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歙县渔梁坝:明清“徽商之源”因何固在

时间:2017-02-20 11:16:00

  它是全国“文保单位”,它最早兴修于隋唐年间,它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水利工程之一,有着“江南都江堰”的美誉……它就是坐落在歙县的千年古坝——渔梁坝。作为几百年来新安江上大小商贾船队往来的一个重要码头,渔梁坝是明清时期徽商从这里起航承接家族兴旺的地方,是名副其实的“徽商之源”。

  千年渔梁千年坝

  在来渔梁坝之前,心里一直奇怪:一座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水利工程,为何叫这样一个名字呢?

  待来到后才恍然大悟:渔梁坝岸边的唐宋古街犹如鱼形,“鱼肚”姚家巷海拔121.78米,而“鱼头”原土地庙处、“鱼尾”白云禅院均只有115米左右,落差约7米。“中间高两头低,多像条鱼呀,因此得名。”当地人说,“不仅如此,你看街面的鹅卵石,是不是像极了鱼鳞?”

  据史料载,隋唐时期,徽州人祖先、越国公汪华徙新安郡治于歙县,并筑坝截流,为水上军需民用,后经历朝修缮保存至今。“现在来看,渔梁坝构思之奇妙,综合利用价值之高,依然非同凡响。”徽学研究专家张恺是一位老歙县人。

  张恺说,渔梁坝是练江中的一道滚水石坝,长138米,底宽27米,顶宽4米,全部用清一色的坚石垒砌而成,每块石头重达吨余。它们垒砌的建筑方法科学、巧妙,每垒十块青石,均立一根石柱,上下层之间用坚石墩如钉插入。上下层如穿了石锁,互相衔接,极为牢固。每一层各条石之间又用石锁连锁,如此上下左右紧联一体,构筑成了跨江而卧的坚实渔梁坝。

  走在坝上,我们感叹岁月真是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迹。难怪著名古建专家郑孝燮先生赞叹渔梁坝的设计、建设和功能,“均可与横卧岷江的都江堰相媲美”。

  何以成为“徽商之源”

  其实,渔梁坝的作用远不止如此。它还见证了横跨明清两代、雄霸商界400多年之久的徽商发展。可以说,如果没有渔梁坝,也就没有徽商的辉煌。

  徽州自古以来山多田少,农业收入不足以自给,人民只好转而从事手工业和商业。在徽州,不仅是贫无立锥的农民,义无反顾地外出经商;甚至连一些家有资产的富户或士大夫之家,也对投资经商产生极为浓厚的兴趣。因此才有了那句流传千古的话:“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而这“一丢”的起始点,就是渔梁坝。

  受地形影响,古徽州陆路交通十分不便,当地的大小商贾只能依靠丰富的水运资源,从新安江上最大支流练江中放排出水,再转入新安江,继而飘摇至苏浙等地,把茶叶、木材、棉布、丝绸、纸墨等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茶庄和市场,并最终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作为新安江最上游、规模最大的渔梁坝,责无旁贷地担当起了这份“重任”,“可以这样说,徽商中的十之八九都是由此走出徽州的。”张恺说,“明清徽商中,古徽州一府六县就数作为府治的歙县,还有绩溪两地人数最多。而歙县和绩溪的徽商下苏杭、去京城等地,无不从渔梁坝出发。”

  当地人告诉我们,明清时期直至现代公路开通前,渔梁坝可是热闹得很,坝下最多时停靠300余艘船只,真可谓百舸争流,千帆竞发。水路交通的繁荣刺激着渔梁古镇的发展,最终使这一带形成一个热闹的商业街市,其中号称徽商四大行当的盐、茶、木、典当诸业在商业街占有突出地位。

  遥想当年徽商拜别高堂、抛下妻小登舟远去,颇似大将出征。还有那些父母忍心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推向帆船远去谋生,是何等悲壮!当然,他们不可能在商界全成霸业者。尽管如此,但徽商们还是从这里起航承接家族的兴旺……

