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珍档揭秘要闻揭秘

唐代服饰从头到脚都体现出“贵气”

时间:2018-05-10 15:51:28

  唐朝初年,服饰也是沿袭隋制,到唐高宗武德四年(621年),正式颁布了车舆衣服法令,确定了本朝的冠服制度。

  唐代首服幞头很有影响,幞头是一种包头的巾帛,肇始于北周。从头巾角度考量,幞头早在汉代已经较为普遍地流行了,到了南北朝北周时,正式取名为幞头,在唐代成为男子的主要首服。《隋书·礼仪志》说:“巾,案《方言》云:‘巾,赵、魏间通谓之承露。’《郭林宗传》曰:‘林宗尝行遇雨,巾沾角折。’又袁绍战败,幅巾渡河,此则野人及军旅服也。制有二等。今高人道士所着,是林宗折角;庶人农夫常服,是袁绍幅巾。故事,用全幅皂而向后幞发,俗人谓之幞头。自周武帝裁为四脚,今通于贵贱矣。”从引文可以看出,幞头和幅巾的区别主要在角上,经过改造后的巾帛,四角都是带状,通常以“二带系于脑后垂之,折带反系头上,令曲折附顶”,从远处看,背后似乎有两条飘带,由于另外两角反折向上系结在头顶,所以把幞头又叫“折上巾”。唐初马周向李世民建议,以巾“裹头者,左右各三褶,以象三才,重系前脚,以象二仪”,李世民认可了马周的建议,并向全国下诏颁行。《唐会要·舆服上》说:“巾子,武德初始用,初尚平头小样者。天授二年,则天內宴,赐群臣高头巾子,呼为武家诸王样。景龙四年三月内宴,赐宰臣以下内样巾子,其样高而踣,皇帝在蕃时所冠,故时人号为英王踣样。开元十九年十月,赐供奉及诸司长官罗头巾及官样圆头巾子。永泰元年,裴冕为左仆射,自创巾,号曰仆射巾。太和三年正月宣令诸司小儿,勿许裹大巾子入内。”“英王踣样”是唐中宗李显在位时流行的幞头样式,开元年间流行唐玄宗所赐官样“圆头巾子”,永泰元年又有裴冕自创的“仆射巾”等,幞头由于最早流行于宫廷,所以被称为“内样”,也有人把它叫做“开元内样”,样式比英王踣样更高一些,头部略显尖形。幞头的两脚有不同的形制,开始是两条带子,从脑后自然垂下,或到颈部,或垂过肩头,后来两脚逐渐缩短,有的将两脚反曲朝上,插进脑后结内。由于幞头的双脚是用轻薄柔软的质料做成,所以称为“软脚幞头”。从中唐以后,幞头两脚样式或者下垂,或者上举,或者斜耸在一边,或者交叉在脑后,先是梭子式,再是腰圆式,几种样式区别很明显。晚唐时幞头样式由软式前倾演变为硬式略见方折,这种样式出自鱼朝恩等人。从五代起,幞头两脚由软翅变为硬翅,并开始向两侧平展,到宋代定型为展翅漆纱幞头。

  唐代纱帽也很流行。纱帽始见于南朝,当时是朝野共服的首服,到唐代纱帽作为视朝听讼和宴见宾客的服装,在一般儒生隐士中也广泛流行。从隋唐文物史籍记载中可以看到,纱帽发展为乌纱帽,包括圆领窄袖衣服、红鞓鞋、乌皮六缝靴等,是当时上下通行的服装,连帝王也是这样穿着。据故宫《历代帝后像》中的唐太宗画像看,他头戴乌纱帽,身穿圆领窄袖龙袍,腰束红鞓带,脚穿乌皮六缝靴,这种装束和文字记载是相同的。纱帽的样式没有统一规定,由个人喜好而定,多以新奇、充满个性为时尚,颜色分为黑白两种。唐代诗人咏纱帽诗写道:“黑纱方帽君边得,对称山前坐竹床。唯恐被人偷剪样,不曾闲戴出书堂。”(张籍《答元八遗纱帽》)

