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岁月回眸岁月要闻

宜城光阴忆事 走出花亭湖

时间:2016-06-23 17:11:00

  

    花亭湖睡在自己的雾里。在鸟儿的鸣叫和鱼儿的跳跃声里,它依然静静地躺着,似乎还没醒来。在这夏天的早晨,湖和人一样,都有着赖床的习惯。

  少年来了,把缰绳绕在牛角上,左一圈右一圈,扎好,在牛的屁股上一拍,牛便悠然地走开。他用手碗成喇叭状,对着湖心大喊一声,哦--,声音跌进湖面的雾里,好久,才有回声从雾里传回来,哦--,哦--,湖这时才真的醒了。

  少年喜欢看着湖面的雾出神。雾并不浓,在湖面上袅袅地升腾着,缓缓地游移着,丝丝缕缕的,像是湖里长出的藤状植物。雾的分布不像庄稼那般均匀,这里密一些,那里疏一些,在离岸不远的地方,甚至空出一大块,露出碧蓝的湖水,原来,雾,也是有窟窿的。不一会,就有雾飘过去,把那一块空的地方填满了,但其他地方又有窟窿了,窟窿越来越大,越来越多。雾,慢慢地散了。

  有小船从彭家岭的山坳里转出来。女的花布褂子,背对船头坐着,男的穿着白色的短衫,一下一下地划着桨。桨的每一下都划在山的倒影里,船便在山腰上,在白云里穿行着。小船也有倒影,清晰地映在湖面上,伴着倒影的,还有吱呀的桨声和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小船不紧不慢的,一盏茶的工夫,转过蜈蚣山嘴,不见了,桨声也听不到了。

  少年开始挖野菜。毛蒿、黄花菜是喂猪的,放在筐子的一头,马齿苋是人吃的,放在另一头。家里的田地基本都淹在湖水里,要填饱一家人的胃,每一餐都必须有野菜掺着。筐子终于满了,拎在手上,很沉。少年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唤了,他望望湖对面的程家竹林,炊烟还在那户人家的屋顶上飘着,吃饭的时间还早呢。

  从地上捡起一个破瓦片,少年侧着身子,一使劲,瓦片在湖面上蹦蹦跳跳的,打起一串白亮亮的水花。一个,两个……,有八个水花呢。瓦片在水上跳动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沉下去了。瓦片沉下去的地方,本应是少年的家。那时,这里是大片的田地,有终年流淌的罗溪河,有稠密的人烟,有旱涝保收的庄稼,后来,修起这座人工湖,所有的人家都搬了,有的迁到外地,有的迁到山上,如今,少年能看到的,只有这蓝得没有尽头的湖水,和湖边这些遍地的瓦砾。

  在少年的眼里,花亭湖再美的风景,也是没有吸引力的。他喜欢的只有两样,一是玩,没头没脑的玩,一是吃,白米饭没有限量,能把肚子撑得饱饱的,真正的吃。

  丢了十几个瓦片,少年兴味索然,没有其他小伙伴的参与,再好的游戏也没什么意思。他的目光越过湖对面的山顶,望着山那边悠悠飘着的白云。山的那边,是什么呢?还是山吗?山让少年很累,小小的心里有了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大人说,再翻过几座山就是畈,畈上的田多得望不到边,大块大块的,都连在一起,那里的人,餐餐吃的都是白花花的米饭,不掺菜的。少年痴痴地想,畈上的人真幸福啊。

  少年终于有机会去花亭湖以外的世界。那个春天,父亲说,我带你去看看畈吧。少年一脸的兴奋,他从父母的谈话里,知道父亲要去找的是畈上的一位朋友。父亲扛着一棵近两尺围的杉树,出发了,他拎着布袋子,紧紧地跟在后边,袋子里是他们路上充饥的,蒸熟的山芋。当所有山芋的能量全部消耗完了的时候,他终于站在了最后一座山梁上。他望见梦中的平原了。平原无边无际,绿油油的秧苗无边无际,排列整齐的绿化树,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身后的太阳开始落下去,而他心中的太阳正缓缓地升起。

  父亲结交的朋友并没有他们想像中的热情。去年冬天,他在少年家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那天晚上,一家人在油灯下为他剪萝卜,少年的虎口被剪刀磨出了血泡,想偷懒,母亲说,多剪一些吧,明年开春,我们可以到他家去借稻子。少年全家出动,帮他把几麻袋萝卜运到湖边的帆船上时,那人笑吟吟地邀请少年到他家去玩。现在,那人的笑却没有挂在脸上,更没有像去年那样,亲热地摸着少年的头。

  第二天回到湖边的家,也是太阳落山的时候。母亲早就在屋前的路口等候,看到父亲走路时轻松的样子,她的眼里明显有些失望。迫不及待地打开父亲挑回来的袋子,烂谷子的味道弥漫开来,少年看到了她突然间控制不住的泪水。少年转过头去,母亲的泪水让他心疼。

  父亲抚摸着少年的头,叹了一口气,要吃饱饭,就要走出花亭湖,发狠念书吧。少年本来是不喜欢念书的,但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眼泪,却让他下定了某种决心。

  在一个秋天,少年走进了大学,他对自己说,我终于走出花亭湖了。其实,那时的花亭湖已告别了缺粮的时代,连最困难的人家也不再缺吃少穿,但他走出花亭湖,却是因为饥饿,因为那个简单得只想吃饱肚子的梦想。

  走出花亭湖的日子,少年青春张扬的脸上,写的全是得意与轻狂,在他的身上,很难再找到花亭湖的影子。他的心里,花亭湖似乎慢慢淡了。不是那一次生病,他以为自己已经把花亭湖彻底遗忘。病中,他恍恍忽忽的,全是在花亭湖边砍柴,在花亭湖上打渔的场景,和他一起的小伙伴,一个个都面容清晰,活泼生动。原来,十几年的成长,他已把根触扎在了花亭湖的边边角角,而花亭湖,也把自己的印记烙在了他心的最深处。他永远都是花亭湖的孩子。

  今天,少年已是微腆着肚子的中年了。站在西风洞的望湖亭里,他向下凝望的姿势一动不动,把自己站成了风中的一尊雕塑。山依然是那么绿,水依然是那么蓝,花亭湖静静地泊在那里,像一片安静的树叶,阳光下的退水线,闪着亮色,为“树叶”镶着金色的花边。他的手指向罗溪河方向,对前来采风的作家说,我的老家就在那个湖汊里。作家一脸羡慕,在这么美丽的地方长大,你的童年一定非常幸福吧?他本想摇头的,却咧嘴笑了,似乎童年的快乐,全都洋溢在他深深浅浅的皱纹里。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章顺国             编辑:钱晶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