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党史频道共产党人

新四军人物传丁继哲

时间:2017-08-11 16:05:00

  丁继哲,安徽无为县观音乡人。1918年9月,他出生在一个佃中农家庭。1928年上了村里私塾,后进入县城一位清代举人办的学馆攻读,1937年读书结束。在私塾里,读了论语孟子四书、纲史书、唐诗宋词、《古文观止》等,学习成绩优异,受到老师和同学的赞许。10年间他勤学苦读,和外界没有什么联系,只想完成学业,将来能做个教师,不负父母和祖父的希望。

  一

  1937年,经丁氏家族的族长介绍,丁继哲当了族办襄川小学教师。同校的教师何际堂、周心抚,于内战时加入中国共产党,曾被国民党逮捕入狱,出狱后从事教学。他俩对丁继哲非常亲近关怀,不断给灌输革命思想,推荐阅读鲁迅、矛盾、郭沫若等人的作品。抗日战

  争爆发后,他们积极宣传抗日,先后又推荐学习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毛泽东《论持久战》等书。在这些教育启发下,丁继哲的思想认识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认为中共的抗日主张是正确的。

  日寇侵占南京后又侵占芜湖,和无为仅一江之隔。1938年1月,日机就开始对无为城轰炸,接着邻近的和县、含山、巢县被日寇侵占,县南的长江有日寇舰艇横行。无为县的东、南、北三面已受日寇包围,随时可能成为沦亡区。丁继哲所在的小学也停学了,他和其他教师在农村做抗日宣传,并推荐本县进步人士吕惠生为首,组织“无为县人民抗日自卫委员会”,准备建立抗日武装。但这一行动受到国民党政府的阻止,未能成功。

  为了抗日救国,丁继哲和县城一些知识青年离开无为故乡,长途跋涉,奔赴湖南长沙,寻找抗日救国的道路。在长沙住进了徐庭瑶设立的收容无为流亡青年的招待所,徐是无为人,曾任国民党的军长、集团军司令,此时他领导办机械化军事学校,正在招生。丁继哲报了

  名,但他是读私塾的,英文和数理化未及格,所以未被录取。于是他和无为流亡青年方绍骅、丁子介等找了八路军驻长沙办事处,要求投奔延安。办事处刘恕主任亲切接见了他们,表示欢迎。当时武汉保卫战正在进行,去延安交通已经断绝。因此,建议他们去安徽皖南,投

  奔新四军军部,那里需要抗日人员。

  听了刘恕的介绍,大家要求回安徽参加新四军,刘恕当即写了介绍信给新四军军部。丁继哲等离开长沙,经株州到南昌,走浙赣路到衢州,再翻山越岭进入皖南,先回到无为。这时无为的抗日形势大好,进步人士胡竺冰任县长,吕惠生任秘书,县里许多青年参加了工作。

  丁继哲和丁子介、方绍骅会见了新四军四支队第二游击纵队政治部主任黄育贤(桂蓬)、县委书记胡德荣,受到了热情欢迎,当即分配工作。

  二

  丁继哲被分派去农村组织农抗自卫队,并任队长,不久编为巢无边区游击队,隶属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随后与蒋天然游击队合并,编为江北游击纵队第九连。丁继哲又调入襄安镇襄川小学任教师,1939年2月,由校教导主任、中共区委书记阮振础介绍加入中国共产

  党,很快担任区委委员、镇党支部书记。襄川小学成了区委工作之地,县委书记胡德荣常来校布置检查区委工作。因此引起国民党的注意,镇长翟涛点了阮振础、丁继哲的名,并宣布教师一律加入国民党,否则不得任教。

  县委决定将阮振础、丁继哲调出学校,任命丁继哲为县委领导的部队新三连连长。1940年初,新三连编入江北游击纵队,丁继哲调任纵队教导队指导员。这年4月,国民党在无为大肆反共,调集重兵围攻江北游击纵队司令部。为了维护国共合作,江北游击纵队、舒无地委、无为县委,奉命撤出无为往淮南。经地委决定,县委活动于和含巢地区指导无为工作,由纵队派出一部分武装给县委重新建立新三连,调丁继哲任连长、指导员。

  三

  江北游击纵队、地委、县委撤出无为后,国民党更加实行反动统治。二区区委书记雷文、游击队沙德轩、陈孝如等活动在县的边缘百官圩。初夏的一个深夜,受到日伪军的包围,雷文、陈孝如两人,连同两位同志亲属,被捕入运漕日伪据点,需要很多钱营救。县委此时

