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皖人故事皖人要闻

我所认识的陆洪非先生

时间:2018-06-07 15:34:00

  陆洪非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乡贤。1984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安徽省文化厅人事处工作,厅里分给我一间平房,平房的北窗正对的一户人家,男主人嗓门洪亮方言很重,一听便知是同乡。邻居告诉我,他叫陆洪非,望江籍贯,现在省艺术研究所工作,是大名鼎鼎的剧作家。他之所以有大名,是因为他改编的黄梅戏《天仙配》《女驸马》享誉海内外,又因为《天仙配》《女驸马》在“文革”中被定为“大毒草”而身陷“牛棚”惨遭迫害。“文革”结束后,《天仙配》《女驸马》重新公演,陆先生又随之平反昭雪,其大名也就不彰自显了。

  这一年(1984年)年底,安徽省举办了首届江淮之秋歌舞节与戏剧节(后来演变为“安徽省艺术节”),陆洪非先生的夫人林青先生根据我省作家石楠先生的小说《画魂——张玉良传》改编的《风尘女画家》,由省黄梅戏剧团在戏剧节上公演,这是我到省文化厅工作后看到的省黄梅戏剧团演出的第一部大戏,剧中张玉良由马兰扮演,潘赞化(青年、老年)分别由黄新德、王少舫扮演,印象很深,尤其是剧中那些文学韵味典雅的唱段让我对戏剧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使我对陆洪非、林青夫妇除乡情之外又多了一份艺术景仰之情。

  1987年,职称改革工作重新启动,省文化厅成立了职称改革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在讨论到省艺研所一批老专家参与哪个系列的职称评审时,我们职改办犯了难。按他们的岗位属研究系列,按他们个人从事专业工作的经历、时间长短、业绩成就应该属于艺术系列。经过我们多次向省职改领导小组汇报争取,最后得到批准,省艺研所的专业技术人员可以根据本人的实际工作情况,分别参与研究、艺术、出版三个系列的职称评审。陆洪非先生开始想申报二级编剧还有点拿不准,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您老只申报副高,那别人就不好报了,您应该申报一级编剧(正高),您报低了,会影响安徽几代剧作家艺术成就的合理评价。在我的鼓动下,陆老申报评审通过了一级编剧任职资格。

  大约是1996年,陆先生一家从省文化厅宿舍大院搬到省艺研所高知楼居住,我与陆老见面的机会就少了。2002年,我在筹办《文化时空》杂志时接手出版了两期《安徽新戏》,我主编的第一期《安徽新戏》刊发了林青先生根据汤显祖《牡丹亭》改编的黄梅戏剧本《牡丹亭》,并为之撰写了《清风明月知无价》的前言。为了配合宣传,我社还安排记者采写了《一路上有你——陆洪非与林青的黄梅情缘》的名人名家专访。嗣后,我到省艺研所高知楼去拜访陆老夫妇。陆老向我讲述了当年受曾希圣书记的委托改编《女驸马》的经历并出示了原始改本,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只匆匆地翻阅了一遍,当时觉得陆老的改本虽说出自安庆地区演出本(王兆乾执笔)的基础之上,但在“立主脑、减头绪、密针线”上进行了改编,这种改编在我看来是一种创造,具有点石成金之功。临别时,陆老将他精心保存的《芙蓉城》(龙燮著、龙雯手抄本)及《龙燮公传和年谱》慎重地托付于我,先生希望我能为这位古代乡贤的遗著找一个归宿。

  龙燮公乃明末清初望江人氏,生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卒于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著有《江花梦》《芙蓉城》二种。为了不辜负陆老的嘱托,在时任《文化时空戏剧人生》执行主编的刘钟海先生的建议下,我们将《芙蓉城》手抄本及传与年谱一并交给了龙燮公的后人安庆市著名编剧龙仲文先生,经他整理后拟在《文化时空戏剧人生》剧本专栏中以戏剧遗产的名义刊出。但因种种原因,《芙蓉城》终未能刊出,这是我任《文化时空》总编时的一大遗憾。但《芙蓉城》手抄本及龙燮公传与年谱转到了龙仲文先生手中,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我希望有朝一日《芙蓉城》能在故乡的刊物上刊出或以其他方式出版,使望江戏剧能有一种传承的象征。

  陆洪非先生于2007年7月29日与世长辞,享年84岁。陆老走了,而他改编的《天仙配》《女驸马》和专著《黄梅戏源流》将会长久地留在中国戏剧的经典宝库之中。《天仙配》《女驸马》是中国黄梅戏从小戏上升为大戏,黄梅戏剧种从不知名的小剧种上升为全国知名的五大地方戏剧种的历史进程中的奠基石式的作品;《黄梅戏源流》是叙述中国黄梅戏发展史的第一部具有史料与学术双重价值的基础性理论著作,对中国黄梅戏的理论研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在《天仙配》问世的50年间,没有哪一部中国戏剧的经典唱段能够像《天仙配 满工对唱》那样口耳相传妇孺皆知逢会必唱人皆会唱,其广泛性和普遍性几乎可以说是空前绝后;而《女驸马 民女名叫冯素珍》(还有《风尘女画家海滩别》)则成为历次黄梅戏艺术大赛中考量参赛者演唱功力的首选唱段,其艺术价值几乎无可替代。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下飙红的许多东西都会一一淡出,而《天仙配》《女驸马》的戏剧魅力将日益显现出她恒久不灭的人性光辉。即使过了一百年或几百年,树上的鸟儿仍然会成双对仍然会比翼双飞。即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劳动与爱仍将是生活与美的永恒主题。

  陆洪非先生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又是一个高贵而伟大的人。一个人是否高贵,不在于他官有多大、位有多高、权有多重,也不在于他是否著作等身,而在于他骨骼里是否具有高贵的品质。我以为慈善宽仁、光明磊落、耿介率真、刚正不阿是陆洪非先生个人品质中最高贵的东西。他的这种高贵品质将与他的作品同在。

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周春阳            编辑:钱晶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中安K币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