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党史频道 > 中共在安徽

时间:2020-12-02 09:53:08

  陈士榘(1909-1995),湖北荆门人,1927年参加秋收起义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亲历长征、抗战和驰骋华东、逐鹿中原、决战淮海、挥师渡江等伟大进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第九、第十届中央委员。被称为“一生紧随毛泽东”的陈士榘,在1949年中国革命的历史转折关头,与军事重镇蚌埠结下了不解之缘,蚌埠也成为了将军辉煌戎马生涯见证之地。在蚌埠解放一个甲子之际,又恰逢将军诞辰百年,谨以此文钩沉将军与蚌埠的历史瞬间,以纪念这一密不可分的人物和事件。

  解放蚌埠的指挥官

  1949年1月10日,以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人和解放淮河以北广大区域为标志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淮河成为国共双方军事对峙的界河。淮海战役和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胜利,从根本上动摇了国民党的统治基础,解放军即将饮马长江、剑指江南,去完成“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使命,而淮河南岸的蚌埠则首当其冲。

  为了阻止穷途末路的国民党军对津浦铁路、淮南铁路等交通干线以及埠、合肥等重要城市的破坏,为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开辟前进基地和支前基地,华东野战军决定,由参谋长陈士榘率部乘胜渡淮向南进行追击。1月15日,华野发出战字第17号命令:陈士榘统一指挥第6、第7、第8、第13纵队和渡江先遣纵队,共41个团、5个支队先行渡淮,向江淮地区进军。

  在参谋长陈士榘的统一指挥下,一场以解放蚌埠为首个目标的“追穷寇”部署立即付诸实施。6纵于17日晚由宿县出发,计划以1个师由怀远、新城口之间渡过淮河进至马头城、仁和集、刘府一线向蚌埠方向警戒,另以一部配合渡江先遣纵队相机袭占怀远,该纵主力渡淮后进至蚌埠以南,做好攻歼蚌埠及临淮关、长淮卫的准备;13纵于五河、浮山、双沟间渡过淮河,进至临淮关以西监视蚌埠之敌。至此,华野已完成进至蚌埠外围的作战部署,形成由西南、正南、东南扇形围攻蚌埠的态势。

  担任正面攻击蚌埠任务的8纵,计划到达蚌埠以北地区后,待命向蚌埠发起攻击,如守敌已逃窜,则速以一部进入蚌埠,配合江淮军区派出的军管委会维持城市秩序。而7纵、江淮军区一部和先遣纵队作为预备队,阻击可能由滁县、合肥北援蚌埠之国民党军。

  慑于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威力,驻蚌埠的国民党军开始进行南逃的准备。1月16日,淮河大铁桥被炸毁,18日拂晓,开始全线向南溃逃,闻讯的人民解放军开始日夜兼程向南推进。

  陈士榘参谋长发出道道指令:“向蚌埠挺进!”“向江淮进军!”人民解放军风卷残云般席卷沿淮。1月15日,五河解放。1月17日,怀远解放。19日5时,6纵司令员王必成率先头部队第18师于怀远城南半咀强渡淮河,歼下洪残军后向蚌埠西南方向警戒。第18师一个团和师侦察营则于当日下午由宋家滩渡过淮河,俘朱祠堂、宋家滩60余名逃跑未及的国民党军,20时占领蚌埠城西制高点张公山,22时搜索至城东沈圩子。由此,蚌埠西南方向宣告解放。

  与此同时,担任正面攻击任务的8纵,在司令员张仁初的率领下,由宿县(今宿州市)沿津浦铁路经固镇、曹老集向南推进,1月18日迫近蚌埠。19日晚,驻蚌埠的国民党军最后两个团闻风南窜。当日夜,8纵第23师第67团和纵队直属侦察营渡过淮河后,抢占市区制高点宝兴面粉公司。20日凌晨4时许,进占蚌埠市区。随后,警察局、电话局、银行、仓库、车站、码头等重要场所全部得到控制。至此,蚌埠城区全部解放。

  1949年1月20日,已成为永载蚌埠史册的红色经典珍藏。而指挥第6纵队和第8纵队给蚌埠人民带来新生的正是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将军。将军和他所率领的英雄部队取得的历史功绩,已化作一座丰碑,永远矗立在蚌埠人民的心中。

  蚌埠休整结下鱼水之情

  三大战役胜利后,人民解放军的正规化建设提上了日程。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1949年初,华东野战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下辖第7、第8、第9、第10 兵团,陈士榘奉命转任第8兵团司令员,和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江渭清(政委袁仲贤4月初到任)等进行兵团直属机关的组建工作和所辖4个军干部的调配工作。

  1月底,陈士榘统一指挥的进军江淮工作胜利结束,长江以北地区基本解放,渡江前进基地得以开辟,渡江战役的准备工作开始全面实施。鉴于第8兵团主力已位于江淮之间,同时考虑到分散整训期间的百姓负担,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2月4日,陈士榘、江渭清率第8兵团机关进驻蚌埠市区,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整训。尽管由于保密的需要,报刊没有与此相关的报道,但仍可从档案中留存下来的4封往来信函,管窥刚刚新生的蚌埠人民倾其所有、全力拥军支前,与这支英雄部队结下的鱼水之情。

  陈士榘、江渭清率第8兵团移驻蚌埠时,直属机关仍处于筹建之中,人员不断向蚌埠汇集。鉴于兵团机关人员逐渐增多,为便于部队整训和减轻市民负担,2月19日,陈士榘、江渭清致函市军管会主任曹荻秋、副主任李世农等,主动提出翌日将兵团直属机关移出市区至城外整训。其中,兵团指挥部驻西郊郑郢子,警卫团驻小周家附近,仓库设于官路梁家,卫生部、医院位于南郊徐桥附近。市政府闻讯后,为便于部队办公,克服时间紧、线路远、材料匮乏等困难,指令电灯厂连夜施工,为兵团指挥部驻地郑郢子架设照明线路。部队移出市区时,也对所借住的房屋进行清扫,连同家具完璧归还给市军管会。

