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党史频道共产党人

徐海东将领在安徽指挥最后一场战斗

时间:2018-01-30 10:00:00

  大将徐海东

  徐海东在其爱人照料下休养。

  周家岗对日作战后,英雄集体留影。

  我们知道,平型关大捷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开赴抗日战场的首场战斗,而在我们皖东,则发生过新四军挺进皖东敌后的重要一战,那就是被史学界誉为“平型关大捷第二”的周家岗战斗。指挥这场以少胜多著名战斗的同样是参加平型关大捷的大将徐海东,这也是徐海东大将几十年革命生涯中指挥的最后一场大战。

  皖东地区抗战形势

  1937年12月18日,日军第十三师团先头部队侵占滁城,皖东各县相继沦陷。日军为了北占徐州和西攻武汉,兵力分散。国民党政府军败退到大别山一带,临走时丢弃了大量武器。从上海、南京等地撤出的大批知识青年则积极要求参加抗日。1938年3月,新四军第四支队分别从湖北省黄安县七里坪和河南省信阳县集出发东进抗日。4月初进至皖中,其先头部队第八团于9月进至合肥县梁园和全椒县大马厂。1939年5月,由第八团第二营扩编的挺进纵队,从滁县常山岭出发进入津浦路东地区。7月,以第四支队第八团为基础扩编成立新四军第五支队。第四、第五支队进入皖东各县,发展了一些游击队并有一部分充实到主力部队,初步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

  但由于地方党的组织力量薄弱,方向不明,不敢放手发展人民武装,不敢建立政权,干部缺乏;部队装备不齐,武器很差,缺少弹药;冬季无棉衣,粮食的供应难以为继。同时,国民党则抢先在皖东地区设立县、区、乡政权及其武装,新四军不仅在政治、经济等方面孤立无援,而且处于敌、伪、顽的夹击之中,情况危急。

  为打开皖东的抗战局面,鼓舞民心,使新四军在津浦路西站稳脚跟,更好地创建皖东抗日根据地,中原局决定组织一次反“扫荡”战斗,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反“扫荡”战斗由刘少奇直接领导,并点名要徐海东将军亲自指挥。

  徐海东,这位身经百战的著名红军将领,被斯诺称为“没有人比他更加神秘”的人,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曾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旅长,率部参加过平型关战斗和晋察冀边区反“八路围攻”、晋东南反“九路围攻”,指挥了温塘、张店、町店等战斗。特别是町店一战,取得全歼日军一个联队,毙伤敌军近千人的重大胜利。1938年6月,因病回延安,曾入马列学院学习。1939年9月,随刘少奇赴华中,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总指挥兼第四支队司令员。徐海东将军接受任务后,精心组织安排,寻找最佳战机。

  周家岗反“扫荡”之战

  1939年12月中旬,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纠集南京、明光、蚌埠等地的日伪军2000余人,聚集于滁县、沙河集、全椒等地,分三路从东、南和北面“扫荡”周家岗。

  盘踞于全椒的日伪军,一路千余人于19日夜11时出动,经东王集于20日拂晓进至大马厂,另一路日伪军于21日晨经石沛桥、枣岭集向周家岗进犯。驻滁县的日伪军于20日晨分两路出巢,一路经赤湖铺、关山店、珠龙桥窜入施家集,另一路经官庄窜入施家集。两路日伪军在施家集会合后,向周家岗推进,这次“扫荡”之敌,配有九二步兵炮和山炮十余门,运送弹药、物资的骡马、挑夫紧随其后。“扫荡”的日伪军仗其装配优势,非常疯狂,一路上鸣枪鸣炮,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东西就抢,实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

  为了配合全椒、滁县的日伪军对周家岗地区的“扫荡”,21日,巢县的日伪军出动近千人,经含山和程家市侵入古河镇。驻扎在该镇的国民党安徽省第五督察专员兼第十游击纵队司令李本一,虽然拥有兵力5000余人,但被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吓得丧魂失魄,没有抵抗就丢弃了古河镇,一口气跑到和县的善厚集躲了起来。日伪军闯进古河后,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全镇被烧毁砖瓦木结构小楼十座,平房400余间,被杀害的无辜群众达100多人,农民童严发躲在猪圈里,被日军拉出来戳了20多刀,惨不忍睹,井刘村有个50多岁的刘姓妇女被日军一枪打在肚子上,爬了半里多路才死去。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这股日伪军,侵占古河,施尽淫威后,即配合北路之敌“围剿”周家岗。

  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12月18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紧急召集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张云逸、副指挥徐海东、政治部主任邓子恢等人开会,商讨对策。刘少奇分析了敌情后,认为,敌人这次出动兵力多,来势凶,我们应先避其锐气,转移待机,而后,击其弱的一路。张云逸、邓子恢等都发言表示赞同。徐海东则提出自己的看法,少奇同志来皖东后,一直讲抗战要有个“家”,我们在皖东的这个“家”才搭了个架子,敌人就大动干戈,要摧毁它。这次如果不给敌人一个迎头打击,敌人的气焰会更加嚣张,今天“扫荡”这个地方,明天“扫荡”那个地方,就会把我们这个“家”扫光了。他认为,敌人现在骄野蛮横,我们要充分利用敌人这一弱点,骄兵必败,找准机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狠狠地揍敌人一顿,使敌人不敢再轻举妄动,唤起民众抗战信心,以达到巩固和扩大我路西革命根据地的目的。

