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欧阳修太守宴——古代的绿色环保饮食文化

时间:2016-08-25 12:47:00

  导读:北宋文学大家欧阳修在传世名篇《醉翁亭记》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述:“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

  当吃饭之于人类不再是“果腹”、“解馋”的时候,人们惊奇地发现,现代人已经推翻了老祖宗追求了几千年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大家更渴望吃得健康、环保,换句话说,吃饭也要“原生态”。而实际上早在宋代,安徽滁州地区就盛行着绿色环保的饮食文化——太守宴。

  欧阳修与“太守宴”

  说到“太守宴”,我们不得不把历史的书卷翻回到960多年前……

  宋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十月,因受奸臣污陷,欧阳修被贬出京城,他轻车简从携家小翻山越岭来到滁州,就任知州。当时的滁州还是“老爷打板子,四门都听见”的弹丸之地、贫困山区。大才子欧阳修被贬至此,肯定是满腹的不满和怨气,但面对山水田园、幽谷花草,欧阳修似乎找到了自己最好的精神寄托。在知滁期间,欧阳修施政宽仁淳厚,简政轻松,没过多久,就把滁州治理得境泰民安、丰稔大有。

  特别是位于滁州西南的琅琊山,更是引得欧阳修慕名前往。这一日,欧阳修带着两个亲随直奔琅琊山而去。山行六七里,路两边古树参天,松柏翠绿,百鸟欢鸣。一阵凉风夹带着松柏的芳香扑面而来,欧阳修深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林壑尤美,蔚然而深秀,好去处,好去处!”

  当欧阳修等人行至琅琊山脚下,举目望去,山腰间月洞形山门上书“琅琊胜境”四个大字,钟声悠扬,隐约能听到诵经之声。原来琅琊山上有一座琅琊寺,琅琊寺依山而建,殿堂隐没在绿树之间碧水之中,引人入胜。欧阳修随从跑到寺里,向看门的小和尚通报了新任知州大老爷欧阳修已至,要住持出来迎接。小和尚慌忙报告住持智仙和尚,智仙听后心里道:来就来了,何须迎接?这新来的大老爷要摆谱罢了。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智仙还是出来。

  当智仙来到院中,欧阳修已进寺院大门,并无前呼后拥、鸣锣开道、八抬大轿之势,只是带一老一少两个随从,智仙和尚隐约觉出这位新来的知州和其他官老爷不一样。而随后的交谈,才华横溢的欧阳修让颇通文史的智仙和尚顿生敬意和好感,二人自从成为至交。

  得此佳境和良友,欧阳修政余常携文友雅僚游山赏景,也常与宾朋在琅琊寺用餐,一批文友相聚少不了酒与诗文,酒至酣时文到兴处也少不了大呼小叫,无意中搅得佛堂不得清静。智仙苦思冥想,得出一两全齐美的办法,寺里出资在离寺六七里外择一佳地建造一亭,欧阳修为此亭作记,并取名为“醉翁亭”。

  从此,醉翁亭便成了欧阳修与各地来滁看望他的文友雅僚常常聚集之处。宾主溪涧逮鱼摸虾捉山蟹、山上林中射鸟射兔及采摘满山的野果野蔌,或就地烹煮或借炊山野人家,大家围席而坐,推杯换盏,吟诗作对,好不热闹。

  欧阳修与众宾宴乐,食的是山肴野蔌,饮的是甘冽酿泉,并作出千古绝篇《醉翁亭记》。欧阳修点化了琅琊的一丘一壑、一泉一石,使原来平淡无奇的山川水域寄情遍野,流溢出神奇的魅力和动人心扉的传说。在《醉翁亭记》中有一段生动地记述:“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

  文中“太守宴也”原指的是太守宴请宾朋,但这之后的人为追寻当年太守在山林中、小溪边宴请宾朋时的那种雅兴,于是常用山林中随处可得的山肴野蔌招待客人,并称为“太守宴”。久而久之,“太守宴”就闻名天下了。

  “太守宴”菜名文化底蕴厚

  太守宴的核心在于一个“意”字,即诚意、意境。她以自然心境的舒松、宾主情感的真挚为主题,以天然绿色、健康烹制为基调,用山肴野蔌烹饪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加上饱含饮食文化底蕴的菜名以及一个个生动的小故事,听之便使人垂涎欲滴。

