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临泉天禄出土记

时间:2016-05-31 10:04:43

  导读:一九八五年二月五日,临泉县艾亭镇腰庄乡(现属于陶老乡)农民在修路时,挖出一件石雕。据考证,此石雕系东汉天禄,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具有极为重要的考古价值,现珍藏于临泉县博物馆,属镇馆之宝。

    天禄石雕出土记

   古往今来,对天禄的记载与诠解颇多,天之福禄至无上也。有帝以此祥而名年号,如辽世宗耶律阮之年号曰天禄;有以此喻供官之俸,如《孟子·万章下》:“弗与共天位也,弗与治天职也,弗与食天禄也”;也有以此喻皇阁、珍食、美酒等不一而祥。更为广传的天禄,系指传说中的一种神兽,属祥瑞图腾之物。古代多雕刻成形以天禄、避邪,谓能祓除不祥,永绥百禄,故称为天禄,或作天鹿,也称“挑拨”、“符拨”,与“天命”和“禄位”有关。颜师古注《急就篇》云:“射鬾、辟邪,皆神兽名”。天禄于辟邪,或有别,或一同。古权贵之族将之置于堂寺祠庙墓前,既有祈护永安之意,亦作升仙之座骑。《后汉书·卷八·孝灵帝纪》:“复修玉堂殿,铸铜人四,黄锺四,及天禄﹑虾蟆,天禄多同辟邪对举”,又西汉东方朔撰《海内十洲记》云:“聚窟州有辟邪天鹿”。一九八五年二月五日,临泉县艾亭镇腰庄乡(现属于陶老乡)农民在修路时,挖出一件石雕。据考证,此石雕系东汉天禄,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具有极为重要的考古价值,现珍藏于临泉县博物馆,属镇馆之宝。此件石雕,质地青石,系整块雕凿而成,四足及尾五连一长方形底板。高117厘米,长182厘米。其状若虎、头类狮,头顶独角,类龙犄状,若驰骏之鬃,力垂而下。昂首眦目,张口利牙,长尾锥地,若嘶啸状。四足遒劲,前张后积,左足在前,足踩小兽,双翼侧晗,似腾跃状。器物线条流畅,纹理清晰,极具神威。

  说起临泉天禄的出土,还真有着难忘的过去,时隔27年,近日,我走访了时任临泉县博物馆馆长冯耀堂先生,他今年已经85岁高龄。那年春节将至,腊月二十八(公历1985年2月17日),冯馆长耀堂先生和往常一样上班。上班后,就抓紧忙活手边的活计,还要考虑春节的值班安排,还想着下午到街上办点年货。转眼就到快下班的时间,时任艾亭区文化站站长张学恩急匆匆来到冯馆长办公室,向冯馆长报告,在艾亭腰庄村,群众修路时挖出一个石雕“四不像”,有真老虎一般大。

  听到张学恩所言的“四不像”,冯耀堂当时尽管存疑难定,但已经预感到将有重要发现。接着,冯耀堂询问了器物的出土地。当时张只讲其概,在艾亭南腰庄村,后经勘定,出土地点在艾亭区公所南3公里,洪河北岸1公里的腰庄村前,距地表80厘米。据石雕出土地西约百米处,原有一座大型砖室墓,当地群众介绍,此墓是1958年破坏,当时出土有陶楼、陶狗、陶灶、铜镜、五铢钱等。

  冯耀堂有着多年的文物管理经验,对考古知识有极深的造诣,对临泉境内的遗址和所有出土的管藏都如数家珍。他知道,艾亭是临泉现境内具有较古老历史的文化古镇,在19世纪70年代初,在艾亭境内的洪河(古称大汝河)北岸就出土过楚金币50块、陈爰8块等,还有很多战国至两汉的陶器、铜器等,境内多处秦汉遗址。据考证,艾亭曾于南朝梁置财丘郡,也是古代尧州治所地。

  冯先生在做好记录、送走张学恩后,心情急切而不安,当时的交通、通讯条件很差,艾亭距县城有百余里,贸然自行必有不利,如不能将文物顺然带回,则遗患难测。而又时至年关,困难不言而喻。慎重见,冯先生想到了县政府办公室王国兴主任,请求其援助。下午两点半,冯先生找到了王主任并报告了石雕发现的情由。王主任当时也很为难,手指一下室内的大葱和白菜等,对冯先生说:我准备一会回老家过年呢,家人在等我把年货带回家。当时的岁月,年货应在祭灶前备齐,不像现在市场繁荣,都是现成的,买之即可。

  二人一番交流,王主任决定推迟回家一同前往,随即安排冯先生联系教育局的130小型货车。冯先生未敢停留直奔教育局,刚到大门口,巧遇车下乡刚回,稍慢即刻,开车的老于就要回家过年。冯先生就拦住老于说:政府办王主任有急事要你开车过去。尽管老于有点不愿意,但也不敢不从。