  徐海东将军接受任务后,不分昼夜,废寝忘食地考虑着如何打好这一仗。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最好的战法是伏击。敌人现在求战心切,一心想找新四军主力决战,如投其所想,就能将敌人诱至预设的伏击区,达到预期效果。伏击区放在哪里?怎样引诱敌人?部队如何部署?徐海东一遍又一遍地审视地图,反复地分析各路敌情。他发现在周家岗与复兴集之间有块狭窄山地,在此埋兵伏击定能出奇制胜。

  于是,徐海东将军做出作战部署:以第七团三营七连、八连在周家岗西北之常山岭一线占领阵地,防备敌人西犯,保证中原局、指挥部和第四支队司令部的安全;以第九团主力在周家岗以南复兴集、玉屏山一带构筑阵地,先以少量兵力阻击大马厂之敌北进,伪装成第四支队主力,引诱枣岭集和施家集两路日军来夹击,待敌溃退时,主力再出动,乘胜追击;以第七团一营、二营和九连埋伏在周家岗至复兴集之间一带山地,占据有利地形,构成口袋形伏击区,待日军进入伏击区,狠狠地打击;以若干小分队埋伏在日军可能溃退的路上,袭击逃敌。

  敌人的行动果然不出所料。21日拂晓,进至大马厂之敌首先北犯。新四军第四支队九团以3个连兵力,依托有利阵地阻击敌人。经过7个小时的激战,敌人被迫退缩复兴集。

  21日上午,进至施家集和枣岭集的两路日军合击周家岗,扑了个空。两路敌人会合后,得知复兴集附近正在激战,迅即向复兴集方向运动,企图与复兴集日军合击新四军。下午4时30分,日军进入第七团一营伏击区。只听得一声“打”!枪声、手榴弹声顿时响成一片,山呼谷应。敌人猝不及防,慌乱一团。一营迅即发起冲锋,战士们如猛虎下山,锐不可当,将敌截为数段,使其首尾不能相顾。敌人伤亡惨重,前不敢进,后不敢退,连夜龟缩在附近的小山庄,据险固守,不敢妄动。

  徐海东将军料到日军天明后向复兴集逃窜,当即命令第七团除以一部兵力趁夜袭击敌人外,其余兵力分别设伏在通向复兴集的道路旁。

  22日,日军果然夺路向复兴集溃逃,当即又遭到我军痛击。敌人连遭打击,士气沮丧,于23日上午全线撤退。第七、第九团随即跟踪追击。经过三昼夜的战斗,七、九两团共毙伤俘敌160余人,其中击毙日军中队长毛高千穗,生俘日军小队长1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胜利地粉碎了敌人“扫荡”周家岗的阴谋,打破了所谓新四军“游而不击”的谎言。

  以少胜多,意义重大

  这一仗,徐海东将军运筹帷幄,有进有退,攻守兼备,运兵如神,粉碎了日军对皖东的第一次大“扫荡”,收复了周家岗、复兴集、大马厂、古河等地,巩固和扩大了皖东抗日根据地,狠狠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近半年之久,敌人未敢对我路西进行大的“扫荡”。

  周家岗反“扫荡”战斗后,徐海东大将积劳成疾。1940年1月28日在作战斗总结报告时,用洪亮嗓音昂扬地讲述着路西抗战光明的未来,不时地迎来阵阵掌声,“周家岗战斗的胜利,是我们路西打的第一仗,我们要继续打下去,一步一步把日本鬼子赶到东海去……”正在他神采飞扬侃侃而谈的时候,突然口吐鲜血,昏倒在会场。经医生诊断是肺病复发,病情一天天严重,吐血量不断增加,以致卧床不起。从这以后,徐海东大将一直在治疗、休养,直到全国解放。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周家岗战斗也就成为徐海东大将几十年革命生涯中指挥的最后一场大战。

  周家岗反“扫荡”胜利,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之前,日军“扫荡”,所到之处,长驱直入,无所顾忌,三五成群到处烧杀抢掠。自周家岗战斗之后,日军龟缩滁城、珠龙桥等据点长达半年之久,不敢轻举妄动。夜晚即使听到异常动静,也不敢出炮楼半步,只得对天鸣枪警示。周家岗战斗胜利更重要的是鼓舞了皖东军民的抗战士气,使新四军的军威大振,干部群众的抗战情绪愈益高涨,日伪军和国民党的中枢机关受到震惊,皖东乃至整个华中地区的抗战形势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出现了一个皖东抗日根据地的大发展时期。

  1940年2月,我党首先建立起章皇乡和滁四(章广)区抗日民主政权,任命共产党员周建南(女)为章皇乡乡长;共产党员薛宗元(薛慕柳)为滁四区区长。三、四月间,随着反摩擦斗争的胜利,相继建立了定远、滁县、来安、凤阳、嘉山、天长等十多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到1940年9月发展到15个县政权),迅速扩大了兵源、财源和粮源,解决了部队给养,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都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到1940年2月,第四、第五支队就由原来的7000余人发展到10000余人,地方武装发展到5000余人,使皖东抗日根据地在极度艰险的环境中建立、巩固和发展起来。

  周家岗反“扫荡”战斗是新四军挺进皖东敌后,第一次与日军正面展开以少胜多的一次著名战斗。徐海东将军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和战术,在实战中充分发挥,带领指挥新四军四支队七团、九团对多于自己三倍的强大敌人进行围追阻击,指挥得当,战术灵活,有进有退,攻守有序,以最小的牺牲换取辉煌胜利,被当代军事史列为典型战例,并编进教科书教育后人。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许恒贵 徐舟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