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党史频道 > 中共在安徽

渡江战役期间发生在繁昌的战斗

时间:2020-10-30 10:08:25

  1949年4月20日夜,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发起了渡江战役。位于长江南岸的安徽繁昌县是皖南门户,是通往皖南地区的重要通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通过这里,解放军渡江后可直接穿插、分割、包围南逃之敌。所以中共中央军委和渡江战役总前委决定,解放军“中集团军”率先于20日晚在繁昌江段开始渡江作战。在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游击队的领导下,繁昌人民群众不仅在战役前积极开展各项准备工作,为解放军的战斗创造有利条件,更在战役中勇敢出击,配合解放军作战,为渡江战役的迅速胜利提供了有力保障。

渡江战役.jpg

  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

  张奇率国民党军二八二师起义

  渡江战役前夕,在繁昌发生了国民党守军一个师5000余人宣布起义并全员北渡,加入了人民解放军的事件。

  驻守在芜湖至繁昌的国民党军是一○六军的二八一师和二八二师。二八二师师长是张奇。早在1948年,时任国民党暂编第二十三师四十六旅旅长乜庭宾、四十五旅副旅长张奇,就与中共华中工委秘密联络,准备发动部队起义。为此,张奇在其指挥的国民党部队中秘密建立了“后期革命同志会”。由于起义计划泄露,只有部分官兵进入解放区。

  1948年9月末,张奇所部被调至皖南芜湖、繁昌荻港、横山一带。张奇便利用这一机会,一面联络中共地下组织和江北的解放军,一面在师、团、营各级干部中历数国民党当局的黑暗腐败,宣传只有举行起义,顺应历史潮流,才是部队的唯一出路,得到了大多数官兵的积极响应。二八二师内的一些反动军官有所察觉,便和国民党派到该部的特工共同监视张奇的行动。张奇一面虚与委蛇,一面抓紧起义的准备工作。

  张奇鉴于前次起义失败的教训,这一次他精心策划、严密组织:团结原四十五、四十六旅的骨干,在连、营、团内建立三人领导小组,统管起义工作,然后又吸收并培训士兵中的骨干,形成了一个从上到下完整的起义指挥系统,还特别组织了一个执法队。另外,张奇还命人对渡江行船路线和周围的环境进行了周密细致的调查研究;同时,他还以过江“清剿”为名,派一个连到江北,进行实地侦察。

  经过紧张而又周密的部署,张奇认为起义时机已经成熟,便派人持其亲笔信,乘小船秘密北渡,与驻守无为县东乡的人民解放军取得联系。1949年2月7日,张奇在繁昌县横山桥宣布起义,指挥师部参谋和警卫营官兵首先逮捕了南京派来的副师长、参谋长、政工处长等人,并下令切断电话线,断绝了一切对外联系。紧接着在沿江营坊咀、黑沙洲、永州圩、荻港等七个渡口征调民船渡江北上。周边国民党军发现后,派巡逻舰艇发炮阻挠起义部队过江,更出动飞机进行低空轰炸。张奇沉着指挥部队应战,缴获敌汽船、炮艇各一艘。经过一天的紧张运输,起义官兵5000多人全部到达江北,与人民解放军胜利会师。后起义部队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参加了渡江战役。

  先遣渡江大队渡江入繁昌

  为了进一步查明敌人江防部署和江南敌后纵深情况,渡江战役前夕,人民解放军三野二十七军遵照上级指示,组建了一支300人的先遣渡江大队,大队长由八十一师二四二团参谋长亚冰(即章尘)担任,副大队长由军侦察科科长慕思荣担任。整个大队分为两队,一队由大队长亚冰率领,以位于江南的繁昌县荻港十里场、皇公庙段为登陆点;另一队由副大队长慕思荣率领,以北埂王至夹江口段为登陆点。登陆后分别迅速穿插到戴公山和狮子山隐蔽。

  1949年4月6日晚9时半,亚冰率第一队侦查员分乘8只木船从江北启渡,直奔繁昌县的十里场、皇公庙。在即将靠岸的时刻,敌人发现了渡江的船只,偷渡变为强渡。各船战士经过战斗后分别登陆,在繁昌荻港大成圩会合。随后,部队按预定方案,向铜陵境内的狮子山穿插。慕思荣率领的第二队,于晚上10时左右渡江。船行至江心时,也被敌人发现,经过激战,部队成功登岸,于次日凌晨与一队会合。

  由于渡江时有船只被发觉,亚冰判断我们的意图已经暴露,需要深入山区隐蔽,躲避敌军搜捕,与江南游击队取得联系。部队为行动方便,不少人换穿了国民党士兵服装。他们潜入铜陵、繁昌、南陵三县接合部的张家山,隐蔽休息了两天,恢复体力。随后,先遣渡江大队在向导的帮助下,沿途击溃敌人保安大队的阻挠,经过一段紧张的行军,到达陈塘冲里的庄里村,见到了中共皖南沿江支队支队长陈洪、中共南陵县委书记陈作霖,并和中共沿江工委书记孙宗溶率领的沿江支队一营、三营胜利会师。