  在渔梁坝,一些上年纪的老人还依稀记得离坝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屋,当地人称为“藏柩屋”,是专门为存放那些客死他乡徽商的灵柩而建的。“不少徽商客死他乡后,最大的遗愿就是叶落归根,于是

  们的遗体在亲朋或老乡的帮助下被运到了渔梁坝,然后再由亲人取走。考虑到有些灵柩不能很快被亲人取走,于是有好心人修建了这间小屋。”老街上一位姚姓老人告诉我们。

  几十年前,为了生计,他们从这里开始了人生的旅程;几十年后,他们依然选择这里作为人生的终点站。从终点又回到起点,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他们从这里走出

  那么,到底有哪些徽商是从渔梁走出去的?他们又创造了怎样的传奇呢?

  胡雪岩,中国近代史上唯一被冠戴为“二品红顶”的官商,他曾富甲晚清半壁江山,不仅被清朝廷赐予穿黄马褂,而且还允许其在紫禁城中骑马入内。而当年,他也是凭着宁愿饿死也拾金不昧的优良品质被金华的一位老板相中,把他从歙县大阜带出来,并最终由一位钱庄小伙计成为富甲朝廷的商人。

  而徽商巨富江春则更富有传奇。他因“一夜堆盐造白塔,徽菜接驾乾隆帝”的奇迹而被誉作“以布衣结交天子”的“天下最牛的徽商”。相传,乾隆皇帝游览扬州,信口问道:瘦西湖有无白塔?豪吏巨商无言以对。唯江春随口奉应说有。乾隆当即降旨,明日至瘦西湖观塔。其实湖畔无塔,这欺君之罪如何了得?江春心急如焚,忽心生一计,连夜派人搬运食盐,用盐堆起了一座白塔。翌日,蒙蒙大雾弥锁湖光山色,乾隆在画舫上透过朦胧的雾气,隐约间看见了巍峨矗立的“白塔”,龙颜大悦。

  坐落在歙县的棠樾牌坊是令人震撼的。说到棠樾鲍氏,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徽商鲍志道。他不仅恢复了棠樾鲍氏的盛名,而且把家族的财力权势带到了顶峰。而他“一碗馄饨吃出的盐业经理”的故事也颇具传奇:当时的大盐商吴尊德急需招聘一名经理,但那天面试后却给每位应聘者一碗馄饨,说算是犒劳。吃完后,吴尊德让各位回去准备第二天考试。谁知第二天他出了这样的几道题:请回答昨日你所吃的馄饨共有几只?有几种馅?每种馅又各有几只?应聘者被这样离奇的试题弄得目瞪口呆。然而鲍志道昨日就预料了那碗馄饨不寻常,所以他对那碗馄饨作了细细地观察。此时应付这几道题自然是得心应手。结果他被聘用了,并从此改变命运……

  当然,徽商纵横明清400多年,名商巨贾自是不胜枚举,不然哪有“无徽不成商”之说?他们借助新安江这一水道,从渔梁坝走出。而渔梁坝也因此成为古徽州连接外面精彩世界的纽带。

  渔梁坝“世遗”寻梦

  但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纽带”,如今也面临着一些困惑,特别是在自身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道路上。我们了解到,几年前歙县曾申请将渔梁坝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地西递、宏村的扩展名录,但相关人员告诉我们,要真正成为世界文化遗产,需要投入近千万元的资金,包括对不协调建筑的拆迁和改建,古民居的修缮和整治周边环境,“在各方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渔梁坝申报‘世遗’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将离开渔梁坝,我在想,当初隋唐先民垒石为坝,肯定没想到随意拿到手中的岩石便是今天一份厚重的历史。他们最初的实用想法繁盛了古老苍远的徽州大地:徽商从这里起航发家兴业,学子从这里进京赶考博取功名,挑夫和搬运工忙碌于水埠码头,妻子幼童趴在临江门楼上眺望牵挂的远方……有人从这里走出,有人从这里衣锦还乡。但又有多少人无法实现梦想,漂泊流离客居异乡······

  承载着喜悦,也承载着叹息的渔梁坝,更连接着历史,连接着现实,必将走进人们的记忆深处,历史深处……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 吴其伟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