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石台籍明代名臣毕锵廉政录

时间:2016-10-10 11:19:00

   【名臣简介】

  毕锵(1517~1608),字廷鸣,号松坡,明代石埭七都(今石台县河口乡)人。

  毕锵自幼好学,喜读《春秋》,通览诸子百家,不唯一家之言。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中举人,翌年中进士,名列第五,授刑部主事。嗣后曾任户部郎中、浙江按察司提学副使、广西布政司右参政、按察使、浙江布政司右布政使、湖广布政司左布政使。穆宗即位(1567年)召毕锵回京任太仆寺卿,不久任应天府尹。此时毕锵与江南巡抚海瑞等人一起在江南积极改革赋役制度,推行一条鞭法,实行量地计丁,丁粮全部交官,官府一年所需的力役,由官府佥募,付给工食费,其它杂税土贡也与税粮混为一条,计亩征银,由官府折办。海瑞赏识毕锵才能,推荐他担任南京户部右侍郎。后又相继任刑部侍郎、户部左侍郎、总督仓场等职。不久升任为南京户部尚书。

  万历初年(1573年),政治家张居正担任首辅,毕锵因与张居正政见不合,为避风险上书神宗,极力求退,辞去官职,回到故里。万历十年,张居正死后,毕锵重新入朝,先后任南京工部尚书、吏部尚书、北京户部尚书。其间,他上疏痛陈时弊,提出除弊布利九条:“节财力、核边费、停召买、定催征、清滥冗、正风俗、戒纷更、崇道德、尚俭勤”。

  万历十四年,毕锵年老多病虚弱不堪,请求“致仕”,神宗初不许,后一日上朝,毕锵忽然失足跌倒,遂又再次上疏乞休,“上知意不可夺,从其请”。他回故里后,神宗仍不时征询他对朝政的意见。《毕氏宗谱》载毕锵回归后“二十余载,以恭让节俭表正乡闾”,置义馆、布仓廪,“赙不举之丧,掩不葬之骼”。

  万历二十四年五月初五日,毕锵八十寿辰,为他撰写寿文和前往祝寿的有南京锦衣卫掌卫梅应魁叔侄、广东布政司左布政使郎中施晓臣、池州知府张晓文、同知傅国材、通判吴嘉宾、推官王纪国、石埭知县陆养浩等官员达数十人之多。万历三十年神宗下诏“加毕锵为太子太保,命有司存问于家”。至万历三十九年七月初七日,即毕锵死后三年,明神宗下诏遣使者赴石埭悼念他。诏书中有“尽瘁半生,绰有伟绩”的赞誉并赠太子太保,谥恭介。史书称他“齿德并优,名声俱泰”。著有《偃生集》传世。

  【毕锵轶事】

  山蜡烛

  有一年,石台发生大水灾。老百姓的日子,真是水深火热,没法过。在这样的大灾年份,官府的赋税徭役,又还一点不能少。毕锵告假回家,体察乡情,见此情景,真是心焦如焚!乡亲们日子是苦不堪言,但毕锵又不好在地方官面前说,把石台当年的赋税给免了。因为那样做,人家会说闲话的。再说,官场险恶,要是有人在背后参他一本,他又如何担待得起?乡亲的困难要解决,自己的嫌疑要回避,两者兼顾,计将安出呢?毕锵心事重重地回京了。

  时值皇上的寿诞之日,文武百官,纷纷将自己平时所得到的金银珠宝、玉器珍玩,乃至山珍海味、名贵特产,争先恐后地晋献给皇上。轮到毕锵,只见他双膝跪地,将所献礼品双手托起,举过头顶,连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嘉靖皇帝催促说:“毕爱卿快快平身,别卖关子了,把你那礼品打开,让朕早睹为快,看看能否和‘一品锅’媲美!”毕锵一声“遵旨”,便三下五除二地解开红绸丝带,打开黄绫包裹——竟是几把芒花帚把和一捆松明!顿时,金銮殿里静寂如水,满朝文武,一个个眼睛瞪得铜铃大,惊愕得张开嘴巴半天合不拢;就是嘉靖皇帝本人,也同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半晌,毕锵方才诚惶诚恐而又郑重其事地说:“请陛下御览。”

  嘉靖皇帝疑虑重重地反诘:“毕爱卿,你这不是在戏弄寡人吧?”毕锵沉着应对:“岂敢!若陛下竟有此误会,不妨容臣如实奏来:这芒花帚把,俗名‘满天飞’,满天飞者,皇恩浩荡也;这松明又叫‘山蜡烛’,是臣家乡父老乡亲黑夜照明的常用之物。照亮黑夜的是山蜡烛,照亮百姓日子的是皇上的圣明啊!这两种礼物结合起来说的意思就是:圣明天纵贯日月,皇恩浩荡满天飞。这是臣家乡父老乡亲敬献给皇上寿诞之日的寿联啊!”

