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黄山78岁老人出版4本画册呼吁保护古树资源

时间:2017-03-13 09:52:00

  带着一部照相机,顶风雨冒冰雪,深入深山古村,78岁老人金炳铨过去两年跑遍了黄山市所有乡镇的重点村,拍摄了1万多张古树名木和村落水口林的照片,为此腿还曾摔骨折。不过,利用这些第一手素材,老人出了4本图文并茂的画册,很好地展现了黄山市古树名木和古徽州人文自然风光,还有针对性地提出古树名木保护利用亟需解决的问题。

  年近八旬不畏难

  踏遍深山拍古树

  金炳铨曾长期在城建等部门工作,从黄山市住建委副主任岗位退休已18年,对古树名木保护利用、城乡园林绿化等很熟悉,也很喜欢。

  “2015年上半年,我写完回忆录《新安胜境牌楼》,觉得妻子近年来病情较为稳定,部分生活能自理。我自己虽已78岁,身体还可以,余生想再做些有益的事。”当年5月,金炳铨想到黄山市古树名木的书籍图册很少,网上这类图片也少,而水口林和古树群是该市人文自然景观的一大特色。于是,他决定填补这个空白,去拍照片,然后自费出古树系列图册。

  2015年10月,金炳铨向黄山市相关部门递交报告说了想法,得到热情回应。黄山市林业局要求县区林业局及乡镇林业站配合支持,协助他拍摄古树名木。

  “我借了车,油费自理,买了相机等设备。”金炳铨说,2015年10月15日他开启了拍摄古树的行程,首站到原生态绝佳的黟县。乡镇林业部门带老人去拍摄古树,他每次坚持拍到乡镇最好的树,哪怕山高路险也要去。

  有一天,金炳铨从宏村镇泗溪村转到雉山村,村委会主任说有个高山村水口林的红豆杉比泗溪的还好,但要爬五里山路。金炳铨有冠心病,爬山倍加吃力,到山腰双腿提不起来,就找段小竹子做拐杖。到了山顶,看到又粗又高的红豆杉、青冈栎、香榧等古树,老人兴奋不已,一连拍了几十张照片。当地像这样的高山古树群很多,外人很少去,他却不断往里扎。

  歙县林业局的同志劝他,街口和狮石等地路远难行,就不要去了吧。金炳铨却说,缺一个乡镇都不行。狮石是黄山市最高最险的乡,海拔近千米的“天路”蜿蜒曲折。他去的时候,大晴天还有石块掉下来,连驾驶员都胆战心惊。

  金炳铨说,基层林业部门给的支持不少,歙县小川、桂林等乡镇的高山险路,林业站长开自己的车陪伴。休宁县林业局干部陪他步行十余里,到快荒废的山村拍摄稀有古树。很多基层干部听说老人义务拍摄做宣传,热心地带他到处跑,到外人很少去的地方找古树,给他讲有关古树古村的民间故事,极大地丰富了他写书的素材。

  2015年深秋,记者在歙县徽杭古道的老竹岭采访,看到金炳铨在陡峭山坡拍摄,拄着拐杖爬坡。冷风吹着老人的头发和衣襟,枝叶在风中飘荡。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已成家常便饭。

  妻子摔伤没空守

  自己骨折不得闲

  毕竟年纪大了,爬山涉水中,金炳铨前后跌倒了五次,还犯了四次冠心病。“每天外出,妻子都怕出事。有些事我都没敢和她说,怕说了就去不成了。”说到这些,老人还表露出几分孩子气。

  拍摄中,金炳铨发现很多古树缺乏管理,人为毁坏和自然灾害侵袭较为严重。这之后,他十分留意树木现状和问题,并和基层干部及村民探讨解决办法。

  拍完休宁县的古树图片后,他对要出的书有了完整设想。“古树画册出上下两册,名字就叫‘徽魂’,徽州水口林单独出一册,还出一册说保护利用的。”他说,一定要把徽州古树和独特的水口林景观展现给世人。

  妻子多病,金炳铨早出晚归,每天行程多则几百公里,少的也有近百公里,经常晚上六七点钟才回家。这半年里,陆陆续续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可是他无论下雨还是下雪都往深山老林里跑。

  2016年元旦,金炳铨到歙县金川乡拍摄,遇到一棵千年红豆杉,极其兴奋。突然,儿子来电话说他老伴跌倒摔伤了。“我当时很难过,觉得该马上回去。但又一想,骨折不是一时能解决的,一定要把这个乡的古树看完再走。于是,我就先让儿子把他妈赶紧送医院。”

