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唐宋时期的芜湖城

时间:2017-06-26 11:20:00

  芜湖城由黄池迁至鸡毛山后,城市位置至此基本定型,不再有大的迁徒变化。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至宋时期,完成了由军事重镇向手工业商贸城市的转化。

  玩鞭亭

  萧云从《玩鞭春色之图》

  萧云从《东皋梦日亭图》

  一、芜湖城的初步转型

  隋朝平定南朝陈后,废侨置于芜湖的襄垣县,使设县520多年,迁治190多年的芜湖县级别下降,直至500多年后的南唐时才重新设立芜湖县。不过作为城市的本身芜湖城却一直存在,当时的芜湖城是当涂县的一个军事重镇,南北通道,尤其是唐初在此设置军镇,其军事地位非常重要。

  隋唐时期,随着南方生产水平的提高和国家的统一,中国的经济重心南移,至北宋统一时南方的经济已经超过北方的经济。大批江淮漕粮北运京师,其中就包括了芜湖地区在内。芜湖漕粮的运出,系沿江而下,由运河北上。漕运虽为官差,但对各地的商货流通,客观上也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因为运漕船可携地方物产,沿途贸易,回航时又可满载北方物产,沟通交流。至宋代,芜湖地区大力围垦沼泽、兴筑圩田。芜湖的湖泊面积收缩甚快。到了13世纪前后(元朝),芜湖泊只残存下三个小湖,即天成湖(又名天圣湖)、易泰湖(又名南湖)和欧阳湖。而耕地面积迅速增加,粮食产量逐步提高,成为著名的“鱼米之乡”。在农业发展的同时,手工业、冶铁业也迅速发展起来。以作坊手工业生产的芜钢,即是著名的特产,曾闻名于国内历时数百年。其创始人濮七就是宋代从山东曲阜迁来的。

  宋代的商业承继了唐以来“近海鱼盐富,濒淮粟麦饶”的基础,又进一步发展成为皖南山区、巢湖地区以及淮河流域的米粮、食盐、木材、钢铁和多种手工业品、农副产品的物资集散地。芜湖完成了城市的初步转型,由一座军事重镇转变为皖南山区巢湖地区以及淮河流域的手工业、商业贸易中心。

  二、王敦城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城”

  芜湖县在迁址鸡毛山以后,曾在东晋时期出现过王敦城,但是此城不是“城”,而是军事营垒。

  王敦(公元266-324年),字处仲,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北)人。为东晋丞相王导的堂兄。西晋末年,晋愍帝(西晋)被俘的消息传到建康(今南京)后,司马睿在王导和王敦的支持下先称晋王,第二年改称皇帝,史称晋元帝(东晋)。由于二王拥戴有功,王氏兄弟掌握了东晋朝廷内外的政治、军事大权。当时的东晋王朝有“王马共天下”的说法。东晋王朝稳定以后,司马睿想削弱王氏的势力,君臣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永昌元年(公元322年)王敦举兵于武昌,并且攻入建康,杀刁协、戴渊等人,自为丞相、都督中外军事、录尚书事,然后再回屯武昌,凭借武力,遥控朝政。在这种情况下,晋元帝司马睿于当年忧愤而死,长子司马绍继位,史称晋明帝。

  王敦起兵谋反后,因原驻地远在武昌,难以遥控朝政,他就举兵顺江东下先在芜湖登岸,然后进逼建康,并在今天的芜湖鸡毛山一带(今市二中附近)筑营垒,人称“王敦城”。

  根据明末清初的芜湖画家箫云从在《太平山水图》的《玩鞭春色之图》中的画面分析:“王敦城”是军事营垒,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在“王敦城”内还发生过“梦日”的故事。一天,晋明帝穿着平民服装,带着几个随从,乘着巴滇骏马,从南京来到鸡毛山下秘密地察看“王敦城”。当时王敦正在睡午觉,突然梦见红日绕城,顿时惊醒过来,正好此时有士兵入报,说有数人窥探军营,内有一人面貌十分威武。王敦听说,不禁跃身而起,大叫:“一定是黄须鲜卑奴(由于晋明帝的母亲是鲜卑族人,明帝外貌颇像母家,须色浅黄,王敦称他为“黄须鲜卑奴”)来探虚实,赶快去追赶,不要让他逃脱!”将士们马上出城追赶。此后又引出一段“玩鞭”的故事。

  北宋元丰七年(公元1085年),芜湖东门承天院的方丈蕴湘,根据“梦日”和“玩鞭”两个历史典故,分别在今天的市二中和北郊二十里铺附近,主持兴建了“梦日亭”和“玩鞭亭”。此就是芜湖八景之一的“玩鞭春色”的由来。

