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文学大师潜山张恨水以笔弯弓胸怀正道

时间:2016-05-18 10:28:29

  

       看云小息长松

  2012年10月,家属和亲人护拥着一代小说大家张恨水先生的骨灰回到家乡,安葬于潜山县博物馆内。四十余年,横跨两个世纪,先生终于入土为安,魂归故里。随骨灰一同下葬的有他最爱看的两千五百余册《四库备要目录》,以及部分遗物和62本《张恨水全集》照片。

  “看云小息长松下,自向渔矶扫绿苔。”苍松翠柏掩映下的张恨水墓园呈现着张恨水先生这句诗的意境,营造出先生与家乡山水相偎相依的诗画氛围。墓园坐北向南,背靠山脉,前有水池,左右环抱。墓园正中间是张先生的铜像,先生端坐在藤椅上,右手拿着一本书,目视远方,在他的身后,正是他梦魂牵绕的天柱山……一切显得简朴、凝重、肃穆。

  2014年7月18日,张恨水纪念馆正式向社会开放。投资520多万元的张恨水纪念馆,建筑面积700平方米,主展厅面积270平方米,是安徽省省唯一的文学纪念馆。“少年才俊”“新闻生涯”“创作成就”“人生情怀”“夕照青山”“故土情结”“传播与研究”七个部分,生动呈现了张恨水跌宕起伏的人生历程,全面展示了他的文学成就,深度挖掘了他的精神思想内涵。氤氲着一派文华的气息。

  张恨水曾写过一首诗:“江南家住碧萝村,村外丛山绿到门。一别早忘猿鹤约,十年犹忆水云痕。”诗中,满怀对家乡美景、亲人的思念,隐约着先生魂归潜山的夙愿。无疑,张恨水先生对家乡潜山是情有独钟的。不消说他青少年时在家乡黄土书屋里创作出第一部长篇小说《青衫泪》,就是他后来写作时常用的笔名“我亦潜山人”“天柱山下人”“天柱峰旧客”“天柱山樵”“程大老板同乡”等等,都打上了家乡山水人文的烙印。他在小说《啼笑因缘》自序中特地落款“潜山张恨水”,在小说《秘密谷》里更是将家乡的天柱山描绘成了一个世外桃源,1941年还在上海《旅行杂志》发表《潜岳引见录》,专门推介天柱山。1955年大病初愈后,先生回到家乡,写了一系列反映安庆变化的散文———尽管先生一生孤蓬万里、辗转南北,但家乡山水时时刻刻都萦绕在他的心头。

  往年的清明节,在潜山县黄岭村的张恨水故乡,周边群众自发为张家祖坟培土、插标、祭扫。自张恨水魂归故里,每年的清明节,人们就自发的前来扫墓、献花,祭拜的人络绎不绝。张恨水纪念馆开发后,参观纪念馆更成了许多家长和孩子们的暑期“作业”。

  天柱山、张恨水,一“山”一“水”,山水相依,呈现出历史文化名城潜山的自然之美和人文之美。有了张恨水,潜山有了人文意义上的高山仰止。

   “未用人间造孽钱”

  张恨水,为中国文坛留下了120多部中长篇小说,相当数量的小品文、诗作以及文艺评论,共计3000多万言。数量之多、流传之广、影响之大,三点兼备者,在中国无人出其右,也为世界文学史所罕见。

  然而,不论生前还是身后,先生都背负着一个“鸳鸯蝴蝶派”的声名。毋庸置疑,先生的早期作品带有某种商品化的倾向,他在《写作生涯回忆》一文很坦率地写道:“我的全家,那时候到北京,我的生活负担很重,老实说,写稿子完全为的是图利,已不是早两年为发表欲而动笔了,所以没什么利可图的话,就鼓不起我的写作兴趣。”先生生逢时艰,出于生活的压力而写作,可以想见。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坚持着“有趣”“有益”的艺术原则,他说:“吾作小说,如何使人愿看吾书,进一步思之,如何使人读吾小说而有益。”即使是言情小说,也寄寓着他深切的人文情怀,以抑恶扬善做为作品的价值取向。潘梓年曾评价张恨水“精进不已”,颇为中肯。为了使自己的创作跟上时代,1934年,他曾特地赴西北考察民风民情,根据当地民众的生活状况创作了两部长篇小说《燕归来》和《小西天》。自后更是紧跟时代,一步步走上了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张恨水先生曾写七绝一首:“蝴蝶鸳鸯派或然?孤军作战廿余年;卖文卖得头将白,未用人间造孽钱!”诗句里,不难读出先生的委屈和苦衷。

  1967年2月15日晨,张恨水读到老舍先生逝世的消息后,脑溢血发作,在北京与世长辞。老舍曾说,“恨水兄是个真正的文人”,“最重气节,最富正义感,最爱惜羽毛”。老舍先生真可谓张恨水的知己。张恨水一生秉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的质朴的人生观,“不假良史之辞”,也不托“飞驰之势”,蒋介石曾拜访过他,张学良曾极力邀他当顾问,周恩来高度赞扬他创作的《八十一梦》,毛泽东建国前后曾三次接见他,所有这些他都婉言谢绝或只字不提,甚至讳莫如深,只一心“经营”着他的文字。先生曾自比“推磨的驴子”, “除了生病或旅行,没有工作,比不吃饭都难受”,友人称他“徽骆驼”。先生的文学成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筑就的金字塔,可谓是“千秋大业成于渐”。