  在“太守宴”中有一道菜,名叫“宝应遗爱”,她的得名还有一段故事。

  那日,智仙和尚在琅琊寺内宴请欧阳修。满桌的鸡、鸭、鹅、鱼、肉令欧阳修十分不悦,心想:这些出家人也真够俗的。智仙见欧阳修脸色不对,于是笑着说:“大人,出家人不杀生,这是特意为您安排的素食宴。”欧阳修一听是素食宴,再细看那鸡、鸭、鹅,只只都是整的,烤得是油光闪亮,通体滴油,炖得是白白嫩嫩,烧得是色、香、味、形俱全。怎么看还是有点纳闷,再看那鸡、鸭、鹅的眼睛如同真的一般乌黑闪亮。欧阳修看出了门道,嘴角稍稍上挑,他用筷子夹了一只鸡眼,细看,“嘿嘿”笑出声,原来是黑豆做成的,而席中主料全是豆腐制品,欧阳修食欲大增。

  席间,智仙又跟欧阳修介绍起素食宴的制作:唐李幼卿久居淮南,喜食豆制品,法琛方丈建宝应寺(琅琊寺建于唐代大历年间,唐代宗赐名“宝应寺”,后因山名相沿习惯称为“琅琊寺”)时许多素食的做法还是从李刺史那里学来的呢。当时周围几百里大都知道宝应寺素食美味独特。”欧阳修听到此,感叹地说:“虽然宝应寺已改名,但过去优秀的东西都留了下来,包括这……”欧阳修夹了一小块青菜烧豆腐,嫩、滑、香,但不油腻,又说:“实乃宝应遗爱也。”正端菜上来的一个小和尚高兴地插嘴说:“大人为青菜烧豆腐起了个美名!宝应遗爱,好名!”智仙嫌端菜的小和尚多嘴,小和尚很知趣,低头正欲退出,欧阳修笑笑说:“这位小师傅说得对,这青菜烧豆腐谁家都有,味大体相同,但唯有您这味好,因为它注入了情意。”智仙见欧阳修这么说很高兴,就顺水推舟地来了句:“宝应遗爱,好名!这可是大人点化了这道素菜。”从那以后,在滁州一带老百姓都喜欢做青菜烧豆腐,入寺敬香的人,只要在琅琊寺用餐,大都点这道菜。“宝应遗爱”这道菜名也就被一代代传了下来。

  除了“宝应遗爱”,在太守宴中还有两道名为“鸣声上下”与“醉翁雅意”的菜也有出处。

  这一日,欧阳修与几位文友进山游玩。众宾中多是初来,为欧阳修绘声绘色的描述而陶醉,不知不觉中天色已近午时。

  一行人游至丰山脚下,在一片林中小憩,站立身后的衙役们已是腹中鸣响,他们见欧阳修和客人仍谈诗论文,且雅兴正浓,不便随意打搅。几人一番议论后,让其中一个小厮设法提示一下大人。这小厮平时机灵过人,还是位有着“百步穿杨”功夫的神射手。只见他悄悄来到欧阳修身后,轻轻碰碰其肩,欧阳修转过头来。小厮微微笑着,一声不吭,用手指指天,又指指肚子,欧阳修会意。此时,树上传来一阵“咕咕”的斑鸠叫声。于是,欧阳修抬手指指树上,又指指小厮肩头的弓箭。小厮立即退下带领几个衙役钻入林中。稍许,文者采得许多地皮菜,武者只射得几只麻雀、斑鸠等。

  山凹处有一人家,衙役们借得灶台碗盆,不一会已是满屋飘香了。因射得鸟雀不多,碗盆也不够,不能分而烹食,只好将大大小小几只鸟雀一锅烩食,岂料味特美,大有“无心插柳柳成阴”之感。欧阳修十分高兴,众文友也是赞不绝口。有人笑着说,得给这道菜起个名子,一文友随口背《醉翁亭记》中“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大家随即附和道:“鸣声上下,好”。又有人指着“干椒炒地皮菜”说也给这道菜取个名子吧。大家在思索。欧阳修笑着说:“虽是些山肴野蔌,但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哟。”有人随口道:“这道菜就叫‘醉翁雅意’如何?”大家鼓掌赞同。

  千年“太守宴”,留下诸多谜

  听着优美的传说,我们似乎看到了满桌的“太守宴”,垂涎欲滴。但当地人士告诉我们,虽然被赋予了深厚的文史与民俗内涵以及健康饮食的烙印,但这个由欧阳修亲手打造的“太守宴”却因种种原因现已失传了。而且,关于“太守宴”的菜谱也是一个谜:欧阳修当年到底吃了哪些东西?主料都是什么?具体做法又如何?我们无法掌握确切资料,仅能从《醉翁亭记》的只言片语以及当地民间传说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如今尘世的喧嚣,让人们愈发强烈地追求返朴归真、原汁原味的生活真谛,纯净新鲜、绿色环保的健康理念则正是这种态度使然,而被人们遗忘的“太守宴”似乎正是如今大家苦苦追求的饮食观念。

  但让我们欣喜的是,如今醉翁亭所在地安徽省滁州市组织专家学者,对“太守宴”进行了编排复原,计划将千年前的饮食文化再现给世人。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子健 武佩河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