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一张学区图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8-05-02 15:13:00

  1987年,区教育领导下到江汽学校实地听课后的合影

  13所配套学校之一的新城学校如画的校景

   蜀山区,位于合肥市西南部,在2002年合肥市行政区划版图调整中,以原西市区为主更为现名。在有着“科教文化区”之称的蜀山区内,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星罗棋布,使得该区的教育长期以来具备着得天独厚的外围环境。在改革开放进程中,蜀山教育经历了一波三折,然而不服输的蜀山教育人偏偏是一群爱向命运下檄文的人,他们在忧患之中实现着三次“突围”。,记者寻访到了七位蜀山教育工作者,他们将各自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不同色彩的人生经历汇聚在一起,幻化成了的一道夺目的精神之光,让人们愈发看清蜀山教育的前路。

  在蜀山区教育局的资料库中有一件无价之宝。

  这件宝物既不是孤本古籍,也绝非绝密档案,而是一张看似普普通通,绘制于2007年暑期的中小学学区示意图。而这件宝贝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不论谁看,都如同通过后视镜一般,能从上面看到自己和那个年代的身影。

  黄宝珠、王印平、陈继志、张寿平、刘小松、张晓斌和许学明作为七位不同年代投身蜀山教育的工作者,在端详起这张学区示意图时,看到了各自散发着不同瑰丽色彩的人生历程和一条三落三起的“突围之路”。

    黄宝珠的“橙色岁月”

  现年71岁的黄宝珠,身为蜀山教育的元老,曾率领着老一辈教育人走出了改革开放后遭遇的第一个低谷,“1985年的那个七月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为苦闷的七月。”

  然而,黄老却宁愿用“橙色”来标志那段从苦闷中走出的岁月。1985年时任西市区教育局局长的她,如今时常怀想起那些互相扶持、互相鼓励的往事。而那些人和事也正如冰心笔下的那盏小橘灯,在黑暗中持久地散发着暖入人心的光辉。

  当年七月,一纸命令将西市区的45中、46中、南门小学、长江路第二小学、安庆路第二小学、安庆路第三小学、永红路小学、庐江路小学、亳州路小学等10所中小学划属中市区,原中市区巢湖路小学、前进小学、青年路小学划入西市区。

  “这就等于把西市区教育的瓜瓤全部挖走了,我们只剩下了外城的西瓜皮”,黄老回忆起来,至今觉得听到宣读区划调整的那一刻,自己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先是头脑空白地傻掉了,再然后就是钻心的疼痛,“就感觉西市区的教育要瘫痪了。”

  在1985年第一次区划调整前的合肥教育界,由于西市区内云集了科大、工大、安大、安医、安农、通用所、科分院等一批高校和科研单位,因此区内的人口综合素质相对较高,老百姓也更为追求教育的品质。在当时的社会上还曾流传着“西边的灯比东边亮,东边的姑娘爱嫁西边郎”说法。正是在这样得天独厚的外围环境下,西市区的基础教育长年在全市三区中遥遥领先。每逢大小竞赛,西市区总能将奖项的大头收入囊中。

  但是这一次的巨大变动,将西市区的精髓几乎大部抽干。在西市区教委召开的公布区划调整结果的会议上,台上台下泪成一片。“那时思想还是扭不过来,我们确有一段短暂的沉沦期”,身为当年西市区教育局局长的黄老说着说着便讲不下去了,默默用袖口揩去眼角的泪水。

  “从这里跌倒了,还得想办法从别处爬起来。政策上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于是乎,黄老和教育局的班子们开始反观自己手里还有的“余粮”。算来算去,最有潜力可挖的还是手里的37所企事业学校,也就是各类高校附中和厂办学校,这些学校占到了全区学校总数的三分之二还强。“两条腿走路,从厂办学校中谋出路”,便成了只剩“瓜皮”一张的西市区教育局的战略对策。

  王印平的“赤色情节”

  现任南园学校校长的王印平,1988年3月由合肥市肉联厂教育科调任肉联厂厂办子弟学校。作为一名“受命于危难之间”的校长,刚去学校的时候,职工们因学校没有按时开学而集体上访的风波刚刚才平息下去。然而,如此恶劣的成长环境,不但没有吓退年轻的王印平,反而将其磨练成了一位素质过硬的校长。说起自己对教育的一片赤胆忠心,他理所当然选择了代表忠诚的红色作为印记。

  没有念过师范、也没有当过教师的王印平从调任校长之初,就积极靠拢在业务上有指导职责的西市区教委,虚心求教于教育的行家里手。也正是第一次前往教委求教,让他结识了将要终身念其“知遇之恩”的黄宝珠局长。

