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庐州碑文百篇》追溯合肥城建历史

时间:2017-02-24 09:40:00

  张克栋手绘水彩画《南薰门》,合肥市档案馆馆藏

  许有为教授撰写的合肥环城公园碑记

  (清)嘉庆八年合肥县傅郭城图

  打开合肥市档案局编印的《庐州碑文百篇》,其中《修城碑》、《修城记》、《庐州府修城记》、《金斗驿重建记》、《庐州府重修三桥记》、《胡侯疏河建闸碑记》等一篇篇有关合肥这座城市历史建设和发展的碑文,让我们看到了合肥在历史长河中建设和发展的缩影。城镇建设要“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句耳熟能详的话饱含深情、富有诗意,既描述了城镇建设的美好愿景,也触动了人们灵魂深处最柔软的部分。如今,合肥市大建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通过碑文档案回望合肥城建的历史,依然可以看到一代又一代人对赖以生存的城市的高度重视和由衷热爱,也给我们留下了生生不息的浓浓乡愁,留下了这个城市筑城不止、追求美好的珍贵记忆。

  修城墙:元末合肥的市政建设

  《庐州碑文百篇》里收录了一篇合肥人余阙为记元末合肥修建城墙撰写的《修城碑》。该文详细记录了元末合肥城墙的修建情况,描绘了宋元时期合肥良好的民风民俗,颂扬元末合肥地方官员懿德,道出了元代城墙修建政策的改变,是一篇颇有价值的合肥地方档案文献。

  “至正十一年,寇起淮南,自浙西、江东西、湖南北以及闽蜀之地,凡城所不完者皆陷。合肥之城久圮且夷,仓卒为木栅以守。栅成,贼大至,民赖栅以完。”

  从这篇碑文档案中可以了解到,合肥城墙的修建缘起元末农民起义。元代末年,农民大起义大爆发。起义军在南方四处攻掠,各地形势危急。浙江、湖南、四川等没有城墙的城市很难抵御农民起义军的进攻,纷纷陷落。合肥地区也爆发了农民起义,而合肥城墙坍塌很久,无防御工事。合肥仓卒用木栅构建防御,并成功打退了农民军的进攻。利用栅栏做简单防御工事,打退了北方的农民起义军进攻合肥城,仅为权宜之计,合肥亟待有更加坚固的防御工事。

  碑文中,“遂发公私钱十万贯,召富人之为千夫长、百夫长者佣小民,相故所圮夷尽筑之。富人得官发钱无甚费,咸喜助所不足。小民方饥,得佣钱奔来执事,鼛鼔不设,鞭扑不施,捧柴荷畚,麇至竞作。自十三年二月朔戒事,九月毕。城四千七百有六尺,六门环为睥睨,设周庐,庐具饰器,门皆起楼橹,相盗所必攻者甓之。计用木若干,甓四百四十八万,用人之力七十七万八千。城成,而盗不至者今期月矣!”

  从上述这段文字中,可以了解到,当合肥的地方官一方面从地方政府和民间筹款十万贯,招募富人做千夫长、百夫长来做修建城墙的管理工作;另一方面,用钱雇佣平民来修建城墙。筑城措施,满足了富人与平民的愿望,他们均乐于参与修城。合肥城墙开始修建,费时七个月。城墙所用砖木材料和人力,计用木若干,砖四百四十八万块,用人力七十七万八千天次。修好后的城墙,周长四千七百有六尺,有六门且相对,在城墙上设警卫庐舍,在城门口配有守城高台战具。

  就元末这次修建的合肥城墙的长度“四千七百有六尺”来看,元代所构筑的合肥城要比现在老环城马路内的面积小得多。也就是说,宋元时代合肥城是不大的。但元末修建城墙,是元代合肥最大市政建设,也是合肥地区最大防御工事,反映了一个时代城墙修建的历史,在合肥的建设史上意义重大。