  此后,在江南党组织和游击队的协助下,先遣渡江大队立即开展侦察活动,成功侦察到敌人沿江江防、部队番号、敌调防动态以及沿江河流、水深等大量重要情报,并将情报电告江北解放军,有力地配合了即将到来的渡江作战。

  解放军在夏家湖率先登岸成功

  随着南京国民党当局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其“和平”骗局也就宣告破产,毛泽东和朱德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1949年4月20日晚,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和总前委的《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发起渡江战役。

  当日夜间,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集团军的第九兵团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登船起渡,在强大炮火掩护下,冒着国民党军舰和江防炮火,迅速向南岸的繁昌县保兴乡夏家湖方向挺进。其中,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二排五班冲在最前面,在离南岸仅百米左右时,遭到敌人火力的集中扫射。五班掌舵的船老大的右肘中弹负伤,船舷也被打穿了几个洞。五班战士跳下船,一面还击一面强行登陆。他们把梯子靠在岸崖,班长刘德翠率战士攀崖而上。但梯子被炮火炸断,战士李世松迅速以肩扛梯,并高喊:“同志们快上!”就这样,全班同志迅速踩着他的肩膀,互相拉扯攀登上了峭壁式的江岸,立即向国民党发起了冲击。不久便打掉了敌人的地堡,占领了滩头阵地。李世松带着1个战斗小组向敌纵深猛插,缴获大炮两门。随后,刘德翠命令战士发射信号弹。几乎与此同时,三营强渡地点也升起了三颗信号弹。团长见状,立即命令全团各梯队突击登陆,并令参谋长向师部发去暗语电报:“饭已做熟了,饭已做熟了!”

  解放军战士占领南岸阵地后,迅即在前来接应的向导带领下,向敌人据守的横山镇进发。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驻横山镇及其周边的国民党军八十八军部队不堪一击,纷纷败退。4月20日22时许,横山镇获得解放。午夜过后,解放军一支小分队从横山出发,向峨桥方向追击敌人溃军,途经横山东郊2公里处的孤山,发生了一场遭遇战,有几位战士壮烈牺牲。就在拂晓之前,在横山镇南两公里处的河沿山,有一小股敌军据守山头工事,妄图阻止山下公路上我军向繁昌县城前进,经过一番战斗,解放军很快击败敌军。驻守荻港的国民党军发现退路已断,无路可走,于是自愿放下武器向解放军缴械投降。

  21日下午,解放军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六团已占领了繁昌县城,八十师二三八团二营在繁昌境内的寨山,与先遣渡江大队胜利会师。解放军第三十军第八十八师、第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迅速攻占了三山国民党军据点,并继续向澛港、芜湖方向推进。至此,繁昌全境解放,繁昌县成为渡江战役最早解放的县城之一。

  地下党、游击队带领群众策应解放军渡江

  早在抗战时期,繁昌就成为新四军的游击根据地,因此这里有较强的地下党组织、良好的群众基础。渡江战役前夕,繁昌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游击队一直活跃在沿江地带。不仅积极配合渡江先遣侦察大队获取了大量军事情报,为渡江战役提供战术支持,且积极组织群众,筹集了大批军粮、军草、军费、军鞋等军需物资。

  渡江战役打响前,繁昌县的地下党组织和游击队组织人员配合先遣渡江大队,破坏了国民党军繁昌指挥部与各部及南陵的电话通讯设施,使敌人彼此失去联系,陷入一片混乱。他们还派人在沿江敌军驻军附近烧火堆,给江北的解放军炮兵指引目标,让江北解放军大炮弹无虚发,准确而猛烈地摧毁了大批敌人据点。

  解放军登岸成功后,南繁芜游击总队等地方武装立即从敌后发起袭击,袭击了横山镇的国民党军指挥部。午夜,沿江武工队在大磕山率先与解放军胜利会师。

  21日,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政委刘浩天等来到大磕山的村庄,亲切接见先遣渡江大队和南繁芜游击队指战员,为欢迎他们还特意备了一桌丰盛的早餐。

  中共皖南地下党组织早在渡江战役发起前就筹组新的政权机构,成立了繁昌县行政办事处。22日下午,中共繁昌县委代理书记阮致中,南繁芜游击总队队长、繁昌行政办事处主任王安葆等,由距县城三四十里的八分村进入繁昌县城,接管旧政权,维护社会秩序。5月5日,中共繁昌县委由秘密转为公开。在中共繁昌县委的带领下,繁昌人民群众纷纷走上街头,用无比激动的心情迎接解放的到来。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张家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