  因淮河铁桥被国民党军炸毁,汇集蚌埠的南下渡江物资只能通过在淮河上临时搭建的浮桥过河转运。2月,配属第8兵团的三野特种兵纵队的一个榴弹炮团抵达淮河北岸,但已有浮桥无法承载坦克等重型武器通过,而此时国民党军飞机频繁对蚌埠实施轰炸,为免遭损失,三野司令部要求务必连夜过河。接到陈士榘的求助信后,市军管会一面指令船舶管理处立即组织大型船只搭建大型浮桥,一面动员人力连夜抢修可供坦克卸载的南岸码头和行走道路。经过蚌埠市民的挑灯夜战,一座重型浮桥、一座简易大型码头、一条沙石公路初成,使得榴弹炮团安全渡淮,并在拂晓前到达指定位置隐蔽集结,解决了部队的燃眉之急。

  津浦铁路是渡江南进的重要物资补给线,明光铁桥是津浦路南段重点设施。2月下旬,已被国民党军炸毁的明光铁桥又遭到人为破坏,给津浦铁路南段的修复增添了新的困难。接到第25军军长成钧的汇报后,陈士榘、江渭清将情况向蚌埠市军管会作了通报。市军管会通过江淮区党委紧急与嘉山县(今明光市)政府取得联系,当地政府及时予以保护。嗣后,市军管会铁道部派出铁路工程抢险大队进场施工,经昼夜抢修,使原定工期一个月的工程半个月竣工,为渡江战役的胜利以及日后江南城市经济恢复打下了必要基础。

  淮海战役的胜利,使得人民解放军装备得到改善,第8兵团也组建了汽车团,大大提高了运输效率。因连年战争,使得战略物资汽油有价无市,三野、中共中央华东局等虽设法筹集,但收效甚微。蚌埠解放时,市军管会接管了国民党军在逃离蚌埠时未及带走的几十桶汽油。为了使部队训练得以进行,在了解到第8兵团汽油严重缺乏时,市军管会陆续予以无偿帮助。按照预定的部署,3月初,第8兵团直属机关结束在蚌埠的整训,继续南下至滁县(今滁州市)备战,但运载军用物资的汽车却又因没有汽油而无法开动。尽管市军管会对仅存的一点汽油视为宝贝,但为了回报人民子弟兵、支援他们打过长江去,又毫不保留地倾囊支援三四十桶汽油,再次解决了部队的燃眉之急。为此,深受感动的陈士榘、江渭清致函市军管会主任曹荻秋、副主任李世农,表达他们对蚌埠人民的由衷感谢。

  谋划渡江作战方略的参与者

  为配合国共和平谈判的进行,中央军委指令第8兵团进行“攻占两浦(浦口、浦镇),炮击南京”的准备。为在政治斗争中取得主动权,3月5日,司令员陈士榘率第8兵团司令部由蚌埠移驻滁县,实施靠前指挥,继续对南京施加强大军事压力。

  在中共南京秘密组织的策反下,3月24日,国民党南京警卫部队第45军第97师少将师长王宴清于南京江宁率部起义。该师是负责警卫蒋介石、陈诚、顾祝同的“御林军”,熟知南京的城防部署。翌日上午,王宴清在滁县东部新店庙与第8兵团第25军第74师师长张怀忠取得联系。在张怀忠引导下,王宴清来到第8兵团驻地滁县,司令员陈士榘与之交谈,对他的胆识和勇气给予充分肯定。交谈中,陈士榘进一步了解了南京的最新军政动态,核实了南京的军事部署。王宴清郑重地向陈士榘呈交了“南京城防图”,这为第8兵团正在进行“攻占两浦,炮击南京”的准备,也为总前委正在谋划的渡江作战方略,提供了最新的可靠依据。

  此前的3月22日,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和饶漱石、张鼎丞、曾山、舒同、张震等率总前委和华东局、华东军区、三野机关移驻蚌埠南郊孙家圩子村,进行渡江作战方案的拟定和进军江南的全面准备。

  3月25至26日,陈士榘再次来到蚌埠,出席在孙家圩子召开的总前委会议,并汇报了第8兵团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这是渡江前夕召开的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陈士榘在汇报“攻占两浦,炮击南京”进展情况时认为,根据我军炮火射程计算,炮击南京需将炮移至江边,如此不利于隐蔽,从而失去炮击的突然性;在战术上,是否炮击对整个渡江作战无重大影响。他进一步说明,据王宴清报告,南京国民党统治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人心惶惶,炮击南京势必造成政府人员逃离,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和平谈判,且会给古都受到破坏。为此,会议决定,不攻占浦口、炮击南京,由第8兵团第35军监视南京之敌,取消该兵团第26军攻占浦口、炮击南京任务,并将该军东移,以加强渡江东集团的兵力配备。根据总前委会议的研究和中央军委3月29日的指示,总前委书记邓小平于3月31日亲自组织拟定了渡江作战方略——《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为渡江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总前委蚌埠孙家圩子会议后,4月5日,陈士榘率第8兵团指挥所由滁县进驻扬州,实施渡江作战指挥。4月23日,第8兵团第35军将红旗插上南京国民党“总统府”。陈士榘闻讯后,对自己率领的部队成为埋葬蒋家王朝22年独裁统治的掘墓人而欣喜不已。翌日,他奔赴南京,扬子江畔,紫金山下,陈士榘兼任南京警备区司令员,在南京军事接管中开始谱写新的篇章。

  (作者单位: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中共蚌埠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作者: