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苏东坡疏浚颍州西湖历史功绩

时间:2018-06-19 10:49:00

  阜阳颍州西湖

  苏轼任颍州知州时间并不长,算起来只有短短半年,可是却为颍州办了几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疏浚治理颍州西湖。

  苏轼来到颍州,正赶上朝廷要征集颍州的民工开挖八丈沟。当时,由于京城开封一带连年水患。地方官吏不究根本,盲目治水,开挖沟渠注水于惠民河,又造成了陈州水患。为了解除灾厄,又有人主张开挖八丈沟,将陈州之水引入颍河。但是,如若施工,将动用民工十八万,拨钱粮三十七万贯石。至于此举能否解决京城的水患,并没有人做过认真的调查研究,这纯粹是一个想当然的拍脑袋工程。

  这时的苏轼本是被排挤出京城的,对于这件事似乎也不宜过问。遇事模棱两可,在事关百姓疾苦的问题上保持沉默,这不是苏轼的性格。苏轼对个人的仕途可以不放在心上,对于百姓的疾苦却一直念念不能忘怀。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不计个人得失安危而直抒己见。

  他到颍州上任之初,就接到朝廷命令,让陈州知州李承之、府界提刑罗适、都水监所差官及本路提刑、转运司,至颍州召开关于开挖八丈沟的会议。由于初来乍到,还不熟悉颍州的情况,苏轼建议先推迟召开关于开挖八丈沟的会议。接着,他走访民众,请教懂得水利的人士,并组织人员进行实地丈量,于九月写出了《申省论八丈沟利害状二首》,上报朝廷。十月,又向朝廷提交了《奏论八丈沟不可开状》,其中说:“臣今来到任已两月,体问得颍州境内诸水,但遇淮水涨溢,颍河下口壅遏不得通,则皆横流为害,下冒田庐,上逼城郭,历旬弥月,不减尺寸。但淮水朝落,则颍河暮退,数日之间,千沟百港,一时收缩。以此验之,若淮水不涨,则一颍河泻之足矣。若淮不免涨,则虽复旁开百沟,亦须入于淮。淮水一涨,百沟皆壅,无益于事,而况一八丈沟乎?”也就是说,由于地势、水势和淮河的泄水能力,在淮河涨水时,即使开挖再多的沟渠,也不可能把水排泄到淮河里去,不但不可能减轻水害,甚至会造成淮河倒灌,带来更大的灾难。他说,如果一定要兴此大役,罗适等所说的民工十八万,钱粮三十七万贯石也是不够用的。

  这时朱勃为京西北路转运判官,就开挖八丈沟的事专程来到颍州,与苏轼会议于颍后,完全同意苏轼经过实地调查得来的科学结论,也向朝廷提出了八丈沟不可开挖的申省状。朱勃,字逊之,他在颍州时苏轼作有赠朱逊之诗,其引言云:“元祐六年九月,与朱逊之会议于颍。或言洛人善接花,岁出新枝,而菊品尤多。逊之曰:‘菊当以黄为正,余可鄙也。’昔叔向闻鬷蔑一言,知其为人,予于逊之亦云。”其诗云:

  黄花候秋节,远自夏小正。坤裳有正色,鞠衣有令名。

  一从人伪胜,遂与天力争。易姓寓非族,改颜随所令。

  新奇既易售,粹驳宜相倾。疾恶逢伯厚,识真似渊明。

  君言我所印,世论谁敢评。愿君为霜风,一扫紫与赪。

  苏轼之所以作出不宜开挖八丈沟的结论,是经过科学调查,实际丈量的,他说他“已选差教练使臣史昱等,令管押濠寨,自蔡口至淮上,计会本州逐县官吏,仔细打量,每二十五步立一竿,每竿用水平量见高下尺寸,凡五千八百一十一竿,然后地面高下,沟身深浅,淮之涨水高低,沟之下口有无壅遏,可得而见也。并取到逐县官吏,保明文状讫,所有逐竿细帐,见在本州使案收管。”由此可见,苏轼的工作做得多么细致深入,他不是一个只会吟诗作文的文学家,而是一个谙熟实际事务,有着严格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的领导者。接着,他又从三个方面对问题做了进一步说明。由于苏轼是知识渊博的学问家,他对于八丈沟的历史是很清楚的,他还从历史角度说:“及考之前史,邓艾本为陈、项间田良水少而开八丈沟,正与今日厌水患多之意不同。”

  由于苏轼的论述有理有据,加之又是经过实际调查之后得出的科学结论,朝廷终于

  同意了苏轼的意见,取消了这项劳民伤财、费而不惠的糊涂工程。接着,苏轼又向朝廷请求,奏留开挖黄河的民夫万余人,用来开挖颍州的沟渠,疏浚治理颍州西湖,造福于颍州百姓。

  可惜的是没有等到西湖治理工程完工,元祐七年(1092年)二月,苏轼就被调到扬州去了。但他时刻牵挂着颍州的工程。当赵令畤向他报告颍州西湖的治理工程已经完工时,他非常高兴,写下了《轼在颍州,与赵德麟同治西湖,未成,改扬州。三月十六日,湖成,德麟有诗见怀,次其韵》。这首诗写得热情洋溢,字里行间充满喜悦之情。接着,他又写了《次韵赵德麟西湖新成见怀绝句》。四月,苏轼作《再次韵赵德麟新开西湖》:

  使君不用山鞠,饥民自逃泥水中。欲将百渎起凶岁,免使儋石愁扬雄。

  西湖虽小亦西子,萦流作态清而丰。千夫余力起三闸,焦陂下与长淮通。

  十年憔悴尘土窟,清澜一洗啼痕空。王孙本自有仙骨,平生宿卫明光宫。

  一行作吏人不识,正似云月初朦胧。时临此水照冰雪,莫遣白发生秋风。

  定须却致两黄鹄,新与上帝开濯龙。湖成君归侍帝侧,灯花已缀钗头虫。在这首诗的“欲将百渎起凶岁,免使儋石愁扬雄”句,作者自注云:“去岁颍州灾伤,予奏乞罢黄河夫万人开本州沟,从之。以余力作三闸,通焦陂水,浚西湖。”苏轼奏请皇帝允许,留下了本来用于治理黄河的万余民夫。关于“三闸”到底何所指,今天已经不太清楚了,当为控制西湖水所建。所云“通焦陂水”,由欧阳修“清河两岸柳鸣蝉,直到焦陂不下船”诗句可证,当时颍州西湖与清河、焦陂水是相通的。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焦陂已经没有水了;西湖也被泉河从中一分为二,只剩下泉河北岸的一片湿地;只有清河还在,并已经进行了疏浚治理。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