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安徽首家机器纺织工业创办人陈惟彦

时间:2017-11-28 09:58:00

  2010年4月4日下午,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破声,裕中纱厂(现裕中纺织集团)的51.3米高的烟囱轰然倒下。作为解放前芜湖市现代工业标志的“两个半烟囱”之一的“半个烟囱”(因烟囱较另两个矮,故被称作“半个”),走完了它94年的生命历程,灰飞烟灭。然而,一个名字却早已溶进了历史,留在芜湖这座古老城市记忆的深处。他就是裕中纱厂的创办者——安徽机器纺织工业的奠基人陈惟彦(字劭吾)先生。

  芜湖情结

  从石台深山走出来的陈惟彦,第一次踏上芜湖是在同治四年(1865)。当时,年仅9岁的他随母亲从家乡乘船沿青弋江到芜湖转赴南京,投奔在两江总督府参与军幕机务的父亲。

  光绪三十二年(1906)正月,时授二品衔的陈惟彦受两江总督周馥的委派,任皖岸盐务督销局监督(局长),兼任芜湖皖江中学堂(现为芜湖一中)监督(即校长)。这一年,他步入知天命的年龄。

  陈惟彦的思想开明,他执掌时的皖江中学,“提倡科学、自由与民主”的气氛十分浓厚。不少全国有名的革命学者都来学校活动过,其中便有从日本归国,后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中共早期党的领袖陈独秀。次年二月,陈交卸皖岸督销之任,举家由南京搬迁至芜湖定居。

  1909年3月,陈惟彦受清政府指派,出任湖南财政正监理官。辛亥革命后,他移居上海。可他对芜湖的情结一直没有改变。

  实业亲家

  1912年7月,陈的好友周学熙出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力约出山,致书婉辞,敦促益迫,”次年3月,陈“以情难固却,遂行到京。商议财政多蒙采行。奉简中国银行监理官及财政部盐务顾问”。同年9月,清末状元、靠创办大生纱厂起家最后成为著名实业家的张謇出任北洋政府农商总长。两人遂成为阁僚。

  张謇45岁才有了独生子张怡祖。他老来得子,对儿子的疼爱和期望可想而知。他早早地为儿子物色媳妇。同样,他对自己未来的儿媳标准非常高。在《自订年谱》中,他这样写道:“余之为怡儿择妇也,盖审之又审。必礼法旧家;必仁而不贪劳,商农而不论侩者;必女曾治旧学有新知识者。 ”这样近乎苛刻的条件,终在1913年有了眉目。 6月7日,张给友人赵凤昌信中称:“又有人说陈劭吾之女者,一十九,一十七?并贤淑云。 ”

  张謇信中所说的是陈惟彦的次女,名开成,字石云,毕业于上海启明女中(今上海市第四中学),不仅人长得漂亮,且才华出众,她的英语、国文和音乐水平都很高。 1915年11月,张謇独生子张怡祖和陈惟彦之女陈开成携手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就这样,靠纺织业起家的张謇和陈惟彦两家成了儿女亲家。除了张謇这层关系,陈惟彦与南京丝织业大王、南京商会会长、“红顶商人”魏家骅也有一层姻亲关系。陈的侄子陈范有之妻,便是魏家骅的侄女。

  得准办厂

  1914年欧战爆发,外国纱布输入锐减,一时间国内市场棉贱纱贵,经营纱厂能谋厚利。陈惟彦遂产生在自己家乡附近的芜湖创办纱厂的念头。 1915年3月,周学熙再任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一上任,他即对财政体制进行改革,财政“约计每年可余二千万”,“欲以兴办实业,提倡纺织。 ”1916年,北洋政府财政破天荒地安排各省实业经费272.9059万元。

  1916年初,陈惟彦四弟陈一甫与周学熙在天津创办华新纺织公司。袁大总统任命周学熙九弟周学辉为督办,并批准开办筹备费由政府拨款。 4月23日,安徽黟县人金邦平继任北洋政府农商部总长。这为陈惟彦创办裕中纱厂提供了契机。1916年,经北洋政府农商部批准,陈惟彦在芜湖开始创办裕中纱厂。他通过周学熙的关系,将皖岸盐务督销局准备上交北洋政府财政的盐务税20万两白银,划拨给裕中纱厂,作为创办基金。

