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皖东抗日剧团与洪山戏

时间:2018-07-19 09:52:00

  洪山戏演出资料

  大众剧团部分演职员合影

  现代洪山戏

  洪山戏是流行于来安、天长一带的地方戏,因演唱风格高亢嘹亮,有别于俗称“小开口”的花鼓戏,故又称“大开口”。洪山戏始起清朝中期,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剧团虽然消失,但洪山戏却在民众之中,深深扎下根。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更是大显神威。

  皖东戏剧奇葩洪山戏

  洪山戏名称的由来众说不一,艺人中有三种传说:其一,洪山戏鼻祖张允豪相传是天长、六合、仪征两省三县交界之横山人氏,因此称“横山戏”。当地语言横、洪二音相似,转称“洪山戏”。其二,清代太平军曾在横山打过仗,占领南京后,天王洪秀全曾命该剧种赴天京(即南京)演出,为纪念洪秀全而命名为“洪山戏”。其三,初建戏班首领姓洪,洪山戏系由洪家传承,加之戏中服饰多用红衫,取其谐音,所以叫“洪山戏”。以上三种说法皆无文字资料可考,一般认为第一种说法较为可信。

  凡是有生命力的艺术,它的根系都是深深植入民众的土壤中。洪山戏吸纳了京剧的表演艺术,又保留了本剧种传统的表演特色。如二人歌舞时的“推衫子”(两人面对面时,各自相互前进后退的十字步),在武戏开打中的打“四门斗子”(如小快枪等对打时必须打满舞台四角位置)等。正戏演出前,尚有一种例行“三出戏”的习俗,即头出戏“不开口”,二出戏“不动手”,三出戏“随便走”。据不完全统计“洪山戏的曲调,有50余种,常用的约有二三十种。大致可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锣鼓唱腔类。第二类是祈祷神曲类,第三类是民间小调类。”

  洪山戏传统剧目多来自神书。如《袁樵摆渡》、《唐僧取经》、《魏征斩老龙》、《九郎替父》、《刘全进瓜》、《唐王游地府》等,被称之为“唐六本”。洪山戏剧目还有《合同记》、《赵王娘》、《半把剪刀》、《孟丽君》等70多出。新中国成立以后,又编演一批反映现代生活的剧目,如《远征高歌》、《万山红遍》、《红色儿女》等。同时也整理改编了一批传统剧目如《赶山塞海》、《玉环记》等。

  成为抗战剧团的当家剧种

  1942年初冬,在延安文艺座谈会精神的指引下,津浦路东区党委向全区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文艺大众化”的任务。活跃在皖东地区的大众剧团积极响应,决定将剧团一分为二。第一团主要任务是上演话剧;第二团团长兼政治指导员张泽易,副团长陈真,主要任务是上演新编民间戏曲。

  张泽易根据刚破获的一起敌特在连队组织叛逃事件,创作一台小剧《一念之差》,新剧本编写出来了,选用什么样的曲调,颇有一番争议。有人提议用泗洲小戏,有人主张用河南坠子。张泽易则认为,这些曲调都很好,但缺乏广泛群众基础,不能被皖东群众所喜爱,坚持要用路东一带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洪山戏。有人担心洪山戏是为祭祀拜神所用,即使有些剧目也是宣传迷信的唱本,演现代戏不太适合。这种相持不下的争论上报到新四军部,时任新四军代军长的陈毅,找来二师师长罗炳辉和新华社华中分社社长范长江商讨。罗炳辉直言不讳说,曲调都是人编的,它能为祭神拜佛用,为什么就不能为抗日宣传服务?范长江也同意罗师长的意见。洪山戏就定为了二团的唯一剧种。《一念之差》,由何秋征导演,及时配合了军分区召开的公审大会。上午刚开完公审大会,晚上戏就演出了,受到领导和群众一致称赞。