  经济十分困难,战士们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经过研究,由丁继哲领导的新三连夜袭铜城闸鬼子据点,打开鬼子洋行。此战打得很出色,夺得一批货物,其中有布匹和日用商品,一批钱款,还有9头耕牛,这些战利品给战士们解决了夏衣。钱款交伪保长用于营救,被抓去的雷文、陈孝如等4人得以全部脱险。

  自1940年4月,国民党顽固派在无为破坏国共合作,发动了反共战争后袁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地委和县委撤出了无为。日寇乘机行动,于7月17日一举侵占无为城镇,国民党军队未作任何抵抗,弃城西逃去黄姑闸和三公山。无为城乡成为日寇铁蹄下的沦亡区,日军立即建立日伪政权,迫使无为人民过上了亡国奴的生活。

  县委书记胡德荣率部回到无为领导抗日,丁继哲率新三连随县委回无为,开展党的抗日救亡活动。先到无东三区,接着到无南二区和无西北四区五区,县委首先恢复区委和地方党的工作,组织发动农抗会坚持抗日。打击日伪政权,只允许在日据点近处的伪政权暂时存在,

  对伪保长约法三章,要他们真心对我,假意对敌。新三连积极开展游击,袭击下乡的日伪军,打击与日伪勾结拦路抢劫的武装匪徒,在运漕据点附近的魏家渡设伏,捉住他们。在宋庙乡邹村,收缴了国民党三区公所的逃亡武装。因此打开了无为的抗日局面,县委首先建立无

  为第三区人民政府,这是党在无为建立的第一个区级政权。经过斗争新三连发展成立无为县大队,丁继哲任大队长,胡德荣兼任大队政委。大队下辖3个中队,一中队队长周福正,二中队队长吕多端,三中队队长陈克士,在县委的领导下迅速打开了无为抗日新局面。1940年冬,成立和含巢无联合办事处,丁继哲任办事处军事科长兼县大队长。1941年5月成立无为县人民政府,设县自卫总队,丁继哲任总队作战参谋,主持参谋处的工作,领导无为地方抗日斗争。

  四

  塔桥,地处无为县城至襄安镇的中间地段,各相距20华里。日寇侵占县城和襄安镇之后,特在塔桥设立据点,构筑碉堡工事,常驻一个班日军,以控制县城至襄安镇交通线,对我抗日根据地的南北交通,构成了严重威胁。为了拔除塔桥据点,我军多次作了研究,认为据点工事坚固,难以攻破,加之离县城和襄安镇较近,日寇可以及时支援,故战斗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就会受到内外夹击。为此我军以强攻和智取,三打塔桥,取得了两战成功,收复了塔桥。

  第一次打塔桥是1941年秋,丁继哲领导无为县大队二中队,在欧大胜队长的指挥下发动进攻。日军凭借碉堡工事坚固和火力强烈,固守待援。经过激烈战斗,我军攻打未能奏效,撤出了战斗。这次虽未打下据点,但打击了日军的气焰,二中队也受到实战的锻炼。

  第二次打塔桥是1942年3月,新四军七师五十七团打的,丁继哲领导的无为县大队区武装起了配合行动。战前争取伪乡长设家宴“慰劳皇军”,郑福生参谋长率一支精干队伍埋伏伪乡长家,酒宴开始后,日军大吃大喝,郑参谋长率队乘机出击,全歼日寇,捣毁据点,此战夺得长枪10余支,机枪1挺,掷弹筒1个。我军无一伤亡。县区部队分头警戒县城和襄安镇的援敌,保证了打塔桥的战斗胜利进行。

  第三次打塔桥是1945年4月,县总队派第二连攻打,丁继哲是总队的副总队长。经过研究,利用鬼子保长的关系,乘日军要民夫重建据点工事之机,消灭敌人。二连连长魏明章、指导员吴中辉,率精选的战士23人充作民夫,通过伪保长带进据点做苦力。他们每人带一把铁锹,干挖土的苦力活,暗自分工每两人对付一个日兵鬼子。日军见这些苦力干得很好,也就放松了警惕。这时魏连长、吴指导员一声令下,同志们挥起挖土铁锹,同时打向日本鬼子,如同砍瓜切菜一般,鬼于兵被打得脑袋开花,全部倒在血泊中。当即夺取了长枪、机枪、

  掷弹筒和几万发子弹,捣毁了据点。

  驻在县城和襄安镇的日军,既感到骇怕,又恼羞暴跳,写信威胁,扬言要火烧塔桥周围60里。丁继哲向七师司令部作了报告。根据新四军七师曾希圣政委指示,他给襄安的鬼子写了回信,表明我们已做好迎击鬼子兵的准备,叫鬼子兵有来无回。这时县总队在襄安据点外围埋下了大量地雷,迎击鬼子到来,但日本兵也只是说说大话,实际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五

