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繁昌窑遗址:千年瓷韵

时间:2017-01-04 11:44:00

  繁昌窑柯家村遗址

  繁昌窑瓷石的开采地

  繁昌窑遗址位于繁昌县城南郊约1公里的箬帽尖和锥子山北坡,是五代——北宋时期一处专烧青白瓷的大型古窑遗址。柯家村遗址是繁昌窑的主要集中地,龙窑均依坡而建,坡下为废弃匣钵、瓷片堆积场,分布范围40多万平方米。繁昌窑创烧于五代,兴盛于北宋早、中期,北宋中期之后逐渐衰落。繁昌窑主要烧制青白瓷,采取一钵一器仰烧法,早期有过支钉烧造的过程。繁昌窑遗址于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繁昌窑的发现是幸运的

  繁昌窑的发现,有一人不能不提,他就是葛召棠——一位曾经参与审判“南京大屠杀”元凶日军中将谷寿夫的大法官。新中国成立后,葛召棠进入安徽省博物馆工作,从此与文物结下不解之缘。葛召棠经常回到故乡繁昌县进行田野考察,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未解之谜:他年幼时就发现,家乡柯家村一带许多的山坡上,到处可以看见碎瓷片。

  熟谙繁昌历史的葛召棠从未见过有关繁昌当地生产陶瓷的记载,而山坡上大量的古瓷片堆积显然不是在短时间里形成的。1954年,葛召棠以皖南文物征集、调查为契机,对繁昌窑进行了正式调查,在柯家村首次发现并确认了北宋时期的千年窑址。他还将搜集到的繁昌窑标本带到安徽省博物馆请专家鉴定。由此,初步确立了繁昌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的学术地位。可以讲,繁昌窑幸运地遇到了葛召棠。

  据繁昌县文物管理局局长徐繁介绍,繁昌窑包括了柯家村窑、骆冲窑、姚冲窑、半边窑等,它的中心区域位于柯家村一带,柯家村至少有20座龙窑。在2002年的发掘中,就曾出土了大量精美瓷器标本。在今年5月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同样有不少发现。陆续出土的器型包括碗、盏、碟、盘、温碗、执壶、香炉、瓷砚台、瓷塑小动物、粉盒、水盂等,其中相对完整可以修复的大约有160多件。

  作为繁昌窑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柯家村遗址目前已主动发掘了两座龙窑,即1号窑和2号窑。这两座龙窑结构大致相同,始烧时代大致相当,曾共同使用了位于窑炉下方的作坊区。据繁昌县博物馆副馆长汪发志介绍,根据元明时期龙泉窑的有关记载,长100米的龙窑可烧制碗盏类瓷器约10万件,而正在发掘的2号窑长度达36.4米,所以,仅2号窑一座龙窑每次烧制的瓷器就可达3万余件。如此长的龙窑,对窑内温度的控制(高达1000℃)、瓷胚的摆放等都有很高的技术要求,从目前出土的瓷器实物来看,繁昌窑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握这些技术了。

  繁昌窑是一处宝藏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恰逢考古部门对2号龙窑附近的匣钵堆积层进行发掘。在烧制陶瓷器过程中,为防止窑渣、落灰等对坯体、釉面的破坏及污损,将陶瓷器和坯体放置在耐火材料制成的容器中焙烧,这种容器就是匣钵。站在高高的匣钵堆积层前,看着大量的匣钵堆积如山,不由让人从心灵深处产生震撼。发掘现场附近的村子地貌也很特别,随处可见凸起的土包。徐繁告诉记者,这些土包都是匣钵堆积而成,我们称之为窑包。整个村子大概有近二十个这样的窑包。由于匣钵质地坚硬,不易腐烂,所以许多村民都用它来作为房舍的建材。