  肉联厂小学作为37所厂办学校之一,自然是西市区教委“崛起计划”中的一部分。在王印平的印象里,每个学期区里的一批领导都会骑着“奔马”和“美奇”牌自行车,成群结队地下到学校来听课、评课。而肉联厂小学则按所处位置被区教委划为南七片厂办学校协作片与西片、东南片的厂办学校开展教学竞赛。

  仅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到了1991年,这个王印平接手时连正常开学都困难的肉联厂小学,当年的中考成绩竟然跻身合肥市中考前十名。在因区划调整而“伤筋动骨”的六年之后,西市区教委便凭着不服输的韧劲,令人乍舌地足足占据了1991年合肥市中考前十名中的七个名额。

  “在90年代初,西市区甚至出现了企事业学校考得比区属学校好,区属学校考得比市属学校好的‘奇观’,这是现在不敢想象的”,在有着“老黄牛”、“实干家”一称的黄宝珠局长手下成长起来的王印平,欣喜地回想起当年厂办学校的教学盛况。

  陈继志的“蓝海战略”

  和王印平一样,在“老黄牛”手下成长起来的还有一匹“小黄牛”,那就是和黄宝珠老人同样属牛,正好比黄老小了12岁的陈继志。还有一年就要正式退休的陈继志,现在区教育局主持着督导工作。一贯以处事沉稳、眼光超前闻名于教育界,且喜读《资治通鉴》的他,为教育局拿出的一揽子“蓝海战略”,替蜀山教育抢占时代发展的制高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命运总是喜欢和蜀山教育人开着玩笑,在十年奋发图破壁之后,已经重新走回“领军人”位置的蜀山区,在2002年又赶上了合肥市的第二次区划调整,而这堪称蜀山教育历史上的第二次风波。这一次肩负起带领蜀山教育人“二次突围”重任的,正是已升任区教育局局长的陈继志。

  在合肥市新一轮区划调整中,屯溪路小学、青年路小学、巢湖路小学、前进小学、曙光新村小学、太湖路小学、48中、工大附中、科大附中、铁四局中学、61中和王印平调任的南园学校被划入包河区,原郊区杨大郢小学、蜀山路小学、洪岗小学和光明小学共四所乡镇小学划转入蜀山区。

  “如果说黄老那时的第一次区划调整是把一个西瓜的瓜瓤都给掏去了,那么这次区划调整就是把一个西瓜剖了一半给人家”,陈继志对比于1985年的区划调整打了个比方,“但是,由于改革开放已经有20年之久了,不论是蜀山区的经济实力还是我们从1985年到2002年那17年里攒下来的教育家底,都决定了我们能够很快从困境中再次挺立起来。”

  陈继志以每五年为一段向记者分列了那17年里,蜀山区教育局都干了哪些实事,积累了哪些家底,其中最具有超前意识的则莫过于1998~2002年间,极力推进的教育现代化工程。可以说,无论是2001年度、2002年度教育部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实验区的设立,还是2004年蜀山区成功承办全国中小学教师计算机应用能力大赛,有着深谋远虑的陈继志居功至伟。

  然而,真正造福于全区百姓的“蓝海战略”还要数专门针对2002年区划调整之后,只剩几棵“独苗”,教育布点极为不合理的严峻现实,而制订的《2003-2008蜀山区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在这份计划中,前瞻性地提出了均衡教育发展思路,提出了新建五十中西区,建立旨在扶持薄弱学校的“城乡共同体”等一系列规划。

  张寿平的“金色教学”

  蜀山小学的校长张寿平,一提起2002年划入蜀山区的旧事,总会流露出一股子兴奋劲,就像冬日里见到了金灿灿的阳光一般。而用张校长的原话来说,“那是从糠箩跳到了米缸里!”。

  他告诉记者,自从成了蜀山人,他才真正姓了“张”。以前,作为一所乡镇中心小学的校长,他每到逢年过节就得为“钱”发愁,所以那时的他就总爱揶揄自己其实姓“钱”不姓“张”,不过是个到处化缘的“讨饭校长”。自2005年,井岗镇几所学校的人、财、物全部正式划入蜀山区后,他便无需再为资金发愁,需要翻修教室、维修设备、添置设施时,只需据实向区教育局打个报告便可。相比于周边一些连电脑都没多少台的中心小学,今日的蜀山小学能从一年级开始就给孩子们开齐开足微机课。教师们不但告别了没有福利的日子,甚至还兑现了曾经想都不敢想,比率高达20%的住房公积金。

  当年的“讨饭校长”,从此可以一门心思抓教学,而蜀山小学也日益成为区里的一所窗口学校。“有领导来视察,区里总爱往我们学校带。还有,你想想,一个曾经的乡镇小学能够连续三年夺得合肥市信息技术大赛的小学组团体一等奖,是什么样的概念?”,张校长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话音颤抖。

     刘小松的“青色使命”

