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淮北大鼓今与昔

时间:2018-01-24 10:50:00

  淮北大鼓起源于濉溪县,长期流传于苏鲁豫皖接壤地区。一面鼓、一副板、一张嘴,这就是淮北大鼓的全部家当。这种以唱为主、说为辅的艺术形式,因其高亢婉转的唱腔、诙谐幽默的语言以及浓郁的地方特色,深受大众喜爱。

  历经岁月变换,这门艺术已经从民间艺人的谋生方式演变为宝贵的文化遗产。2006年,淮北大鼓入选安徽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艺人曹廷虎被评为淮北大鼓传承人。得知记者来采写淮北大鼓,曹廷虎十分热情地接受了采访,“要多多宣传,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门艺术才好。”曹廷虎是跟父亲学习的淮北大鼓。父亲一开始持反对态度,但曹廷虎却与这门艺术“一见钟情”,每每趁父亲教徒弟时就在一旁偷学,而且一学就会。渐渐地,父亲也就不再反对他学习了。“过去,大鼓艺人被认为是比较卑微的职业,尤其是在旧社会,一般都是实在吃不上饭的人才去学这个,所以我父亲反对。但我却很喜欢这门具有地方特色的艺术,千方百计找人讨教,不断提高技艺。”曹廷虎说。

  淮北大鼓的器具主要有大鼓、鼓架和板。鼓以檀木或枣木挖成圆形,上下蒙牛皮,边缘用大头钉固定,四周加铁环以敲击时产生谐音。鼓棒用柘树条或石榴树条,前端加工成弯头状,敲击时不至损坏鼓皮。鼓架用六根竹条支成三角形支架,上用细麻绳攀系以固定大鼓。板有钢板和手板两种,其中钢板形似半月牙状,钢或铜制成,也叫“月牙板”“梨花片”。

  淮北大鼓正规的拜师流程为,先请提案师撰写拜师方案,拟定邀请人的名单,再请引进师将徒弟引荐给师傅,然后由保领师见证,确保师傅愿意收下徒弟。这其中,保领师要由行业内有威望的人来担任,拜师的人如果以后在行内受了欺负,保领师还要为其出头,讨回公道。“民国时期,淮北大鼓艺人数量很多,而且十分活跃。有以此为生的,叫‘专业艺人’;有农闲时才唱的,叫‘半专业艺人’。那时候,同行见了面,互相盘盘道,问问师承,是常有的事。”曹廷虎说,凡是经过正式拜师的艺人,相互间都有一套规矩,互相一比划、一问,立马就能知根知底。

  正规学艺的和“海清腿”(没有师承的艺人)每唱一场的收入是不同的,前者要远远高于后者。而且“海清腿”只有跟正规艺人一起才能参加表演,所以又被称为“唱板凳腿”。

  “过去,哪个村收成不错、谁家结婚、谁家添丁,都喜欢请几个大鼓艺人去唱个一两天。那时候,有专门的人负责联系艺人,这样的人叫‘会头’,这种人和许多艺人都比较熟悉,也熟悉操办演出的程序。”在曹廷虎的记忆中,最有意思的还是艺人间的“对棚”。

  “所谓‘对棚’,就是指两个艺人恰好在一个地方唱,你能听到我唱的,我也能听到你唱的,有时候彼此不服气,想比试一下,往往能唱整整一天。”据曹廷虎介绍,有时一方的艺人唱不过另一方的,还要请外援来帮忙。如果白天不分胜负,晚上点上灯接着唱,又叫“打灯花”,一直唱到有一方不唱了为止。