   “国如用我何妨死”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之际,张恨水描写南京大屠杀的小说《大江东去》被列入百部抗战文学名著之中。苏州大学汤哲声教授称,张恨水先生是国家意识最强的作家之一,是我国创作抗战作品最早、最多的作家。

  “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张恨水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愤,高呼“书生顿首高声唤”“国如用我何妨死”!抗战期间,他“以笔弯弓”,投身抗战,坚持“以语言文字,唤醒国人”,创作了30余部中长篇小说及大量的散文、杂文、诗词等,共计八百多万字,构成了一部形象的抗日战争史。

  抗战全面爆发之后,张恨水正在南京办《南京人报》。在这份坚守到南京沦陷前两天才停刊的报纸上,张恨水先生一直宣传抗战。南京沦陷后,张恨水的家乡安徽潜山也成为了抗日的前沿阵地。时年43岁的张恨水,经过了很多社会历练,他甚至想着在家乡和四弟牧野一起成立一个抗日游击队。虽然在向政府申请报备时碰壁,但这支活跃于家乡的民间力量的确与日本人交过几次火。张恨水先生以这支队伍为原型,创作了小说《巷战之夜》。

  1937年12月,《南京人报》停刊后,张恨水带着家眷回到潜山,受家乡的梅城小学校长聂志远的邀请,在梅城小学做了题为《我们一定能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的演讲。演讲中,在分析敌我战况之后,张恨水先生高举拳头,激愤地说:“同学们,我们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一定会打败日寇,收复国土,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1938年,张恨水到重庆加盟《新民报》,主持副刊。他为副刊取了一个名称叫《最后关头》,登稿原则规定:一是抗战故事(包括短篇小说);二是游击区一斑;三是劳苦民众的生活素描;四是不做空谈的人事批评;五是抗战的文章。从这几条原则,可以看出张恨水“坚主抗战”(潘梓年语)的编辑方针。1942年秋,周恩来在重庆接见《新民报》工作人员时说:“同反动派作斗争,可以从正面斗,也可以从侧面斗,我觉得用小说的体裁揭露黑暗势力,就是一个好办法,也不会弄到‘开天窗’,张恨水先生的《八十一梦》,不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吗?!”1944年6月,《新民报》主笔赵超构随中外记者代表团访问延安。毛泽东同志在接见参观团时,特地向赵超构询问了张恨水的近况,并称赞说:“《水浒新传》写得好,梁山泊英雄抗金,我们八路军抗日,像这样的通俗小说配合我们抗战,真是雪中送炭。”

  在潜山,新开放的张恨水纪念馆已经被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张恨水身上体现的伟大的抗战和爱国精神正在当代传扬,正在慢慢的融进家乡人们乃至来自全国的参观者的血液之中,形成爱国爱乡的深沉情感。

  推陈出新的文学品格

  2014年是张恨水先生诞辰120周年,来自全国各地150余名专家齐聚潜山举行纪念活动,其间召开了“张恨水与文化自强”学术研讨会———这是一次集体的缅怀,也是经验诉求。让专家学者最为津津乐道的是,张恨水在新旧文化交替,中外文化涵化的大过渡时代,自觉坚守民族传统文化阵地,以中正平和的心态,充满理性的思维,坚信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自我更新能力,立足传统,借鉴吸收新兴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用毕生的时间和精力致力于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文化,为我国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做出了卓越贡献。他的艺术经验值得深入挖掘、大力弘扬。

  张恨水从小受传统文化的教育和熏陶,具有深厚的国学修养。对待传统文化他不抱残守缺、泥古不化,而是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对待西方文化他不盲目趋新、崇洋媚外,而是不卑不亢、为我所用。张恨水坚信:“作品接近人民的,不管它的品格如何,它自能千古。”他对新文学的朋友大声疾呼:“(我们)度着中国一个遥远的过渡时代……我们所学,未达到我们的企望,我们无疑是肩负两份重担,一份是承接先人的遗产,固有文化,一份是接受西方文明,而这两分重担,必须使它交流从而产生合乎我们祖国翻身中的文艺新‘产品’。”不论生活如何辗转,他每日都得做两个功课:晚上不论工作到多晚,睡前必定要读一两个小时的《四库备要》,早上也必定要读一段时间的英文,他称这是“加油”工作。这样的“加油”一直持续到他逝世的前一天晚上。

  潜山本地也有一批自发研究张恨水的学者,他们中有党政领导、有普通机关职工、有教师,还有退休的老同志。对他们来说,从事张恨水研究都是业余的,没有报酬,甚至没有稿费,但他们乐此不疲———这或许是他们对地域文化传扬的一份责任,同时也是地域文化的一种自然流淌吧。

  作家徐迅在《张恨水家事》里说:“恨水先生是我的同乡前辈。我们老家相距也就二三里路。小时候就有许多有关先生的故事灌进耳朵,‘神童’、‘大书箱’等等,父母也常常拿恨水先生的故事激励我好好读书。我想我与张恨水先生是有缘的,这种缘分不仅是他那种君子不党,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的淡泊自持的性格对我的影响,还有他散文那种冲淡的文风对我的浸润……”作家黄骏骑也在《黄土岭思贤》里深情写道:“在黄土书屋遗址,抚摸着后院墙顽强生长的青藤,我仿佛看到了先生在黄土书屋读书的不倦身影……”在这些文字里,能读出人们对张恨水的敬仰,也能读出文脉的传承和文学的生长。

  (作者系潜山张恨水研究会副秘书长)

来源: 中安在线   作者: 朱显亮             编辑: 钱晶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