  绣袍使是代官员正统的服装,根据衣冠制度,按官品高低穿着,以颜色图案来区分官品高低。《新唐书·车服志》记载:“天子袍衫稍用赤、黄,遂禁臣民服。亲王及三品、二品、王后服大科绫罗,色用紫,饰以玉。五品以上服小科绫罗,色用朱,饰以金。六品以上服丝布交梭双紃綾,色用黄。六品、七品服用绿,饰以银。八品、九品服用青,饰以鍮石。勋官之服,随其品而加佩刀、砺、纷、帨。流外官、庶人、部曲、奴婢,绢拖(左为绞丝旁)布,色用黄白,饰以铁铜。”唐代袍衫以颜色和饰物的品类来区分官职高低,武则天时,赐给大臣们一种新的服装——绿袍,上面按官职高低绣着不同的禽兽纹样。《旧唐书·舆服志》记载:“则天天授二年二月,朝集使刺史赐绣袍,各于背上绣上八字铭。长寿三年四月,敕赐岳牧金字银字铭袍,延载元年五月,则天内出绯紫单罗铭襟背衫,赐文武三品以上,左右监门卫将军等饰以对师(狮)子,左右卫饰以麒麟,左右武威卫饰以对虎,左右豹韬卫饰以豹,左右鹰扬卫饰以鹰,左右玉钤卫饰以对鶻,左右金吾卫饰以对豸,诸王饰以盘龙及鹿,宰相饰以凤池,尚书饰以对雁。”这种以禽兽作为袍服纹样装饰图案的做法,开启了明清时期官服“补子”的先河,是一种创举性的表现。唐代官服的花绫图案还有鸾衔长绶、鹤衔瑞草、雁衔威仪、俊鹘衔花、地黄交枝、双距十花绫六种。

  唐代官服颜色最初以黄紫两色为主,从唐高宗总章元年开始,黄色被规定为皇帝专用色,皇帝以外任何人不允许再服黄色。紫色是三品以上官员服色,后来四品服绯色,五品服浅绯,六品服深绿,七品服浅绿,八品服深青,九品服浅青,百姓服黄白色。

