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安徽小三线: 尘封的峥嵘岁月

时间:2018-03-27 09:48:00

  ○山洞里建设生产车间(资料图)

  ○三线建厂初期的职工住宅(资料图)

  ○三线建设工人劳动现场(资料图)

  ○曾是“三线”企业的红星厂宿舍区的职工之家

  ○如今的安徽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

  ○许世友将军视察三线时的照片

  ○原973厂厂志

  ○四位参与小三线建设的老人回忆当年的情景

  ○三线建设时期的老照片

  在“大三线”建设的同时,毛泽东又提出了一个“小三线”建设的思路。这个思路就是:各省特别是进行三线建设的各省,再建设本省自成体系的“小三线”,这样,既可以使“大三线”与“小三线”两个体系环环相扣,形成一个大系统,也可以将三线建设深入到中小城市、县城甚至乡村,使我国形成支持长期战争的工业基础。在这个前提下,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跋山涉水来到安徽的大别山腹地,投身到“小三线”的建设浪潮中。

  安徽小三线第一厂

  在省城合肥临泉路上的红星家园社区活动室内,四位80岁上下的老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他们所谈并不是家长里短,而是一段早已尘封的光辉岁月。

  1931年出生的钟书志老人是四川人,身材精小,虽然来安徽已近50年,但说话口音中仍带有川味儿。钟书志告诉我们,他1953年从西南技工学校毕业后就在当地上班,1964年接到支援安徽小三线建设的通知后,立即就来到了合肥,在合肥没待几天就跟随安徽三线建设总指挥李任之下到六安等地考察选址。

  安徽省国防工业工会主任韦法明介绍说,1964年9月,毛主席根据国际形势比较紧张的情况,提出要加强战备,改变工业布局的要求,我省根据部署,决定在山区建设“小三线”军工生产基地。安徽省委确定省委书记处书记李任之兼任安徽省三线建设指挥部指挥(对外称安徽建设指挥部)。为布点合理科学,李任之和专业技术人员一起,深入深山老林,跋山涉水,进行选址。

  说起选址,钟书志记忆深刻。他说,中央三线建设的要求是“大分散、小集中”以及“靠山、分散、隐蔽”,选址成了三线厂建设的重中之重,“经过多次遴选,我所在的皖江机械厂最终定址舒城的大河公社。”落户舒城的皖江机械厂被当地人称为晓天一厂,但在老三线人这里,它的名字叫国营973厂,让钟书志颇觉骄傲的是,973厂是安徽小三线第一厂。可以说,随着皖江机械厂的建立,安徽小三线建设拉开了大幕。

  1965年从宿县专区调来皖江机械厂负责政审工作的闵新华告诉我们,当时,对所有参与三线建设的人员要求非常高,要三代没有问题才可以。“三线厂的保密性和艰苦性可想而知,因此我们对人员的综合素质尤其是政治素质有着更高的要求,当时的口号叫‘好人好马上三线’。”闵新华还说,因为保密工作需要,他们所在的皖江机械厂通讯地址是“合肥3001邮箱”,而其实,他们的厂址远在舒城那边。

  和全国的大三线建设同步,安徽的小三线也经历了两个高潮。第一次形成于1965年,这一年8月21日,全国搬迁工作会议召开,确定了要立足于打大仗和快搬、早搬的指导思想,但不久即因“文化大革命”爆发而处于停止状态;第二次高潮是因1969年初发生在中苏边境的珍宝岛事件而起,大部分三线企业都建成于这一时期,而安徽小三线厂的崛起也是在这一时期。闵新华说,“安徽的小三线厂最终达到24个之多,是二线省份中比较多的了。”

  满院猪油香的日子

  “三线”,是诞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词汇,最终也成了那群特定人群的标签。今天,半个世纪过去,再回头,我们试图凭借着这个标签,去看看那些尘封日久的三线人的精彩故事。

  当年的那些小三线厂,大多是在远离城市的边远山区,这些地区一般是山高路险,人烟稀少,交通不便,施工困难,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供应、补给也十分艰难。而参加建设三线的干部、知识分子、工人,一般又都是来自生活条件较为优越的地方。这种生活上、工作条件上的落差,对参加建设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严峻考验。但包括钟书志等人在内的广大建设者怀着建设中国战略后方基地的历史使命感和自豪感,毫不犹豫地踏上建设三线的征途。

  “那个时候,舒城晓天那边还荒得很,别说公路了,就连能走人的小道都没有,大家就只能在荒山野岭上自己修路,然后拉来设备,修建厂房。就更别提有住的地方了,我们就在荒地上建起了‘干打垒’,然后迅速投入工作。”钟书志说起来这段经历,还意味深长,他解释说,“干打垒”是我们用石料或泥土为墙搭起的简易房屋,“现在看来,‘干打垒’简直都没法住人了,但当时真没觉得什么,因为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了。”

  住的地方解决了,吃怎么办呢?原红星机械厂党委书记张恩顺是安师大毕业的高材生,参与三线厂建设的时候,他刚毕业没几年,但这个书生却没有丝毫退却之意。他告诉我们,建厂初期要解决数百上千人的吃饭问题,并非易事。于是,大家就动手用竹竿、单砖、油毡等搭建个临时食堂。那时候,食堂面积也比较小,无法容纳所有职工同时就餐,大家就打好饭菜另寻一个吃饭地方。一旦停水停电,食堂就无法正常供应,这个时候,食堂就只好发点米面,让我们自想办法解决吃饭问题。“记得最困难的时候,我连吃了好几天野菜。”

