颍州直至终老于此呢?

  欧阳修和千年会老堂

  会老堂位于阜阳市泉颍生态园,出阜阳城西3公里左右,交通十分方便。一层院子把会老堂圈在了里面,会老堂大殿上方悬挂一块匾额“会老堂”,三个大字熠熠生辉。屋子内正中间立有一块石碑,旁边还有一个木质灵牌,上书:“宋·龙图阁学士、兵部尚书太子太师楚国公,欧阳文忠公之位”。

  堂内左右两侧各有一块明清时期碑记,大约有一米多高。欧阳修第36代裔孙、今年80岁的欧阳世杰说,这两块碑全部是断裂的,是后来补上去的。他指着石碑说,碑记字体全是两面的,一面为篆字,一面为行草字体。我贴近这块石碑,试图想看清写的是什么字。然而,却没有认识几个字,欧阳世杰老人说,碑上的字已被红卫兵用錾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凿坏了,把好端端一块石碑凿得不像样子。用手抚摸着这块伤痕累累的石碑,淡淡的苦涩涌上心头,说不出什么滋味。屋内几块石碑大多都不同程度遭到毁坏,唯有欧阳修像石碑完好无损,因为这块碑在“文革”期间被村民搬运到泉河沉入水中才躲过一劫。

  北宋熙宁二年,吕公著知颍州。此时欧阳修已谢官请归,因他迷恋颍州西湖的景色,却没有回老家江西庐陵,而是自命“六一居士”在颍州西湖的一块绿洲上建房居住下来,其所居住之地自称“六一堂”。

  颍州西湖会老堂,即为欧阳修故居的一座堂。始建于北宋,现为清代建筑,为砖木结构。会老堂在历史上有过几次大的维修,现还保留有明清修湖建祠的碑记四块,分别记述了历史上欧阳公祠、西湖亭、西湖书院的修建情况。

  北宋皇祐元年(1049年),欧阳修自扬州移知颍州。熙宁四年(1072年),欧阳修以太子少师、观文殿学士致仕,退居颍州,寓西湖六一堂。翌年4月,前副相赵概以八十高龄自南京(今河南省商丘市)来访欧阳修,知州吕公著也前来看望。欧阳修、赵概、吕公著三人会于此堂,饮酒,赋诗,故名“会老堂”,知州吕公著为此堂题匾额曰:“会老堂”。欧阳公即席赋诗:“某闻安车以适四方,礼典虽存于往制……金马玉堂三学士,清风明月两闲人……”诗中抒发了他与赵概莫逆之谊和对赵概不远千里寻访的感激之情。当年,欧阳修便终老于西湖居所。

  会老堂现存为硬山顶,梁架式砖木结构建筑,分间为明三暗五,采用柱石斗拱承托,棂门花窗相衬,显得古朴清雅。堂内有东、西月亮门,门额上分别雕书“景贤”、“尚友”。会老堂在历史上曾经多次维修,清乾隆时又作过较大修整。1959年4月,阜阳县人民委员会公布会老堂为阜阳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2年初,省、地、县分别拨款对会老堂进行维修。欧阳修后代把会老堂作为欧阳氏宗祠,堂中石壁上立有欧阳修石刻像碑,碑上刻有清乾隆皇帝题诗和晁悦之、李叔端题字。1991年亭孜村全体村民自己集资盖了一层院房把其保护起来。2005年10月,阜阳市对会老堂进行维修,后陆续修葺,并入泉颍生态园。

  欧阳修与颍州西湖

  欧阳修一生共写下92首与颍州有关的诗词。从欧阳修赞叹颍州西湖的大量诗句里,折射出了当时颍州的政治、文化、经济等诸方面的繁荣与发展。颍州西湖是一份忠实的历史档案,它忠实地记录了当年的颍州已成为众多文人名仕争相前来的名城。自仁宗庆历以后,中枢辅臣、文坛巨子晏殊、欧阳修、吕公著、苏轼相继知颍,对西湖大加修葺,颍州西湖之名遂著于天下。