  金炳铨傍晚才到医院,见妻子右腿打着石膏,小腿橫穿钢筋,疼得不时呻吟,他痛在心里。“她身体虚弱,我却照顾不好,很内疚。她一直支持我拍古树,帮助很大。”金先生接连道歉,“但当时我还有几十个乡镇没拍,也很重要。”于是,他和妻子商量,让亲戚和护工照顾她,自己还去拍树,晚上会陪她一会儿的,搞得妻子哭笑不得。

  老人整天满山沟跑,经常累得筋疲力尽。他家附近有个大澡堂,每次拍完古树回到家,他晚上就花10元钱去泡个澡,缓解疲痨。

  去年5月10日下午,金炳铨骑电动车在屯溪拍摄古树时,左腿受伤骨折,需要手术。他在病床上也没闲着,写了一篇关于古树的长文。

  拍摄出书都自费

  仍觉自豪和值得

  金炳铨拍古树有个特点,要到每棵树边看个究竟,因此发现了一些稀有的古树。祁门县岭脚村民组的水口林在村口小山坡,周边是高大的杂木,大家说远处拍就可以了,他非要钻进密林,看到鲜为人知的高大槠树,高兴得直叫。

  古树生命力很顽强,有的仅剩一半了还立在那,顶部枝叶茂盛。有的树心没了,外表还很完整。有的树根几乎全裸露着,却还活着。金炳铨说这些树让他感触颇多,《徽魂》书名由此而来。

  虽然快80岁了,金炳铨的思维还非常敏捷,接受新事物快,上网、发微信、QQ聊天样样精通,网上处理照片也很熟练。2016年春节前,金炳铨的《徽魂——徽州古树写真(上下册)》《徽州古村落水口林》等三本画册相继出版,厚厚三本书,足足十斤重。书中不仅精选了黄山市城乡及深山的古树名木,且大量介绍了黄山市的徽州人文历史及乡土风情,如古建筑、古村、古桥古塔及民俗等,可看也耐读。

  “第四本是写徽州古树、水口林的现状和保护利用的,有350页。”他说,这本书已在印刷厂装订,不久便能问世。

  他拍了15000多张古树照片,画册里选用了6000多张。其中,很多古树形态优美、奇特,有的像人,有的像乌龟,还有的酷似鹿角、象鼻等。很多古树要几个成年人才能合抱,有些古树枯而不朽、死而复生,看起来很让人震撼。有些古树成片成林,蔚为壮观。不过记者注意到,很多古树在深山老林、沟壑溪谷的两岸,拍摄非常难。

  老人称,做这事吃了很多苦,花了巨大的经济代价,因为拍摄和出书都是自费。可是,晚年还能见到黄山市的大部分山川河流,目睹许多古村落旳优美环境,把古树名木记录下来,他非常自豪,也觉得非常值得。

  他说,原计划要拍完古徽州一府六县(含婺源与绩溪),由于妻子身体欠佳,就尽力完成黄山市以内的拍摄了。画册印成后,也寄给婺源、绩溪的林业部门了。

  他的辛苦也得到官方和民间的充分认可,黄山市政协原副主席程永宁为《徽魂》写序,称赞“这是徽州古树之‘集大成’,为徽州文化填补了一项空白。”金炳铨称,在这项工作中,程永宁以及该市林业、城建等诸多部门给予了很多帮助,他十分感谢。

  古树保护难度大

  老人提中肯建议

  “政府对古树保护做了大量工作,很多古树挂牌,有些濒危古树也有了保护措施。”金炳铨称,黄山区三口镇为了保护河道中的古树,做了块石保护圈;祁门县连枫村村民为要倒的红豆杉砌护塝;黄山区兴村路边有棵要死的苦槠树被村里救活了。类似保护古树的事例,在基层也多。然而,黄山市的古树上万棵,面广又散,保护难度也不小。

  为数不少的古树,受到不同程度的人为和自然灾害侵害,如蚁害、树心腐烂、藤害、雷击等,很多古树被房屋厕所、猪圈围墙、道路、水泥块等侵袭。有很多水口林生长茂盛,原范围已不能满足参天大树的生长需求。

  老人建议把古树申报为文物来保护,要有相应的资金和政策,要根据每棵树的品种、长势和地理位置,设置保护范围,保护好根系等。

  古树保护要和旅游开发、美丽乡村建设结合。如黟县老政府院的大部分住户已迁出,有棵古圆柏很出名,但四周被房屋围得密不透风,那还有几棵广玉兰和其他树,有老县衙古建,如果改造成园林文化公园,就非常好。

  很多乡村的古树资源极其丰富,如果像休宁县新安源村那样规划好村落,建成村心公园,就是旅游景点和美丽乡村了。

  金炳铨称,做好古树保护和利用任重道远,他的书出来后,会向国家、省和市县、乡的林业部门等分别赠送。他还结合发现的问题,给黄山市政府提了书面建议,希望保护好古树名木景观。

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吴永泉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