  嘉靖听后,眉头始舒,龙颜渐悦。他继续追问毕锵:“毕爱卿,你家乡父老乡亲的这番心意,朕领了。只是,你今日如此作派,必有隐情在其中,据实奏来!”毕锵见时机已到,仿佛“遇赦”一般,递上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灾情奏折。嘉靖皇帝接过奏折,浏览一遍,不免心情沉重起来:“毕爱卿家乡,地处穷乡僻壤,一向地瘠民贫;今年又遇上特大水灾,雪上加霜,穷困益甚。尚有哪位爱卿之家乡,也如毕爱卿家乡遭灾穷困的?如有,快快奏来。”

  满堂文武,一阵悚然,但没有第二个人递上类似的奏折。或许,除了毕锵以外,谁也没有这个胆子,在皇上高兴的时节,呈上“扫兴”的奏折……

  片刻的沉寂之后,皇上接开金口:“所喜其他爱卿家乡物阜民丰,乐业安居,俾朕无虞。扶危济困,救民水火,乃治国安邦的根本。朕特许毕爱卿家乡石台县,赋税徭役全免,以济时艰,庶恤民贫!”毕锵终于松了一口气,再次跪倒在地:“谢主龙恩!”

  从那以后,“山蜡烛”和“满天飞”的故事,就流传开来。

  “衣锦”还乡

  毕锵年老多病,身体羸弱,多次上疏告老还乡,都不得神宗皇帝的恩准。一日上朝,毕锵偶然失足跌倒,因此再次上疏“乞休”,皇上“知意不可夺,从其请”,于是毕锵得以辞仕回石台老家。这年他七十岁。

  毕锵从二十七岁中进士算起,前后在官场打拼四十多年。按一般人的眼光,应当是个富得流油的大官僚,金银珠宝虽说不上不计其数,可要是没个十担八担挑回家,怕是人家也不肯信啊!

  不料,毕锵还就在这个如何回家的问题上犯了难:轻装简从回故里,没法在父老乡亲面前表示皇帝对自己的恩宠;现时现刻要弄个“满载而归”,且不说仓促间榨取无门,也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如何解决这“一贯性格”和“临时需要”之间的矛盾呢?

  得知毕锵即将回乡的消息,乡亲们便扶老携幼、三三两两走出家门,拥向村口,迎接毕大人。只见风尘仆仆的毕大人一行,除了自己的家人外,还有从京到省、到府、到县各级送行的官员一大溜儿,后面还跟着八个“大抬子”——由十六个壮汉抬着八只漆得油光锃亮、铜饰包拐镶口的大箱子,沉甸甸、颤悠悠,真个是“衣锦还乡,满载而归”啊!

  到家后,毕锵也不打开这八只大箱子,只待议论平息之后,他才让毕夫人亲手把箱中之物取出扔掉:原来全是断砖碎瓦!

  毕锵以断砖碎瓦当金银珠宝的事,很快就传开了,一直传到神宗皇帝耳朵里。皇帝大为诧异,估摸不透毕爱卿又在玩什么鲜点子,于是直派内府官员来打探。毕锵夫妇付内府官员密书一封,请他面呈皇上。神宗皇帝看过这封亲笔信后,方知内情。密书大意为:

  为臣在朝,深蒙皇上信任,恩宠有加,朝野尽知,今既谢官归里,若是过于寒碜,则难免有失陛下皇家的体面,好事者必出微词:一代宠臣,还乡之日,亦不过尔尔,无助于示皇家恩德于天下;若是为臣平素以权谋利,赚得宦囊丰盈,满载而归,则又无以励廉戒贪,整肃吏治。臣左思右想,为两全其美计,只得出此庸策:既在父老乡亲面前得了体面,又恪守了老臣终身为官清白的初衷……神宗皇帝还没有读完,就情不自禁地一拍御座,高声大叫道:“好一个毕爱卿啊,你为何要老呢?”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