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祁门碧桃百年珍贵滇楠沧桑竟成林

时间:2017-02-13 15:34:00

  百年滇楠  李益新摄

  去祁门县芦溪乡,我特地拜访了碧桃村。用“特地”两字,是因为那里发现的楠木林吸引了我。十几年前曾路过,却没在意那一片水口林,只是匆匆一瞥,后来才知道碧桃村了不得,特别是看到了碧桃的康氏宗族管理资料,才知道它是研究徽州宗族管理的重要实物,也是成就了那一片楠木林的法宝。

  根据明嘉靖十七年《重修康氏族谱旧序》记载,康氏统於周为姓,为姬而氏之康者。徽州始祖先公,五代由会稽避难到篁墩,后又顺阊江而下,迁到浮梁县北,再溯回江南,卜迁徽之祁门武山乡尤昌里碧桃村。碧桃在祁门县最南端,与江西浮梁县交界,村子建在阊江旁的河谷。河谷最怕的当然是水,特别是山洪,来得猛去得快,损失大,于是碧桃人就在村子上游的河洲上,栽树挡水护村,这就是徽州的水口林。当然,水口林功能是多样的,有防风护村,有防御隐蔽,有防水冲击,有固土护村。历史上碧桃人对水土保护意识很强,对河洲上水口林实行封禁,清乾隆十二年七月就立下乡规民约,并请示官方奉宪示禁,蓄养杨柳杂木,毋得私伐。否则,照依禁约演戏。清雍正八年又订定合同文约,认为“金竹洲树木系康协和、凌务本二家命脉,毋许盗砍,如有犯者公罚无词。 ”

  “江南之田,唯徽州最贵”,特别是那些被卜定之“吉壤”,更是寸土寸金。因此,在徽州,围绕着土地、山林、坟地等资源而发生的纠纷尤多,成为当时诉讼之累。为了避免侵害,在实践中徽州人逐渐形成强烈的纷争防范意识,常常通过订立一纸封禁合约来保护自身的有限资源,如各种各样的封山育林、封禁鱼塘规约以及管理和保护坟山、水口束心合同文约等等。

  徽州封山育林办法很多,祁门县采用的多为演戏封禁,而休宁县则通常采用杀猪封禁。仪式不同,目的一样,为了在一定区域内制造封禁声势,显示出宗族封禁的决心,其目的皆为“晓谕”各色人物,杜禁侵害。对犯禁者的责罚和处理措施,一般以罚银为主。在祁门则主要罚戏,清乾隆四十八年六月碧桃人对水口封禁时就规定:“自后家外人等毋许入洲窃取税州(洲)地,毋许锄种,如违罚戏壹台。 ”倘若犯禁者恃强不服、梗顽不遵,这时基本上一致采取“鸣官处治”的方式来解决。

  正因为有如此乡规民约,碧桃的水口林才得到完好保存。前几年,林业科技人员在这里发现一片樟科楠木属树种古树群,经采集标本,鉴定树种为滇楠。在皖南发现滇楠引起专家高度关注,林学界一时轰动。原来,康氏祖上在云南为官时,为给家乡建“风水”林,特意从云南带来种子栽培。经查康氏族谱,明嘉靖年间,康氏“载公”在云南为官,认为滇楠树干高大通直,材质优良,木材幽香气味持久,具绢丝及水波状纹理,在阳光下“金丝”浮现,是楠木属中最易出现“金丝楠木”的物种,卸任回乡时便带回种子在水口林中种植。

  载公在云南为官的时候,距今大约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而我们看到的楠木林,却没有那么老,最大的年龄也不过200年,多数在几十年至上百年,显然,现在的树木已不是当年所种植的了。村民说上世纪50年代大炼钢铁时期,楠木林遭受部分砍伐;80年代芦溪乡造船厂也砍过大树造船。但因为环境好,楠木历经劫难,依然延续下来,在这里得以良好生长,这说明碧桃的小环境与原产地生态环境的相似性,适宜滇楠生长。

  只是现在那些传统的乡规民约,已渐渐地被人们淡忘,水口林也被慢慢侵蚀,被人做了菜地,或是做了房子。幸亏珍贵的楠木林被专家发现,有关部门采取了严格的保护措施,那些从云南“嫁”过来的楠木,又可以幸福地生长了。

来源: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作者: 陈琪 李益新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