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谢蔚明:从陈瑶湖私塾生到全国知名报人

时间:2017-12-27 16:46:00

  少年失怙学徒期间不忘自学

  谢蔚明,1917年出生在今陈瑶湖镇水圩村。据清.光绪三十二年重修的谢氏宗谱记载:水圩谢氏系旧桐诚东乡望族。其先祖来自徽洲(地名,即黄山市一带)。到了宋朝时四十世祖仁溥公迁桐城之高蹊里。最早迁居水圩的是明朝宣德年间的五十世祖庸公。迄今已五、六百年矣。水二谢氏祠堂还保留一块“怀远将军”的牌匾,指的是水圩谢氏四十六世祖克明公。据了解,水圩的得名一说是谢氏一位先祖叫谢水围。另一说是水圩四面被水围困,彼时的水圩村前村后是东西宽十余公里、南北长约二十公里的陈瑶湖。解放后,围湖造田,只余3万亩。

  水圩所在的旧桐城东乡一带,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穷不丢书、富不丢猪。不仅如此,这一带还有尚武之风,清咸丰年间的水圩人谢依俊能够单手托石磨作茶盘给客人端水,后列“三十六名教”之一。谢蔚明家境较差,但他的父母仍把他送到私塾。不幸的是,到他十四岁时,便遭到丧母之痛,因家贫而辍学,经人介绍,到附近江心洲大通和悦洲舒复兴布店当学徒谋生。次年,他的父亲又不幸去世。年少失怙,谢蔚明没有沉沦,反而更加自强不息。当时,布店收购了大量《申报》、《新闻报》当包装纸,他对这些报纸视之如珍宝,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旧报纸上的副刊作品,并开始学习写作,尝试向报刊投稿。

  投身军营参加南京保卫战

  谢蔚明的表兄徐良复,在武汉任亚细亚油栈“华人总管”,也就是买办,他好不容易替谢蔚明弄到了一份看管仓库的工作,月薪16元大洋,可谓不低。但是,“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我订的《武汉日报》送来,我一边看报,一边流下热泪,还捏起拳头捶打桌子。我痛恨日本鬼子侵略,又为中国军队奋起而激动。强烈的爱和恨的感情交织在一起,使我决心把青春、热血献给抗战。”(《蔚明先生自传》)他毅然舍弃了好不容易得到的不错的工作,同年九月,考取教导总队(即黄埔军校16期),当上一名上等兵,开始军旅生活,参加了南京保卫战。

  谢蔚明在《亦忧亦喜话平生》中写道:“城破之日,奉命突围,先后从下关、八卦洲鲜血染红的江面和浮尸中,在敌舰监视下突围逃生。”他在2000年写成的《我所亲历的南京大屠杀》一文中,对当时的描述更加详细:“‘八一三’淞沪抗战揭开全面抗战序幕。一个月后,我带着抗日救亡的激情走上东战场,在南京教导总队入伍,当上一名新兵,时年20岁。我所在的连队担任南京太平门到中山门一线防务,士气高昂,下定决心要与阵地共存亡。不料12月12日夜晚,突然奉命撤出防区,从和平门城头缒城下到城外。一墙之隔,改变了人际关系,在城内,军纪严明的战斗集体,一到城外,变成一盘散沙,谁也顾不得谁。我成了失群的孤雁随着人流涌向下关江边。天色微明,拥塞在下关数不清的官兵,万头攒动。我碰上连队一伙伴,彼此合作找来一些木料,绑成木筏,放流大江,目的地是北岸浦口。我们错把八卦洲当成浦口,刚刚放弃木筏上岸,猛然机关枪声大作,枪弹当头掠过。原来是一艘日本军舰飞速开来,一边航行一边开动机枪,我身旁的士兵下巴中弹流血不止……”

  谢蔚明在八卦洲上躲避了数天,无法脱身。而且,日军已经发现了八卦洲上藏有大量中国官兵,派军舰严密监视江面,每到夜晚,敌舰就启动探照灯,一旦发现有人偷渡,就用机抢扫射,中弹而亡者惨不忍睹。

  一天夜晚,大雾弥天。谢蔚明忽然发现一条民船停在江边,船上坐着二三十个军人,因人多船搁浅在岸边开不动。船上军人要他把船推动,作为上船的条件。他不顾寒夜水冷推船,等到江水浸到颈脖子,船动了。船上的人将他拉上船,老船夫摇动双桨驶向江心,最紧张的是穿越敌舰封锁线。一夜江风,谢蔚明浑身湿透。但他愣是挺住了,后来也没有生病,他说,这与小时候习武的底子和当时年轻分不开。天亮时分,他踏上苏皖两省交界的土地,就这样奇迹般地脱险了。他后来听说,日本侵略者登上八卦洲烧杀掠夺,所有被俘军人在江边站队,用机抢扫射,然后沉尸江中。

[1]  [2]  下一页  尾页
来源:人民网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