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唐代和州诗人张籍与王建交游诗歌唱和

时间:2018-08-24 09:33:00

  中唐时期,和州诗人张籍和颖川诗人王建,既是同窗诗友,又是新乐府运动的先行者。那时张籍与王建齐名,世称“张王”。两人创作的乐府诗,号称“张王乐府”,在我国诗坛上颇负盛名。

  王建,字仲初,出身寒微,大历年间进士及第。初授昭应县丞,后转渭南尉,旋迁大府寺丞,历秘书丞、侍御史。晚年为陕州司马,从军塞上,弓剑不离身数年。后归里,卜居咸阳原上。

  王建幼年生活在关辅(秦中),在长安度过少年时期。德宗建中四年(783),他18岁时,出关辅,往山东求学,初识张籍,结为同窗诗友。后迁家于相州(今河南临漳)漳水。元和八年(813),王建入长安求仕,与张籍久别重逢。张籍在《逢王建有赠》一诗中,回忆三十年前他和王建相识的情景时说:

  年状皆齐初有髭,鹊山漳水每追随。使君座下朝听《易》,处士庭中夜会《诗》。新作句成相借问,闲求义尽共寻思。经今三十余年事,却说还同昨日时。

  张籍在这里所说的鹊山,在山东历城县北20里的泺口镇,古属齐州,今属济南市。漳水,又名漳河,在今河南临漳县西。诗中说,当年他和王建在山东鹊山同学之时,都是十七八岁的“初有髭”者,即使王建迁居漳水,他俩也每每“追随”,或“朝听《易》”,或“夜会《诗》”,不是新诗作成“相借问”,就是闲求义尽“共寻思”。时间过去30多年,今天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如同“昨日时”。

  德宗贞元三年(787),王建在山东求学时,迫于生计,曾在当地节度使幕府从事数年。是年,他在《上李吉甫相公》诗中说,他“曾向山东为散吏”。散吏,古时是指没有一定职务的闲散官吏,如僚友、僚佐一类的官员。后来张籍在得知王建为了糊口,在幕府从事僚佐时,感慨不已,即作赠诗云:

  早在山东身价远,曾将奇策佐嫖姚。赋来诗句无闲语,老去官班未在朝。身屈只闻词客说,家贫多见野僧招。独从书阁归时晚,春水渠边看柳条。

  诗中说,王建虽在“山东身价”好,“曾将奇策”献将军,在幕府做了不少事情。其实这只不过是“身屈”听了“词客”之说,“家贫”才被“野僧”招使。充分表明张籍对王建早年身世的同情与哀怜。

  贞元十年(794),王建和张籍相继结束学业。王建回到漳水,张籍开始漫游。是年春夏之交,张籍来到漳水看望同窗好友王建,两人朝夕相处,谈论诗文。随后,张籍经咸阳、返江东,两人在漳水边依依惜别。王建回到家中,即作《送张籍归江东》诗云:

  清泉浣尘缁,灵药释昏狂。君诗发大雅,正气回我肠。复今五彩姿,洁白归天常。昔岁同讲道,青襟在师傍。出处两相因,如彼衣与裳。行行成此归,离我适咸阳。失意未还家,马蹄尽四方。访余咏新文,不倦道路长。僮仆怀昔念,亦如还故乡。相亲惜昼夜,寝息不异床。犹将在远道,忽忽起思量。黄金未为罍,无以挹酒浆。所念俱贫贱,安得相发扬。回车远归省,旧宅江南厢。归乡非得意,但贵情义彰。五月天气热,波涛毒于汤。慎勿多饮酒,药膳愿自强。

  此诗开头就说张籍的诗歌重视“浣尘缁”、“释昏狂”,有着济世指迷的作用。又有“发大雅”,生发与推崇《诗经》的现实主义精神。接着又说,他们当年在山东同窗学习的情况,“昔岁同讲道,青襟在师傍。出处两相因,如彼衣与裳”,彼此感情很好。又说张籍此次来访,不顾远途疲劳,一到这里就“发大雅”“咏新文”,犹如僮仆“怀昔念”,游子“还故乡”。我们在一起,相亲“惜昼夜”,寝息“不异床”,真是亲热极了。虽然我们这次会面有些寒伧,只因我“黄金未为罍,无以挹酒浆”,但你十分体谅我,因为我们都很“贫贱”。但愿你一路顺风,回到你可爱的家乡。

  贞元十五年(799),王建出于摆脱贫困生活和建功立业思想的驱使,开始了“从军秣马”的生涯。是年,他首先寄诗给正在幽州节度使刘济幕府中的边寨诗人李益,极力赞扬李益的诗作,同时倾诉了仰慕之情,表示渴望谒见的心愿。李益接到王建的诗后,立即引见王建到幽州刘济幕府供职,随同刘济领兵讨伐在蓟北作乱的林胡诸部。此役结束后,王建接着又到魏博节度使田季安幕府。在此期间,他两度出使南方。一次是贞元末出使扬州,次年春北返;另一次是元和中出使荆州,“寒食离家麦熟还”。在扬州时,适逢好友张籍回和州居丧。王建听闻张籍丧期满后,将由和州经扬州赴长安履任,乃急欲寻访,结果未见。王建深感遗憾,即作《扬州寻张籍不见》诗道:

  别后知君在楚城,扬州寺里觅君名。西江水阔吴山远,却打船头向北行。

  王建离开幽州后,随即到了荆州(今湖北江陵)。在荆州稍事停留后,又远赴岭南,在岭南节度使幕府从事数载。元和初(806)始还荆州,旅居其地三四年。先后作有《荆门行》《江陵即事》《武陵春日》《江南杂体》等诗,并与张籍时有诗札往来,说他“一别京华年岁久,卷中多见岭南诗”,又称张籍“声名已压众人上,愁思未平双鬓知”。张籍接到王建的诗作后,虽在病中,仍作诗寄给王建:

  不曾浪出谒公侯,唯向花间水畔游。每着新衣看药灶,多收古器在书楼。有官只作仙人老,平地能开洞穴幽。自领闲司了无事,得来君处喜相留。

  王建接到张籍在病中的寄诗后,反复咏叹,慨莫能已,在秋风秋雨中怀念旧友,随作答诗云:

  本性慵远行,绵绵病自生。见君绸缪思,慰我寂寞情。风幌夜不掩,秋灯照雨明。彼愁此又忆,一夕两盈盈。

  古诗说:“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王建说:“彼愁此又忆,一夕两盈盈”。可见他同张籍的友谊真是耿耿难忘、一往情深。

  宪宗元和八年(813),王建从荆州回到魏州,受到魏博节度使田弘正的礼遇,在幕府担任僚佐。时司封员外郎、知制诰裴度奉诏前来宣慰魏博六州,讨平淮蔡,王建得与裴度相识,受到裴度的高度赏识。后经裴度与田弘正推荐,王建得官昭应县丞。昭应,在临潼骊山下,靠近王建的老家关辅。这是王建第一次正式步入仕途,然此时他已48岁,满头白发了。尽管县丞属卑职下吏,但近帝都、又靠家乡,比在外府从事,南来北往要强多了。王建由是喜出望外,大有“喜得近京城,官卑意亦荣”之感。两年后,王建转官渭南县尉。上任前,他到长安拜谢裴度,顺道看望张籍。时张籍为国子助教,目疾初愈,两人久别重逢,难分难舍。临行时,王建作留别诗道:

  谢恩新入凤凰城,乱定相逢合眼明。千万求方好将息,杏花时节约同行。

  诗中的“凤凰城”,亦称“凤凰池”,为古时的中书省。因掌管机要,接近皇帝,故称凤凰城。王建说,他是谢裴度之恩首次来到凤凰城,看到张籍眼疾渐愈,十分高兴,嘱咐他要继续“求方”诊治,千万马虎不得,以便杏花时节我们好在一起观花赏景。诗的含意是多么的亲切动人!

  元和十二年(817),王建迁升内职太府侍丞。这期间,他与张籍同时交好的诗人孟郊(东野)已在三年前去世,白居易接着贬江州司马,离京远去,唯有他与张籍同仕于朝。一天,他俩相约见面,畅叙友情,谈到东野去世、白君遭贬,张籍无限感慨,随即吟诗《赠王建》道:

  白君去后交游少,东野亡来箧司贫。赖有白头王建在,眼前犹见咏诗人。

  元和十四年(819),王建转官太常寺丞,掌邦国礼乐、郊庙、社稷之事,官至从五品上。不久,张籍也迁升尚书省水部员外郎。七月,他出差离京,取道襄阳、经湖南、至浙江。回程至南溪驿,曾作诗寄王建,有《使至南溪驿寄太常王丞》《赠太常王建藤杖笋鞋》等诗。诗中说:

  蛮藤剪为杖,楚笋结成鞋。称与诗人用,堪随礼寺斋。寻花入幽径,步日下寒阶。以此持相赠,君应惬素怀。

  这是说他在回程途中,购有南方“蛮藤”做的手杖,“楚笋”做的笋鞋,现在送给你,你持着手杖、穿着笋鞋,既可“礼寺斋”,又可“寻幽径”“下寒阶”,你该感到称心和惬意吧!