  官员们的腰带也有规定,不同官级用不同质料的腰带,《事物纪原》说:“上元元年,自三品官至庶人各有等制,以金、玉、犀、银、鍮石、铜、铁为饰,自十三銙[11]至六銙。”唐代深受胡服影响,革带也是从胡服“蹀躞”演变而来。王国维《胡服考》说:“其带之饰,则于革上列置金玉,名曰校具,亦谓之跕(左为革字旁),亦谓之环。其初本以佩物,后但致饰而已。”在唐代腰带已有雕镂很复杂的银带饰,并且配以华美的皮革面,装饰在丝带上。当时革带叫鞓,在革带连接处还有扣。《事物纪原》说:“自古皆有革带及插垂头,取顺下之义,名铊尾。”古代玉带包括了銙饰和铊尾饰,共同附在鞓上,成为整套的带饰。但是现在出土的遗物多已腐朽,无法恢复原状。1970年在西安市何家村发现的唐代窖藏文物中,除了大量的金银器外,其中玉带就有十副以上。1972年第1期《文物》杂志报道:出土物有“碾文白玉带銙2副,31片;更白玉带銙1副,16片;白玉纯方銙1副,15片;深斑玉带銙1副,16片;骨咄玉带銙1副,16片;白玛瑙铰具1副,15片;有孔白玉带銙1副,16片;斑玉带銙1副,16片;白玉带饰34片”。这些玉带饰件都是盛唐时期贵族所服用的,当时1副玉带銙值钱三千贯,每贯为一千足文,10副玉带銙值三百万钱,按天宝年间的米价,三百万钱可买米23万多斗,由此可见,统治阶级的奢侈达到极其惊人的程度。腰带的銙一般是方形装饰,其数量和质料是区别品级的重要标志。《新唐书·车服志》记载:“(唐高宗显庆以后)以紫为三品之服,金玉带銙十三;绯为四品之服,金带銙十一;浅绯为五品之服,金带銙十;深绿为六品之服,浅绿为七品之服,皆银带銙九;深青为八品之服,浅青为九品之服,皆鍮石带銙八;黄为流外官及庶人之服,铜铁带銙七。”銙在带上的位置都列于腰的后面,最初是挂环悬物的,以后才演变为銙饰。铊尾也写成“獭尾”,是皮带头的装饰,最初是起保护皮带头的作用,后来渐渐演化为美化作用,《新唐书·车服志》说“腰带着,搢垂头于下,名曰铊尾,取顺下之义”,赋予了它文化学的意义。铊尾最早可从扣中穿过,后来将铊尾用链子悬挂于带的左方,完全成为一种装饰品。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土的蜀王墓中有玉带的銙和铊尾,全是以白玉雕刻成纹,这个铊尾背面刻有细密工整的铭文:“永平五年(915年)孟冬下旬之七日,荧惑次尾宿,尾主后宫,是夜火作,翌日于烈焰中得宝玉一团。工人皆曰:‘此经大火不堪矣。’上曰:‘天生神物,又安能损乎!’遂命解之,其温润洁白异常,虽良工目所未睹。制成大带,其胯(銙)方阔二寸,獭尾(铊尾)六寸有五分。夫火炎琨岗,玉石俱焚,向非圣德所感,则何以臻此焉!”这段文字记录了蜀国制作玉带的过程,特别是“向非圣德所感,则何以臻此焉”一句意在歌颂封建帝王的“功德”。1960年陕西乾县出土了唐永泰公主墓中十三件铜质带扣,虽然没有花纹,但制作都比较精致,与带扣配套的还有不少带头和带箍等,有一些方形、菱形或六角形的花形饰件,也可能原是附着于带上的,带头就是类似铊尾的东西,又一边是尖角形,整体铸成几何形的蔓卷花纹,带箍是一个近于长方形的铜圈,束带时以收拢多余部分,这些带饰的尺寸都很小,最长的不超过三厘米,可以推测可能是一套蹀躞带的零件。

  鱼袋是唐代官员特别佩戴物。《新唐书·车服志》说:“宫殿门、城门,给交鱼符、巡鱼符。随身鱼符者,以明贵贱,应召命,左二右一,左者进内,右者随身。皇太子以玉契召,勘合乃赴。亲王以金,庶官以铜,皆题某位姓名。官有贰者加左右,皆盛以鱼袋,三品以上饰以金,五品以上饰以银。”唐王朝是李家的天下,所以鲤鱼就成为李唐王朝的图腾,并特定法令予以保护,针对这个观念,宋代吴仁杰说:“符契用鱼,唐制也……盖以‘鲤’、‘李’一音,为国氏也。”甚至在开元三年、十九年,唐玄宗曾两度下令禁止民间捕捞鲤鱼,对违令者责六十大板,引以为戒。官员随身佩挂鱼符,为出入宫廷时防止伪诈而特设。《新唐书·车服志》还说:“高宗给五品以上随身鱼袋,以防诏命之诈。出内必合之。三品以上金饰带。(则天)垂拱中,都督、刺史始赐鱼。天授二年,改佩鱼皆为龟。其后三品以上龟带饰以金,四品以银,五品以铜。中宗初,罢龟带,复给以鱼。郡王、嗣王亦佩金鱼袋。……开元初,驸马都尉从五品者假紫、金鱼袋,都督、刺史品卑者假绯、鱼袋,五品以上检校、试、判官皆佩鱼。”佩鱼带是一种身份的标志,也相当于通行证,如果佩戴者亡故,鱼袋必须收缴。后来这个制度不断发生着变化,安史之乱以后,鱼袋的赏赐制度太烂,甚至有些没有官位的人也开始随意佩戴,失去了它原本的职能,唐末以后,鱼袋徒具形式,已无身份意义,最终无人问津。

来源:凤凰网  作者:            编辑:钱晶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