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 要闻揭秘

国民党未炸固镇铁路大桥之谜

时间:2020-10-12 14:15:57

  淮海战役失败后,驻蚌国民党军队按前后顺序,命令先行炸毁固镇浍河铁路大桥,再炸蚌埠铁路大桥,而后撤出蚌埠。

  行将就木的蒋家王朝,发出的命令到底还有多少服从的自觉,军队的高层已没有时间评估这个问题。意外还是来了,蚌埠铁路大桥奉命按时爆破,淮河南北两岸的铁路交通从此暂时割断。固镇浍河铁路大桥“领旨后”却没有爆炸,至今依然联通着浍河两岸。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结果呢?国民党未炸固镇铁路大桥之谜的谜底到底隐藏在何处呢?

  时间回到淮海战役期间。汤义科在交警第九总队二大队六中队二连任副连长,驻防固镇城庙岗,带二排防卫固镇火车站。二排四、五、六班的防区分别是车站、站北黑板桥和浍河铁路大桥,时间有大半年之久。时间区间大约为1948年的7月到1949年的1月。那时的交警部队建制并非现在意义上的“交通警察”,而是一支打着交通部旗号的军统武装人员,背后真正的老板是国民党军统特务首领戴笠。

  淮海战役接近尾声,国民党的败局无法逆转。驻固镇国民党部队接到后撤命令以后,开始抢运物资,能带走的都要求带走,带不走的,就地销毁,也绝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给共产党。撤退的当天下午,汤义科接到总队长闻德的命令:烧毁总队仓库。目的当然是烧毁仓库中无法抢运走的物品。闻德对这件事很重视,他还亲自带着汤义科,到实地交待了一番并做了具体的布置和要求。其实,仓库里的物品大都抢运走了,剩下的是残次的枪炮弹药,还有一些鞋子、衣服、毯子等军需用品。烧毁总队仓库的任务,汤义科交给了四班。四班战士四处找来了一些玉米秸秆,堆成小山一样,准备好了汽油,只等天黑、浇油放火。

  做好准备工作以后,四班的这些残兵游勇,不但在仓库里弄走了不少服装,还在个别人的怂恿下,要去“抢街”,抢夺当地老百姓的财物。这件事被汤义科以“我是当地人,我不能让你们在我的家门口抢东西”为由,劝阻了下来。汤义科还把烧毁仓库的消息,偷偷告诉了住在仓库附近和他关系较好的两户人家,让他们赶快离开这里。一户是开饭店的索俊修,固镇街人。另一户是常住居民卜汉三,灵璧北卜塘人。天黑以后,汤义科带着四班的战士,向玉米秸秆上浇上了汽油,把火点着后,通知二排撤出驻地。

  最重要的命令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按下启动键的。汤义科完成了放火任务之后,中队长陈初荪马上把他和二排长沈成杰叫到了一起。陈初荪说:“我带一排和三排先撤走,你们必须炸掉浍河铁路大桥后才能撤。”为了让他们放心炸桥,无后顾之忧,陈初荪接着说:“已留下一台机车挂一节车皮供你们专用。”这时,陈初荪把早已预备好的几十斤炸药,交给了汤义科。汤义科只好带领二排士兵过桥到了浍河南岸、实施炸桥任务。

  炸桥,汤义科的内心是矛盾且复杂的。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最终,他做出一个决定。他对二排长沈成杰说:“铁路桥不能炸。我是本地人,以后从外边回来,都说桥是我炸的,我怎么办?你虽是外地人,可以炸,但以后再修起来,得花好多钱,还是不炸为好。”沈成杰毕竟是他的下属,就附和道:“不炸也行,但上边追究下来,你要承担责任。”汤义科说:“好。”于是,两人商量好向上级汇报此事的策略,把炸药导火线掐断,埋在了铁路大桥的西南角后,和二排士兵一起坐上火车向蚌埠撤退。与此同时,已经燃烧的仓库,火势越来越大,快到蚌埠的汤文科,还能听到引爆弹药的爆炸声,可见,爆炸的威力之大。这就是在固镇民间盛传的“固镇大爆炸”。

  部队撤到了苏州后,大队长龙海云找到汤义科寻问炸桥的情况。汤义科谎称:“共军炮火厉害,我们刚撤到浍河南岸,共军就到了铁桥北头,因此没能来得及炸桥。不然,你可再问二排长。”大桥没炸,任务没完成,此事当然不能不了了之。部队启动了追责机制,汤义科受到了降职和通报处分。一排长李某某接替了他的副连长职务,沈成杰接任一排长,汤义科降职接任了二排长。

  汤义科随部队一路逃亡,逃到了舟山群岛的桃花岛。1949年10月18日,解放军21军61师对桃花岛发起攻击,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全歼守敌1300多名,胜利攻占全岛。残存部队全部向解放军投降。汤义科向61师182团投降。被俘国民党官兵送到杭州、学习改造一个月后遣送他们回老家。在老家,汤义科又被管治了三年,才重获自由。

  上述故事,是1986年3月12日下午,固镇县原面粉厂医生汤金成陪同七十岁的父亲汤义科到固镇县县志办讲述的,由朱以福记录整理,1986年3月14日整理完成。在场聆听的还有裴茂安、闫开文、金全喜三位同志。记录用纸是“安徽省固镇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公用信笺。史料提供者是固镇县民间收藏爱好者邢斌先生。

  汤义科的老家住在灵璧韦集区宫庄乡汤圩大队庙后。当年跟随汤义科在固镇当兵的有灵璧浍沟区浍塘沟北马庄的汤庆福,还有灵璧高楼区孟山乡万庄大队许庄的王永树。以上地名是当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叫法,随区划调整或撤并整合,很有可能和现在的叫法不同。但不管怎样,真实的汤庆福和王永树的出场,更有力地说明了此事的真实性。

来源:蚌埠日报  作者:齐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