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党史频道共产党人

粟裕在对日作战中亲自指挥的几次重要战斗

时间:2017-12-01 17:32:00

  粟裕是我军卓越的领导人,杰出的革命家、军事家、战略家。全国抗战爆发后,粟裕率领浙闽边抗日游击总队加入新四军战斗序列,先后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江南指挥部和苏北指挥部副指挥、新四军第一师师长、苏中军区司令员、苏浙军区司令员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他亲自指挥了几次重要的战斗,打出了新四军的威风。

  韦岗伏击战

  1938年6月15日,经过3个雨夜的急行军,粟裕率领新四军先遣支队到达江苏句容的下蜀车站,并连夜实施破路作业,京沪铁路交通为此中断达数小时。

  按照计划,先遣队破路后即可撤退,但粟裕临时决定在附近的韦岗组织一次伏击战。这是因为他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从镇江到句容的公路运输相当繁忙,而公路所穿过的韦岗一带尽管树木稀疏,但有许多高低不平的小土丘,可用于隐蔽埋伏。以粟裕多年从事游击战的经验和眼光来看,他认为这是一个打伏击战的绝佳地形。

  当时新四军还从未与日军面对面地打过仗。新四军的装备很差,整个先遣队只有两挺轻机枪,其余枪支都是旧的,有的缺少瞄准器,有的为便于打游击,长枪已锯成了短枪,还有的是埋在地下许久、刚刚才挖出来的。实事求是地说,先遣队并无在韦岗打伏击战并一战成功的把握,更何况是在计划以外的战斗。

  先遣队本来有一架电台,做类似的决定粟裕需要向上级请示报告,那样的话,上级未必会同意,但正好行军途中电台灯泡烧坏了,这就为粟裕“先斩后奏”创造了条件。

  在伏击战中,确实也遇到了很多事先想不到的问题。新四军与八路军不同,他们由留守南方八省的游击队员组成,对正规战的技术已然有些生疏,加上又没有时间在皖南整训,仓促投入实战,马上陷入了手榴弹投不远、步枪也打不准的窘境。相比之下,先遣队在韦岗伏击的日军车队,属野战重炮兵第五旅团。该旅团参加过淞沪会战,尽管都是炮兵或辎重兵,但官兵的军事素养很高,射击技术非常精准,只要在两百米范围内,均能命中目标。

  粟裕和先遣队在战斗中多次遭遇危险情况。第一次是一名躲在水沟里中弹负伤的日军军官,突然端着刺刀向粟裕刺来。幸好粟裕身后的警卫员及时开枪,才得以化险为夷。

  第二次是双方相持不下,先遣队的机枪火力够不到敌人,而因为日军枪法准,先遣队轻易又冲不上去。粟裕及时把一名机枪手调到路口以北的制高点,对日军进行俯瞰射击,一下子改变局面,击垮了日军。

  韦岗伏击战的战斗规模和战果都不算很大,一共击毁4辆汽车,打死打伤20多名日军,即便在新四军战史中,这也仅属于中小型战斗,但它在当时的意义和造成的影响力不可低估。战斗结束后,国民政府军委会立即给新四军军部发来了嘉奖令:“叶军长:所属粟部,袭击韦岗,斩获颇多,殊堪嘉尚,仍希督饬继续努力,达成任务。”

  最重要的,恐怕还是把新四军在苏南民间的形象给树起来了。这次伏击战打响之前,江南民众已有半年多没有见到一支像样的中国军队。日军因此在江南非常嚣张,三五个日本兵,甚至是徒手士兵,都可以到远离据点十里八里的村庄横行,老百姓毫无抵抗的能力,敢怒不敢言。“走在路上,到处可见断壁残垣,真是满目疮痍。正值农忙季节,却因兵荒马乱,田地早已荒芜。”

  韦岗伏击战一打,老百姓知道新四军敢打能打日本人,便逐渐把新四军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心理依靠。以《茅山引路人》的作者樊玉琳为例,此人原是句容地区一位颇有声望的名士,曾当过国民党的区长,他一度对新四军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正是韦岗伏击战等战斗让樊玉琳感到新四军“有智谋有办法”,开始积极支持,后来还担任了新四军所领导的四县总会负责人。

  官陡门奇袭战

  随着苏南新四军力量的增强和攻击袭扰次数的增多,日军试图采用“梅花桩战术”来对付新四军的威胁。“梅花桩”是形象的说法,其实就是指碉堡据点。日军先以交通网为基础构建封锁线,再依据封锁线,在其内部设立“梅花桩”,从而以这样一个个棋盘式的小块来压缩新四军的活动范围。

