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区域文化区域要闻

感悟琅琊山

时间:2018-05-04 16:27:21

          山因文而名,琅琊山堪为典型。欧阳修的一篇《醉翁亭记》,使滁州境内这座仅海拔321米的琅琊山名满天下,弥久不衰。

  “环滁皆山也。”《醉翁亭记》凝炼的首句历来被称作为文简洁的范例。来到滁州,虽然并未感觉到满目青山,峰峦叠嶂,但你不能不佩服欧阳公渲染和造势的超人本领。“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欧阳修在一句简洁明快而又大气磅礴的铺垫之后,迅即推出了琅琊山,称其“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令人为之神往。

  我是在心中默诵着欧阳公的《醉翁亭记》而踏进琅琊山的。由于乘坐了滁州市政府的中巴车上山,因而缺乏“山行六七里”的感觉。刚进入山门就看到了“泻出于两峰之间”的酿泉,现代的喧嚣已经打破了山中的寂静,我们已经无法感受欧阳公当年“渐闻水声潺潺”的快乐,只能在酿泉水注入的方池旁边听导游小姐绘声绘色地宣讲泉水的神韵和甘甜。

  踏上少许台阶,醉翁亭就展现在眼前。这座亭子像欧阳修的文章一样简洁、古朴,名列天下四大名亭之首。不用说,这还是得益于《醉翁亭记》这篇脍炙人口的千古名文。遥想当年,欧阳修在琅琊山的醉翁亭畔,“临溪而渔”、“酿泉为酒”,用山肴宴请宾客,和众人一起觥筹交错,醉乎其间,而且“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真乃仙人之乐,仙人之醉!这等情景,这等妙文,这等人物,集醉翁亭于一身,其名盖天下,实不为过。

  亭柱之上有一联曰:“人生百年,把几多风月琴樽,等闲抛却;是翁千古,问尔许英雄豪杰,哪个醒来。”欧阳修因一篇声援范仲淹的文章《朋党论》得罪权贵,惹下祸端,从京城贬任滁州知州,其境界、心情可想而知。而寄情山水,自号醉翁,正是欧阳公的自我排遣之法。似醉非醉,似醒非醒,酒非醉人,醉亦非酒,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欧阳公之醉,非干病酒,实乃假山水而陶冶,借风月而自娱。如此一醉,真可谓千古之醉!

  欧阳修这似乎不太经意的一醉,竟使滁州成了醉乡,琅琊成了醉山。近千年来,文人骚客趋之若鹜,正如明人叶向高在《重修醉翁·丰乐亭记》中所言:“诘朝游酸翁,放于琅琊觞焉”。自欧阳公守滁之后,梅尧臣、曾巩、王安石、苏轼等宋代文坛大家先后来此游山饮酒,放喉吟咏。“使君爱泉清,每来泉上醉。醉缨濯潺湲,醉吟异憔悴”,梅晓臣虽是描写欧阳修的醉态,其实何尝不是这些文人骚客们的自我写照呢?

  沿路上山,时见唐、宋、明、清历代名人留下的石刻手迹,虽经漫长岁月的风雨侵蚀,但仍历历在目,尚可辨识。它们在向人们陈述历代文人墨客游历琅琊山的历史,再现琅琊山曾经有过的浪漫,同时也昭示了琅琊山文化的厚重。应当说,琅琊山是一座文化山,名人山。凭借厚重的文化和名人的效应,琅琊山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琅琊归来,谁人不醉?此非饮之醉,而是一种文化之醉,使人一醉千古,欲醉还休。返程途中,同行的一位师长因多喝了几杯老明光而高谈阔论,戏说文史,更使人感悟到琅琊山独特而醉人的文化魅力。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有三重境界,其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其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其三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以此来观琅琊山,我觉得它还是山,亦非山。因为琅琊山已不仅仅是自然形态的山,而是融入了深邃的文化内涵和知名的品牌资源,它包含着优美的诗文,美丽的传说,动人的故事,名人的效应。

  古人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欧阳修被贬滁州,虽是欧阳公不幸,但是滁州幸甚,琅琊幸甚!且不说这位太守在任时为滁州人民所做的其他贡献,仅留一篇《醉翁亭记》,就足以使滁州人民代代受惠,万世不竭。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亓龙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