  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执掌起“蜀山教育军团”帅印的是现任蜀山区教育局局长的刘小松。刘小松局长坦言,从2006年10月开始正式履行起教育局局长职责的那一天起,他就觉察到了自己的“青色使命”,在前辈们交了不少学校,收了不少学校之后,这位新任教育局长则要力争进一步扩大均衡教育的战果,建一批优质学校。

  2006年,根据合肥市兴建“科技城”的规划,蜀山区又接收了由肥西南岗镇划转来的五所中小学。截至2006年,全区一共接收了近30所农村乡镇小学和企业划转学校,这些规模小、基础设施差、办学质量不高的中小学,使得全区教育受到很大冲击。而这正是蜀山教育发展进路上经受的第三次坎坷。刚刚好转的教育形势,又出现滑坡,这让刘小松局长时常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前辈们在那样经济困顿的时代背景下都能突出重围,假使在当前的好形势下,无法带领蜀山教育继续迎头赶上,我将何以面对一代代不服输的蜀山教育人?”

  家住三孝口的刘小松局长告诉记者,2006年刚上任时,每每从上下班的路上看到本应属于蜀山学区的孩子却要大老远、赶早跑到庐阳区的一些名校借读的时候,他就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也正是这种自责,让他将上任的第一把火猛烈地烧在了优化学校布局的工作上。为了能够将蜀山区13所配套小学的工作落实下来,在长达十个月的时间里,每个双休日,他都会协同区教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奔走在各个配套小学的工地上,甚至还要和一些觉悟不高、玩起“躲猫猫”的开发商斗智斗勇。

  作为新一届领导干部的刘小松,甫一上任就告诫全体同志,“不能总睡在先前的功劳簿上”,得重新树立一批新品牌,从新品牌中寻找蜀山教育历史上的第三个“突破口”。13所配套小学建设起来之后,如何将五十中、西园小学、安居苑小学等老牌名校的经验成功移植,如何继续深化“城乡协作共同体”,真正实现区内教育均衡发展、内涵式发展才是蜀山区未来发展的题中之义。

  在名校带弱校,名校带新校,捆绑制考核的体制推动下,原本被一些人等着看笑话,冷嘲为“建了也白建”的一批配套学校在短短一年时间内,不但迅速抬高了各个小区的房价,并催生了上千名跨区借读生转回区内“生源回流”的可喜现象。

  张晓斌的“绿色校园”

  现任新城学校校长的张晓斌,原先是37中的校长。从老37中旧址到新城学校,直线距离不过千米。2006年8月,从50中调任到37中(由井岗镇划来)时,他就觉得整座学校简直就像一个破败的酒家,灰蒙蒙的一栋教学楼前,立着一根光秃秃的旗杆,从外表一点看不出学校的样子。因此,每当看到这个就在家门口破土动工的花园式学校一天天初具风貌时,张晓斌就会“馋”得心里直痒痒,“那才是一所学校该有的样子啊!”

  2007年5月,张晓斌得知蜀山区教育局已经正式研究决定,将老37中停办,现有师生搬迁到新城学校时,原本还在为多了这么些配套学校,秋季如何招到学生而犯愁的他,顿时看到了将在一所“绿色校园”里铺开的全新画卷。

  在张晓斌的新城学校里,绿化面积达3000平方米,阶梯教室、理化生实验室、美术音乐教室、体育馆一应俱全,通过人事招考的新教师和通过“绿色通道”引进的拔尖人才更是让他不住地去遐想今后新城学校的未来。

  许学明的“紫色思索”

  曾任蜀山区教委党委书记的许学明,2006年正式退居二线,现任区老年大学的副校长。不同于很多担任过教育局一、二把手的领导,许老退下来享受的待遇仅同于普通教师。许老告诉记者,因为痴迷于思考、研究问题,他从1993年起便辞去了区教委党委书记一职,钻进了有着大量独立探索空间的督学天地。在退休前的二十余年里,许老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组织参加对学校的管理水平和办学水平的督导评估工作上,并在退休之前和蜀山教育人一起为争得全省县、区党政领导干部教育督导评估第一名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许老更偏爱冷静而神秘的紫色调。

  作为一名在蜀山热土上学习、工作并生活了45年的老教育工作者,许老目睹了蜀山教育人三次寻找“突围之路”的全过程。对于崭新的学区图,崇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许老自然有着自己的见解:“不了解蜀山教育历史的人,很难体会到这张学区图无以计算的价值。这是三十年沧桑变迁的写照,这是三十年三次重大布局调整的产物,这是蜀山教育人走在追求均衡教育理想征程之上的明证,这更是一幅蜀山教育人三十年‘突围之路’的前进路线图。如果说一千个人的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相信每一位蜀山教育人都会从这张看似平常的学区图上读出自己对命运、对信念的体悟。”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 蔡竹平 徐岳华 徐颖奇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