  三、规模较大的宋代芜湖城

  芜湖工商业经济的繁荣,为宋代建城工程准备了物质条件。芜湖县自迁址以来一直没有城廓。公元951年南唐重设芜湖县。后十年南唐为宋所灭,县治相沿未废。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把原属宣州管辖的芜湖县改属太平州管辖。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城市壮大了,筑城也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宋城具体建于何年,无确实的记载。芜湖在南唐建县十年左右入北宋,今据顾祖禹《读史方舆记要》说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太平州芜湖县因无城垣,“编户三十五里”,说明此时芜湖城尚未建筑。但北宋诗人林和靖(公元967-1028年)有一首《过芜湖县城》诗描述县城的大致位置是“山掩县城当北起,渡冲官道向西流”。从林和靖的诗中,可以粗略推断芜湖城筑于11世纪初,其位置民国时《芜湖县志》说:“与今无甚出入,今北门外高城坂,东门外鼓楼岗等处,皆为故城遗址。”宋城规模较大,位于明城东部,大部分与明城重合,大约城北离神山不远,东南位于濮家店,西接今鱼市街的铁锁巷。

  南宋末年,芜湖经历了一次惨重的兵革之灾。县学宫被烧毁,许多房屋、建筑、寺庙都被付之一炬。昔日繁华的芜湖城,变成一片废墟瓦砾,就连“旧存城垒”也“悉毁于兵”。此后,战争的警报仍接连不断。公元1130年城垣被毁之后,到了淳熙中的庚子年(公元1180年)又再一次筑城,但城内的繁荣情况已大不如前。另外,从兴教寺的兴废,也可以了解到芜湖城的兴废情况。“兴教寺,旧名院。宋建炎间(即公元1130年前后)毁于兵燹。乾道初迁城西南隅,庚子年(公元1180年)筑城废。”

  元初社会一度安定,统治者也曾重视过农业生产。如发布《修陂塘诏》说:“农田水利犹人之血脉”,芜湖“地平而田腴,故有塘无陂”。“陂坏塘泄虽不病农而不可得也,及农隙而修治之非守与丞令责与!”不断兴修陂塘、发展生产已被规定为地方官的职责。在农业生产发展的推动下,芜湖县城也很快恢复起来。县人口统计,不久就达到将近五万之多。

  元朝芜湖繁荣的状况被当时的人记录为“民之受廛而居者,如星联壑,聚舟车之多、货殖之富,衣冠文物之盛,殆与州郡埒。他弗能比也”。如此繁盛的城市在元末(公元1355年)“兵革游兴,县遘焚燹、废为荆榛瓦砾之墟。……遗黎仅存八十有三。岁收田赋为石仅一十有七。”县令也只好僦民居为公署。芜湖城又遭到了一次毁灭性的破坏。

  此后经“抚摩凋瘵、招来流离,垦其荒地,劝督树艺”五年之后也仅“籍其民一千五百余户,赋其粟六千五百有余石”。公元1362年虽然建立了县署,但是并无城垣。

  宋城几经毁灭,又在原址复兴的原因:是与元代泰定年间《浦侯去思碑记》说:“芜湖古鸠兹,今壮县。当南北之冲,邮传、商贾、舟车之所集”分不开。从皖南山区、淮河流域以及长江流域的物资,都在这里集聚。历史上芜湖城虽然几经毁灭,但是其经济腹地的生产能力并没有受到重大的挫折,其经济生活仍然活跃,这是芜湖城能一次又一次复兴崛起的原因。

  四、唐诗中的芜湖城

  芜湖自秦末汉初设县,至汉末300多年,发展不大。三国鼎立时,孙权迁都建邺(今南京),于是黄武初年(公元222-229年)迁芜湖县治于青弋江口,现在的鸡毛山一带高地,经营开发,以拱卫都城。此后芜湖城才得以很快地发展起来,到东晋时已成为临江重镇。东晋义熙9年(公元413年)“省芜湖入襄垣”,到南唐昇元年间(公元936-942年)中复置芜湖县,其间500余年,芜湖虽然被撤销县的建制,但城市本身依然存在,并且继续有着较大的发展。唐代人刘秩就写过一首五言律诗《过芜湖》:“百里芜湖县,封侯自汉朝。荻林秋带雨,沙浦晚生潮。近海鱼盐富,濒淮粟麦饶。相逢白头叟,击壤颂唐尧。”(注:《帝王世纪》:“帝尧之时,天下泰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岁老人击壤而歌。其辞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据明人王圻《三才图会》,“壤”为木制,“击壤”类似今日儿童击砖游戏。)

  刘秩在诗里,描述了唐代人心中的芜湖,虽然只是百里小县,但是自汉代起就作为王侯的采邑了。在秋里,芦荻如林,沙洲成片,自然景色萧瑟。可是芜湖近海临淮,交通方便;鱼盐粟麦物产富饶,经济繁荣,百姓安享太平盛世之乐。

  据载,汉代封芜湖侯的有3人,丹阳侯刘敢析封丹阳县,食邑芜湖;傅昌以嗣父昆阳侯俊爵徒封芜湖侯;齐王刘晃以罪贬为芜湖侯。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42岁(一说32岁)时赴任池州刺史,曾经过芜湖;48岁转任湖州刺史又路过芜湖时作《再过芜湖感旧十六韵》五言排律一首。其中也说:“讴谣人扑地,鸡犬树连天。紫风超如电,青襟散似烟。”

  杜牧诗与刘秩诗相互印证,说明唐代的芜湖,确实有过一段人烟稠密,歌舞升平时期,人们过着丰裕安乐的生活。

  (图片由芜湖市地方志办公室提供)

来源:大江晚报  作者:贺宿芜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