  洪山戏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曲调,配上真实的剧情,喷射出强烈的感召力,收到了意料不到的效果,使大众二剧团的领导增强了信心。为使洪山戏原汁原味,二团特地从来安请来熟悉民间文艺的王永泉任艺术指导员,编演了新洪山戏《从军记》、《保家乡》等。其中《保家乡》最为成功。剧情是写日本兵率伪军下乡“扫荡”,强奸了一名青年妇女,还抢走了她家的耕牛和粮食,激起全村人的民族仇恨;后来她丈夫参加了民兵,配合新四军打回来,消灭了敌人,夺回了耕牛。这是淮南地区第一个以多场地方戏曲形式反映现实斗争的成功尝试,在路东地区大受欢迎,后来也成为大众剧团的主要上演剧目。

  1943年3月,为了配合地方教育改造二流子,剧团排演了张泽易新编剧《生产战线》,何秋征作曲并导演。戏的内容来自生活实际,采用洪山戏曲调,演出效果较好。1943年5月,大众剧团奉命到天(长)、高(邮)地区的铜城镇作五场救灾公演。洪山剧《生产战线》成为压轴戏。

  1944年春节后,来(安)六(合)地区,在竹镇举行第一次文艺汇演,大众剧团团员预先集中到竹镇,一面协助筹备工作,一面准备在汇演期间作示范演出。他们用刚从民间艺人那里学来的编剧方法(集体凑个脚本提纲,演员自编台词),将淮剧曾演出过的《送子参军》,加工改编成现代洪山戏。这是一次新的尝试,也取得了成功。 1944年4月,大众剧团再次出发到来安、六合地区演出《保家乡》、《送子参军》,接着又加工改编了现代洪山戏《丁赞亭》,演出效果较好。此后,这三台新编洪山戏便成了大众剧团巡回演出的当家剧目,对淮南根据地的旧剧改革,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现代洪山戏的开创者王永泉

  王永泉,1914年7月生,安徽来安县施官人。早年读过几年书,辍学后到南京学裁缝。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他回到家乡与一批工人农民组织起抗日武装,并带人从南京秘密买回20多支长短枪及子弹,开展防匪保家。新四军第五支队进入路东后,他主动帮助支队供给部到南京采购物品,开辟了一条采购运输的地下通道,还帮助部队开办起被服厂。1940年3月正式参加革命,脱产到干校学习。不久,来到来安县联抗会做宣传工作。

  1941年秋,王永泉把淮南文协编印的反映民兵抗日斗争的《三字经》,改编成清唱洪山戏。这是淮南路东一带第一次以唱本形式反映现实斗争题材,他亲自带领几个文艺青年在民兵会上演唱,获得大家好评。接着,他又把传统小唱本《刘文龙赶考》改编成富有现实意义的历史剧《从军记》。剧本以中日甲午战争为背景,写一个青年书生远离新婚的爱妻赴京赶考,未等发榜即奔赴前线,一去三年,杳无音信;与他同行的表弟当了逃兵,欲占其妻,其妻坚贞不渝,严守家门,赡养婆母,直至丈夫荣归。

  1942年春,王永泉被抽到总文抗修改《从军记》,继而被聘为淮南大众剧团艺术指导员,专门排练《从军记》。当年5月,大众剧团在半塔泥沛湾大会堂首次演出洪山戏《从军记》,招待上海等大城市来解放区的知识分子和地方党政军领导,受到热情称赞,《新路东报》作了专题报道。此后,别的地方剧团也将这出戏移植演出。《从军记》的演出成功,激起了王永泉创作现代洪山戏的兴趣,他又连续创编了《河南灾荒》、《保卫家乡》、《老虎走了又来狼》等剧。1943年春,范长江来到施官考察调研群众文艺发展状况,对王永泉所从事的地方戏曲改革创新很感兴趣,竭力给予鼓励和支持。范长江经常指导他修改提高剧本,改造调整唱腔,还把他编创的现代洪山戏剧本《保卫家乡》(后改为《保家乡》)拿到淮南大众剧团,请团长张泽易等戏剧行家修改加工,由专业剧团演出,获得更大成功。

