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皖东乡民唤猪叫“拗拗”

时间:2018-01-16 16:42:00

  皖东的山野乡间有丰富而生动的呼唤家禽家畜的语言,有用“啄—啄”唤鸡,用“咿吧、咿吧”唤鸭,用“咕—咕,咕—咕”唤鸽子,用“嗷—啦,嗷—啦”唤牛,用“喔嗷,喔嗷”唤狗,用“咪—咪,咪—咪”唤猫,用“噢—唠唠”唤猪等等。究其来源是摹拟家禽家畜的叫声或它们相互间的呼唤声。然而,也有人用“噢—拗、拗、拗”来唤猪,称猪为“拗拗”,称小猪为“小拗巴”。这种指代习俗,相传源于北宋王安石变法。

  北宋神宗熙宁年间,任用王安石为宰相,实行变法图强。王安石的人品、道德、学问,在当时没有人不交口称赞的。朝廷众多官员眼见大宋江山矛盾四起,都寄希望于王安石挽救天下之危机。待实施新法,损害了皇宫、外戚、官僚地主及豪商的利益,他们又不顾新法取得的成绩,一概加以反对。神宗皇帝与新法实施官员经受了多种攻击。在二次罢相后,王安石被封为荆国公,以宰相身份外任江宁府(今南京市)通判,到地方资禄养老,退居金陵钟山半山堂,颐养天年。

  这一天,王安石从东京汴梁起程,隐姓埋名顺水道南行,二十天后到达濠州钟离城(今滁州市凤阳县临淮镇)。王安石决定上岸从陆路南行,一则可以观光养性;二则可以考察民情,了解新法实施之利弊。他进入钟离城一家茶馆,看见墙壁(似今天的公共宣传栏)题诗云:“祖宗制度至详明,百载余黎乐太平。白眼无端偏固执,纷纷变乱拂人情。”分明是守旧派在指责王安石,抵毁新法。王安石心中不悦,第二天就匆匆离去。天将午时,已走了四十里地,到达一集镇,稍作休息。王安石看见墙壁上题有诽谤新法的诗句,气愤之下继续南行,又走了三十里,遇有驿站(今滁州市定远县练铺集)。王安石不愿惊动官府,就又南行五里,进了一个村庄,准备在此过夜。王安石又见墙壁上有谩骂新法的诗句,房东也在咒骂王安石不止,他只好乘月光再南行几十里,投宿在山林中的村落(今定远县池河镇北)。

  主人家是一位老妇人,安顿好客人后,就去休息,王安石挑灯一看,墙上也有题诗,说的是实施新法害人又害已,充满着怨恨与指责。第二天清晨,老妇人同一女佣人赶两头猪到圈外。佣人舀来米糠,老妇人拎来水倒在猪槽中搅拌,口中呼唤猪道:“啰,啰,啰,拗相公来!”唤了二声,两头猪跑步拥到猪槽边吃食。女佣唤鸡道:“啄,啄,啄,王安石来!”一群鸡飞奔过来啄食。众人见此情景很惊讶,追问道:“老人家为何这样唤猪唤鸡?”老妇人感慨地说:“当朝宰相王安石,人称浑名‘拗相公’,颁布新法残害我们老百姓。我守寡二十年,无儿无女,仅同一佣人过活。我们两个妇道人家也要上缴免役、租役钱。钱虽然缴了,但差役仍没有免。我本来是以桑麻种植为业的,可蚕还未眠,官吏就来借丝钱用,麻还未上机,也要借布钱用。桑麻不能种,只好养猪养鸡,等官吏们来要役钱,就交给他们或宰了款待他们,自家不能吃上一口。所以百姓怨恨新法,到了恨之入骨的程度,就把养的猪、鸡等牲畜都呼唤作‘拗相公、王安石。’现在老百姓拿王安石是没办法了,盼望上天有眼,叫他来世投胎成猪、狗,把他烧煮炒吃了,用来解心头之恨吧!”王安石听了后暗自垂泪,看到新法在实施过程中,被基层的贪官污吏利用,出现了敲诈勒索、贪污腐败、残害百姓的恶果,真是事与愿违!他痛心疾首,感愤不已。一夜之间,他急红了双眼,急白了头发。到金陵半山堂后,王安石念佛烧香,以解胸中郁闷。宋哲宗元佑元年,高太后专权,起用守旧派首领司马光为宰相,尽废新法。王安石更加忧愤,积郁成疾,不久便与世长辞。

  被革命导师列宁誉为“中国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改革家”王安石,主张变法图强,倡导“天变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的“三不”精神,对后世的改革家、革命家有很大的影响。

  王安石的变法涉及到北宋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许多领域。他对社会的观察是非常敏锐的,善于抓住典型进行改革。新法基本上以国家利益为重,在解决社会实际矛盾时,适当考虑了农村乡户地主及有产者、城市中下层工商业者的利益,带有“抑兼并”的性质。因此,受到了大官僚地主、豪商大贾、皇亲贵族等特权阶层的强烈反对。同包拯结为亲家的大官僚文彦博反对新法,赤裸裸地向神宗皇帝说:“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为典型代表。新法的实施,已使北宋中央政府的物力财力得到了充实,军队人数的减少,使战斗力不断增强,富国强兵初见成效。王安石强硬地实施新法,遭到守旧派的围攻,他们蔑称他为“拗相公”。直到他逝世多年后,还有人对他进行攻击,吹毛求疵,无所不至。但也“求”不出什么“疵”来,只能说王安石“拗”。“拗”是固执、不驯顺之意。说王安石“拗”,实际上正是说明了:以天下为己任的王安石,为了国家与老百姓的利益,他能够坚持富国强兵的变法主张,不为名不为利,忠君报国,心昭日月。市井乡村老百姓,由于受到了强大的守旧派反宣传,再加上新法的实施被贪官污吏利用,给底层的百姓带来了灾难,所以也跟着守旧派反对实施新法,称王安石为“拗相公”,唤猪唤鸡就用“拗相公、王安石”之语。久而久之,皖东乡间就用“拗拗”代替了全称,专门用来唤猪。又用“拗拗”、“小拗巴”来借代猪。这种语言习俗一直沿续到今天。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