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徽州休宁书法家詹景凤品茗逸事

时间:2017-08-30 11:26:00

  詹景凤(1532~1602),字东图,号白岳山人等,徽州休宁人。詹景凤是隆庆年间进士,曾任翰林院孔目和通判。他书画皆工,擅长颜体楷书,尤精草书;不仅是书法大家,也是嗜茶之人。出生于茶乡的詹景凤不仅喜欢喝茶,也熟悉茶情茶事;他在《明辨类函》“食法”中曰:“……吾新安六邑,并有佳茶;出茶之地不一,而黄山榔源步郎者胜。茶之品不一,而名雀名者优。顾其味较浓而其色不及虎丘,天池之鲜者,则以采取之过时与制造之非法也。近日仿吴中造法,而色香亦虎丘、天池矣。大谛茶以清明前头番为上。就时取之,及其嫩也;乘露采之,及其鲜也;即时制之,及其味未变也。迟则变矣,经宿则败矣。制而非法,则真损而味失矣。吴中鬻茶者,多以桂柳之芽相半,赚人青蚨,而茶非其茶,名天池、虎丘,固不如新安真也。”

  詹景凤为了说明茶叶要及时采摘、及时制作,茶味才真且鲜的道理,还特别举了个案子。他说“友人蔡督学伯华,常宦闽,与予言,闽中珍果荔枝为最,当熟时,即以口就枝上啜之,味最清香甘美。但一摘下,即就树下啜之,味便不知枝上。持归味又不如树下。经宿则空有甘在,令人易厌。予意茶味亦如是耳。若茶而至次番,则树之气力已薄,味视头番不帝减半,矧又以他树芽颖参之而不真乎。故茶之贵,真贵鲜也尚矣。”可谓是深知茶性也。

  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茶人徐渤在《茗谭》一书中,讲述了好友詹景凤品茗逸事及朋友调侃的趣事;说“新安詹东图孔目尝谓人曰:吾嗜茶一啜能百五十碗,如人之于酒。直醉耳。名其轩曰醉茶,其语颇不经。王元美、沈嘉则俱作歌赠之。王云说酒耶茶耶俱我有,醉更名茶醒名酒;沈云说尝闻西楚卖茶商,范磁作羽沃沸汤。寄言今莫范陆羽,只筑新安詹太史。”徐渤说詹景凤经常对人说自己喜欢喝茶而且是嗜好,有时“一啜能百五十碗”,这好像别人嗜酒一样,肯定是要醉的。尽管他“名其轩曰醉茶”,然说这话还是有点夸张,可谓“其语颇不经。”王元美和沈嘉也和我一样,承认他嗜茶出名,然“一啜能百五十碗”让人瞠目,所以就写诗调侃詹景凤。王元美就是大名鼎鼎的王世贞,他才识渊博,是明代文人“后七子”之一;沈嘉是诗人沈明臣,明代三大“布衣诗人”之一。而詹景凤与这几个才子是文友也是茶友,所以,相互间说笑虽不无嘲谑之意,然却有调侃之语;可谓是风致足羡。

  詹景凤的传世真迹以草书《千字文》最为著名,他78岁时所书《千字文》豪放跌宕,出神入化;作品完成后他意犹未尽,提笔于卷后款跋曰“寸天寒积雪”,“顾儿上笔砚,乃不作冻”;又有感于“乌薪在炉,松萝仙茗在壶,白定盌在手,”遂乘兴而书;却是“颇觉如意”。好一个乌薪在炉,松萝仙茗在壶,白定盌在手;使人仿佛听到了乌薪在炉中作响,也仿佛看到了仙茗在壶中曼舞;而当茶烟袅袅时,无疑能体味一种空明洁净的禅境……然喜欢“醉茶”的詹景凤却是栖身陋室,遥想在落英缤纷的山水间,凝墨而思,拥壶而吟。而这种潇洒与得意,却是让人真切地体会到品茗的舒适和惬意!

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郑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