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近代铁矿巨头在芜湖的传奇经历

时间:2017-06-19 10:49:09

  

  南山矿区遗留的日寇碉堡

  鸟瞰今日桃冲铁矿

  桃冲矿里轻轨机车

  马鞍山建市的前因后果

  马鞍山原是一处乡野,由于二十世纪初发现了丰富的铁矿资源,才逐渐发展成为一座新型的钢铁城市。

  马鞍山钢铁公司下辖南山矿、黄梅山矿、孤山矿以及桃冲矿等,其中,位于繁昌境内的桃冲矿和位于当涂境内的南山矿规模最大。九十多年前,桃冲矿的前身是裕繁公司,南山矿的前身是宝兴公司。那时,裕繁公司的董事长是芜湖商人霍守华;宝兴公司的董事长是芜湖商人章维藩。当他们勘探、开采了两地铁矿后,短短几年内,皖江一带迅速发展成为仅次于湖北大冶的全国第二大矿区。日本入侵,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四月八日,在中国组设了华中矿业公司,大肆开采苏浙皖三省的铁、硫化铁、铜、锰、荧石矿等多种矿产。日本在安徽掠夺的矿区包括铜陵铜官山的铜矿,繁昌、当涂的铁矿以及贵池馒头山的煤矿。并在马鞍山建设铁厂,二战结束时,已建成二十吨炼铁炉十座(计划建成二十座,但真正出铁的只有二座)。日本人用贵池的煤将繁昌、当涂两地的铁矿石炼成生铁后,再运回日本。日本投降后,何应钦于1945年10月27日电令当地部队接收华中矿业公司,随后,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将其重组为华中矿务局及其所属马鞍山分矿。

  全国解放后,华东区财政经济委员会工业部于1950年1月1日宣布成立马鞍山矿务局,由南京市管理;6月17日,改属华东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领导;1952年11月,由南京市移交安徽省委工业部领导。1956年5月12日,安徽省人委根据国家内务部意见,决定先行成立马鞍山市筹备处。10月12日,国务院同意设立马鞍山市,并决定:“其行政区辖当涂县马鞍山矿区的全部,采石镇的全部和雨山、汤阳、冯杨、霍里、尚钟等乡的部分地区……”10月15日,安徽省人委发出关于设置马鞍山市的通知。

  马鞍山建市是皖江铁矿业不断沿革的产物,更可以说,是当涂、繁昌两地丰富的铁矿资源成就了一座新型城市的诞生。然而,霍守华和章维藩是何许人,九十多年前,他们是如何发现这两处铁矿的?这其中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背景呢?

  霍氏寻矿一波三折

  霍守华,广东南海人,芜湖顺泰成米号老板;繁昌裕繁铁矿公司董事长。

  1882年,在皖南兵备道张荫恒劝说下,广、潮两帮米号率先迁往芜湖,霍守华作为广帮一员,其顺泰成米号从此亦落户芜湖。其实,霍守华早在镇江经营米粮采运业时,就已经在上海开设了租赁轮船公司,来到芜湖后,他又与皖绅数人组织了同丰机器碾米公司。通过多年经营,获得了丰厚的商业回报,于是,他不再满足于这些已有的成功,一心要办更大的事业。

  民国元年,霍守华出资与桐城人叶鸣銮共创宣城保民公司,合伙开采银矿,最终因矿层含银量甚少,无功而返,霍一人损失六千余金。民国二年夏间,霍又以四千金与泾县人胡壁城合资购下繁昌大磕山铁矿,因该矿夹石过多,不宜开采,只好再次作罢。虽迭遭失败,但霍守华并未气馁,当年,他雄心勃勃再次探矿终于在桃冲获得成功,随之创办了裕繁铁矿公司。官方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是这样说的:“民国二年,粤商霍守华,探得此矿,呈请立案。先从金石墩入手,嗣后复于民国四年扩充矿区,唯大山头一带业经他人购置,交涉经年,始得倍价收买,此即今之裕繁公司矿区也。民国五年,开设经营铁道,建筑驳岸,至七年冬季竣工,规模宏大,亦仅亚于大冶矿山云。”(《矿业杂志》1920年第三卷第三期)

  繁昌桃冲矿是一大富矿,当时有记者报道说含铁量为80%,但官方的报道是66%。那么,霍是如何找到如此不寻常的矿床的呢?史料提供了三种不同的说法:一、“当时有宁波人洪授之路经该处,见矿石含铁最多,颇为惊喜……后遂在该山购地数百亩,约同粤人霍守华集资开采”(《申报》1914年10月27日);二、“(霍守华)复与青阳人陈梅庭勘得该县桃冲一带地方矿质甚佳。先以巨价购定山地五百余亩,迭请洋矿师赴山采验,皆谓此矿可开三十年,其矿质无异鄂省之大冶矿”(1916年12月16日《申报》);三、“民国元年有本县人胡某,采得本矿标本至汉冶平公司求售……久候不得结果,适芜湖米商霍守华方与日人某交结,推销日煤,闻知此事,(霍)即向胡索样以示日人。时日本以缺铁正四处搜求铁矿,今睹此,遂与之勾结。勘查以后,由霍请领矿权”(1929年2月28日《矿业周报》)。

