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党史频道 > 共产党人

青年时追随张治中投身抗战

时间:20-05-14 15:03:36

 

       洪锄非生于1908年,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黄麓镇洪家疃村人,是张治中将军的表弟。早年曾追随张治中将军,抗日战争时期任河南汜东挺进军第一纵队三十一支队长兼副师长,转战中原一带。1944年10月7日在河南西华县徐桥与日军激战时,身先士卒,穷追猛打,后遭日军伏击,身中五弹,壮烈牺牲,时年仅36岁。

       追随张治中 将军投身抗战

       洪锄非出生于巢湖洪家疃村,与“和平将军”张治中将军是同乡。洪锄非的母亲是张治中的姑妈,抗战前期,洪锄非受张治中的影响非常大。抗日战争打响后,洪锄非追随表哥张治中将军投身革命报效祖国,从家乡巢湖洪家疃出来到上海,经张治中介绍并考试,洪锄非进入黄埔军校六期军官短训班学习,后在汤恩伯的部队。

       据洪锄非的子女回忆,小时候听母亲说起父亲在黄埔军校学习的日子,母亲跟着父亲洪锄非一起住在黄埔军校里,身为黄埔军校分管教学教务的领导,又是洪锄非的表哥,张治中对洪锄非在学校的学习非常严格,“从教学上、生活上,对于父亲洪锄非本人以及家属,张治中都十分关心,管理也很严格,家属穿什么衣服比较得体,张治中都会过问。”

       子女回忆 抗战艰苦岁月

       据洪锄非的女儿洪德群回忆,那时她刚刚九岁,就随军生活在河南的大平原上,白天看着军队操练,钻战壕,爬山坡,跨越水沟,走过独木桥;晚上行军,车轱辘都抹上肥皂,随军的孩子先是坐在独轮的小推车上,后来是手拉的架子车。

     “我很少看到爸爸,即使看到他,他也从没抱抱亲亲我们。记得有一次,他吩咐副官于得水抱我上马,接受锻炼,不料马惊跑起来,我吓死了,摔了下来,幸好副官将我接住。还有一次,爸爸在家,我和哥哥还有弟弟在他房间玩,弟弟坐在门槛上,哥哥爬到椅子上把手枪拿出来对着弟弟说:‘你听不听我话……’随即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巨响,我惊呆了,子弹从弟弟头顶飞过……”洪德群说,这就是军旅生活在童年时留下的鲜活的画面。

       回忆起父亲洪锄非,洪德群说,“在我印象中,爸爸总是武装整齐,特别是那双深筒靴后跟上闪亮的马刺,爸爸总是显得那样高大威严不可亲近。但妈妈的一席话又让我感到温暖,你爸常说:‘这个丫头以后适合当老师……’还为我弟弟算了命,说他26岁名扬天下,而对我哥哥要求严厉,结果,我哥常以老大自居,要我们绝对服从他。其实,爸爸为我们想得很远很远。”

       洪德群说,父亲洪锄非不管多忙都坚持写日记,牺牲后留下的财富之一就是十几本的日记,“我上小学时还翻阅过,以后历经多次搬迁,就自然流失了,很可惜,父亲就是这样一位外刚内柔的儒雅军人。”洪德群说,在抗战的岁月里,孩子们的童年也的确少了许多轻松与欢乐。

       与日寇作战 受伏击壮烈牺牲

       洪德群回忆,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日本法西斯践踏着中华大地,烧杀抢掠。1944年秋,在河南西华徐桥对日的战役中,洪锄非遭受日寇伏击不幸壮烈殉国。

    “当时那场战役,一夜枪炮声没停,火光映红了天际,这时前方传来消息:洪团长受伤了。我母亲当时就哭了,被人架着上了小船去追赶部队,我们兄妹也紧跟其后。堤上不时传来枪声,船夫下船推,我们兄妹就伏在船舱里,子弹就在我们的头顶飞啸而过,到了一个村子,走进一间房子,就看见母亲哭倒在地,地上的木板上,父亲从头颈到胸部都裹着纱布,脸上还有泪痕。”洪德群回忆说,在现场副官哽咽着说:已经把日寇打退了二里多地,团长仍不放弃,哪知中了埋伏,一排机枪扫过来,身中五弹,栽下马来,致命的一弹是左耳进右耳出。

       洪德群说,当时她没有哭,不知为什么,也许是生活在战争年代,见惯了刀光剑影,这也铸就了他们兄妹坚强的性格。

       洪锄非战死沙场,就地埋葬。多年后,忠骨无处寻觅。2005年,中共中央军委、国务院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颁发给洪锄非抗日烈士纪念章一枚。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郑静 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