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安徽新文艺的开拓者陈登科

———访陈登科革命伴侣梁寿淦

时间:2017-11-24 15:46:00

 

  合肥市寿春路342号,在一座二层红砖小楼的东头,今天在林立的新楼群中已显得既苍老又低矮。当我走进熟悉的大厅,见到从楼上蹒跚下来的梁寿淦老人时,我的双眼不觉湿润起来:以前每次到陈老家来,陈老和她爽朗的笑声犹在耳,今天只有她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了。

  梁老1927年生在江苏省盐城建湖县,和陈登科是《盐阜大众》时的战友:陈登科当报社记者,她当收发电报的报务员。从相知到相爱,他们于1949年7月在安庆结婚,相濡以沫,同甘共苦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五十年。

  铁骨红梅

  在那间简朴的大厅里,梁老向我谈起那如烟的往事……

  陈登科长期在淮北农村深入生活,1960年以省委工作队负责人身份,任亳县张集区委、公社、大队书记,构思、创作了一部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风雷》。这部小说从1960年5月在濉溪县龙湖村动笔写20万字,后转住宿县写成七十章(即第一部初稿),1963年由《人民文学》发表《风雷》1—6章,第7章起转在《安徽文学》12月号连载,1964年5月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发行。《风雷》在全国产生巨大影响,成为当时社教干部必读书。也是这部书,使陈登科成了文革中安徽第一个被批斗的对象,饱受了种种磨难。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各大报纸以显著的标题对《风雷》大毒草进行批判,随之陈登科的厄运到来。

  1967年11月2日,正在北京避难的陈登科,从来访的一名记者口中得知,江青已点了他的名,说他是国民党的特务。陈登科送走记者朋友后,对梁寿淦说:“今天中午吃顿饺子吧!另外叫孩子们到街上买点什么菜,我要喝酒。”梁老知道是和孩子们喝告别酒,当时就流下泪来。当天中午,全家欢聚一堂,每个孩子都向他敬酒。当最小的孩子站起来与他碰杯时,梁老再也忍不住,躲进卫生间抹泪去了。她明白陈登科的用意:他是为了在孩子们心灵深处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爸爸不是坏人!以后,他将孩子们支使到动物园去玩,他们夫妻二人去逛大栅栏,走在前门大街上,梁老的步履很沉重,她知道生离死别就在眼前。当时合肥造反派已把人关在铁笼子里游街示众,批斗对象有的胡子被一根根拔掉,还有的被打成脑震荡,差点儿死掉……,想到这里,她又把头扭向一边,偷偷擦去要落下的泪。江青当时地位特殊,炙手可热,被她点了名,难道还有活路吗?深深了解陈登科的她,并没有被吓倒。当陈登科要她领着孩子们回他苏北老家,他一个人去合肥时,她坚定地说:“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要死,我们死在一块!”此后,陈登科在上海被捕入狱,关押长达五年之久。她被造反派抓起来拷打,送往安徽青阳县看守所。他们朋友的家也被一次次查抄。两年后,她被从看守所放出来,监督劳动。一个人住在县医院一间小屋,每天做勤杂工,挑水、洗床单,酷暑严冬也不停歇,长期浸泡腐蚀,一双手全烂了……

  戴上国民党特务的帽子,陈登科在监狱备受折磨,患上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牙病,医疗部门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他硬是以顽强的毅力,从九死一生中活了过来。在狱中,他曾自己拔下被造反派打落后仅有的两颗牙,蘸着自己的血向党中央写信申诉,他在狱墙上用铁钉刻字述志:一时强弱在于势,千秋胜负在于理。他坚信党中央一定会给他昭雪平冤。

  刘海粟老人曾赠他一幅画:铁一般的梅枝上,绽放着火一样的梅花,叫《铁骨红梅》。这不正是陈登科和他们这对革命伴侣的真实写照么?

  那是1974年陈登科出狱不久,以治病为名到上海,偷偷遛进仍被造反派监管的刘海粟老人的寓所,两位离别多年的难友,述说离别情怀、各自遭遇,指点江山,开怀畅饮,刘海粟遂有此赠。

  风雨相惜

  陈登科是有泪不轻弹的铮铮铁汉,他对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妻子一腔深情,从点点滴滴小事,都能看得出来。他是安徽新文艺的开拓者,长期担任省文联、省作协的领导,经常出差,常常一年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家。她后来担任省文联机关党委书记,还要操持有六个儿女的家。陈登科经常风趣地向人说:“我现在连个家长也没有混上!”透过话语,能够看出他对妻子的歉疚之情。

  1978年8月,北京电影制片厂邀陈登科住北戴河一个月,写电影剧本《淝水大战》,由于忙,五十多天没理发,8月14日这天,老梁要来北戴河东山宾馆看他。他特地到街上理了发,容光焕发地迎接自己的妻子。虽然早就鬓发斑白,还像年轻人一样真挚、自然、一往情深!

  1980年10月,陈登科住在北京的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写稿,听说北京崇文医院新进口一台外国脑外科新式仪器,他马上想到老梁有头晕的毛病,就特地带她去作一次脑外科检查,直到检查后没有问题,他才放下心来。

  1996年秋,陈登科便血不止,医生怀疑是癌症。所有的人都瞒着他,聪明绝顶的他怎能不觉察到呢?他沉默寡语了。这下急坏了梁老,除悉心照料他外,特别将女婿苏多多找来,布置个特殊“任务”:“你要多找他聊天,只要他开口说话就行!”他就这样处处想着他。

[1]  [2]  下一页  尾页
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乔延凤            编辑:钱晶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