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 要闻揭秘

那一年, 合肥被日军占领……

时间:2020-05-14 09:45:42

  

1938年的合肥城德胜门

进入合肥城的侵华日军

侵华日军设置在合肥西平门城墙上的野战炮阵地

侵华日军在大蜀山上的阵地壕

1938年4月30日坂井支队占领巢县城

       5月14日,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但对于合肥来说,却是一个不普通的日子:1938年的5月14日,侵华日军的“膏药旗”第一次插上合肥城的城楼,至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合肥开始了长达7年之久的被日军蹂躏的黑暗日子。在5月14日到来之际,我们以一组文图来回顾那段历史,勿忘国耻。这其中有不少图片还是首次面世。

  进攻合肥是日军战略的重要一环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迅速展开了入侵中国内陆的庞大进攻战略。

  1938年4月7日,日军大本营下达了第84号“大陆命令”,其中第三项为“华中派遣军司令官,以一部策应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之前项作战,占据徐州以南津浦路及庐州附近地域。”其“徐州战略”目的就是为了从中间切断中国南、北运输大动脉津浦铁路线和东、西大动脉陇海铁路线;而日军企图进而向西的“武汉战略”则是试图经过合肥深入大别山腹地,从固始、罗山和信阳一线,向南压迫武汉,同时切断中国另一条运输大动脉京汉线。进而威逼迁都重庆的国民政府。

  而处于这两大战略腹地的合肥,就成了侵华日军必须攻克的战略要地。

  1938年4月,侵华日军第六师团由步兵第十三联队、骑兵第六联队和独立山炮第二联队等,在芜湖组成坂井支队实施“庐州攻略”。4月24日,坂井支队开始从长江南岸的采石矶强行渡江,同日攻占和县,继而于30日占领巢县,随即准备进攻合肥。

  日军占领和县、巢县之后,迅速向合肥形成包围之势:5月8日,日军占领六家畈、长临河一线,向西北对合肥形成压迫。5月10日,日军占领炯炀河,沿淮南铁路线准备向合肥进犯。

  中国军队紧急布防保卫合肥

  1938年4月24日,侵华日军开始渡江之后,中国军队也针对日军的战略计划展开防御:4月25日,驻防在河南商城的第26集团军第10军第41师在集团军司令徐源泉的率领下奔赴合肥,第41师由师长丁治磐率领,在合肥东北侧的元疃、靠山集、曹家店一线,向合肥城东北方向布防;4月26日,驻防在湖北英山的第48师也奔赴合肥,48师142旅由师长徐继武率领,在合肥城及店埠向东布防;144旅在梁园、八斗一线向北策应41师的防线、向东南策应合肥城守军;合肥警备司令部司令宋世科所属保安第五、第七两个团和巢湖水警总队炮兵团一营,也通归徐源泉指挥;徐源泉在合肥城内的三育女子学校(现徽州大道南门小学)设立了总指挥部。

  5月初,日军一部向皖北地区发起进攻,皖北地区告急。第26集团军第10军41师奉第八战区司令部之令驰援,而奉命保卫合肥的第87军199师尚未赶到,导致原41师合肥城守军出现防御空档。

  合肥防御战经过

  1938年5月11日晨,日军向店埠方向运动,在长临河、西山驿至桥头集一线的龙泉山、白马山地区用炮火攻击守军;守军与日军鏖战一日。此时,守军41师又奉命北调协助蚌埠、凤阳方向防守;而自湖北驰援合肥的87军199师尚未即时赶到,造成合肥周围守卫兵力不足。

  面对合肥东南防线的压力,徐源泉急调48师的两个团,并撤回防守夏阁的一个团撤守店埠,在合肥城与撮镇一线,向东南形成防御之势。

  5月12日,日军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围攻撮镇,守军向西北撤向合肥城,至下午3时左右,日军已进攻到合肥城东的五里庙一带。