  横步桥是无为县城去西北乡一个重要通道,距县城约10余华里。日寇在桥边也设立据点,驻有一股日伪军,控制交通,对我新民区、南苏区不断侵扰。日伪军经常出据点进农村,抢劫掠取鸡禽肉蛋食物,找花姑娘。人们过着极其险恶的生活,对日寇恨之入骨。

  1943年3月间,日寇纠集重兵围剿我巢无抗日根据地。在区党委的领导下,新四军七师主力和党政领导机关跳出了日伪军的包围,到外线打击敌人。

  为了配合粉碎日伪军的围剿,丁继哲率南苏区中队配合县总队,对横步桥日军据点发起了火攻。战斗于夜间进行,战士们带着柴草、煤油潜入到据点的碉堡脚下,纵火焚烧,使日伪军措手不及,吓得丢弃据点,仓皇逃入县城。这次日本兵对我根据地“扫荡”扑了空,日

  伪控制区又遭我军袭击,终以失败而收场。

  1944年春,天寒地冻。无为县日伪特务郭金彪妄图搞垮我无为县总队新民区中队,用重金收买该队谢有应,郭说如能带队投降“皇军”,可以得到重金奖赏,还能当上重要官职。

  谢有应立即向中队党组织作了汇报,经新民区委研究决定,将计就计打击敌人,区中队向县总队作了报告。谢有应按照中队和区委的指示,与郭金彪再次秘密会见,答应率1个排队伍,携轻机枪1挺,长枪28支,“投降皇军”。但需夜间行动,城中要派军队到城外接应。郭金彪听了非常高兴,双方又具体研究了行动方案,保证按计划行动。为消除疑虑,他俩又烧香磕头,结拜为生死弟兄。

  谢有应回区中队又向党组织作了汇报。区委立即和附近的驻军我七师五十五团首长联系,请求以伏击战消灭出城接应的伪军,团首长接受了这一请求。

  郭金彪回城向日伪头目作了报告,日军听了也很高兴,把接应的任务交给伪军大队执行。

  “投降”和“接应”的夜晚到了。新四军七师五十五团派出1个营,由营长邬兰亭率领,于离县城约5里的叉阳口设伏,组织火力严阵以待。区中队配合主力行动,参加战斗。这是一个冰雪的寒夜,地面积有皑皑白雪,为了不让伪军发觉我军的设伏,指战员们都翻穿棉

  衣卧伏雪地,棉衣白布里子和雪的白色成为一体,因而设伏没有被敌人发觉。接应的伪军有两个中队,由伪大队长王杰义率领,出了西城门向北到了叉阳口。突然我军机枪步枪猛烈开火,伪军纷纷倒下或逃跑,大部分举手交枪,乞求饶命,一部分在夜色中逃回县城。大队长

  王杰义当了俘虏,经过教育放他逃回县城。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消灭伪军百余,缴获长枪百余支,我军无一伤亡。

  六

  1945年夏,新四军军部决定支援七师,派三师独立旅来到无为,在七师的领导指挥下,发展皖中(江)地区的抗日战争。独立旅来七师时间不长,但打了两次对日伪的重要战斗,打出了我军的威风,丁继哲领导的无为县总队和区中队,起到了配合战斗的作用。

  l、血战黄龙岗

  1945年6月,淮南铁路沿线日伪军100余人枪,与无为黄雒河镇日伪军相勾结,偷袭无为边区黄龙乡。刚来无为的新四军三师独立旅派出1个连,以黄龙岗为阵地,阻击入侵的日伪军。战斗进行很激烈,独立旅的连队在鲁大队长指挥下,一次次打挎敌人。日伪军受到很大杀伤,县区地方武装从敌人背后进行袭击,独立旅增援队伍很快就会到来,因此日伪军狼狈逃跑。此战独立旅的连队也有一些伤亡,鲁大队长在指挥中英勇牺牲,当时《大江报》还介绍他的生平和战斗功绩。

  2、收复无为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彻底失败,宣布投降,但入侵无为的日寇拒绝向新四军交枪。根据党中央毛主席指示和朱总司令命令,我新四军第七师和皖中军民,向日伪军发起了全面进攻,三师独立旅攻打无为城的日伪军,丁继哲领导县总队和区中队配

  合独立旅投入战斗。8月16日的夜晚,攻城战斗开始,守城的伪军在强大攻势面前交枪投降,独立旅胜利进入无为城。我地方武装进城搜捕逃散的敌伪,打开牢狱救出百余坐牢人。鬼子兵逃入徐家花园据点和西城塔中,负隅顽抗,最后随江边鬼子大队接应逃往芜湖。