  参加的演出多了,许多大鼓艺人之间也熟悉了,对彼此的脾气、能力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按照传统说法,艺人中有一种叫“腿成艺不成”,指的是这个艺人唱得一般,但是为人讲究、讲义气,所以大家伙有活都喜欢带着他。还有一种艺人叫“艺成腿不成”,与前面一种恰恰相反,唱的好,但是为人不行,大家一般不乐意和这种人一起演出,但由于唱得确实不错,有时却也少不了这种人。“当年唱淮北大鼓的都是穷苦人,互相帮忙,你有活叫我,我有活叫你,十里八乡的艺人彼此都熟悉的很。”曹廷虎说。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就业的途径越来越多,原本依靠淮北大鼓谋生的艺人要么转行、要么退隐。到上世纪70年代时,淮北大鼓艺人的数量少了很多,但还是有不少人活跃在舞台上,唱一天往往能分到3到5块钱,收入也还算不错。而淮北大鼓真正受到冲击则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许多传统习俗也有所改变,邀请艺人唱大鼓的少了,以此谋生的人更少,淮北大鼓似乎已成明日黄花。

  但还是有人在坚持着。8岁就登台表演的曹廷虎不忍看着自己心爱的艺术就此失传,多年来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传承人,“我对徒弟要求不高,嗓音不要求太特殊,关键是要肯练,但是愿意学习的人太少。”有几次,甚至有年轻人直接问曹廷虎:“我们跟你学这个,你每个月给我们多少钱?”面对这样的问题,曹廷虎除了无奈,内心也充满苦涩和担忧。据曹廷虎统计,目前淮北地区的淮北大鼓艺人大约还有100人,其中多数人年老体衰,已经无法登台演出,如果再没有人扛起传承大旗,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失传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寻找合适的传承人,曹廷虎跑过了不少地方,但凡是有利于宣传淮北大鼓的演出和比赛,他就一定要参加。

  那么多年下来,各类奖项拿了不少,但传承人却迟迟没有着落。好在曹廷虎始终不曾放弃,走乡串镇、托人留意,做好了打持久仗的准备。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底,曹廷虎有了第一个正式拜师的徒弟——李红艳。李红艳本就是学声乐出身,也是县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对淮北大鼓兴趣浓厚。收徒当天,曹廷虎按照收徒规矩,邀请了许多老艺人和文化界的领导,按照传统拜师程序找齐了提案师、引进师、保领师,李红艳恭敬地行了拜师礼,求徒若渴的曹廷虎终于有了开门弟子。

  收徒后,曹廷虎一门心思培养李红艳,一句一句地教唱词,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作示范。“以往学淮北大鼓,徒弟要在师傅家吃住3年,头两年给师傅干活,第三年才能学到真功夫,第四年才能出师。现在没那么多讲究,有人真心肯学,我就倾囊相授。”曹廷虎说。

  据曹廷虎介绍,淮北大鼓亦说亦唱,最难的就是唱,唱腔有慢板、快板、垛子板三种形式,没有谱子,全靠师傅口头唱谱,难免会有偏差,对徒弟的记忆力和辨别力都有较高要求。好在李红艳没有让曹廷虎失望,经过两年多的学习,李红艳如今不仅能独立登台演出,还能自己创作曲目,并多次在省市级曲艺比赛上获奖。看到徒弟进步如此之快,曹廷虎简直比自己拿了奖还要高兴,每每提到总是赞不绝口。

  继李红艳之后,曹廷虎又陆续收了一些徒弟,但是他仍旧为淮北大鼓的命运感到担忧。“一门艺术,仅仅有传承人却没有市场是很难传承下去的。淮北大鼓只有重新被社会大众广泛接受和喜爱,才算是枯木逢春。”曹廷虎认为,淮北大鼓要重新焕发生机,传承方式上要有所改良,由口口相传变为有谱教学,演出形式也要从“单口”变成“双口”甚至“群口”,再加上一些伴奏,丰富表现形式,体裁和内容也要与时俱进。

  采访即将结束时,曹廷虎说:“说了半天,嗓子痒痒了,让我给你们唱一段。”只见他熟练地支起鼓架,清了清嗓子,一手持板,一手打鼓,即兴唱起了自己创作的《唱相城》。

  充满浓郁淮北地方特色的唱腔一下子将记者带入了淮北大鼓的魅力世界,仿佛看到了那个艺人争奇斗艳、点灯对棚的时代。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