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东流古文化区寻根乡土诗意家园

时间:2017-06-30 10:09:00

  1984年安徽省政府批准东至县东流镇为古文化区,在此之前的1981年,陶公祠、双宝塔、东流老街就已被定为省级文化保护单位。一个方圆不足几公里的弹丸之地,为何遗存这么多明清时期的古建筑?只要翻开清嘉庆年间的《东流县志·古迹志上卷》就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根据县志记载,明清时期,除了上述古建筑外,还建有太白楼、文昌阁、学宫、菊江书院、关帝庙等公益文化设施,县志上是这样表述的:“菊江亭在县西门外龟石矶上,明知县杨季芳建,名曰望江楼,后令向锦易今名,万历元年知县陈春重建并移靖节祠于亭侧(祠本在学宫侧,知县杨季芳建),后屡加修葺并祀黄帝,明末毁于兵乱。清朝顺治二年知县邓继球后建,雍正13年郡守李璋又建文昌阁于其右,嘉庆18年知县吴篪重修。”

  这段记叙中,一连串点了五位县令的名字,其中有一位还是郡守。这些官员都是进士出身,当朝名儒,他们自幼熟读《四书》、《五经》,接受孔孟儒家思想的熏陶,通晓中国文学史,对古代文化名人,尤其是陶渊明、李白、杜甫崇拜有加。他们到东流任职后,了解到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作彭泽令时,曾经常到当时的黄菊乡(即彭泽属下的东流)种菊、采菊、艺菊,饮酒赋诗,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足迹;又了解到唐代大诗人李白,安史之乱中,怀着平乱的志愿,曾作了永王李璘的幕僚,后永王起兵反叛朝廷,李白因此受牵连,被流放夜郎。途中遇赦东还,沿长江漫游,李白诗中有“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之句,长风沙下雁汊八十里,东流之地也。陶渊明和李白,一个是田园诗宗,一个是唐代诗圣,都是旷世奇才的大诗人;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归隐乡里,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都有一副傲骨。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嗜酒,一个“酒醉望南山”,一个“醉酒诗百篇”。陶渊明和李白的高风亮节,以及他们伟大的文学成就,为历代文人所赞赏,他们在人们的心目中,永远都是一堆照彻古今的烽火。所以,来东流任职的历代县令也和东流人民一样,把陶渊明与李白曾经驻足东流,视为僻邑的荣光,并且引为自豪。当年在县衙大门前就曾贴有两副楹联,足以证明这一点:

  一联是,宰邑应思元亮节,为官尤仰谪仙才(注:元亮指陶渊明,谪仙指李白)。

  另一联是:谪仙遗迹已千年,看池上青莲(李白号青莲居士),瓣香谁续;陶令到官未百日,幸洲中黄菊(陶公种菊之地,名菊州,后易名菊圃)生气还存。

  据史料记载,陶靖节祠和太白书堂,在明代之前就有,由于战乱,久废。明弘治三年,进士、知县杨季芳争得上级支持,决定复建陶靖节祠,后任县令仿效其所为,像接力棒似的争相移建和复建陶靖节祠、太白楼,连池州知府李璋也在东流建起了文昌阁和炎帝阁。到清嘉庆年间,在县治东北的矶头上陶靖节祠、菊江亭、太白楼、文昌阁、关帝庙等联成一体,形成了一个古文化区。清雍正六年知县李天柱作有《太白楼记》,他在记中写道:“太白楼之建非创也,建楼而附于靖节祠之旁,并非强合也。邑乘载县治东北旧有太白书堂,久废弃,与靖节菊所同湮没,莫考余既议建靖节祠于菊江亭左,而复及兹楼,邑人士踊跃称善,令将次弟告成,请余一言以记其事,且以发明其所由来。”太白楼到清嘉庆年间,由知县吴篪倡歙邑吴金国扩建到对厅三间的规模。

  在文化教育方面,东流宋初就有“立学宫于县腋”的记载,学宫是地方儒学之所在,与孔庙同设一处,故孔庙亦称学宫。是祭拜至成先师孔子的场所。古时县衙设有教谕、训导,是政府管理学校的官员。清·嘉庆《东流县志·学校志》中记载,东流有四座书院,最早的是喻义书院,在瞻极门内(今东流酒厂处),明万历年间知县陈承芳建,崇祯年间改为关帝庙。其二是天然书院,建在天然塔(东流北塔)前,邑人周鹏飞奉其祖母周陈氏之命建造。其三是秀峰书院,建于乾隆四十二年(1778年),邑职员金城建,依塔建造的两座书院随着东流双塔的建造而建立。但到了1818年前后,两座书院又废。县志中记载之首的是菊江书院,乾隆十二年(1747)知县郭维建于西城内,二十三年(1758年)知县蒋授改建在瞻极门内,“前为大门,门房二间,丹墀左右房各三间,中为讲堂,有暖阁,左右书房各一间,阁后为宅门,门内为读书堂,左右房二间,周围以垣”。后历代县令、县丞都曾修缮和扩建,但在兵乱战祸中屡遭破坏。菊江书院成为当时东流最高的官办学校。