  水与桥:治水修桥合肥百姓受益

  城市建设,在古时除了修城,对于水的治理和桥的建设,也不得不说。

  合肥得名于淝水,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夏水暴涨,施(南淝河)合于肥(东淝河),故曰合肥。”淝水源出自鸡鸣山,出山后分二支,一支折向东流,穿城而过,称为南淝河,古称施水,又称为金斗河;另一支向北经寿县,注入淮河,称为东淝河,古称淝水,又称为金城河。

  《庐州碑文百篇》里有关城建内容的还有一篇张潮写的《肥宁桥记》。据《合肥县志》记载,在水西门外,有一桥,旧为石拱三孔桥,名叫肥宁桥,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水西门桥”。县志称,“在水西门外肥水上,知府张潮建,有碑记。”

  在《肥宁桥记》中有文写道:“兹水位民患久矣,至今而始宁,肥民亦庶几永宁乎!题为肥宁桥。”据合肥的民俗专家介绍,肥宁桥,寓意美好:肥水安宁。

  今天,亳州路桥、蒙城路桥、阜阳路桥等多座桥梁在南淝河上横跨,南淝河一路蜿蜒而去,两岸美景数不胜数。

  在水西门遗址旁,南淝河两岸杨柳依依,合肥市图书馆倚立在淝河南侧,窗明几净,成为读者们消磨下午时光的最好选择,北侧,咖啡馆体现出这座城市重时尚气息。如今,高架桥等现代化的桥梁接待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和人流,也书写着这个城市的繁荣和生机。

  城与郭:清朝版郭城图重现历史

  在合肥市档案局编印的《庐州碑文百篇》里,有一篇碑文中,也附上了清代嘉庆八年绘制而成的《合肥县傅郭城图》。从这幅图中,可以看到当时合肥的城郭范围,以及合肥城的各个地名。

  《合肥县傅郭城图》是清嘉庆八年(1803年)绘制的,该图附于《合肥县志》卷首。当时合肥县在大地测量、地形测量与大型工程测量方面,都有布点,测绘事宜由朝廷诏令天文历算官、钦天监和来华外国传教士作业实施。这幅《合肥县傅郭城图》与《合肥县境总图》、《合肥县境山图》、《合肥县境水图》、《合肥县五乡区里图》等都附于清嘉庆八年的《合肥县志》卷首,皆采用写景手法,按地物之间比例绘制。

  如今,这幅涵盖了合肥历史文化的图,也常常被合肥市民和相关单位手绘复制或做成浮雕立于合肥街头。

  其中,2014年经过系列改造后的七桂塘“脱胎换骨”,街道中间新添的五幅浮雕画,从外往里依次是清嘉庆八年的《合肥县傅郭城图》、德胜门、解放前县政府、前大街、光明影院,为七桂塘增加了怀旧的历史文化情怀。

  在包公园包公祠东厢房里,也展示了清嘉庆八年的这幅《合肥县傅郭城图》的复制版。

  2009年至2010年间,“老合肥”张克栋陆续手绘了一套12幅的《合肥老城门》水彩画,2014年,他又完成了一幅《大合肥“庐州古城”全景图》,再现了庐州古城的整体风貌。张克栋在构思这幅全景图前,先后向多名“老合肥”请教,再通过合肥市档案馆取得了一份清朝嘉庆八年所绘制的《合肥县傅郭城图》复印件,对部分地点、建筑进行了更进一步的精细考证,方才完成了这幅全景图的具体构造。

  可见,清嘉庆八年版本的《合肥县傅郭城图》展示了合肥的城建历史文化,也为后人研究合肥城建历史文化提供了宝贵的档案素材。

  从5平方公里的“江淮小邑”到现在的“大湖名城”,合肥城市的沧桑蝶变记录了城市建设者的艰辛和汗水,也留下了一代又一代人筑城天下的梦想和乡愁。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郑静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