  穆宗长庆二年(822),王建继由太常寺丞转官秘书丞,在任六年。这期间,张籍与王建交往频繁,唱和颇多。张籍有《赠王秘书》《书怀寄王秘书》《酬秘书王丞见寄》《登城寄王秘书建》等诗篇。在《酬秘书王丞见寄》中,张籍说:

  相看头白来城阙,却忆漳溪旧往还。今体诗中偏出格,常参宫里每同班。街西借宅多临水,马上逢人亦说山。芸阁水曹虽最冷,与君长喜得身闲。

  诗中的“相看头白来城阙”,是说他们两人都57岁,须发斑白了,才在京城相会。回忆昔时在漳水的那些日子仍历历不能忘怀,如今各自都有出色的诗歌表现,又常在宫里当值同班。芸阁(秘书省的代称)、水曹(尚书水部)虽然是冷官闲衙,没什么要紧的事可做,但能与君长期一起临水说山,“喜得身闲”,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在《书怀寄王秘书》诗中,张籍又说:

  白发如今欲满头,从来百事应尽休。唯一触目虽防病,不拟将心更养愁。下药远求新熟酒,看山多上最高楼。赖君同在京城住,每到花前免独游。

  张籍在这里进一步劝说王建,世间百事都有尽头,人的一生要想得开、看得远。当前最要紧的是触目“须防病”,养心“不养愁”,下药要“求新酒”,看山要多“上高楼”,好在我们“同在京城住”,每到花前就可在一起游了。

 ?? 敬宗宝历元年(825),朝廷决定正月初一在长安南郊举行盛大郊礼。郊礼由敬宗皇帝李湛亲自主持。朝廷鉴于王建从军十三年,熟悉戎事,兼资文武,决定诏王建代理将军,带领卫兵参与典礼。张籍在病中随行观礼,特寄诗给王建,表示祝贺。诗云:

  正初天子观郊礼,诏摄将军领卫兵。斜带银刀入黄道,先随玉辂到青城。坛边不在千官位,仗外唯闻再拜声。共喜与君逢此日,病中无计得随行。

  诗中的“郊礼”,指古代在郊外举行的祭天或祭地的礼仪。“银刀”,古军队名,番属衙城。“黄道”,古代天子所经行的道路。“玉辂”,由玉饰的皇帝专用车。“青城”,古祭天斋或地斋的宫名。张籍说他在郊礼那天,看见王建代理将军,领着卫兵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沿着天子所经行的道路,跟随在皇帝的专车后面,一路前呼后拥到达祭坛的斋宫。“礼毕,敬宗亲御丹凤楼,改宝历元年”。随后,朝廷实行大赦,许多先前遭到贬谪的诗人和官员得到重新安置。

  然而王建却遇到了新问题。文宗大和二年(828)不知为什么他由秘书丞左迁为侍御史。按唐制,侍御史为御史台属官,系殿中侍御史的省称,官在从七品下。比起秘书丞,官阶显然下降。恰在此时,他婚姻有变,仕途的不顺、家庭的不幸,使他悲恸欲绝。为此,他写过《自伤》的诗,说他“四授官资元七品,再经婚娶尚单身”,“独自在家常似客,黄昏哭向野田春”。张籍得知王建左迁降职、不胜愤懑之事后,随即写了一首《赠王侍御》的诗,一边宽慰,一边劝勉地说:

  心同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府县同趋昨日事,升沉不改故人情。上阳春晚潇潇雨,洛水寒来夜夜声。自叹独为折腰吏,可怜骢马路傍行。

  张籍在这里劝他要“心同野鹤与尘远”“升沉不改故人情”,不要老说那些“昨日事”,自叹独为“折腰吏”,还是要振作精神,待到“上阳春晚”“洛水寒来”,自有“骢马”伴你同行。果然不出所料,就在这年冬天,王建就接到诏令,出为陕州司马,这是他一生中最高的、也是最后的官职。一时白居易、刘禹锡、贾岛等诗人都作诗祝贺。张籍得知这一消息,立即赶到长安为王建送别,他在《赠别王侍御赴任陕州司马》一诗中说:

  京城在处闲人少,唯共君行并马蹄。更和诗篇名最出,时倾杯酒户常齐。同趋阙下听钟漏,独向军前闻鼓鼙。今日春明门外别,更无因得到街西。

  诗中从“唯共君行”到“更和诗篇”,从“时倾杯酒”到“同趋阙下”,无不表明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同时也表明两人的情谊相当诚实、相当殷切,而且是始终如一的。

  史载王建出任陕州司马后,“从军塞上,弓剑不离身,数年后归”。归后卜居咸阳原上,于大和六年(832)卒。考其一生,奔走南北,“糊口四方者达三十余年,于民间疾苦多所了解”。故其为诗,注重口语,针砭时弊,反映现实。他与张籍虽是长期诗友,与张籍的乐府诗齐名,但两者的风格不尽相同。张籍的诗“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王建的诗则多以田家、蚕妇、织女、征夫为题材,创作了许多“缘事而发”的新乐府。是故王士祯在《艺苑危言》中说:“张籍善言情,王建善征事”,两人的诗歌各有特色。明人高棅在《唐诗品汇》中说:“元和诗歌之盛,张王乐府尚矣”。清人翁方纲在《石洲诗话》中说:“张王乐府,天然清削”。可谓誉之至矣。其实张籍和王建不仅以创作乐府闻名,他们的友谊也是值得人们仰慕和称道的。

来源:安徽省地方志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