  从以上史料,我们可以看出,东流古文化区能够延续几百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与名儒作宰,崇文兴学分不开的。封建时代,县官被称为“父母官”,县令的意志决定一方的兴衰,地方上要办成几件事,没有县官的首肯和支持,是很难办成的。这些县官出于文化自觉,一任又一任的,对这些文化建筑,毁了又建,坚持不懈,实为难得。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东流人,人心向善,厚德传世。这一点从东流当地人民捐建天然塔、秀峰塔、建港口、引徽商,建设东流老街的历史就可以看出来。

  《东流县志》卷十七《古迹志》载,“东流北城外,临大江而耸峙者,为头矶,矶上旧有塔,曰天然,邑之文笔也。乾隆十年创建。”天然塔是为风水而建。乾隆年间的东流县令汪思回在《天然塔记》中写道:“中江之阴,吾邑在焉,岿然一城,屹立江表,西北一览,众山皆小,崩崖怒浪,激斗齿,用以锁钥,江关环拥”且“治西回龙山,培嵝卑伏,形家短焉,宜建塔。”于是,汪思回采纳精于堪舆之学的黄泰初之建议,决定建塔。旋得富户西浑源州吏目周飞鹏之祖母陈氏解囊捐建,工始于乙丑春三月六日,屹于丁卯秋七月十五日,用金七千二百有厅奇,才得以完成。塔的规制为“五级、六方,门六。高一十一丈,周六丈六尺,上雕甍,下秋石;外飞檐,内黝垩”,塔旁建天然书院,将绶在《天然书院记》中写道:天然塔“其下为书院,中讲堂,左右书室各五楹,厨泌(浴室)各一。后东西各三楹,苑一落”,足见当时书院规模不小,设施齐全,而且还有一个花苑。为何起名天然塔,是因为建塔筹款施工一帆风顺,又巧逢邑人李承祚乡试中举,大家认为是天然盛事,便名之为“天然塔”。

  秀峰塔矗立在城南牛头山上,始建于乾隆24年(1759),为候选刑部司狱金城所建。其规模略小于天然塔,结构大致相同,差异在于塔顶装饰,天然塔是因“培娄卑伏,形家短焉”,因风水而建塔,沿佛教相轮饰顶,有佛塔之意蕴。而秀峰塔,是因“增补文枢,更增秀气”而建塔,所以塔顶饰以斗笔,有“彩笔千宵之气象”。秀峰塔一侧建有学舍10间,陶公祠也由县治东北移至这里。一直保持至今,学校后迁至城内。

  说到老街,就要联系到徽商,徽商萌生于东晋,成长于唐宋,兴盛于明代中叶,那时有句名谚:“无徽不成镇”。东流老街的形成就得益于徽商的介入。东流地处江边,水陆交通便利,是天然的港口码头。建德、东流乃至徽州的木、竹、茶叶、山货都由这里运往安庆、南京、上海,沿江大城市里的工业品和食盐、渔货又从这里运往山里销售。东流人心向善,深谙经商之道,纷纷引进徽商来东流投资开店,使东流古之老街,逐渐扩大到明清时期,以十字街口为中心的东西南北四条街道,3500余间房屋,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高高的马头墙,雪白的墙壁,黑色小瓦复盖,大都一进三间,临街开店,里屋办厂,呈现出一派徽派建筑风格。现在保存完好的汪、金、高、安、李、鲍、杨、周等八大家,家家都有一部发家史。老街古朴、典雅、古径幽长,从中可窥测到昔日街市的昌盛与繁华,感受到文化底蕴的深厚。

  而今,东流这个滨江重镇,在历代东流人的努力下,在现代东流人的保护下,加之政府支持,先后修缮了陶公祠和秀峰塔,对现存房屋也采取了保护性措施,从而形成了街、祠、庙、塔、闸互相映衬的古文化区模式,使东流的人文景观更加亮丽,大大提高了东流的文化品位。

  清万照熙《天然图画》诗云:

  一塔天然俯碧流,登临四面景全收。

  山连吴楚开云日,江涌潇湘进客舟。

  袁树烟浮元亮圃,近城风扇谪仙楼。

  春光到处都成画,茅屋人家隔水洲。

  通过东流古文化区探源,使我们深刻认识到,乡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根,是中华民族的魂。乡土文化经过千百年的积累沉淀,是一种厚重、博爱的文化,是一种有韧度,有担当的文化,我们应当严加保护,一直传承下去。

来源:池州日报  作者:王庆云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