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古代服饰颜色有哪些讲究

时间:2018-03-22 16:04:00

  宋代《荷亭儿戏图》中母亲着装即为对襟直领褙子

  戴白帢的魏晋男子(湖南长沙晋墓出土陶俑)

  穿褙子的宋代厨娘(河南偃师酒流沟宋墓砖刻)

  彭丽媛随习近平主席出访时大方得体的服饰,近来引起世界时装界对中国服饰文化的广泛关注,同时引发了国内服饰市场的一股复古之风。其实,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古人的审美迥然不同。比如衣服的颜色,先秦时期视白为吉,但有些朝代则视白为凶;汉代“厨人为绿,官奴、农人为青”,头上“戴绿帽子”并没什么不好;秦汉时期“轿夫为黄”,黄色成为中国古代帝王的御用颜色到隋唐时期才被确立……

   殷商时期“其色尚白”

   西汉《礼记·曲礼》始有“冠衣不纯素”之记载

  先秦时期,白衣是一种相当高雅漂亮的服装,广为女孩子喜爱。《诗经·郑风》中有一篇《出其东门》,称“缟衣綦巾,聊乐我员”,诗中的“缟衣”即素白色的衣服。由诗可见,当时男子把身着缟衣、头戴綦巾的“时髦”女孩当成自己心中的最爱。

  白颜色的衣服在早期本是一种吉服,在严肃、庄重的场合才穿着。《史记·荆轲传》中记载,得知荆轲要去刺杀秦王,太子丹和他的朋友都穿成一身白,来到易水边上为荆轲送行,此即所谓“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

  在上古殷商时,白色还曾为贵族所喜爱,《吕氏春秋》即称,商汤之“其色尚白”。那么“缟衣”何时被看成了凶服?据考始于汉代。西汉戴圣所编的儒家经典《礼记》里有这方面的讲究,其中的《曲礼》篇记载:“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纯素。”意思是,如果父母活着,子女便不能穿白衣戴白帽。

  不过,对于白色不吉的说法古代不少名人不以为然,曹操就是其中之一。曹操生前曾亲自发动过一场“颜色革命”,向白色服饰不吉旧俗发起挑战。当时兵荒马乱,正是饥荒年,物资严重紧缺,曹操“裁缣帛为白帢,以易旧服”。白帢,是一种以缣帛为底料、不加染色的帽子,犹如上古皮弁。考虑到民间的禁忌,曹操不仅带头使用这种白色首服,甚至连参加宴会时都不脱下。白帢旋即流行开来,成为一种时尚,为魏晋士人所青睐。

  但在曹魏亡国后,有人开始质疑曹操当年的“颜色革命”,认为白帢是一种妖服,本身就是一种不祥,“名之为帢,毁辱之言也”。《晋书·五行志》记载,《搜神记》一书的作者干宝即认为,曹操“缟素,凶丧之象也。”到南朝梁时,朝廷干脆将这种“白帢”规定为丧服,士庶男子日常闲居均不戴之。

   “戴绿帽子”本无妻子“红杏出墙”内涵

   《元典章》规定“娼妓之家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巾”

  在古代,白色衣装虽然有不祥之说,但并非下贱,着绿色衣装才被人看不起,特别是男人最忌讳“戴绿帽子”。为什么会这样?这可能与当年着装等级划分有直接关系。在古代,绿、青、紫一度都曾是“贱色”,为社会地位底层人着装颜色。

  但在先秦时期,穿用绿色的服饰并非都是下贱者。《诗经·邶风》中有一首被视为丈夫悼念亡妻的诗《绿衣》,诗里有“绿兮衣兮,绿衣黄里”的说法。可见当时穿绿色衣服与下贱并无联系,只是有违反礼制、绿黄混搭之嫌。

  在汉代,“厨人为绿,官奴、农人为青”,头上“戴绿帽子”也很平常。《汉书·东方朔传》中记载,当时汉武帝刘彻见到馆陶公主刘嫖的情夫董偃,便是“头戴绿帻”。帻即头巾,唐人颜师古注称:“绿帻,贱人之服也。”其实,颜师古所说的“贱”是唐人所持的一种服饰观念,汉代着绿者确实社会地位不高,但并未到“贱”的地步。

  事实上,唐代才开始视绿色为贱。唐代封演《封氏闻见记》“奇政”条称:“李封为延陵令。吏人有罪,不加杖罚,但令裹碧头巾以辱之。”低级别公务员犯罪时,李封不予以体罚,让其裹绿头巾,羞辱他,故封演认为这是一种“奇政”。

  从封演所记来看,在唐代时人们已不轻易戴绿头巾了。那么绿色与下贱到底是如何联系上的?可能与这么一个说法有关。明王可大《国宪家猷》、清翟灏《通俗编》等多种古人笔记中,均有这样的记载,在春秋时出现一种风俗,典卖妻女以求食者,绿巾裹头,以别贵贱。这不仅让绿色成为一种贱色,或许还是“戴绿帽子”的最早由来。

  据考,真正以法令形式将绿色衣着与社会地位捆绑到一起的是元朝。《元典章·礼部二》规定:“娼妓之家家长,并亲属男子裹青巾。”青与碧、绿为一色系,都是“贱色系”。

  明代朱元璋继承了元朝的规定,据明余继登《典故纪闻》记载:“洪武十二年,始令伶人常服绿色巾,以别士庶之服。”