  《保家乡》第一次成功地以旧戏曲形式反映现实斗争生活,在淮南根据地带有开创性质,范长江曾给予高度重视。他认为,这个戏正符合毛泽东的《讲话》精神,符合文艺民族化、大众化的发展方向。在他的主持下,大众剧团召开了有关《保家乡》剧本创作的研讨会。大家一致认为:《保家乡》是新编的故事,当地人唱当地戏,穿的是当代人的服装,唱腔好听,通俗易懂,感情真挚,艺术地再现了现实斗争生活,大受群众欢迎,应该充分肯定并发扬光大,但也需要作进一步修改。该剧后来由大众剧团四处演出,其他地方剧团也竞相演出,在淮南、淮北一带几乎家喻户晓。《保家乡》的出现,为旧剧改革开了新局面,推动了革新民间艺术的热潮,“旧瓶装新酒”,一时成了大家的热门话题。大众剧团从此成为路东地区,乃至整个淮南根据地革新民间文艺的一面旗帜。

  1943年秋,经范长江推荐,王永泉曾被调到大众剧团任艺术指导员,但不久又回到施官任青锋剧团政治指导员和编导,连续创作现代洪山戏《浪子回头》、《互助组》、《两兄弟》等以及一部分民歌小调,带领剧团在来安、六合一带巡回演出,广受观众欢迎。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来安大英镇业余剧团也编演了《游击英雄严独手》、《王文晓带枪参军》、《打雷官》等反映现实题材的现代扬剧和洪山戏。

  洪山戏造就一批文学青年

  如果说一台戏成就一个剧种,那么一个剧种势必造就一批人才。缪文渭就是其中一人。

  1944年1月,缪文渭被调到天高县宣传部工作,专门自编自演搞宣传。书记李世农要他写一个反映根据地开展生产互助的剧本,他便背起行李到铜城南乡仙井村住了两个月,深入了解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回来后,他又花两个星期时间整理材料,并创作出三幕现代洪山戏剧本《大互助》(后改名为《生产互助》)。李世农亲自审阅,又指定何成、赵农二人具体帮助修改和润色文字。接着,缪文渭亲自参加铜城镇青年剧团排演,由该团团长李育五负责导演。当年7月在县委扩大会议上首演,受到各级干部热烈欢迎。

  当年9月,新四军第二师在天长铜城镇召开天高民兵万人大会,各区业余剧团以及淮南大众剧团前来作汇报演出,慰劳民兵英雄和劳动模范。铜城青年剧团演出的《生产互助》引起首长们的浓厚兴趣。戏未演完,新华社华中分社社长范长江便在罗炳辉师长的陪同下,到后台来看望缪文渭,惊诧于他识字不多竟能写唱词编剧本。他的回答是,因为爱看戏、演戏,所以懂戏并学着编戏。当问及他遇到疑难生字不会写怎么办,他说用自创的符号代替。范长江谆谆告诫他:“艺术要提高,首先过文化关,不学文化,将来创作要受到妨碍。”会后,罗炳辉和范长江两位首长建议李世农成立一个县剧团,专演《生产互助》。县委把成立剧团的具体事务交给缪文渭负责,并由民兵总队领导,命名为“民兵剧团”,全团不足30人。

  不久,范长江特邀天高民兵剧团到军部演出6场《生产互助》。演出结束后,范长江把缪文渭留下,让作家江凌帮助他修改剧本。剧本修改好由天高民兵剧团重新排练,第二次到军部演出。范长江和军宣传部长钱俊瑞专门为此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方面意见,然后由范长江亲自执笔修改定稿,交淮南通俗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为此,江凌发表了《从缪文渭谈大众文艺方向及其创作道路》的文章,范长江发表了《生产互助及其作者缪文渭》的文章,使得《生产互助》迅速在淮南根据地推广开来,缪文渭也成了小有名气的农民作家。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徐舟 葛安全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