  13日中午,从湖北赶赴合肥参与防御的第87军199师573旅,在旅长方既平率领下赶到合肥,并迅速在合肥城南门外布防,与坚守在朱岗与王大郢一带的48师守军一起,与日军形成攻防战。傍晚,日军再次开始组织进攻。日军首先用炮火轰炸守军阵地,继而开始冲锋。至深夜,日军对朱岗与王大郢一带的守军反复进攻多次,其间攻入守军阵地五次,均被守军肉搏击退。

  14日凌晨,驻守朱岗与王大郢一线的守军,依然坚守着阵地。日军集中炮火,对守军阵地开始了连续数小时的轰炸;天亮之后,又调来3架飞机,开始轰炸守军阵地及城内守军指挥部。至上午8时许,守军阵地在千余枚炮弹轰炸下、在日军骑兵的反复冲击和飞机的轰炸下,阵地尽被摧毁,士兵伤亡惨重,无险可守的守军向合肥城西的大蜀山方向撤退。

  14日上午,自朱岗、王大郢追击守军的日军一部,开始攻击合肥城西南侧的德胜门。此时,合肥城内已经大乱:徐源泉的指挥部三育女子学校遭遇日军轰炸,总指挥徐源泉与48师师长徐继武、144旅旅长韩浚向西平门方向转移。指挥守城部队与日军开始巷战,并向北门拱辰门外撤退,力图组织反攻;而县署行政人员,由县长李瑞熊指挥,向水西门方向向西撤离;13日夜里合肥城东南方向的炮火声响彻一夜,天亮后,合肥城的百姓开始向西平门、水西门和拱辰门方向逃离。

  午后1点钟左右,全部守军向城西大蜀山方向及岗集和城北拱辰门外全线溃退,合肥城失陷。在此之后,日军向合肥城东乡、南乡、北乡等方向逐步渗透,完全占领38个乡镇,另有17个乡镇成为半沦陷区。撤出合肥城的守军,在合肥城外的西侧和北侧再次构筑防线,防止日军向六安方向和蚌埠方向进攻。

  绝地反击的大蜀山之战

  1938年5月14日。日军占领合肥后,迅速向西占领大蜀山制高点,企图往六安方向西进。

  守城部队向西撤离,119师在小蜀山及四十铺附近设置防线。总指挥徐源泉将指挥部设置在官亭镇,与大蜀山日军形成对峙之势。

  5月19日凌晨,119师向驻守大蜀山的日军发动围攻;119师集中火力猛攻,仅半小时,将日军逼退至十里庙一带,占领大蜀山的119师迅速赶修工事,防止日军反攻。随即,占领合肥城的日军向大蜀山119师发动反扑:设置在合肥西平门附近城墙上的日军火炮对大蜀山猛烈轰炸,配合地面部队再次占领大蜀山。

  5月22日晚,119师再次挑选勇敢的士兵,组织敢死队,向大蜀山日军隐蔽迂回,发动突袭。至凌晨,再次占领大蜀山阵地。天亮之后,逃向合肥城方向的日军,组织两路兵力,在城内火炮的支援下,对大蜀山反扑。至第二天上午9时左右,119师再次撤出大蜀山阵地。

  至此之后,再也没有发生有规模的合肥城争夺战,但是,合肥地区的人民组织了很多自发的抗日游击队,对驻守合肥地区的日军发动了多次反占领的游击战斗;坚守敌后战争的新四军,也在合肥地区被日军占领期间,组织了多次袭扰和反“扫荡”战斗。

  抗日的烽火,在合肥地区久久蔓延,经久不息。到了新世纪的2000年至2005年,每年的5月14日,合肥城的上空,总会响起长达3分钟的防空警报的声音。合肥的市民大多知道,这是在提醒现代都市里的人们“勿忘国耻”。到了2006年,根据国家统一安排,“勿忘国耻”的试鸣警报统一定为每年的9月18日。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鲍雷 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