  古老的无为城,从1940年7月17日被日寇侵占,至1945年8月17日我军收复,历时五年零一个月。这是一段充满屈辱、饱含血泪的历史,更是一段英勇战斗流血牺牲保卫国土的历史,是永远留在无为人民心中的痛心历史。

  七

  望城岗,地处巢县城南的近郊,是一座不高的土山,四周地势低平,它居高临下,一览无余,是对付巢南山区抗日根据地的前哨阵地。巢县城是日伪军从芜湖到合肥的中转站,军事地位重要,望城岗是巢县城的外围屏障,所以守卫巢城必须守卫望城岗.因此日伪在望城岗设立重要军事据点,构筑强固的防御工事,同巢城互为犄角,派重兵驻守,易守难攻。

  1945年在日寇投降前,我皖中区党委和新四军七师决定,在巢无首先攻打望城岗。谭希林师长亲自指挥,参战部队以七师五十五团第三营、五十六团、师特务营为主攻。派两个营在望城岗西北设伏,消灭巢城的来援之敌,巢无独立团于望城岗东面设伏,打击从东关、林头的援敌。丁继哲领导县总队和区中队参加战斗,还有地方民兵的担架运输。

  8月10日下午,我军向望城岗伪军据点发起进攻。在我军强烈攻击下,伪军不敢对抗,全部龟缩于碉堡工事里,固守待援。果然不出我军所料,巢城伪军派3个营兵力出城援助望城岗守敌,当即受到我伏兵歼击。另一路援敌受到我巢无独立团的歼击。这时部队从四面对望城岗发起总攻,打破据点,战斗胜利结束。此战共歼敌800余人,俘伪团长以下伪军5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30余挺,长枪400余支,对皖中地区日伪军起了重大威慑作用。

  抗战胜利后,无为县总队编入七师二十旅六○团,丁继哲任团政治处主任。不久七师奉命北撤至山东,成为华东野战军,打枣庄,全歼日伪军1个纵队,这是对日伪军的最后一战。

  枣庄是山东一个重要煤矿区,抗日时期是“铁道游击队”对日伪进行战斗的地区。盘踞枣庄的日伪军王继美部,是鲁南抗日军民的死敌,恶贯满盈,罪行累累。我北撤山东的新四军七师二十旅五十八、五十九、六○等3个团,奉命包围了枣庄王继美部,攻下外围据点,

  伪军困守枣庄一些建筑里。这时远在徐州的国军说,王继美部已收编为国军一个师,并派十九集团军副参谋长王纲进入王伪部指挥伪军行动,又由徐州派飞机给运送大量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构筑了防御工事,同时军事停战小组下达了停战令。因此我军对枣庄王继美伪军只

  作包围,不能进攻。1946年停战破裂,6月9日黄昏,我七师二十旅其中有丁继哲的六○团对王继美伪军发起进攻,至1O日晨7时结束,全歼伪军5000余人。伪军头子王继美率特务大队30O余人,钻入矿区地下一条坑道,再从一个远离矿区的洞口钻出来。我军和民兵已预伏洞口,将特务大队全部歼灭。指挥伪军行动的国民党十九集团军副参谋长王纲、伪军头子王继美、伪旅长兼预定专员鲍国安,均被活捉。

  全歼枣庄伪军的战斗已胜利结束,蒋军运输机从徐州运送军用物资到枣庄仍往来奔忙。因为战斗开始前,丁继哲的六○团一营营长季鸿、三营教导员杨杰,接受了七师政委命令,在全团攻入伪军据点后已将伪军电台和报务员控制了。这时曾政委用敌军指挥官名义致电给

  徐州绥靖公署,请求供应弹药用品,要报务员发报。因此蒋军飞机从10日上午7时直至下午17时,不断向枣庄空投军用物资,成为我军的战利品。

  枣庄战斗胜利结束后,全国内战爆发了。新四军七师二十旅奉命编入新四军六师十七旅,丁继哲任五十一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先后转战苏北山东,参加了涟水保卫战、鲁南战役、莱芜战役、泰山战役、南麻战役、临朐战役、孟良崮战役。进军豫皖苏,丁继哲任颍阜县委副书记兼县总队政委,南下大别山任六安县长、县委书记、独立团政委,继续指挥地方武装。

  建国后,丁继哲历任合肥市长、市委书记,省劳动局长、党组书记,省委工业部副部长,省重工业厅长、党组书记,省经委主任、党组书记,马鞍山钢铁公司党委书记、兼中共马鞍山市委书记,淮南市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中共蚌埠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省政协副主席。

  1990年离休,任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享受正省级医疗待遇。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方一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