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合肥方言语汇伢称谓的由来

时间:2017-12-22 10:30:00

  合肥方言里称小孩为“伢”算是特色之一,甚至许多外乡人在合肥生活久了也学着喊。可你知道“伢”这个称谓的由来吗?那可是一段尘封了千年的历史。合肥市军休二所的宋汝言先生致电我们,娓娓道来。虽为一家之言,却不乏趣味之处。

  合肥人称呼孩子为伢,妇女怀孕叫怀伢,妊娠反应叫害伢,生孩子叫添伢;婴幼儿喊毛伢,童年喊小伢,少年喊大伢;两个孩子以上称伢口来。

  过去人家孩子多,有的直接以伢给孩子作小名,按年龄大小分别以大伢、二伢……呼之,既顺口又亲热。

  伢是对未成年人的昵称,成大人后改呼大名,如果再喊须在伢的后面加上语末助词,如“伢口来”、“伢啊”、“伢啦”等等。加了助词的伢就不再是称谓了,而是一种特殊情感的表达,只有上人对下人才能呼唤,否则就会被认为是不敬或骂人。

  称谓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人名称谓包括乳名通常一人一名,直接反映着起名者的内心世界和对受名者的美好期盼。合肥人把伢作为孩子的共同称谓,并形成统一的称谓习俗,其中不仅反映了合肥独特的地域文化传承,也见证了一段尘封千年的历史,承载着世世代代合肥人对美好未来的共同追求和期盼,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说到伢称谓的由来,还得从东汉合肥侯国的首任合肥侯坚镡讲起。

  建武六年(公元30年),光武帝刘秀定封东汉开国功臣坚镡为合肥侯,加封人旺物阜的合肥为其封国。坚镡来到合肥后,在南淝河北岸(今长丰路与肥西路之间)兴建的侯府落成不久,夫人生得一子。功成名就、多喜临门的坚镡回想起当年追随皇上,平河北、征南阳、破欣奉身受三创,特别是被困宛城的一年中,粮断兵寡,饿食野草,敌攻自当矢石,死里余生。深感目前的拥有来之不易,便决定给儿子起个既体现自己治国修身理念,又期望后世子孙永享荣华富贵的名字。

  坚镡信奉道教,道家认为上善若水,便给儿子起了个见水见志的名字——鸿。希望儿孙既有鸿鹄之志,又能像水一样上下通达,左右逢源,包容洒脱。

  “光武二十六年(公元50年),镡卒,子鸿嗣”(后汉书)。坚鸿吸取西汉时期本地区淮南王刘安父子的教训,给儿子起了个反映自己守成思想的名字——浮,希望儿子审时度势,安守本份,坐享荣华富贵。

  浮为动词,有轻薄、游离、飘零之感。坚鸿给儿子命名浮取的是笔画之意,其中左边的三点水旁为遵照父亲名中见水的要求,希望儿子审时度势,顺应潮流;右边上面的一撇表示着力固守本分;中间的三点和下面的子代表食之子民、穿之子民、用之子民,坐享荣华富贵。

  坚鸿勤勉务实,本分低调,不图外财。东汉思想家王充《论衡》和《嘉庆合肥县志》中记载的汉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巢湖出黄金,坚鸿与皖民小男陈爵、陈挺拾金不昧的事迹,特别是“国自涉水掇取”、“遣门下椽程躬奉献”和“庐江太守以献”等情节,反映了坚鸿身段柔软,淡泊名利。

  “鸿卒,子浮嗣”。坚浮没有按照祖父的意愿给儿子取个见水的名字,而是根据父亲安守本分的要求,从《荀子·荣辱》:“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中取“雅”作为儿子的名字,希望儿子安守本分,做个高尚的人。

  坚浮一生追求雅致,世袭合肥侯后,按照雅的要求设端官以整肃吏治(见合肥侯府遗址出土封泥:“合端”),兴学堂以教化乡风。他自己带头读雅书、讲雅言、听雅乐、行雅道,被人们称为“大雅”。凡衣冠不整,举止不端,谈吐不雅者一律不准进入侯府,难登大雅之堂。百姓敬而远之。

  “浮卒,子雅嗣”。坚雅为了拉近因父亲过分追求雅致而疏远的百姓关系,口头上不断宣传父国和子民是一家人,行动上将侯府的家奴一律改以“家人”相称,在与民众接触时是大还大是小还小(敬老爱小)一律以家人相待,凡年长者见面时免行跪礼,免称父国,可直呼其雅。他还实行轻徭薄赋,特困接济政策,使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坚雅的行为在封建社会早期无疑是社会政治的进步,深深地感动了合肥人民,长者们认为雅是侯国之君,即便是一家人也是一家之主,雅大老小没有尊称和礼数不成规矩,便主动将免称父国改称大人(自称小人),免行跪礼改行拱手礼。由此形成“雅大老小一家人”的口头语,承载着人们从当牛作马到做人时的自豪和喜悦之情,传遍千家万户。

  坚雅死后,朝廷终止了坚氏家族对合肥的世袭。此后至汉献帝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魏废合肥侯国的数十年间,合肥侯的“肥缺”一直由皇室宗亲充任。这些养尊处优惯了的皇亲国戚们,为了满足自己醉生梦死、荒淫无度的生活,欺男霸女,强取豪夺,把一个繁华富庶的合肥弄得门市冷落,民不聊生。人们思念雅,期盼雅的重新出现,便纷纷以雅的谐音伢作为孩子的称谓(合肥方言雅和伢为同音),把生存和过好日子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伢(雅)口来、伢(雅)啦、伢(雅)啊成了当时人们无奈时的呼唤,绝望时的嚎啕,愤怒时的呐喊。

  千百年来,合肥伢的称谓随着人员的迁徙和流动,在很多地区流行开来。至今合肥地区仍有“伢(雅)大老小一家人”、“一家伢(雅)大老小”之说,仍把能否做到“是大还大是小还小”作为衡量和评价伢们人品素质的重要标准。

  如果说坚镡因战功彪炳史册,而坚雅则因亲民获得永生。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宋汝言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