  颍州西湖原是古代颍河、清河(今称西清河)、小汝河(今泉河)、白龙沟(已湮没不存)四水汇流处。颍州西湖形成于秦汉时期,但作为风景湖闻达于世则始于唐代。

  随着大自然的变迁和历代地方官吏的治理,岸边遍生绿树,水上泛起菱荷,汀洲建起亭榭,美丽的湖光水色,成为招徕文人墨客泛舟游玩的好地方。那时的颍州西湖水面空阔,广袤相济,水深莫测,湖面面积约30平方公里。宋朝,颍州属京西北路,为东京汴梁的畿辅之地,加上颍水通淮达汴,遂成南北漕运和商旅要道。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使颍州的政治经济地位显著提高。

  颍州西湖的历代建筑很多,仅据史志所载就有近30处。其种类包括亭、榭、楼、阁、堂、台、寺、桥等,或建于崇台,或依于水际,或卧于碧波,疏密有致。菱荷飘香,绿柳盈岸;画舫朱艇,碧波潋滟。宛如一帧灵秀美妙的水墨画卷展现眼前,令人神往。欧阳修在颍州任职期间,曾多次沿颍州西湖乘舟南下,到古镇焦陂游玩,并留下不朽的诗篇。之所以到焦陂,那里除了鲜鱼之外,还有眼名为九龙泉的古井。这口井不仅可烹清冽爽口的香茗,还可酿造回肠荡气的美酒。欧阳修每次到此,都要品茗饮酒,兴尽方归。欧阳修直到临终前,还念念不忘焦陂。宋熙宁五年(1072年),欧阳修病中写下了“冷雨涨焦陂,人去陂寂寞……”这首怀念焦陂的诗竟成了欧阳修人生最后的绝笔。

     欧阳修终老于颍州

  欧阳修一生为颍州写下了92首诗词,是什么因素让他如此眷恋颍州而不愿回江西老家,却以颍州为家,并在晚年退休定居颍州直至终老于此呢?

  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欧阳修谢官归隐,皇帝终于准他以观文殿学士、太子少师带职致仕的敕告。7月4日,欧阳修率全家老幼一路风尘仆仆抵达颍州,这是欧阳修第八次到颍州。然而,欧阳修在颍州仅仅呆了8个月时间。次年(1072年),7月23日病逝颍州并葬于此。其在退休归隐时间之短,大大出乎亲朋好友的意料,就连神宗皇帝也深感震惊。

  欧阳修生于四川绵阳,祖籍江西庐陵,其一生66年,在仕宦长达40年,但这两个地方却没有他在颍州的次数多。欧阳修曾先后八次到颍州,又是什么因素让他一次次挂念颍州呢?

  根据欧阳修留下的诗词及史料记载来看,当时欧阳修喜爱颍州则缘于以下几个方面原因:一是颍州民风淳厚,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他在《思颍诗后序》中讲得很明白,“来颍爱其民淳讼简而物产美,土厚水甘而风气和……”可以说,他在第二次到颍州就萌生携家眷迁颍定居,买地建房之意。而在他第五次到颍州时,就开始在颍州扩建以前居住的房屋,实为他将来年老退职居住。二是对风光迷人的颍州西湖情有独钟。虽然颍州地处平原,少山川之壮美,然而颍州西湖之绮丽,则让他流连忘返。所以他寓居颍州时,载酒泛舟于西湖,或流连烟柳绿波,或与友人赋诗酬唱,亦颇乐在其中。因此在其大量的咏颍州诗词中,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对西湖自然风光的热爱。三是当时的颍州气候温和,四季分明,雨水充沛,有非常适宜的人居环境。而颍州之所以能够丰调雨顺,关键在于颍州西湖水利治理得好。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欧阳修身体非常羸弱,已未老先衰。《宋史·欧阳修传》记载欧阳修48岁时,已如风烛残年,何况后来又患上了严重的眼疾、足疾、风眩等疾病。正是因为当时的颍州气候适宜,风景美丽,适于欧阳修治病养老。因此,欧阳修才将颍州作为其晚年养老所在地。