  根据发掘出土的部分瓷器标本、遗址周围窑工墓出土的瓷器特点推断,繁昌窑烧造年代当不晚于五代。在同时代的南方古瓷窑遗址,这座龙窑窑炉保存程度的完整是非常少见的。柯家村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对于研究繁昌窑及青白瓷的生产、外销等一系列古代陶瓷史上的重要学术问题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汪志发说,繁昌窑的产品不仅流行于当时的上流社会,在民间亦广受欢迎,其主要售销区域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并可能远销海外。在柯家村龙窑遗址的南侧,裸露着一块黄白色的悬壁,平地形成了一个凹弧形的广场,险壁高达数仞。徐繁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当年制瓷原料——瓷石的开采现场。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对繁昌窑的认识还仅限于一个民窑,随着繁昌窑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世人对其的认识和定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2002年9月—11月,柯家冲窑遗址上发现了一座斜长56.4米的龙窑,也被称为繁昌柯家冲1号龙窑。据《芜湖风光揽胜》一书记载:“2003年1月,来自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故宫博物院、中国文物研究所等单位20多名考古专家和陶瓷专家对‘龙窑’及其出土瓷器遗物进行了集体论证,一致认为:繁昌窑是长江下游惟一专烧青白瓷的大型古瓷窑遗址……全国现在能确定是北宋早期的瓷窑,就这一座,相当宝贵。”此时,对繁昌窑的定位已经上升至国家级层面。

  2013年10月,在距1号龙窑仅30米处又发现一座龙窑,被称为2号龙窑。2号龙窑的现身,进一步丰富了繁昌窑的文化内涵,龙窑的发掘对研究、探索繁昌窑生产布局、组织管理等窑业形态问题具有重要意义,也坐实了繁昌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的地位。

  繁昌窑还有许多未解之谜

  繁昌窑在历史上存在的时间相对并不算长,加上年代久远,发现又迟,所以至今,仍有许多未解之谜。

  繁昌窑为何昙花一现?对此,徐繁综合诸多方面的考证,推测为三点:其一、当地高质量的瓷土枯竭。有限的瓷土资源,使瓷器烧制成为无米之炊,并最终消失在荒山厚土之中。其二、江西景德镇瓷器的后来居上,由于景德镇所产瓷土质量更佳、蕴藏更为丰富,它对繁昌窑产生了直接的市场冲击。其三、北宋后期,繁昌一带曾发生过多次大规模的战争,这也可能是繁昌窑沉寂的一个重要原因。徐繁也坦言,这些也只是推断,还缺少相关文献、实物的佐证。

  此外,繁昌窑与宣州窑的关系、南唐二主墓上出土的瓷器是否确为繁昌窑所产、繁昌窑生产的数以万计瓷器是如何运输出去、又都通过怎样的路线运输等诸多问题,目前都还是存在许多未知数,有待后人去解决。

  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有望建成

  记者从繁昌县文物管理局获悉,为保护繁昌窑遗址,展现古代繁昌窑的繁荣盛景,未来,将以古龙窑遗址为主体,建设一座繁昌窑遗址文化公园。按照规划,公园规划面积近2平方公里,总投资预计十五亿元,此项目主要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和青白瓷文化产业园区两部分构成,具体可分为5个主题功能区:青白瓷文化博物馆、窑址遗存展示区、古代窑艺创意与体验区、南唐文化风情区、会议会展演艺区(含休闲度假区)。由于中国十大传世名画《韩熙载夜宴图》所绘温壶、托盏均与繁昌窑典型器物特征吻合。五代十国时期的繁昌县在南唐国境内,因此,繁昌窑在五代时期曾为南唐国烧制瓷器,乃至贡瓷,也是极有可能的。此外,南京南唐二陵曾出土大量白瓷标本,一直未确定窑址,如果能确定南唐白瓷出自繁昌窑,将对五代白瓷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因此,遗址公园内还将建造南唐风情文化区,让《韩熙载夜宴图》上的部分场景得以展现。

  目前,遗址公园景观工程的前期拆迁工程已经启动。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座功能齐全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有望展现在世人面前。

来源:芜湖新闻网  作者: 郭青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