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岁月回眸 > 岁月要闻

曾经何处好踏青

时间:2019-02-26 15:50:00

  踏青习俗由来已久,传说远在先秦时已形成,但有明确记载是在魏晋。据《晋书》记载,每年春天,人们都要结伴到郊外游春赏景。那么,合肥有哪些适合踏青的好去处呢?

  淮浦春融

  提起“淮浦春融”可能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可要说东门小花园,合肥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了,它位于环城东路的东侧,濒临南淝河,北到淮河路,南至长江路。

  准确地讲,今天的淮河路桥、长江路桥周边都是过去的“淮浦春融”景区,古时,那一带绿草如茵,风光秀丽,每当春日融融之时,才子佳人纷纷前往踏青游玩。

  “淮浦春融”为昔日庐阳八景中的第二景,朱弦在《八景说》里写道:“庐郡处江淮之间,南临江,北距淮,故凡水之在境内者,皆可以江之、淮之也。亦犹金城,城下出金酒泉,泉内出酒,因一城一泉而名一郡矣。《释义》云:‘淮,围也。’水之围绕谓之淮,正不必出于桐柏而后为淮也。始皇帝望金陵有天子气,疏凿一河以注于江,人谓之秦淮,可证也。曷言乎春?柳丝花片,春光动也;轻烟碧浪,春水生也;香车宝串,春人游也;故春不在城中而在水际也。清兴,天下平定,生聚教养已三十余年,可谓跻一世于春台矣。岂特水涯一片,地为乐土哉!”

  我曾试图查找古代文人雅士春融是如何在“淮浦春融”景区踏青的,最著名的要算李鸿章了。李鸿章在家排行老二,家就住在离“淮浦春融”不远的城里头。他少年聪慧,六岁就进入家馆棣华书屋学习,先后拜堂伯仿仙和合肥名士徐子苓为师,攻读经史,打下了扎实的学问功底。和庐州城里大户人家的孩子一样,风流倜傥的李鸿章也喜欢在风和日丽的时候,邀上三五好友,带上好酒好菜,到“淮浦春融”赏景作诗。一日,他和书童从庐州最著名的酒店“万花楼”买了菜点,有酱牛肉、挂面圆子、水晶烧卖,还有一壶上好的口子酒,出了城来到“淮浦春融”,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约好的人,急得他直搓手,对书童说:“平生我有四怕,一怕请了不到;二怕到了不吃;三怕吃了不走;四怕走了又回来。今日倒好,现应了一怕,但愿没了后三怕。”

  其实现在的淮浦春融也仍然是春日绝佳去处,尤其是老年人,去远处不方便,那里便成了踏青首选。

  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小花园里老人开始聚集,大概总有上千人之多吧?老人一团一团,各取所好。跳交际舞健身操的几摊,唱庐剧黄梅戏的几摊,打扑克打麻将的十几摊。还有一堆堆老人围着站着,听某位老人大声言谈。有些老人独往独来,背着手,从这一堆人走到另一堆人中,也有的坐在松树底下,默默望着汤汤流水。他们神色端重,常常数小时一动也不动,直到身影在泛红的暮色中逐渐模糊。

  蜀山探春

  假如说淮浦春融是老年人的踏青胜地,那么,后生们就不满足在家门口玩耍了。出大西门就有座青翠欲滴的大蜀山,满山的野花勾摄了少男少女的魂魄。

  合肥西郊的大蜀山,许多人第一次听说时,往往联想到是否与四川有什么瓜葛,其实这里的“蜀”是“独”的意思,因大蜀山无岗阜连属,只是孤单单的一座山,所以叫蜀山。又据《庐州府志》记载:“有蜀僧于此结庐,偶思乡水以锡卓地,泉汩汩而出,尝之有瞿塘峡味,因名为蜀井”。所以又有人说蜀山是以此而得名的。

  大蜀山其实并不高,海拔只有284米。但因为周围过去有开福寺、龙子冢、渊济龙庙、水井、吴王行宫等古迹,清朝时就是“庐州八景”之一。春天,步入蜀山,只觉得漫山遍野苍松翠竹,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群鸟相伴优游林间,草虫相约卿卿我我。在大蜀山,看山间云卷云舒,观林中花开花落,任清澈的溪流欢快地奔向远方,不知不觉间,仿佛进入超然物外的境界,历来是庐州城里人们踏青的首选地。