  欧阳修是北宋杰出的文学家、史学家、金石学家和政治家。北宋熙宁五年(1072年)闰七月二十三日病逝于颍州(今阜阳),享年66岁。赠太子太师,追封兖国公。欧阳修死后没有葬回老家江西庐陵,而客葬到他所眷恋的颍州。随后又迁葬河南新郑县。欧阳修死后没有葬于他所眷恋的颍州西湖,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迁葬河南这个地方并非欧阳修生前所愿。阅欧阳修生前屡乞请还乡而不得,所以迁葬于河南新郑实是欧阳修后人无奈之举。因为宋朝有规定:“朝中文武官员,死后必葬于京师开封附近五百里内。”作为官至副宰相的欧阳修又焉能破例。

  源远流长的欧氏家谱

  欧阳其平系欧阳修第36世裔孙,目前他是这个村子中唯一对欧阳修研究的后裔。为修家谱,他先后去过江西、湖南、河南、安徽潜山等地寻找欧阳修后裔的支系,并在江西永丰县沙溪乡欧阳修的后裔处寻找到了一部欧阳氏族谱。经过溯祖寻根,了解到欧阳修父亲欧阳观葬于永丰沙溪凤凰山,欧阳修祖父欧阳偃葬于吉水县葛山乡迥陂村,欧阳氏六宗通谱的世祖欧阳万葬于安福县江南乡欧金村。同时,他还接到了居住台湾的欧阳礼所赠送的一部新修的家谱,了解到75岁的欧阳礼祖籍湖南平江,是欧阳修的第32代裔孙。他们的始祖是曾在唐代任安福县令的欧阳万。他们平江的先祖是欧阳修第10代孙欧阳景辉,因随文天祥抗元,为避元朝的迫害,而徙到湖南平江县低坪山区。从欧阳礼那里受到鼓舞的欧阳其平,则坚定了修家谱的决心。

  今年53岁的欧阳其平对其家族之事了如指掌,在他的娓娓叙述中,我又了解到欧阳家族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欧阳修,江西庐陵人(今江西永丰县),一生四子。长子欧阳发、次子欧阳奕留在江西庐陵守墓,三子留在河南新郑,四子欧阳辨,即其自己这一支,留在颍州西湖为父守墓。直至其父欧阳修迁葬于河南新郑。辨因其父一生对颍州西湖倾注了全部生命,辨留在颍州西湖守护父亲所做的“千古基业”。

  1993年,欧阳其平与欧阳洪松、欧阳世录3人用两年时间续修了一部家谱。因先祖留下的家谱在“文革”时丢失,续修的家谱向上仅追溯到洪字辈,即“洪(宏)、永、世、其、佰、昌”。他续修的家谱重新排了20个字,昌字辈后面排位为:“传宗耀祖业,欢聚会老堂,后人立大志,民康国富强。”如今,他们这一支系宗族已传至第39代。

  欧阳修第35世裔孙、今年86岁的欧阳世告诉记者他们家族已遍至湘、鄂、赣、豫、皖等五个省,目前各个支系都在互相联络共同续修一个大家谱。欧阳其平已接到这几个省宗族的信件,都是关于共同续修一部族谱。

  在欧阳其平家里,我看到了湖南平江欧阳修次子欧阳奕这一支系的家谱。这套家谱记载了不少台湾“官方”、“军方”及社会名流所题的字。其中,就有蒋纬国所题的“源远流长”及社会贤达名流所题“慎终追远”等墨宝。我们有理由相信,血缘这种关系,是一脉相连,是一根永远扯不断的线,让他们紧紧地联在一起。欧阳氏族世代繁衍,叶荣枝茂,源远流长,饮水思源,他们是不会忘记先祖安息之地及做出的丰功伟绩。

  时间总是可以滤掉人民容易忘掉的悲伤及幸福,然而,文字却跳出了时间的圈子,让人们代代相传,总会散发出愈久弥香的魅力。历史总是让我们目瞪口呆,今天的游人从千里之外、万里之遥不辞辛劳来到阜阳,直奔的就是那个“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的颍州西湖,那个代表了北宋古文领袖的一代文宗欧阳修。在人们的潜意识里,颍州西湖就是欧阳修,欧阳修就是颍州西湖。

 

 

 

 

 

来源: 合肥在线   作者: 张殿兵             编辑: 钱晶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