  从上述可以看出,不论是元朝,还是明朝,“戴绿帽子”都没有现在人们认为的妻子“红杏出墙”的内涵。从民俗演化来分析,这应该是古人骂人骂出来的意思。

   上古周天子祭天“玄衣纁裳”

   唐高宗李治诏令“臣民不许着黄”

   明太祖朱元璋“禁庶人服色用黄”

  在古代服饰颜色中,黄色的地位变化是最大的。黄色作为中国古代帝王的专用色,其实一直到隋唐才被确立,而在此之前并无严格的规定和限制。

  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华人文始祖黄帝“以土德为王”,中原之土为黄色,后世遂崇尚黄色,黄色逐渐变成了一种权力和尊贵的象征,这种看法其实是一种主观解释。

  就《绿衣》一诗中“绿衣黄里”的说法来看,先秦时期普通人也用黄色布料来做衣服。而在秦汉时期则规定:“轿夫为黄”。黄色分配给卖苦力者使用,以区别身份,所以张角率领的农民起义军为统一头裹黄布,就很好理解了,这支农民军也因此被称作“黄巾军”。

  黄色出现在帝王服饰中,应在上古周代。《周易》中有“天玄地黄”的定义,周天子在祭天时的着装是“玄衣纁裳”,即黑色面料的上衣,赤黄色的下裳,但此时的黄色并非帝王专用色,而且不是“黄袍加身”。

  黄色成为皇帝的御用服色始于隋代,隋文帝杨坚穿黄袍临朝,不仅庶民不得使用,就连皇帝身边的重臣也一律不准僭用黄色。以后历朝遵行其规,连颜色深浅都有规定。

  唐高祖李渊以赤黄袍巾带为常服之后,有臣僚上奏称,赤黄色近似太阳的颜色,“天无二日”,于是“赤黄色”为帝王所专用,臣民一律不得乱来。唐高宗李治于总章元年(公元668年)继位后诏令规定:“臣民不许着黄”。后来的明代,太祖朱元璋登基后所颁布的第一条服饰禁令即是“禁庶人服色用黄”。

  汉族皇帝这一着装专属,也为少数民族政权所效仿,女真人建立的大金国皇帝、金世宗完颜雍,在位时甚至连“近黄色”都不允许老百姓使用,一种用素绢制作、抹上桐油的雨衣(油衣),因为色近“纯黄”被禁。

  清朝的服装颜色规定更被细划:皇帝专用赤黄色,皇太子用杏黄色,皇子用金黄色,下属各王及职官,只有赏赐才能“着黄”,如黄马褂。

   宋代朝廷“恐色”忌讳多多

   宣和末年坊间传出“腰上黄”乃不祥之兆

  对于服装颜色控制最严、忌讳最多,最为敏感的可能算是赵姓宋朝,史书上关于宋朝廷在服饰上“恐色”的记载很多。

  南宋初建之时,还没有条件及时更易服制。宋周煇《清波杂志》“绍兴置衫帽”条记载,朝臣“一时骤更衣制,力或未办,及权宜以凉衫为礼,习以为常。”

  凉衫是用未经染色的细麻布制成,夏天穿着,透气凉爽,所以连一般的士大夫也竞相穿着,成为时尚。但不几年即遭到礼官反对而被禁穿,就是因为这种衣服是白色的。

  《宋史·舆服志》记载,“凉衫,其制如紫衫,亦曰白衫。乾道初,礼部侍郎王俨奏:‘窃见近日士大夫皆服凉衫,甚非美观,而以交际、居官、临民,纯素可憎,有似凶服。陛下方奉两宫,所宜革之。”当时的宋孝宗赵慎信以为真,真的下诏令禁止了。好端端的凉衫成了“凶丧之服”,从此只可在治丧时穿用,其他场合不准穿。

  南宋“恐色”缘于北宋就“恐色”,据传北宋灭亡与“腰上黄”的出现有关。北宋时,有一种叫褙子的女性服装,对襟直领,两襟之间不设钮扣,也无襟带,内衣容易袒露出来。(因为“露”,这种褙子后来成为元代青楼女子的“职业装”。)

  为避免尴尬,宋代制作出了一种宽阔的腰巾,名为“腰围”,裹在腰间。在赵佶(宋徽宗)当皇帝时的宣和末年,京城女性中间流行使用一种黄色腰围,人称“腰上黄”。黄色本为宫廷用色,平民百姓不得僭用,但当时北方金兵来犯,在服饰颜色管理上朝廷根本顾不过来,也无心过问。

  在金兵攻下京城,掳走徽宗、钦宗二帝后,坊间传出了“腰上黄”乃不祥之兆的说法,所谓“腰上黄”不就是“邀上皇”吗?宋岳珂《桯史》中“宣和服妖”条是这么记录的:“宣和之季,京师士庶竞以鹅黄为腹围,谓之腰上黄;妇人便服不施衿纽,束身短制,谓之不制衿。始自宫掖,未几而通国皆服之。明年,徽宗内禅,称上皇,竟有青城之邀。”

  显然,这是一种牵强附会的无稽之谈,“腰上黄”与皇帝被掳、北宋灭亡无半毛钱关系。《桯史》当时即反驳:“金虏乱华,卒于不能制也!”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倪方六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