  但显然,条件的恶劣并没有动摇这些人的意志和决心,他们盖起了一座座厂房,装上了一台台设备,开通了一条条生产线。

  厂子建好,生产步入正轨,日常生活也需要正常化。国防工业工会工作人员李强给我们找出这样的资料:从1966年开始至1976年,全系统随职工迁入山区的家属人数为18554人,其中农村户口2671人,城镇户口15883人。为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减轻职工的家庭负担,各军工企事业单位把家属组织起来,先后成立了“五七”小组、“五七”工厂、“五七”农场。这些工厂、农场就地取材,就地生产,就地销售,为军工生产服务。另外,还成立了豆制品组、缝纫组,开办起茶水炉、理发室、煤球场,为职工生活服务,完全是个微型社会了。

  来自上海的王清正祖籍山东,是个体型高大的汉子。回忆起那个相对封闭的小社会,他笑称:“可以说除了火葬场,啥都有。”北方汉子喜欢热闹,想到现在小区里很多邻居都不认识,还有些不习惯。“那个时候,一个大院子里,大家工作上是同事,生活中是邻居,虽然条件艰苦,但也很有意思。特别是逢附近村子杀猪的日子,厂子里家家户户都要买点猪肉,然后到中午的时候,就能闻到满院的猪油香味了。那样的香味再也闻不到了。”

  皖南成“飞地”集中区

  说起安徽的小三线,我们往往把视线移向大别山中,但在皖南地区,也有一大批小三线厂,张恩顺等人表示,虽然都在安徽境内,但那些是上海的小三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安徽小三线。但我们既然回顾安徽的小三线历史,那片“飞地”也不该被回避。

  1965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无线电技术专业,1970年调省国防工办,先后任职电子工业处、兵器工业处、航空造船处、生产技术处,1982年任省国防工办总工程师,省属军工企业军转民技术领导小组组长,1985年调安徽省经济委员会任总工程师兼省政府三线调整办公室主任的陈兰志,对上海小三线厂的那段历史非常清楚。他告诉我们,上海的小三线厂建设,主要分布在安徽省徽州地区(皖南)东西260多公里、南北130多公里的山区中。从1966年开始建设以来,到1988年全线撤走返回上海,历时22年。统计到1980年底,共建成54个工厂,有2万多职工。“算得上是全国各省市‘小三线’中门类最多、规模最大的一个。”

  翻阅各种资料,我们了解到安徽皖南地区的上海小三线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从1965年5月到1971年底是上海小三线基本建设第一阶段。从1972年至1978年是第二阶段:这期间上海小三线军工产品从试制到配套再到全面投产,开始了它的辉煌时期。从1979年到1984年7月,是上海小三线的第三阶段,也就是军转民,实行军品民品生产相结合时期。虽然已经转型,但根据大势需要,从1984年8月开始,上海小三线撤离皖南,被迫调整交接。

  全面负责调整交接工作的陈兰志说,1984年8月,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国家计委和国防科工委召开了全国小三线工作会议,会议对上海小三线调整方案表示同意。1985年1月24日,上海方面与安徽商谈上海在皖南小三线调整事宜,4天后双方签订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上海在皖南小三线调整和交接的商定协议》并上报国务院,当年4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批复同意这一商定协议。

  按照上海和安徽的商定,上海在皖南小三线80家企事业单位开始根据“分类规划、调整改造、择优搞活、分期移交”的原则,分三批进行交接,到1988年4月,上海小三线在皖南的这些企事业单位全部移交给安徽。上海小三线干部职工除部分留皖和去外省市安置外,剩下数万干部职工及其家属都撤回上海。“说句心里话,因为长期游离在外,这些人很难再度融入上海的生活了,那个时候,为了妥善处理好此事,我们几乎每周都要跑一次上海,协调各方面工作。”陈兰志回忆说。

  与安徽自建的小三线相比,上海小三线有完全独立于地方的社会生活系统,他们的工厂、单位,都有自己的商店、菜场、中小学校、幼儿园、医院、供水和供电系统,甚至治安管理部门(保卫科及公检法)也独立于当地,直接接受上海市公检法等部门指挥,是严格意义上的“飞地”。“但平心而论,虽然独立于皖南,但上海小三线这些工厂、单位仍对皖南地区的经济发展有很大帮助作用。”陈兰志说道。

  军工生产线三分天下

  改革开放之后,和皖南山区的上海小三线要转型一样,深居大别山中的安徽小三线厂也面临着第二次创业的命运。

  在一场“报效祖国”的建设浪潮中打拼了二十多年的年轻人已不再年轻,深山之中的那些厂房也显露出与时代的格格不入。走出大山,是机遇,更是挑战。“迁厂出山,难忘大别山峥嵘岁月;搬家进城,投入大环境改革潮流”,这是当初出山进城时候,三线厂门口贴出的对联,老三线人都清楚地记得。

  在邓小平提出的“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军养民”十六字方针指导下,安徽小三线企业先后经历了调整生产方向和产品结构、改变业务领导体制、提高效益和扭亏增盈等几个阶段,但很多企业都没能挺到最后一个阶段,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它们慢慢消失在城市的喧嚣之中了。

  不过,令我们惊喜的是,安徽的小三线军工企业,仍在全国地方军工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韦法明介绍说,在全国三线遗留下来的十四条军工生产线,安徽占了四条半。

  为数不多维持到今天的军工企业是安徽小三线的骄傲,也成为安徽老三线人的集体记忆了。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子健 虞俊杰 刘洋            编辑:钱晶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