  老合肥林子轩先生回忆说,他小时候没事就爱爬大蜀山。当时合肥游玩的地方不多,城里也就是逍遥津的风景好些,那还是私家花园,一般人去不了;再就是东门外的“淮浦春融”,大多数人喜欢去那里玩。真正能够顺应时令去大蜀山登高赏玩的,必须是大户人家,因为当时感觉环山路一带离城里已十分遥远了,有钱人到那里要坐黄包车,或者轿子。假如兴致上来了,想上山游玩,环山路旁就有滑竿。林子炫先生说,彼时他们一班小伙子依仗年轻,倒也不把二十里地放在心上,但每回回到家,汗水总是汗透了衣裳。

  用今天人们的眼光来看,那里的确是适宜踏青。漫山遍野茂密的植物,数百亩成片的湖泊与湿地,独特的地质遗迹,天高云淡,空气清新,风景如画,景色宜人。在那里徒步行走、登山锻炼身体、聆听鸟声、看森林的壮美,聆听树涛声,修身养性,放松身体机能,不就是一场放松身心的有氧运动吗?

  园林赏春

  惠风和畅的日子,邀约三五知己踏青,那是何等的风雅。但当时家教严格的女子却没有这个眼福,她们被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赏春只能在自家的庭院里,或者去亲戚家和女眷们一起赏花吟诗。

  别看合肥现在是国家级园林城市,从蜀山脚下到巢湖之滨,到处是莺歌燕舞、鸟语花香,过去,庐州城里少见花草林木,只有大户人家的院子里才有花园,种植一些名贵树种。至今,淮河路与六安路交口处的街心公园里还遗留着几棵白玉兰,那就是民国初期官至京畿警备司令、陆军总长的段芝贵家族祠堂里的树木。

  《续修庐州府志》里记载,那时合肥花卉资源只有50种,主要都在私家花园,大都是观赏花卉,比如月季、梅花、桂花、石榴、菊花、兰花等。历经太平军、捻军、直鲁军阀张宗昌、日本军等摧残,许多花木毁于战火之中。

  今天我们已经无法还原庐州大宅门私家花园的原貌了,但从一些文字记载中还是可以一窥究竟的。比较著名的有几个:

  洪家花园。其主人名叫洪明炯,他于1931年在小东门今天的安徽省委院内购买了一大片土地,大兴土木。洪家后人撰文回忆:由主宅经过大厅到后院,进地下道,过“一线天”,然后拾级而上,方入花园之北端,再穿假山、石洞,便是生圹(生前预造的坟墓)。周围有玉石栏杆,种植松柏,以鹅卵石铺路。月牙池内有莲藕,池下通观音庙,庙顶是琉璃瓦,雕梁画栋。庙内有玉观音一座,分列十八尊罗汉。庙下又有一口清水池,中有土墩呈现海岛状。池边有一大殿,放置了桌椅,以供游客休息。生圹左上方又有一祠堂,砖墙玻璃瓦。

  龚家花园。其实就是今天逍遥津公园的一部分,龚家最著名的是七世的龚鼎孳,其次就是十二世龚照瑗,他做过最“惊天动地”的事情就是在任驻英公使时,在伦敦诱捕了孙中山先生,后迫于舆论压力才不得不放了孙。他的儿子龚心钊也是清末驻英属加拿大总领事。具有喜剧意味的是龚家十五世龚镇洲后来却受孙中山指派,赴南洋筹募经费。两位女儿龚普生、龚澎也成了新中国的外交官。

  逍遥津姓龚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整修斗鸭池,并根据水面略似豆叶形状更名为豆叶池。同时,还在豆叶池畔修建蘧庄。我曾请教合肥市文史委员会主任戴健,龚心钊为何要将别墅命名为蘧庄呢?原来,龚心钊的父亲龚照瑗,字仰蘧,因为他仰慕春秋时代归隐不仕的名士蘧瑗。又因为蘧通蕖,也就是荷花。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自然为历代文人所仰慕。

  逍遥津变成龚家的私家花园后,龚照瑗还没有来得及居住,就出任英、法意、比公使了,而龚心钊在辛亥革命后也离开逍遥津到了上海。古老的逍遥津在风雨飘摇中一路走来,至解放前夕,已经是破烂不堪。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方正 李云胜 王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