  铁矿开采风起云涌

  民国二年(1913),霍守华在上海成立裕繁铁矿股份有限公司,并在芜湖、繁昌设立分公司及矿山事务所,霍守华任董事长,唐耐修任总经理。唐耐修(1879—1949)早年在上海一米行当学徒,后任采购员与供销员,自从在芜湖认识了霍守华后,两人过从甚密,遂成挚友。

  建矿初期,由于缺乏技术装备,只能使用土法开采,效益低下。直至资金快要枯竭时,不得已与日本三井洋行合作,欲借助日资与技术发展生产。随之与天津三井洋行经理森格氏订立了四千万吨铁矿石的买卖合同,每吨一两银,分四十年交货;三井洋行以六厘息先借款二十万(元)作为开办费。此后,裕繁公司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开矿过程,霍也因此受到了“资本受之于外人,即利益亦操之于外人”的围剿,皖省会议甚至还作出了撤裕繁矿权的议案。在此情形之下,霍又重新与中日实业公司(中日官办)签订了经营合同,除缴纳出井税与关税外,再按每吨四角缴纳地方公益捐。

  霍守华在“汉奸商人”的舆论高压之下,于1917年5月21日连续八天在《申报》头条刊登启事:“……各股东以本公司办理一切均依国家法律,售砂合同亦系政府修订……对本公司营业动用其雷霆万钧之势,以相迫压,守华不足恤,将来更何人敢从事实业乎?”

  至民国十三年,裕繁铁矿生产的铁矿砂为34万吨,约占全国铁矿砂总产值三分之一,全公司职工达2700余人,在全国铁矿中名列前茅。然而,在“中日商办、股份合营”的幌子下,裕繁公司一直被日本资方掌握了控制权。霍守华与唐耐修力图摆脱日方操纵,聘请英美技师,培养国内技术人员,逐步收回主权。民国二十七年,繁昌沦陷,日军以裕繁公司欠日款为由,强行接收矿山,“聘”霍、唐为公司高级职员。抗战胜利后,裕繁铁矿被判为敌产而予以没收,霍、唐在上海的私宅也被陈诚、桂永清占用。唐耐修愤郁成疾,1949年春病逝于上海。

  1919年至1920年,由高语罕牵线联系,霍守华捐巨资赞助皖籍学生赴法勤工俭学,其中即有陈独秀的两个儿子陈延年和陈乔年。

  章维藩一心开矿矢志不移

  章维藩(1858———1921)原籍浙江吴兴,生于山西太原。章维藩初为左宗棠的部下,襄理军运粮饷。光绪八年(1882),以军功赏授安徽省怀宁(安庆)牙厘局提调(类似财税局长),旋以政绩卓著提升为无为知州,在任六年,以处事公正为地方父老所称颂。后因与朝廷政见不合,被贬为宣城知县,辞官后到芜湖定居。

  光绪十六年,章维藩集资五万两,筹建益新面粉公司。第一次选址在江边一号码头附近,因乡绅愚氓认为江边开设工厂“有损风水”而极力阻挠,最后在袁泽桥附近购得一片芦苇荒滩,确定了建厂地点。然而,就在土建安装即将竣工时,芜湖道尹以“用机器碾米磨粉,影响本地砻坊生计”为名,不许开业。无奈之下,章改向香港英国殖民局注册,借用犹太工一人,几经周折,于光绪二十年建成投产。

  益新挂牌前,中国只有两家机制面粉厂:1878年开设的天津贻来牟机器磨坊和1896年开设的广州机粉厂。因为益新公司报请批准被耽搁了三年,所以直到1897年才对外挂牌,因而屈居全国第三。由于益新面粉质量好,价格又廉于上海面粉和进口面粉,因此大受顾客欢迎。1909年,益新突遭火灾,厂房和机器设备全部被烧毁。幸得曾任两广、两江总督周馥等人解囊,又在原地新建了一座四层楼的制粉厂房,大楼是用糯米稀实砌的,所以极为坚实牢固,并一直保留至今。

  民国初期,章维藩获悉当涂境内有铁矿,便亲往勘察,民国二年与桐城商人吴龙元共同集资五十万元,在当涂县创建了宝兴铁矿公司,开始领采当涂北区平岘岗、大凹山、黄山沿、大小东山的铁矿,矿区占地1092亩。宝兴建矿之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铁矿石供不应求,铁价陡增,盈利甚丰。1937年9月,宝兴铁矿被日本人强占。战后,由国民政府矿产资源委员会正式接收,章吴二人失去了矿山开采所有权。

  章维藩在创办益新、宝兴的同时,还在芜湖长街开办家具厂,专产西式、苏式、宁波式各种高档家具,行销省内外。章秉性刚直、豪爽,晚年受戊戌变法影响,思想开明,热心公益事业,投资学堂、育婴堂,办理慈善文教为各界所推崇。1921年章维藩去世。长子章兆麟继任益新、宝兴公司总经理。1927—1937年,次子章兆彬主持宝兴公司,并有所发展。1945年抗战胜利后,益新面粉厂因资金困难转租他人经营。

  解放前,芜湖的工业规模就是“两个半烟囱”,益新属于其中的半个烟囱。解放后,益新仍是中国最大的机器化面粉厂之一,所产“飞鹰牌”面粉畅销长江两岸及华北地区,而且对外出口,因此被誉为全国头牌面粉。然而,章维藩所创办的宝兴铁矿能在解放后占有马钢半壁江山的地位,这才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

  

来源:大江晚报  作者:龚英柏            编辑:钱晶
相关新闻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