  粟裕指挥的官陡门奇袭战,就是要打破日军的围困。他所选定的奇袭目标当时被日军认为是安全系数最高、完全可以高枕无忧的据点,这是因为官陡门处于封锁线的中心位置,如果新四军逼近,日军能立刻予以援救:半个小时之内,各个小据点的增援部队可完全到达官陡门;不用两分钟,飞机便能飞到官陡门上空,对地面部队进行低空扫射和轰炸;官陡门未超出芜湖日军炮兵的射程,只要接到呼救信号,炮兵就可实施火力支援。

  在官陡门奇袭战中,粟裕攻敌所不防,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1939年1月18日晨,在参战官兵都不知道要打哪里的情况下,他率新四军第二支队第三团离开根据地,冒着寒风冷雨,对官陡门进行了长途奔袭。

  一个早上部队走了50里路,到达第一个预定地点时,粟裕传令下午哪儿也不去,就地住宿,并且除少数工作人员外,一律不得外出。

  1月19日,原地停留,直到粟裕掐着表,看着到了预定时间,第三团才偷偷上船。

  晚上9点,部队弃船翻过堤埂,改乘预先准备好的船。这几只船原先都是用来装肥料的,所以没有人注意。

  晚上12点,到达第二个预定地点,部队进行隐蔽集结。曲曲弯弯,绕来绕去,大家都已经转得晕头转向,但具体要奔袭哪一个据点,基层官兵仍然毫不知情。

  1月20日晨,粟裕还是没有宣布作战地点,他只是继续作政治鼓动,午饭以后的命令是:睡午觉。

  在安排士兵睡午觉的同时,粟裕召集排以上干部开会,将作战任务逐一分配下去。

  吃过晚饭,在避开当地百姓后,粟裕才召集全军讲话,正式宣布了进攻官陡门的决定,而这时官兵的情绪已调节到了非常亢奋的状态。

  当天晚上5点,第三团向官陡门进发。出发地点距离官陡门还有70余里,再往前去,很难再保守秘密,因此部队必须一夜间赶到。

  在此之前,粟裕都是围绕一个“奇”字做文章,自此之后,他重点要求一个“快”字,部队急速行军,速度比平常加快了三分之一。

  行军至晚上10点,部队被一条河挡住去路。经过搜寻,共找到一大一小两只船,小船仅能装3个人,大船最多也只能装10来个,更为棘手的是,小船上没有划船工具。

  粟裕估算了一下,要按目前的方式渡完整支部队,得花费4个小时,而部队距离官陡门还有30多里,又要摆渡,等战斗打响,天也亮了,天一亮,攻击难度势必加大。

  为了抢时间,粟裕一边下令对河对岸进行警戒和封锁,一边把部队中预先选好的一批水手喊出来,让他们帮助大船的船老大划船,以加快渡河速度。至于小船,则用绳索连起来,直接从两岸拖。

  部队上下船仓时,粟裕都安排了专人招呼,以防止滑倒耽误时间。这样依靠两条“快速水道”,第三团终于在两个半小时以内得以全部过河。

  凌晨2点,在距离官陡门还有20多里路时,部队又被一条河拦住了去路。此时粟裕面临两个选择,或坐渡船,或绕路走,前者估不准时间,后者能估算时间,但风险无疑要大上许多。

  粟裕略一沉吟,便决定绕着走。他命令部队跑步前进,“走快点,冲猛些”,即使被敌军发现也不要紧。

  4个小时后,奇袭部队接近官陡门,从开始攻击到战斗结束,只用了8分钟,加上清扫战场,也不过花了20分钟。当日军援兵和飞机闻讯赶到时,第三团早已撤出了官陡门。

  官陡门奇袭战共歼灭伪军200余人,活捉57人,仅伪军司令一人因在芜湖未归而侥幸漏网。第三团只有一名卫生员和司号员负伤,其他人员基本没有损失。此外,缴获到的机步枪、手榴弹、子弹很多,除去消耗掉的弹药还有很大盈余。

  在官陡门之战中,粟裕谋划之精、出兵之奇、行动之快、用时之短,都堪称突袭战的经典范例,其中甚至可以依稀见到史书中“李愬雪夜下蔡州”的影子。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赵劲            编辑:钱晶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