  随即,陈花了5万两白银在芜湖陶沟狮子山外购买土地71.01亩,一面花10万两白银通过上海洋行向英国订购机器,一面聘请英国工程师绘制建厂图纸,动工兴建厂房,揭开了安徽机器纺织工业的序幕。经过两年的建设,厂房完工,机器也从国外购来安装就绪。可是在天津却发生了一件出乎意料之事:有人弹劾周学辉,要求将华新纺织公司督办易人。周学熙几经周折,最后找到时任北洋政府总统的徐世昌,终将督办改为商办。

  此事也给裕中纱厂敲了个警钟。

  集股商办

  为避免重蹈华新纺织公司的复辙,陈惟彦通过努力将裕中纱厂也由督办改为商办。

  1919年5月,裕中纺织股份有限公司筹备会在上海召开,议定公开招股80万银元,共8000股,每股100元。

  招股公告发出后,出于对陈惟彦的信任,大家纷纷响应。陈惟彦集股约6万两白银,其余集股较多的有:宁松泉约4万两、刘晦之约2万两、翟展成约5千两。

  这些热衷参股的人中,虽然家不在芜湖,但离芜湖较近,与芜湖有着不解之缘,且身上都有一定的背景。宁松泉,安徽青阳人,民国初年先后在芜湖开办了宝裕纱号、永丰裕布号和承裕钱庄;在上海泰古辉栈专门为汉口、九江、芜湖等地的洋布纱业办货。刘晦之,安徽庐江人,晚清重臣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子,在晚清朝廷中,历任户部郎中和大清银行安徽总办,进入民国后,任中国实业银行上海分行经理(后任总行经理)。江干卿,安徽旌德人,在南京开过德生钱庄,受张謇之聘任上海纺织厂总经理,他的四弟做过袁世凯北洋政府的安徽省代理省长。

  同年,裕中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董事会。董事会设董事长1人,监察董事1人,董事5人。第一任董事长是创办发起人陈惟彦,董事是宁松泉、刘晦之、江干卿、周复久、翟展成等人。江干卿任纱厂总办(即总经理)。

  因大部分董事家住上海,故董事会办事处设在上海。董事会多半在上海召开,一切决议交给在厂的总办江干卿具体执行。总办管理前厂和后厂。前厂处理一切行政事务,具体工作由会计室执行。开办之初,会计室主任由陈惟彦的本家陈密之担任(后曾任裕中纱厂总经理,1941年去世)。

  功成名就

  1919年4月间,裕中纱厂招工广告遍布芜湖的大街小巷。一些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纷纷应聘。在裕中纱厂开工初期,全厂约有800名职工中,除200多名技术工人是从上海以高薪聘请的外,有近600人来自芜湖本地。

  这年5月,裕中纱厂正式开工生产。当初,因引擎马力不足,只开纱锭1万枚。年底,使用了美国的蒸气引擎后,动力加大,生产能力每昼夜约出40件纱。棉花主要来自安庆、合肥、乌江、东至等地,也有小部分是从印度、美国进口的。生产的10支、16支粗纱,以“三多”“四喜”为商标,通过本埠各纱号,在省内各地出售,也有少数卖到南京一带。

  当时,欧战刚刚结束,帝国主义忙于医治战争创伤,中国市场的进口棉纱仍在继续减少,国产棉纱供不应求。此前,安徽的棉花大都运到上海出售,上海棉纱行销到芜湖各地,付出运费大。裕中纱厂开工生产后,在厂门口以低于上海15%的花价收获棉花,高于10%的纱价出售棉纱,低入高出,获利甚厚。 1920年,盈余11万元,按股本分发股息8厘和红利8厘。

  1920年,日本棉业萧条,日商把战时从英国订购的棉纺织机器运来中国,设立工厂。1922年至1925年间,达到顶峰。裕中纱厂在洋纱的打击和排挤下,销路停滞,产品积压,资金周转遇到困难。陈惟彦从中分析找出了问题的症结:一是裕中纱厂承担的各种苛捐杂税太多(日商只收一次税,且负担轻);二是芜湖商号对销售裕中纱厂的棉纱积极性不高。于是,他决定在芜湖定向扩股。当时,皖南镇守使马联甲听到这个消息,就派士兵抬了5万银元,送到裕中纱厂,硬要入股。裕中小股东和芜湖各商号,都把裕中纱厂看作一块肥肉,抢着入股。

  裕中纱厂扩股后,有地方军阀势力马联甲做后台,芜湖各纱号的加入,销售又一度通畅起来。 1923年,陈惟彦因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一职。接任者是他的本家、安徽太平(现黄山区)人陈少舟,总办一职则由其弟陈西甫担任,其子陈正有继任董事。1925年9月22日,陈惟彦病逝于江苏如皋。

来源:江淮文史  作者:吴熙祥            编辑:钱晶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