  车载着王冯二人从临泉出发已经近四点。一路颠簸,绕过区公所,直奔出土地。此时天已降幕,炊烟泛起,零星的炮竹声响和着油锅煎炸的清香,年味愈浓催人急。

  下车后,有好奇者上前相问,闻过事由,皆言不知。冯先生连问几个村人,少时,村人皆回自家以窗窥之,无人复上前。天即夜幕,询及无果,归心似箭,王于催返,冯志弥坚。

  无奈,三人自沿新修之路巡查,路旁新栽之树皆被白灰涂裹,在村头将近之处现一白物,近观乃一巨物被白灰粉白,拂去白灰露青色。三人激动不已,然因物巨而不及,村旁寥落无人相助。王曰:今天已晚,咱先回去,明日复来,行否?冯立臀其上,回曰:你们走,我就在此等。王、于见拗不过,便令于师傅开车回区所搬援兵,两刻钟,时任副区长朱凤翔到了现场。

  朱区长大嗓门喊了村里的干部,不时就聚来十几名壮汉,肩扛棍抬,石雕顺然上车。后来知道,村人极不愿此物迁移,认为此物能兆本村吉祥,不是政府出面,实难得助。事毕,朱问冯,囊中几何?对曰:仅一百二十余。朱臂一挥曰,尽付之。返城已至深夜子时,次日,冯亲去石雕之白灰,其祥瑞神武之形遂现于众。

  天禄石雕的汉代艺术风格  

       1994年6月10日,国家文物局会同故宫博物院二十余名专家来阜文物鉴定,专家组由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中国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杨伯达领队。当这个文物呈于专家时,皆被震撼,据专家鉴定,此物属东汉天禄,出土同期的天禄全国仅四件,尤为珍贵,且此物最早、保存最完整。

  从各地出土的天禄比较,汉代雕刻的天禄、辟邪,在审美情趣,艺术风格,造型特点,表现方法,雕刻技法等方面,虽然都一脉相承地体现了“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的风格,但先后之间尚有些微或较大的差异:即东汉孝安帝(公元94-125年)时期及其以前的天禄、辟邪,写实古朴,浑厚凝重,背及两翼均较平直,在整体造型上往往无超越现实生活的装饰。临泉出土和洛阳孙旗屯出土的石雕几乎没有差异,可以断定为同一时期石雕。

  艺术发展的规律,往往是由简及繁,由实到虚,由具体到抽象,由形似到神似。临泉、伊川彭婆、孟津三地出土的石辟邪,尽管都没有纪年,但从艺术风格来看,显然有先后承袭关系。即由前者写实的狮头、平直或上翘的羽毛,发展到后者夸张的狮头,卷翘的两翼;由前者脊背两侧各有一条长带,发展到后者脊背两侧奔放的卷云纹;由前者挺直的长颈,发展到后者向后倾斜的长颈;由前者小幅度S型弯曲平滑的体躯,发展到后者大幅度S形弯曲粗狂的体躯等等。

  临泉与古蔡国历史渊源

  历史往往给人以无尽的思辨,临泉出土东汉天禄,足以说明临泉历史的久远与厚重。天禄通常以成对的形式出现,遗憾的是另一只天禄现居何处?其主人又会是何许人也?蝶迷重重。从秦汉礼制上看,结合国内对已经出土的墓室能配此天禄者,必是帝王诸侯。据《正德颍州志》和《新蔡县志》记载,艾亭之地在秦汉等较长时期隶属蔡国,新蔡古国之域在方圆百里之外。艾亭及周边的吕寨、陶老、宋集、杨小街等和西北的庙岔、姜寨、瓦店、迎仙、关庙、鲖城等都在其内。1992年在古运河北岸杨集乡的杨营村出土了一枚“蔡侯行邑大夫玺”官印。此玺出土地据新蔡25公里(距天禄出土北15公里处),据考证此玺为战国官印。1992年在艾亭出土的“秦量诏版”其最后就有“新蔡斗”三个字,秦统一六国实行“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统一了度量衡,大量的文物实证了临泉与蔡国的历史渊源。

  从古蔡国的演变来分析:《史记·管蔡世家》这样记述:“武王既克殷纣,平天下,封功臣昆弟。于是封叔鲜于管,封叔度于蔡。”三监之乱后,周公“放蔡叔,迁之,与车十乘,徙七十人从……蔡叔度既迁而死。其子曰胡,胡乃改行,率德驯兽……于是周公言于成王,复封胡于蔡,以奉蔡叔之祀,是为蔡仲。”此为蔡国二度受封,其都邑迁往今河南省上蔡县。公元前531年,楚灭蔡,三年后(前529年)楚平王为了报答蔡人派兵相助之功,以及稳定政治局势,争取中原诸侯的承认,就找到了蔡景侯的少子庐归国,立为蔡平侯。同时复国的,还有陈、许、胡、沈等国。《左传·昭公十三年》对此作了详细记载:”楚之灭蔡也,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焉。平王即位,既封陈、蔡,而皆复之……”蔡平侯复国,并迁都吕亭(此处距艾亭约20公里),为了有别于以前的蔡国,取名曰新蔡(今河南新蔡)。

  可以推测:这只在艾亭出土的东汉天禄应该是东汉时期蔡国的某位君主或王侯墓葬的守护神。石雕出土附近的古汉墓被严重破坏,给后世的考证工作带来了无尽的遗憾。几千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沈国、蔡国在我国历史长河中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临泉作为沈蔡故地,它的每一寸土地都有一部沉甸甸的历史,都有可能埋藏着惊人的秘密。方家和文史爱好者如果能进一步去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将是具有历史考古意义的。

来源: 安徽省文物局   作者: 张少山             编辑: 钱晶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